Skip to content →

bed2z人氣都市异能 仙道劍閣笔趣-第六十一章 再斬、警告相伴-ehn7k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
“眼下这样最好。”
看着周渔消失在丹室之内,钱谷子反而松了一口气。
若是能够为荆方报仇,他自然是愿意的。
但无奈后者给他的威胁太大,即便是修为领先,钱谷子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以此人的修为,必然能够走到最后,对于组织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若是在对付神宗之人时,此人如今日这般再次出现……”
想到这里,钱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其手中当即出现一枚黑色海螺状的传讯令牌。
二次元之成神指南 香蕉菠蘿瓜
神幻代碼 望穿冬水
此种令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千里之内,无视寻常阵法干扰,直接传达他所想之语。
無良神醫
“荆方已被一名剑修所杀,此人极有可能是奕剑之人,速来天湖阁的丹楼。
另外,此人手中有八品灵丹,此丹名为洗天,具备改变修炼资质之效,效果逆天……”
看着传讯令牌在光芒收敛之中,把信息传递出去的钱谷子,目光复杂。
若是有机会,他想把关于洗天丹之事隐瞒不报。
但可惜,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
至于此人是否是奕剑之人,倒是其次。
因为这句话,本就是他为了引起组织的重视而随口胡诌的一句。
但如果仔细想一想,其实也是存在一定的道理的。
毕竟在他的认知之中,当今天下唯有奕剑宗门,才有这个底蕴,在如此修为之中培养出如此出众的弟子。
至于散修?
蘭陵相思賦 紫百合
若真有哪个散修,或者是其他的宗门,能够达到这种地步,那就更该死了。
毕竟,相较于奕剑而言,前两却是差的远了,对付起来也容易。
至于莽荒界这边的人,是否也有这个能力,那就另说了。
“就当是为荆道友报仇了。”钱谷子在心中想道。
谎报奕剑门人在此,他们葬武组织的人,想来也会更加重视一些。
种种念头一转而过后,钱谷子的目光看向被赤炎妖虫围困的夏冰等人。
这一看,其当即吓得神魂大冒,瞳孔随之一缩。
就见被赤炎妖虫团团围观的夏冰等人所在之处,就见一道璀璨的金光猛然迸发而出。
吼!
伴随着一声愤怒的龙吟之声,于这金光之中,一道道龙形劲气在此刻轰然爆发。
钱谷子清晰的看见,一只赤焰妖虫在被龙行劲气撕裂之后,于火焰之中即将重生的一刻,又被一股暴虐之气彻底粉碎。
惡魔軍官,放我走!
这边变故刚起,灰袍老者刘姓修士所在的地方,同样有着一股阴冷之气席卷而出。
在这股气息之下,赤焰妖虫遍体通红的身躯,被湛蓝色的火焰所代替,更在这火焰之中,犹如枯萎的黄叶一般,化作了粉末。
看见这一幕,钱谷子如何不知道这被围困的两方修士,趁着方才那人夺丹之时,自己被牵引心神的一刻,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跑!”
没有丝毫的犹豫,钱谷子当即向着丹房之外跑去。
看到夏冰和刘姓修士打破赤焰妖虫的封锁一刻,他就明白,这两人绝对不是如之前表现的那么不堪。
或许即便那夺丹的人不出现,这两人也会在荆方拿到丹炉的一刻出手。
“是我们小看了能够来到这里的修士。”一念即此,钱谷子化作一道青光,只是几个闪烁之间,便消失在了丹房之内。
“算他逃的快。”看着满地虫尸,夏冰脸色铁青的说道。
其右手一摊,此前被其捕捉的‘洗天丹’顿时浮现在掌心之中。
“假的。”这时,同样脱困而出的刘姓老者脸色难看的说道。
于其话语之中,其掌心之间,有金色的丹灰被风吹散。
“看来真正的丹药,已经被那名假死之人夺走。”夏冰缓缓说道,目光之中看不出任何的颜色。
“事已至此,夏某先走一步。”说着,夏冰对着刘姓修士拱了拱手。
若是先前获得的洗天丹还在,他或许还会与这刘姓修士争夺。
但眼下,还是要寻到那人为主。
毕竟此人既然选择假死趁机夺丹,那先前喊出关于此丹的功效,说不定也是真的。
“好。”刘姓老者同样没有选择与夏冰纠缠,两人相互拱手之后,便心照不宣。
轰隆!
便在这时,突然于丹房之外传来一声宛如雷霆一般轰隆之音。
于此音之中,一股磅礴的剑意呼啸而起,其间隐隐伴随着钱谷子的惊惧之音。
“那人还没有走。”
下一刻,以夏冰和刘姓老者为首的五人,在惊喜之中飞快的赶去。
同一时间,于丹房外的一处必经的宫殿之内,钱谷子魁梧的身躯伴随着法力的涌出,于其体外形成一道狰狞的法像。
这法像生有四臂,面如恶鬼,全身有着青色的龙鳞,看起来极为骇人。
但更让钱谷子骇人的是,前方那堵住路口,一剑斩来的青年。
这青年,正是去而复返的周渔。
“于我眼中,万物皆虚。”
“寂灭。”冷漠的双眼之中,吐出没有一丝感情的话语。
于此剑斩出的一刻,周渔的眼中只有剑,而剑峰所指之处,正是开始渐渐扭曲的钱谷子。
噗嗤!
已越雷池
下一刻,剑锋落下,钱谷子同其幻化的狰狞法像在这一瞬,被一分为二。
“怎么可能。”
感受着神魂在撕裂之中被一分为二,体内的元婴在剑光落下之后,开始崩溃,钱谷子双目之中仍然残留着不敢置信之意。
于此剑落下的一刻,他竟然连躲避都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锋斩下。
轰隆!
一道雷音炸开,黑色的剑光在钱谷子陡然瓦解的身躯之后,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
这一剑,竟是在雷音之前。
逃走是不可能逃走的,斩草得除根。
这魁梧的钱谷子与被他斩杀的那人明显是同伙,周渔可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
此前果断的闪人,不过是麻痹之举而已。
“来的好快。”感受着快速赶来的夏冰等五名修士,周渔的眉头顿时一皱。
铿!
只见周渔手腕一抖,一道剑光当即飞射而出,化作剑幕。
与此同时,其本人一个闪烁,再次消失在大殿之内。
这次是真走了。
“好胆。”
看着剑光呼啸而来,形成剑雨,刘姓老者掌心之中,当即有灰白二气浮现。
轰隆!
剑气与灰白二气相撞。
后者被无情撕开,前者亦在冲射之中,被一股奇特的力量腐蚀,渐渐枯萎。
“钱谷子死了,他在警告我们。”夏冰看着大殿内剑光斩杀而过后的沟壑,脸色阴沉的道。
……
(感谢云哥i的1000点币打赏,最近更新不给力,大佬们还是这么支持,心中有愧,努力调整)

Published in 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