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5skiv精品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笔趣-第十三章 意外總比明天來得快展示-6c4mw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如果要选出这个世上最想长生的人。
皇帝无疑是位列前茅的人。
想想夏凡前世的历史便记载了不知有多少想要长生的皇帝。
可惜。
长生如同虚无缥缈的传说。
到头来所有人都化为了一抔黄土。
然而清微界不同。
长生不再是传说,而是真正能实现的事情。
只要满足法财侣地这四大修行要素,修行途中没有不幸夭折,不说长生,至少活个上万年是没有问题。
偏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
皇帝反而成为了“短寿”之人。
听上去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不仅是玉鼎王朝。
任何地方建立的王朝皇帝都无法逃过短寿的命运。
因为——
一个王朝的诞生会受到天地气运所钟。
而皇帝自然是气运眷顾之人。
问题在于。
受到王朝气运的影响下。
皇帝虽然同样能修行,可修行的结果却与寻常修士有着天差地别。
寻常修士每每修行到一个境界都能延年益寿。
但皇帝修行到一个点后便再也无法寸进,长生自然是无从谈起。
除非皇帝肯抛弃一切,自愿放弃王朝气运的眷顾,否则在王朝气运的影响下,皇帝永远都无法长生。
所谓凡事都有两面性。
诚然。
王朝气运确实会阻碍皇帝的修行。
丫鬟宅鬥指南
但王朝气运同样对皇帝有着不同寻常的庇护。
修行界有一个默认的规矩。
凡是修行者都不得对皇帝出手。
无非是一旦对皇帝出手的话势必会遭到王朝气运的反噬。
如此一来纵然能侥幸活下来,未来都长生无望。
何况王朝气运的反噬可不单单是反噬一个人,甚至还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自己的亲朋好友与子孙后代,颇有点株连九族的味道。
以至于修行者们对皇帝出手这件事情都非常忌惮。
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出手的结果都一样。
或许是种族不同的关系。
反而是妖魔方面对人族皇帝出手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如果有人类修士勾结妖魔干掉皇帝。
最终这笔账还是会算到这个人类修士头上。
再者。
皇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干掉的。
名醫貴女
皇帝无法在修行有结果。
但这不代表皇室成员没有结果。
尽管皇室成员同样会受到王朝气运影响,但修行限制却没有皇帝这么严格。
有些皇室成员为了确保顺利修行。
甚至都不惜脱离皇室。
更有皇帝的继承人宁愿选择修行这条道路都不愿意成为皇帝。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有人向往长生。
自然有人向往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
当朝皇帝已经活了五百余岁。
不客气的说。
当朝皇帝可谓是玉鼎王朝历代皇帝中最倒霉的一个。
从他登基不久便碰上了妖魔与人类的全面战争。
这位皇帝并非雄才大略之主,顶多只能说是一位贤明之君。
这五百年来。
当朝皇帝无时无刻都不敢松懈。
除非他想要成为亡国之君。
毕竟谁都不敢保证玉鼎王朝是否能成功抵御住妖魔的大举侵袭。
所幸他在皇帝这个位置上干得还是合格的。
至少这五百年来他成功保住了玉鼎王朝,甚至在位期间于赤海一役取得了对妖魔前所未有的大捷。
眼看妖魔方面即将再次掀起决定未来胜负的大战。
可惜这位贤明的皇帝却自知命不久矣。
或许他等不到这场大战的到来便已经命归九泉。
“……皇帝已经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吗?”
窦遥沉吟片刻道。
他不在乎皇帝的死活。
但他在乎的是皇帝不能在关键的节骨眼上死去。
要知道一旦皇帝驾崩,整个王朝往往都会陷入短暂的动荡。
如同夏明渊所言。
妖魔很可能会以此为契机将玉鼎王朝打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些年陛下便准备提前传位给太子。”
夏明渊点点头道。
“如此便好……”
说完。
窦遥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莫名发笑起来。
“窦兄?”
夏明渊见状不由面露疑惑道。
“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一个有趣的事情……”
窦遥摆摆手笑道。
“我记得玉鼎王朝的太子如今都有四百多岁了吧?这个太子当得还真是够久的,最关键的是你们的皇帝竟然还老树开花,没想到最后还生出了一个年龄相差五百岁的十七皇子,哪怕他把自己的父亲与哥哥称呼为太太太祖父都不成问题。”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下界凡俗的话确实会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在清微界却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情。”
夏明渊并没有觉得好笑。
“抱歉,我没有恶意,只是突然想起曾经游历下界的事情罢了。”
窦遥收敛了笑容道。
他对皇帝没有敬畏之心。
但身为镇妖司大司率的夏明渊却不同。
不说忠诚。
至少夏明渊对皇帝有着最起码的尊重。
“没想到在和妖魔大战期间,你居然还有闲心游历下界。”
夏明渊淡淡道。
“我可不是会压抑束缚自己的人。”
窦遥轻描淡写道。
他会选择下界游历。
无非是如今的清微界到处都是腥风血雨。
身为人族修士。
窦遥不可避免地会卷入这场席卷整个清微界事关人类与妖魔生死存亡的战争里。
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妖魔死在自己手里。
时间久了。
他都难免会感到心神上的疲惫与压抑。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如果长期压抑自己无法宣泄释放出来,心魔便会悄然不觉地滋生出来。
因此。
窦遥消失了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他便前往了下界游历散心。
这是一个灵气枯竭武道昌盛的世界。
男作女 羊蠍
曾经的飞升者们留下了一段段神话传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多少万年后。
当世界的灵气开始枯竭。
世上都再无修士神通者。
反而是另辟蹊径造成了武道昌盛的局面。
这一切在魂降到下界的窦遥看来。
这个世界的武者们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顶尖武者修炼出来的意境。
凡是修炼出意境的武者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心神,甚至是爆发出极强的身体潜能。
可惜。
对方的打斗终究还是太幼稚了。
只要窦遥愿意。
他一个眼神便能杀死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武者。
由此可见彼此的悬殊差距。
在这样的世界里。
血誓——此生不換
尽管窦遥只能发挥出千分之一的实力。
但这千分之一的实力便足以让他成为下界众生眼里的神。
不过窦遥这个境界的人可没有在下界称王称霸肆意妄为的庸俗想法。
说是散心。
他就真的是散心。
如同一个观光客到处领略下界的每一个地方。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
他和如今的夏凡看似毫无区别。
只是彼此所处的高度不同罢了。
窦遥只能在下界游戏人间。
夏凡却能在清微界游戏人间。
君寵不休:夫人要爬墻
这一对比便高下立判。
所以。
窦遥只能算得上一个低配版的夏凡。
自从与孟煜经过一番开诚布公的谈话后。
夏凡的生活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每天他都和往常一样前往崇文院按时点卯,时间到了便下班回家。
而孟煜同样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对谁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偶尔两者碰面。
夏凡行礼问候,孟煜颌首回应。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尽管有人对此感到奇怪,奈何夏凡与孟煜都三缄其口,直接让这些人悻悻而归。
平淡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夏凡身边的同僚都换了一拨又一波。
毕竟凡是有点志向的人都不愿意长留在崇文院,每逢京察考核期间,这些人都会四处活动,往往等到京察考核结束,即便无法获得满意的一官半职,最起码也能离开崇文院这个鬼地方。
这些年来。
皇牌農女 亦函
夏凡都不知道见证了多少来来走走的同僚。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他自己和孟煜。
夏凡和孟煜不同。
孟煜属于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人。
而夏凡则像是属于被遗忘的人。
再加上他又不会刻意去钻营,没人提拔也属于正常的事情。
“你想过要离开崇文院吗?”
自从那次交谈后。
惡魔就在身邊 漢寶
夏凡都忘记有多少年孟煜都没有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过。
如今夏凡的形象已经大变。
不再是曾经宛如翩翩公子的年轻形象,而是一个充满儒雅书卷气息的中年男子,甚至连耳鬓都有些略微发白。
而孟煜依旧精神矍铄看不出和原来有什么区别。
这天。
夏凡正准备回家的时候。
孟煜的声音忽然在耳畔边响起。
“没有。”
夏凡停下脚步轻声道。
“你知道陛下准备传位给太子了吗?”
孟煜站在不远处的一个书架前,手里看似随意翻弄着书架上的书籍漫不经心道。
冒牌天王
“知道。”
夏凡语气平静道。
癡纏冽星 金萱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孟煜紧接着道。
“我的看法很重要吗?”
夏凡不答反问。
“是的。”
孟煜沉声道。
“多事之秋要到了,大幕即将拉开了。”
夏凡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此言何意?”
孟煜直接道。
“很快你便知道了。”
留下这句话。
夏凡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崇文院。
翌日。
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城。
太子昨夜神秘暴毙。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