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7ro優秀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txt-第820章 大唐股市的種子看書-wzgba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一夜之间,东太平洋公司火了。
说来也奇怪,王富贵第一天在大唐交易中心售卖股票的时候,冷清的不得了。
除了周本强这些捧场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真心购买的。
结果,王富贵接待了杨本满,情况似乎有点变化。
很快的,各个报社居然开始或明或暗的刊登报道说陛下在东太平洋公司里头也有股份。
甚至这个新闻传来传去,变成东太平洋公司未来将会垄断所有美洲的海贸生意。
任何人没有经过东太平洋公司的允许,都不可以前往美洲展开贸易。
更有甚者,说东海渔业未来会被纳入到东太平洋公司,未来所有的海外贸易,都会被东太平洋公司垄断。
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短时间内充满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再加上老任又组织了几百人手去大唐交易中心排队,一下就把东太平洋公司股票的紧俏气氛给烘托出来了。
首先出手的是大唐交易中心里头的伙计和掌柜们,然后作坊城里头的匠人也立马有了动作。
特别是那些被逼着买了作坊城房子的匠人,更是积极性非常高。
“娃他爹,你快看,我买回来什么了?”
永平坊中的一处院子里头,廖张氏兴高采烈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特别的纸张。
“面包新语又出什么好吃的甜点了吗?”
廖大叔以为自己有口福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不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比吃要重要的多啊?”
廖张氏很是无语的把手中的那张“纸”拍在了廖大叔的手中。
作为楚王府蜂窝煤作坊的帮工,廖大叔每个月的工钱很有限,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把自家院子中的一间房间租赁给东方平了。
相反的,廖张氏这几年,先是在羊毛作坊担任一个组长,之后又在棉布作坊里得到提拔重用,家庭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
一个人在家中的地位高不高,很多时候是跟他的收入成正比的。
很显然,廖家之中,现在是廖张氏说了算。
“这……这是什么?”
廖大叔在蜂窝煤铺子的夜校之中学了一些基本的汉字,但是看到手中这个东西,一时半刻却也是没有看懂。
没办法,虽然上面的字他大部分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他就有点不懂了
“东太平洋公司股权凭证啊,你不识字啊?我告诉你,就这简单的一张纸,可是价值十贯钱呢,你可得给我收好了,这是我今天请了半天假,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
廖大叔不认识手上的东西,这是廖张氏意料之中的事情。
“股权凭证?这个东西能够干什么?买来有什么用吗?你这不是浪费钱吗?”
廖大叔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了。
虽然廖张氏现在的家庭地位很高,但是这种没有跟自己商量就花了十贯钱的做法,还是让人很不舒服。
“你知道什么!我们作坊里头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个股权凭证,它会涨价的。外面已经有人在放风,说是愿意以一贯零五十文钱的价格去收购一贯钱的股权凭证呢。这岂不是相当于凭空挣了五个点的钱?”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啊。要是你说的这个东太平洋公司的股权凭证能够莫名其妙的涨价,岂不是大家都去买了?”
廖大叔习惯了依靠双手一个蜂窝煤一个蜂窝煤的去挣钱。
对于廖张氏说的情况,并不是很理解。
“谁知道呢,反正这股权凭证,可是连陛下都买了的。关起门来说,有了这股权凭证,我们也算是东太平洋公司的东家了,我们是在跟陛下和楚王殿下一起做生意呢。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家,什么时候能够有机会跟陛下和楚王殿下一起做生意,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哪怕是这十贯钱白花了,我也觉得值得啊。”
廖张氏的话,让廖大叔很是无语。
而类似的场景,在长安城许多百姓家中发生着。
这些百姓,有的购买了一股股票,有的甚至是好几个人合起来买一股。
反正,短短的三天时间,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就销售一空。
……
“陈兄,听说你昨天一出手就购买了一千股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
味之素里头,陈锦跟刘文飞一边品味着烤全羊,一边聊着天。
“是啊,还好我出手够快,要不然根本就买不到这么多了。”
陈锦很是开心的笑着说道。
作为一个商人,每天免不了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送礼场合。
一直以来,陈锦都有点苦恼该给人送什么礼物好。
特别是一些读了点书,略微有点清高的官员,你要是送给他几张银票,人家可能觉得俗气。
当然,要是银票上的金额足够大,倒是没有人会嫌弃。
可陈锦自己一年也就挣那么个几千贯钱,不可能全部都用来送礼啊。
所以,大多数的送礼场合,他都是送个价值几贯钱、几十贯钱的东西。
这个时候,买什么东西,就是非常考验人的事情了。
现在有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他发现自己多了一种给人送礼的东西。
股权凭证,也就是股票,是这几天才兴起的新鲜玩意。
不仅很新潮,据说还具备升值价值。
最关键的是这种股权凭证,你可以买记名的,也可以买不记名的。
记名的股票,可以整出交易,只是想要在东太平洋公司办理一定的手续。
而不记名的股票,那可就真的跟银票类似,谁拿在手中,就是谁的了。
陈锦买的,全部都是不记名的股票。
“我听说有人前脚刚刚买了一股股票,出来就有人加价五十文钱收购,很显然,这是老任的手笔。看来,陈兄你手中的股票要涨价了呢。”
刘文飞的话里,透露出一股酸气。
没办法,等到刘文飞反应过来要去购买股票的时候,已经卖完了!
他连一股都没有买到。
“《大唐日报》上面说的很清楚,这股票,是一种投资产品,买了它,就要承受它的价格上涨和下跌,只要你没有把它卖掉,那么不管是上涨还是下跌,其实都是一个虚拟的数字,不用太在意的。”
陈锦嘴里是这么说,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出卖了他内心的真是想法。
“这楚王殿下的手笔,还真总是出人意料。没想到整出这么一个股票的东西出来,立马就圈了那么多钱财回来。最关键是所有被圈钱的人,还对他感恩戴德,这才是最厉害的商业啊。”刘文飞很是感慨。
作为大唐的“财神爷”,李宽在商圈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次的东太平洋公司的招股行为,也算是为大唐的商业发展打开了一个新模式。
亡靈入侵 悅夏
很可能不用几天,长安城就会新出现一批叫做某某某公司的商号。
“按照现在的招股规模,东太平洋公司的价值是二十万贯。但是其实公司旗下现在也就是只有三艘准备出海的海船,以及东海渔业划拨过去的一批水手。
真的算起财产来,东太平洋公司的价值顶多就是五万贯,即使是加上一些补给点的加成,也不会超过十万贯。偏偏人家能够按照二十万贯来招股,还能搞得股票供不应求,这确实让人佩服啊。”陈锦也算是最早接触楚王府各个作坊的一帮人了,见证了“楚系”的崛起。
“就是不知道这东太平洋公司过个几年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他的股票真的能够升值的话,那么对于大唐商业模式的影响就实在是太大了。”
刘文飞想着自己昨天居然没有买到股票,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还会继续上涨。
“都不见得要等几年,就看最近一个月他们股票的变化,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来了。”
陈锦昨天刚买的股票,今天就已经升值了,觉得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明显的变化。
毕竟,只要有人想买,就可能会出一个高价。
“嗯,我再观望几天,如果真的那么火的话,哪怕是加价五十文,我也买个几百股回来。”
“刘兄,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倒是觉得你可以考虑早点出手。很可能过个几天,就不是加五十文就能买到一股了。”
陈锦觉得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能够从第一天的无人问津到昨天的抢购一空,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天不断升值。
“这样啊,没有那么夸张吧?”
刘文飞将信将疑的说了一句。
“股票这玩意是个新鲜东西,谁也不知道后面会是什么样子。”
看到刘文飞不是很相信自己说的话,陈锦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他自己也不是很肯定后面的价格变化到底会怎么样。
万一过个几天,跌了呢?
……
就在刘文飞和陈锦在味之素讨论着股票的事情的时候,对面的五合居中,汉王李元昌跟彭志筠也在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东太平洋公司股票的事情。
“老彭,这么说,你们觉得股票这个东西,有搞头?”
李元昌虽然是一个亲王,但是因为喜欢收集名贵字画,手中并不宽裕。
要不然他一个李渊的七儿子,也不会主动的投靠到自己侄子李承乾的身边。
“汉王殿下,先不说这股票的价值似乎会不断的上涨,单单楚王殿下玩出股票这个概念,就很有搞头啊。您看那东太平洋公司,除了几艘船只之外,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甚至连一座作坊都没有,但是人家却是能够通过售卖股票获得十万贯的钱财,这还只是卖了一半的股票。
麻辣教师
现在楚王殿下不是鼓励大家跟着出海吗?那我们也成立一个公司,然后有样学样的搞一个股票售卖。也不用像楚王殿下那样一上来就是十万贯,我们只要先卖个两万贯,看看效果好不好就行。如果效果不错,我们还可以接着成立其他的公司啊。”
彭志筠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来钱快的路子。
————
都说楚王殿下是大唐的财神爷,跟着财神爷走,果然没有错啊。
“说的好,他李宽成立了东太平洋公司,我们就成立一家美洲开发公司,也在大唐交易中心租赁一间铺子,搞一个美洲开发公司办事处出来,然后就开始找个技术好的印刷作坊帮忙印刷股票,也去圈两万贯钱回来花一花。”
李元昌听了彭志筠的话,眼睛都变亮了。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来钱这么快的事情啊。
“没问题,我明天去户部备案一下,然后找《大唐日报》和《曲江日报》,还有那《长安日报》打一下广告,就说美洲开发公司开始售卖股票了,每股的价格跟东太平洋公司一样,都是一贯钱。”
“你说到时候《大唐日报》会不会不愿意给我们打广告?”
李元昌觉得这钱似乎来得太简单,心中不由得有点不自信起来。
“汉王殿下,规矩是楚王殿下定下来的。以为这么多年对楚王殿下的了解,他这个人是最讲究规矩的,只要在规矩内办事,哪怕是我们做的事情是损害楚王府利益的,他都是支持的。所以我觉得《大唐日报》没有理由拒绝我们的广告,要不然楚王府做事就失去规矩了,总不能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彭志筠虽然没有直接跟李宽打过交道,但是却是打听过李宽的许多消息。
事实上,长安城的商人,就没有几个人没有收集过李宽的消息的。
楚王府但凡是在哪里有一些新动作了,往往都会有一些商家跟风。
“说的有道理,他李宽敢这样的话,我就在朝堂上弹劾他。凭什么这股票只有他楚王府的公司可以发行,我们就不可以了呢?”
李元昌觉得彭志筠说的很有道理,心中莫名的多了几分底气。
“嗯,只要我们按照楚王殿下立下的规矩办事,哪怕是他明知道我们在蹭热点,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至于以后美洲开发公司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是以后的问题了,我们先把第一笔钱财搞到手再说。”
彭志筠并没有想好真的要去组建船队跟着“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出海。
但是如果美洲开发公司还有一直搞下去的价值的话,他倒也不介意随便买一艘海船跟着出海,给自己的股票发行之行画上一个毫无漏洞的句号。
……
楚王府别院,武媚娘气冲冲的拿着一份报纸来到了李宽身边。
“王爷,你看这个美洲开发公司,也太过分了吧?完全就是照搬东太平洋公司的广告,除了改了一下公司的名字,其他是一个字都没有变。就连公司的地址和股票的价值,都设定的跟东太平洋公司一模一样。”
武媚娘说完,就把当天最新的《大唐日报》递给了李宽。
“美洲开发公司?名字倒是取得很不错啊。”
李宽不以为意的接过武媚娘手中的报纸。
对于长安城中会出现跟风的现象,他是一点也不奇怪。
“王爷,你还有心情笑,这美洲开发公司,明显是在蹭热点。我在长安城,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家公司,再说了,公司这个词,还是王爷你刚刚首创的,他们连这个词语的意思是什么都没有搞懂,怎么就开始模仿东太平洋公司了呢?他们这样的行为,岂不是在欺骗长安城百姓们的钱财?”
武媚娘会这么气愤,是因为觉得美洲开发公司占了楚王府的便宜。
偏偏等到他们惹出祸事出来,没有办法妥善解决的时候,还会牵连到楚王府。
毕竟,“公司”和“股票”这个玩意,都是楚王府搞出来的呀。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美洲开发公司很像是一个皮包公司,但是我们也还不好说什么。人家也没有说拿了大家的钱财之后,就不去美洲了。理论上来说,东太平洋公司的模式是可以给大唐的商业发展注入活力的,但是新鲜事物,总是要吃过亏,大家才能对它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在大唐皇家钱庄出现之前,大唐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金融行业。
虽然在大唐皇家钱庄的带动下,各地陆陆续续的冒出了数量不菲的钱庄,但是业务模式普遍非常的单一,远远达不到刺激大唐商业发展的目的。
而一个国家的商业要快速发展,适当的金融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这个发展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阵痛,不过李宽却是不打算像保姆一样的在那里护着。
大家都是成年人,总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呀。
“可是如果任由美洲开发公司这样的话,那么指不定过两天就会冒出美洲发展公司,美洲贸易公司,甚至什么西太平洋公司、南太平洋公司、北太平洋公司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公司都会有呢。”
武媚娘很清楚商人们的做事风格。
一旦这个美洲开发公司跟风吃螃蟹成功了,肯定会有许多形形色色的公司跟着站出来圈钱。
这个情况,跟李宽当初的初衷就有点不符合了。
“先看看情况再说,虽然这些公司的股票定价为一个银币,但是要卖出去才算。”
虽然这个年代的人普遍比较淳朴,但是并不表示他们傻啊。
明显是皮包公司圈钱的行为,大家也不可能一直中计下去。
……
逆天馭獸師 柒月甜
令狐无疆是个御史台的一个普通胥吏,虽然在不来长安不知道官小的长安城,他不是什么大人物。
但是作为各个衙门事务的实际执行者,胥吏的权利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微不足道。
御史台算是个清水衙门,但是胥吏们也能找到各种生钱的路子。
比如说将御史台里面听到的一些消息,转卖给某个勋贵家的仆人,就可能可以拿到一两贯钱的好处。
再比如把自己听到的一些官员们为非作歹的消息,拿去威胁一些人家,也能捞一笔。
当然,胥吏们只敢对一些御史们看不上眼的小官动手,要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下场可就不妙了。
不过,作为令狐家的一个旁系子弟,令狐无疆从小到大就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对于工作的度,把握的那是十分到位。
所以,虽然他才二十多岁,在御史台却是混的如鱼得水,也算是小有积蓄。
这几天,令狐无疆在御史台不断的听到有人讨论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的事情,心中也开始火热起来。
“连杨御史都出手了,看来股票这个东西,确实大有可为啊。”
令狐无疆放下手中的《大唐日报》,心中盘算着自己是不是也要去买点股票。
“要不一会跟管事打个招呼,就说自己去街面上打听消息?然后去大唐交易中心买点股票?”
“就这么样得了!”
令狐无疆一口气很光了手中的红茶,然后起身前往管事的房间打了个招呼。
作为在御史台厮混了十来年的胥吏,令狐无疆要出去办点事,还是没有人会为难他的。
很快的,他就在御史台门口叫了一辆人力车,朝着大唐交易中心而去。
“涨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涨到了一贯钱零一百文一股了!”
魂極破天 青山外
“什么一贯钱零一百文?你这是一个小时前的价格了,现在你不再加五十文,根本就买不到!”
“那个美洲开发公司昨天开始售卖股票,现在好像还是一贯钱一股。”
当令狐无疆到达大唐交易中心门口的时候,那里一片热闹,许多人都在兴奋的谈论着股票的事情。
虽然这里没有专门的股票交易中心,各家公司的股票都是在各家的办事处里头交易,但是接连几家新成立的公司都在发行股票,大唐交易中心门口被搞得一片火热。
“还好我今天过来了,要是错过了就太可信了。那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涨了百分之十五了,这要是当初花个一百贯钱,今年的俸禄就挣回来了。”
令狐无疆付了五文钱给人力车车夫,然后直接朝着东太平洋公司的办事处而去。
要买就买杨本满买的股票,令狐无疆倒是没有贪图美洲开发公司那些新开售的股票,而是选了一个已经上涨了一波,看起来似乎有点风险的东太平洋公司。
不是因为他对股票有多么了解,也意识到了买东西就要买涨价的,而是因为御史台最有名的杨本满也买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并且他没有听到杨本满抛售股票的消息。
这就意味着杨本满认为这个股票的价值还有上升的空间。
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购买时机,不能再犹豫下去了!
我是大祖宗
“一百一十五贯!”
令狐无疆从怀里掏出了一小叠大唐皇家钱庄的银票,走进了东太平洋公司的办事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