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ojnlg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02章 藥不能停熱推-zo6qx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刑部尚书马原在喷人。
“一个百骑统领就让你进退失据,这是想为他火中取栗?你堂堂刑部侍郎,为此等人低头,丢不丢人?”
汪海面色铁青,“马尚书,查一查总是没错的。”
马原嗤笑了一声,“刑部听从百骑的号令?你是哪边的人?”
这个道理很稳。
綜穿越那些被遺忘的
马原看了一眼后面的包东,冷笑道:“回去告诉贾平安,刑部不是他的地方,少做梦!”
马原本是小圈子的人,上次和许敬宗发生争执,结果小圈子为他筹谋的升职泡汤了,而且还得了李治的一句差评,从此升官无望。
所以马原现在是破罐子破摔,特别是针对许敬宗和贾平安这等人,那更是咬住就不撒嘴。
包东拱手道:“马尚书,此事确实可疑……”
可疑,但老夫不查,你就算是告到皇帝那里去也无用。
“滚!”
马原一句滚字出口,怎么一个爽字了得啊!
包东面色涨红,汪海微微摇头,示意他赶紧闪人。
“英国公来了。”
众人回身相迎。
李勣进了大堂,看都不看包东,问道:“可有人来请刑部查案?”
马原看了包东一眼,心想老李可是站在了小圈子的对立面,他孙儿李敬业和贾平安以兄弟相称,这是来找茬的吧。
但他不怕,很是不卑不亢的道:“好教英国公得知,此人先前来刑部,说是那贾平安查到了凶手,请刑部出手。可刑部是刑部,百骑是百骑,百骑何时多了查案之职?这等事下官万万不能赞同。”
这话站稳了脚跟,毫无问题。
李勣点头,“这话无错。”
但……
李勣突然问道:“刑部可找到凶手了吗?”
马原说道,“凶手就是杨德利。”
“证据确凿?”李勣主管尚书省,六部都在他的管辖之下。但六部里有不少小圈子的人马,经常给他下烂药,拖后腿。马原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目光温润,看着和往日并无不同。
马原点头,“证据确凿。”
“如此啊!”李勣突然冷着脸问道:“那为何有人自承杀了常生?”
马原一个激灵,“那怕不是假的吧?”
“就在先前,贾平安查到了仓部小吏闫强有嫌疑,随即令人来请刑部查探,刑部不动,他只能让人去搜查……”
这是为贾平安开脱:小贾不是诚心想越权,只是刑部不搭理,无奈之下,才出手查案。
老李做事四平八稳,堪称是毫无漏洞。
“贾平安……凶手是他的表兄,他的话怕是九假一真。”
这是刑部的术语,指的是某些嫌犯为了逃避罪责,说话九假一真,让你摸不清。
李勣等的就是这个,“贾平安在闫强的家中搜到了凶器,此刻他的人拿着闫强的画像去了崇义坊,马原,你为一己之私压制此案,就等着老夫的弹劾吧。”
马原一呆,“假的,定然是假的。”
李勣大步出去,马原看看左右,“英国公和贾平安交好,这是要为他张目?老夫却不会屈服!”
他神色肃然。
正气凛然。
心腹们纷纷出言安慰,一句话,英国公想打压马尚书就是做梦。
背靠小圈子,马原又不想升官了,是有这个资本硬扛李勣。
“马尚书!”
一个小吏飞也似的跑来。
“那闫强供出了指使人,贾平安带人去抓,那人……自尽了。”
马原呆若木鸡。
这是板上钉钉了。
他是不能升官了,可也不想贬官啊!
皇氣
“英国公呢?英国公在何处?”
“马尚书,英国公在值房。”众人避开他的目光,心中唏嘘不已。
先前还说要硬扛李勣,转眼就要去哀求。
这人做到这个份上,心中的羞耻估摸已经爆棚了。
……
“王尚书!”
王琦正在吃饭。
大唐贵族吃饭是不能被打扰的,王琦也学了这些,所以不满的道:“吃完再说。”
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这才是智者。
陈二娘站在侧面,看着周醒那急切的模样,知道出事了。
但……
她看了一眼王琦,嘴角微微翘起。
老娘就是不提醒,活该!
王琦只是随口一说,等无意间抬头见到周醒那要崩溃的模样,心中不禁一个咯噔。
这是有事儿啊!
但话出口就不能收,否则影响威信。
美味的食物也味同嚼蜡,他三两下吃了,随后故作镇定的擦擦嘴,“煮茶来。”
周醒赶紧进来,“王尚书,贾平安寻到了闫强!”
王琦抬头,刚吞咽下去的食物在胸腹间翻涌着,“为何?谁泄密了?”
周醒说道:“李勣出手相助,那贾平安径直寻到了闫强,随后还寻出了凶器,那闫强随后就招供了……”
“是谁说此事天衣无缝的?”
陈二娘在边上出声。
记得当初周醒说此事万无一失,天衣无缝。
此刻这话就是活生生的打脸。
可不但打了周醒的脸,也打了王琦的脸。
王琦看了她一眼,眼中有暴戾之色。
陈二娘起身,“奴告退。”
爽啊!
她走出房门,只觉得浑身轻松的不行。
“那贾平安是如何查到了闫强这里?”
“某不知。”
“这不知,那不知,某要你作甚?”
“啊!”
里面的周醒惨叫了一声。
陈二娘打了个寒颤,觉得满满的邪恶。
“王尚书!”
一个男子急匆匆的进来。
陈二娘往边上站了些,看着明媚的蓝天。
心情大好啊!
“王尚书,有人打探到了消息!”
“说!”
王琦就像是一头困兽在喘息着,身前跪着的周醒双手捂着脸,此刻缓缓放开,有几个点开始往外溢血,渐渐汇聚成血滴。
男子说道:“说那贾平安一开始就知晓是有人想要弄自己,可他想看看那些人后续还有什么手段,就四处查探……”
王琦眼睛都红了。
此次谋划堪称是天衣无缝,可没想到贾平安竟然还能寻到凶手,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贾平安说,此案其实最简单,首要知晓动机。他知道杨德利不会杀人,那么现场故意遗弃杨德利的东西,这便是栽赃。唯有同僚才有这个能力,所以他马上就锁定了仓部。随后一查当日申时出外之人……他说……”
“他还说了什么?”王琦看着神色平静了下来。
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贾平安说……他把自己的思路说出来,只是想让幕后那人知晓……你真是个撒比。”
“撒比何意?”王琦不解。
男子低头,“他还解释了一番,说撒比的意思……就是又傻又蠢的意思。”
王琦面色微红,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出去!”
他绞尽脑汁弄出来的必杀之局,结果在贾平安的眼中就是个撒比玩意儿弄的把戏,顷刻间就揭开了。
本来王琦还只是恼怒,可贾平安这番故意放出来的话却是火上浇油。
王琦觉得咽喉里有东西涌动。
他张开口。
噗!
一口食物混合着的鲜血喷了出来。
周醒骇然。
“这是杀人诛心!”
破了你的局,顺带诛心。
外面的陈二娘同样感到了震惊。
那个少年想必正在笑吟吟的看着这边,心想几个又蠢又傻的蠢货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她抬头看着蓝天,莫名想到了少年握住她的手时的认真。
“你真美。”
她摸摸自己的脸……
“王尚书晕了,来人!来人呐!”
撿個保姆是王爺 奇琦
陈二娘动也不动。
……
贾平安去了刑部。
“某来接表兄。”
刑部的人看着他就难受,到了大牢里,杨德利听到好消息后,第一反应竟然是……
“前日他们少给了某一张饼!”
杨德利竟然不是急着出去,而是义愤填膺的要寻到那个克扣自己一张饼的狱卒。
“叫他还来。”
刑部的官员捂脸,低声道:“武阳伯,令兄何必借此小事……闹腾呢?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他觉得杨德利是在借此报复,可贾平安却一本正经的道:“他就是这样。”
杨德利最后得了道歉,可却不好要饼,遗憾的出了刑部大牢。
“好亮。”出来之后,杨德利眯眼,有些接受不了这么猛烈的阳光。
“先回家去看看吧。”贾平安想起这几日王家的担忧,就觉得自己真是在造孽。
“某那日还有事没做,还没上账,不好!”
杨德利急心火燎的往户部跑去。
这人……
贾平安突然觉得自己从未看懂过表兄。
回到百骑,邵鹏竖起大拇指,“此次刑部丢人了,外面的人都说你武阳伯冷眼看着刑部冤枉杨德利,随后一巴掌把刑部上下扇的脸疼。刑部尚书马原先前去请罪,被陛下呵斥,说刑部无能……”
贾平安倍感安逸,准备休息一下。
“武阳侯。”宫中来了个长腿妹子。
“无双少见啊!”贾平安笑吟吟的。
“前几日才见。”卫无双板着脸道:“陛下说了,萧淑妃遇了邪祟,着贾平安进宫……”
“凭什么?”想到萧淑妃那个跋扈尖刻的性子,贾平安就怒了,但旋即就微笑道:“也好。”
卫无双觉得这个少年比女人还善变。
“你这般善变……为何?”
善变?
贾平安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某只是想着忠心耿耿罢了。”
呵!
卫无双觉得贾师傅就是个骗子。
“对了无双。”
“叫我卫无双!”长腿妹子恼了。
“好的,无双。”贾平安厚着脸皮继续说道:“那萧淑妃整日神神叨叨的,让人害怕,你说,她会不会真中邪了?”
萬界隨心系統 津河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卫无双一想还真是,那个女人隔三差五就说自己中了邪祟,这和后世某个女人整日说老娘昨夜又梦到了鬼一个德行。
说多了,身边人都会害怕。
但这需要有人提醒。
贾师傅觉得长腿妹纸不错,通过她再告诉蒋涵,如此阿姐就会多两个同盟军。
“皇后最近如何?”
卫无双皱眉看着他,“你问这个作甚?”
贾平安叹息一声,“宫中纷争,某担心殃及池鱼。”
“和你有何关系?”卫无双觉得好笑。
“可某担心你啊!”
卫无双一怔,然后看了一眼贾平安,飞起一腿。
妹纸都喜欢这样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吗?
贾平安硬着受了她一腿,觉得力量不大。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贾平安觉得这话真没错。
“你莫要痴心妄想!”卫无双逼近了他,吹开了挡在嘴唇前的一缕长发,冷冰冰的道:“我不喜欢你!”
咳咳!
你不喜欢男人啊!
贾平安笑了笑。
晚些进宫,贾平安去了萧淑妃处,卫无双走一走的,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蒋涵的值房外。
我凭什么要信他的话?
卫无双恼火的想拍拍自己的脑门。
“无双!”
蒋涵正好出来,卫无双靠过去,低声道:“宫正,那萧淑妃今日又说遇到了邪祟,这人怎地经常遇到这等事?我觉着怕是不正经。”
蒋涵原先没想过这等事,被她一提醒,不禁一惊,“是了,宫中多少人,怎地就她……连陛下的身边人都没遇到过邪祟,这人莫不是……邪祟?”
陰仙 田立人
蒋涵的话更进一步。
萧淑妃就是个邪祟!
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 月下一點紅
谁靠近她谁倒霉。
卫无双觉得心跳加速。
那个小贼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啊!
但……他凭什么担心我?
呸!
贾平安已经到了萧淑妃的寝宫。
“哎!”
天气渐渐热了,萧淑妃躺在床上,露在外面的手臂白生生的,贾平安顺带还看到了比较低的底线。
“那邪祟是什么样的?”贾师傅开始降妖除魔了。
“那邪祟……要不你接着说说法海师父的事吧,上次你说了之后,那邪祟竟然就跑了,可见是怕了法海师父。”
你妹!
贾平安很是惆怅,觉得自己这个说书人的身份太好使了,以后说不得能成为汴梁妇人之友。
“……小青喊道:“法海,我要为你生猴子”……”
“生猴子?”萧淑妃不解。
“呃!就是生孩子。”
贾平安在胡诌,可听的人却很多。
“法海中了迷惑,进入了幻境,只见周围都是美人。美人们在舞蹈,在唱歌,各等诱惑……”
我的法海师父休矣!
萧淑妃紧张的坐了起来,哪有半点中了邪祟的模样。
“就在此时,法海的袈裟一亮,他猛地醒来,身前哪有什么美人,全是一个个人偶在舞蹈。法海大怒,腾空跃起,喝道:“妖孽,竟敢诱惑贫僧,看贫僧收了你。”,他拿起紫金钵,厉喝一声,“大威天龙,世尊地藏,波若诸佛,嘛哩嘛哩哄,慢慢哄,收!””
周围鸦雀无声,萧淑妃趴在床上听的入神。
外面围了一圈宫人。
“小青被这么一吸,竟然就飞向了紫金钵。就在此时,边上一条巨蛇出来……”
有人抚掌欢呼道:“是白素贞来了!”
众人缓缓看向她,那宫人捂着嘴,低头。
“白蛇化为白素贞,喝道:“法海,我姐妹与你无冤无仇,我等也未曾危害人间,为何要下此毒手?”。法海大笑,“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白素贞冷笑,“为何你的道就是正道?为何我的道便是邪魔外道……””
萧淑妃痴了。
是啊!
你王皇后的道凭什么就是正道,而斥责我是歪门邪道?
“白素贞化为白蛇,“法海,你今日不放了小青,我便水淹金山寺!”。”
说了半晌,贾平安气喘吁吁的拱手道:“臣气虚体弱,不堪再说了,告退。”
“呸!”萧淑妃正在入神得趣的时候,被这么一断,恨得咬牙切齿的,“你这个少年竟然气虚体弱,莫不是去青楼多了?”
这话有些轻浮了啊!
贾平安看看左右,觉得来后宫的风险真高。
可压根没人在意。
这是啥意思?
傻子的燃情歲月 肖邦亂彈琴
不该有人打个小报告吗?
可他哪里知道,大唐皇室对这些真的很宽松,否则当年怎么有人诬陷先帝和高祖皇帝的女人私通。
贾平安出去,外面一圈人吓了他一跳。
几个少女宫人跟了过来,叽叽喳喳的问着后续的情节。
“武阳伯,下面呢?”
“对呀,把下面给咱们说说吧。”
“下面……”贾平安说道:“下面更精彩。”
下面就要被镇压了。
几个宫女一脸失望。
“我真想去武阳侯家伺候,这样就能天天听故事了。”
“那你不如嫁给他,整日……哈哈哈哈!”
“呸!你还胡说!”
贾平安缓缓而行,一个宫人从侧面过来,近前后说道:“张天下……”
贾平安木然,在更远的地方,张天下遥遥拱手,表示这个宫人可靠。
宫人说道:“昭仪说最近很好,无需挂念,那孩子可见是个乖的……”
贾平安微微点头,“告诉昭仪,皇后那边怕是会出手,不过在外不在内。”
宫人低声道:“是。不过……昭仪还问……你喜欢哪家的小娘子。”
靠!
没完了是吧?
贾平安脸黑着,“到时再说。”
娶媳妇这等大事儿,他得仔细思索。
宫人捂嘴笑偷笑,觉得这个少年真有趣。
“昭仪还说……要不从武家给你寻个小娘子?”
她在盯着贾平安看。
贾平安咬牙切齿的道:“老夫去做和尚!”
宫女笑着走了,贾平安没多远就遇到了卫无双。
“宫正说了,让你莫要讳疾忌医,该吃的药还是要吃,药不能停。”
贾平安:“……”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