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i9it火熱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笔趣-第六百五十六章:家園集團熱推-85b6f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这么多领导干部借钱入股合法吗?
不知道,但是肯定不违法,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要五年后才出台呢。
私人借贷只要不是放高利贷本应该获得法律保护的。
既然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已经达成共识,那就议一议公司全称,公司架构,公司级别,最起码决定由谁当总经理、党支部书记。
一番商议过后,宋解放拍板,三水县第一家股份制房地产公司叫做“家园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简称“家园集团”。
秦昆仑拿定了主意,有关于“家园集团”的事儿他不陈述自己的主张,随大流表态。
宋解放不知道秦昆仑是因为跟黄瀚家的私交,担心容易被误认为知道内情,为了防止瓜田李下,故意避嫌。
他还以为秦昆仑是为了更多地让给他表现的机会。
“家园集团”由县政府控股已经内定,董事长谁来兼职?
大家都瞧向钱国栋,因为他已经兼职好几家合资企业、股份制企业的董事长、董事,何不如再兼职一家?
不可思議的聖劍 姐姐的新娘
“别看我呀!我已经是县里的董事长、董事专业户了,三天两头就得出席董事会,烦也烦死了!这一回我绝不答应再兼职‘家园集团’的董事长。”
许慕光打趣道:“你兼职、董事长、董事又不吃亏,最起码人家的年终福利少不了你的一份。”
“那些福利也不是好拿的,平时没少为他们操心啊!有突发情况时,半夜都能被电话吵醒了。”
“能者多劳呗!”
“不能不能,我认为兼职董事长的好事,应该让大家共同挑!不能都扔给我一个人。”
黄道舟知道秦昆仑刻意避嫌,使得钱国栋心里有点不踏实,故而不想太积极主动,打圆场道:
“我认为既然是老马审核国有、集体资产,计算估值,干脆一客不烦二主,由他担任‘家园集团’董事长。”
陈义华道:“我看行!”
许慕光道:“我赞同!”
钱国栋道:“老马曾经干过财务,擅长精打细算,他来担任“家园集团”董事长,我们最放心!”
宋解放问道:“谁有不同意见?”
没有人举手,这事儿就算定下了!
接下来讨论总经理人选。
这就不太好做主了。
因为黄瀚事先声明,总经理的能力关系到“家园集团”以后的发展,关系到所有股东的利益,关系到国有资产是否缩水。
娘的!总经理是负责具体经营的,万一自己推荐的人玩砸了,大家的投资都会打水漂,这责任谁当得起?
宋解放不怕承担责任,但是他来三水县还不到一年,根本没有熟悉房地产业务的人才可以推荐。
秦昆仑和钱国栋太熟悉黄瀚,知道他开口说出总经理必须慎重对待,心里应该是有了人选准备推荐。
先声夺人无非是吓唬住其他人。
见没人开口,他俩心里好笑!
他们其实最希望黄瀚幕后操控“家园集团”,根本没准备推荐自己熟悉的干部担任总经理。
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他们很相信黄瀚赚钱的能力。
许慕光和陈义华也心里有数,他们此时都知道黄瀚承诺借给大家五万块钱入股的目的是什么!
陈义华心里叹息,开辟中苏易货贸易,前前后后为县里赚了上千万纯利润,物资局、外贸公司等等单位也赚得盆满钵满,而自己家,至今连五千块存款都没有。
他能够保持拒腐蚀永不沾,可是其他人呢?创造的价值跟得到的收入悬殊太大,难免有些干部承受不住诱惑。
很明显,黄瀚是准备让在座的所有人享受到投资收益,这才借钱鼓动大家入股。
这种方式是对是错无法定论,但是可以肯定,黄瀚是一番好意。
陈义华决定成人之美,打破沉默道:
“黄瀚,我知道你识人自有一套,想来你心中已经有了‘家园集团’总经理和书记的人选。”
许慕光知道黄瀚的本事,更加知道入股五万块意味着以后有可能获得远高于工资的投资分红。
他真心感激黄瀚,特想黄瀚能够操控“家园集团”,认为有黄瀚把关,“家园集团”肯定兴旺发达。
见陈义华开了口,他立刻表态道:“黄瀚,我信任你,支持你,以后肯定会支持你提议的总经理、书记的工作!”
马县长、高县长等等都不是傻瓜,其实能够达到这个级别的根本不会有傻人。
跟外国所谓的民主选举有可能选出一个根本没有从政经验,专门信口开河的总统相比较。
中国的干部任免就科学多了。
那都是要走程序的,一般干部、副科、正科、再到副处、正处,一级级的提拔过程中,不知道跑赢了多少竞争对手。
在座的前半生其实都是赢家,爱拼才会赢,他们当然都是高智商,都敢打敢拼。
此时纷纷表态信任黄瀚,以后肯定支持黄瀚推荐的总经理和书记。
心里高兴的马县长也赶紧投桃报李,他道:
“我们的股本都是黄瀚家出的钱,最要承担风险的就是黄瀚,他肯定得举荐能人啊!我们当然予以支持!”
额!既然常委们如此统一,那就不客气了,黄瀚开始要价,道:
“‘家园集团’最好给副处级。”
宋解放道:“现在不行,干出成绩可以考虑,现在只能给正科级!”
“怎么才能算干出成绩呢?”
“资本翻倍就算!”
“那就意味着两年内,“家园集团”的总经理和书记能够得到副处级?”
秦昆仑、钱国栋、成胜利心里有数,因为投资“事竟成宾馆”才四年多,资本已经翻了超过十五倍,基本上是一年翻一番。
注意,不是赚了十五倍,其中有房产增值带来的资本增值呢!
他们认为黄瀚这么说,仅仅是变相承诺两年翻一番,以他们对黄瀚的信任度,觉得真的不难。
其他人截然不同,一个个眼睛发亮,这意味着一年能够赚几万块,乖乖隆地洞,都达到他们总收入的几倍了。
宋解放惊叹道:“嗬!你这么看好‘家园集团’?”
“当然!要不然我干嘛竭力要求你们入股,还让我爸爸往外掏稿费?”
最強特種兵之戰鷹
殘幻
马县长道:“我知道你这是想提高我们的收入,谢谢你呀!”
“我认为高薪养廉是对的,最起码处理拿着高薪还贪腐的干部时,不会为他叹息!只会指责他人心不足。”
马县长道:“我明白你的言下之意,我如果收入能够翻倍,心里肯定好受多了,更加能够经得起腐蚀!”
高县长道:“你赶紧说推荐谁呀?”
“房管所副所长王慧同志我熟悉,能够胜任‘家园集团’总经理,黄陈居委会主任陆惠我也熟悉,她来当书记最合适!”
举贤不避亲,丈母娘是个事无巨细的性格,担任“家园集团”的书记,黄瀚放心。
萧妈妈王慧是个八面玲珑的性格,又有在房管所工作多年的经验,提点她搞房地产开发,何乐不为?
宋解放不熟悉这俩人,没有发言。
秦昆仑几个太熟悉她们俩,也知道萧蔷和陆瑶是黄瀚学习小组的同学,是黄瀚团队的主要成员。
但是秦昆仑没有表态,看向马县长。
“我同意!我建议举手表决。”见一把手让他做主,马县长毫不犹豫举起了手。
然后理所当然全票通过。
酒宴散了后,秦昆仑、成胜利、钱国栋三人没有各自回家,他们在宾馆小花园里的凉亭聊了一会儿。
等宋解放、陈义华等等走后,轻车熟路的秦昆仑三人从宾馆侧门来到黄瀚家的徽派宅院。
本来就处得不错,现在又有了利益瓜葛,跟他们用不着玩虚的,更加用不着喊口号。
几人围着葡萄架下的石桌坐下端起茶杯喝茶谈心,黄瀚明明白白告诉他们,道:
“房地产开发深圳已经在搞得如火如荼,接下来必然全国推行。
“家园集团”先行一步必然领先一步,有我把握大方向,只存在赚多少的问题,不可能发生亏损!”
秦昆仑道:“我信你!我是来说一声,我们三个拿得出五万块,用不着借你家的钱。”
“别,你们得借,而且公开借条的内容。‘家园集团’的股票反正不记名,你们自己有钱完全可以多买些,真的包赚不赔。”
钱国栋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成胜利道:“我认为既然有得赚,单位也应该参股,我们交通局账面上有钱,拿出一百万不会影响什么。”
“完全可以!物资局的财务状况也很好,我建议让他们也出一百万。”
秦昆仑点头道:“我明天跟老陈说一声,由他去物资局传达。”
第二天,马县长通知王慧、陆惠俩人去县里谈心。
俩人一头雾水,然后俩人都觉得脑子拐不过弯,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马县长办公室的!
推着自行车和陆惠慢慢走着的萧妈妈道:“我俩怎么就忽然成为‘家园集团’的总经理、书记了呢?这也太突然了。”
“马县长刚才不是说了,是黄瀚举荐的我们俩。”
“唉!黄瀚也真是的,为什么不事先跟我俩说一声?这一惊一乍的,我的心脏受不了啊!”
“我心里不踏实,我现在就准备找去黄瀚家问一问。”
“我肯定也要去啊!我都不知道‘家园集团’该怎么开展工作。”
“我觉得工作不难做,无非就是砌单元楼卖钱,只要有钱有地方,哪有可能干不好!”
“嗯!把旧房子拆了重建,我以前就干过,是不难。况且我们还有县里的大力支持呢!”
“我现在特别想听听黄瀚这么说!马县长对“家园集团”的预期有些高啊!”
“是啊!两年资本翻一番,预估总资本两千万,我们岂不是在两年时间内要完成两千万的利税?”
“两千万确实太多了,我认为砌房子卖是能够赚到钱,但是不认为能赚这么多!”
傻瓜王爺特工妃 薄錦雪霽
此时此刻黄瀚当然不在家,而是在实验中学大礼堂排练。
这个情况王慧和陆惠都知道,当然是萧蔷和陆瑶说的。
她俩骑上自行车直奔实验中学,值班的看门人是“黄陈居委会”居民,认识居委会主任没有阻拦。
俩人刚刚来到大礼堂门口,就听到了节奏感强烈的迪斯科曲子,欢快的歌声传来:
“摆摆头、摇摇你的手,所有烦恼都在你的脚下溜走。跳跳探戈、跳跳哈嗦,不如来跳迪斯科,它花样最多……”
“哈哈,这声音好像是我家小燕子呢!”
“这首歌应该是跳舞的曲子吧!”
“嗯!坝口广场跳舞的人经常放这样的曲子。”
俩人乐滋滋进了门,发现这里太热闹了,少说有五百师生在观看排练,绝大多数都在随着节奏扭动身体。
挾天
萧妈妈瞧见了萧蔷,等一曲结束后,连忙挥手喊道:“小蔷,小蔷!”
“呀!妈妈,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排练啊?”萧蔷跑过来问道,一脸惊喜。
“我们不是特意来看排练的,是想找黄瀚谈事情!黄瀚在不在呀?”
“妈,你没意思啊!你就不能哄哄我,说是特意来看看我!”
“唉!我今天心里有事,要立刻见到黄瀚。改天再哄你。”
“黄瀚应该在办公室偷懒呢,我带你去找他。”
陆瑶也跑来了,她同样一脸惊喜,问道:“妈妈,你怎么来了呀?”
陆惠立刻笑道:“来看你唱歌啊!你刚才唱的那首歌我听到了,真好听!”
“骗人!这种歌你根本不喜欢!你肯定是有事情找黄瀚。”
额!陆惠被陆瑶噎着了,只得干笑。
看报纸是黄瀚的习惯,恐怕整个实验中学的学生,也只有他一人喜欢看报纸。
虽然黄瀚是先知,但仅仅是知道大方向而已,具体时间搞不清。
看报纸是个不错的方法,能够在字里行间看出形势的发展,也能更好地回忆往事。
见到了王慧和陆惠,黄瀚一点点也不意外。
因为她俩今天不来,待会儿也得让萧蔷和陆瑶通知她俩晚上来徽派宅院面谈。
运作“家园集团”千头万绪,要交代的事情太多了,黄瀚相信王慧和陆惠能够根据自己的思路展开工作。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