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h20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首輔嬌娘-367 一更看書-c1rm0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顾娇倒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她对先帝与姑婆之间的传闻主要来自于瑞王妃,不过瑞王妃提的最多的也大都与静太妃有关,譬如静太妃心有所属,是心甘情愿迁入庵堂云云。
瑞王妃所言未必就是事实真相,至少她心甘情愿入庵堂这一项就是假的。
秦公公已经给顾娇辟谣了,就是庄太后一道懿旨把人整去庵堂的。
庄太后为何没直接下旨杀了静太妃,顾娇曾经认为关键因素在皇帝身上,姑婆明着下懿旨,皇帝会不惜撕破脸下圣旨阻拦;姑婆若阴着来,又有皇帝送的龙影卫阻拦。
不过,若顾承风所言是真,静太妃当年为姑婆烧过一道刺死她的圣旨,那姑婆就算欠了她一条救命之恩。
但顾娇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静太妃都给姑婆与皇帝下药了,她会这么好心为姑婆烧圣旨?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道让姑婆殉葬的圣旨确实没被静太妃烧掉,而是被静太妃作为把柄握在手中。
在得到那道圣旨之前,姑婆不能让静太妃死掉,否则谁也不能保证静太妃会不会留了后手——她一死,圣旨便大白天下。
但很快,这种可能性也让顾娇排除了。
静太妃处心积虑地对付姑婆,有了这道圣旨,直接就能将姑婆打入十八层地狱,为何留着做把柄?岂不是多此一举?
假设顾承风说的是真的,静太妃确实冒死将圣旨偷出来烧掉了,可又有谁见过圣旨的内容,怎么证明那上头写的是让姑婆殉葬,而不是什么别的呢?
还不是凭她一张嘴说?
只要不涉及到人际关系与情爱,顾娇的脑子都是转得飞快的。
别看她想了那么多,其实也不过是一瞬的功夫。
顾承风已经将圣旨从匣子里抽出来了,他将匣子放在臂弯上托住,两手展开圣旨。
然而就在他打开圣旨的一霎,静太妃忽然回来了,她人还在走廊上便察觉到了一丝动静。
与龙影卫不同的是,她是对谈话声异常敏感。
“什么人!”她厉声问。
顾承风手一抖,臂弯的匣子掉在了地上,发出吧嗒一声脆响!
“抓住他!”
伴随着静太妃一声令下,龙影卫夺门而入,徒手朝着顾承风与顾娇二人抓了过来。
“快走!”顾承风一手抓住顾娇,一手将圣旨揣进了怀中。
眼看着龙影卫的手就要抓住他俩,顾娇忙从荷包里掏出一枚黑火药朝对方砸了过去!
龙影卫吃过黑火药的亏,知道它是不能硬接的暗器,忙侧身一避,黑火药砸在了他身后的桌子上,嘭的一声将桌子炸开了!
而趁着这一功夫,顾承风揽住顾娇掠出庵堂。
二人都戴了面具也换了衣裳,静太妃认不出二人的模样。
静太妃进屋,一眼发现圣旨不见了。
她脸色大变,对龙影卫道:“把圣旨拿回来!”
龙影卫得令,朝着顾娇与顾承风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龙影卫不论武功还是轻功,皆天下无敌,他很快便追上了二人。
顾承风揣圣旨时龙影卫瞧见了,他知道圣旨在顾承风的身上,他二话不说扣住了顾承风的肩膀。
那只犹如鹰爪一般的手死死地钳进了顾承风的血肉,顾承风疼得一张脸都扭曲成了一团,他没立刻反抗,而是用尽全力猛地将顾娇推开!
推开的一刹那,他将圣旨塞进了顾娇的袖中。
能在龙影卫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手脚的恐怕只有他一人了,龙影卫没察觉到圣旨已经被转移了,他伸出另一只手探向顾承风的胸膛。
他是死士,下手不知轻重,这一下只怕要将顾承风的胸口生生挖开。
顾娇回头望了眼二人,忽然拿出圣旨:“圣旨在这里!”
龙影卫的目光唰的朝顾娇往来。
顾娇将圣旨猛地朝皇宫的另一个方向扔去。
龙影卫得到的命令是拿回圣旨,于是他朝圣旨追去了。
冒牌狂少 寒江
顾承风捂住肩膀,脱力地跪在了地上。
名门boss此缘不灭 幕米白
顾娇蹲下身来:“还能走吗?”
顾承风苍白着脸摇头:“轻功用不了了……”
龙影卫太可怕了,明明只是随手抓了他一下,他浑身的功力便瞬间无法施展了。
“你快走。”他忍住浑身的无力与剧痛说。
圣旨太重要了,方才是在慌乱之中静太妃才只顾得上拿圣旨,真正拿到之后静太妃就会想起来要灭他二人的口了。
顾娇抓住他:“跟我来!”
龙影卫将圣旨寻了回来,交给静太妃。
静太妃拿过圣旨,神色一片冷凝。
“太妃娘娘!”蔡嬷嬷脚步匆匆地走过来,看了看她手中的圣旨,脸色就是一变,“有人来偷圣旨了?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道圣旨?”
静太妃望了望宫墙的方向,没有说话。
仁寿宫。
秦公公正在喂自己养的一池子王八,突然两道人影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王八上。
“哎呀!杂家的王八!”
秦公公大惊失色,手里的菜叶子都飞了出去。
他正要叫来大内高手,就见其中一道小身影摘掉了脸上的面具,他眸子一瞪:“顾姑娘?”
就在此时,顾承风脸上的面具也脱落了,露出一张苍白的俊脸。
秦公公又是一惊:“顾二公子?”
“陛下驾到——”
顾娇:动作真快!
庄太后不在,她去金銮殿的偏殿与大臣议事了,秦公公将顾娇与顾承风带进庄太后的寝殿。
随后秦公公去了仁寿宫外叩见皇帝:“奴才给陛下请安。”
皇帝的身边跟着蔡嬷嬷。
秦公公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蔡嬷嬷,笑着道:“陛下怎么过来了?太后在金銮殿与大臣议事呢。”
皇帝道:“蔡嬷嬷说方才有刺客行刺静母妃,被静母妃身边的高手所伤,一路逃进了仁寿宫。”
“竟有这等事?”秦公公满脸惊讶,“太妃娘娘可有受伤?”
蔡嬷嬷客气道:“太妃娘娘受了点惊吓,并不大碍,太妃娘娘担心刺客会对太后不利,这才赶紧禀报了陛下。”
災星相公
“奴才没看见什么刺客啊。”秦公公转头望向一院子宫人,“你们看见刺客了吗?”
宫人们齐齐摇头:“没有。”
秦公公笑道:“陛下,想必是蔡嬷嬷看错了。这可是仁寿宫,高手如云,哪个刺客敢不要命地往里头闯啊?”
蔡嬷嬷一脸忧心忡忡地说道:“那刺客武功极高,竟然能从龙影卫的手中逃脱,秦公公还是不要大意的好。”
若在以往,皇帝才懒得去管庄太后死活,然而如今他与庄太后是结盟的关系,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那人藏在暗处,掐着他的脖颈对付着他在意的人,他不能让对方得逞。
“让开!”皇帝冷声道。
秦公公没让,他欠了欠身,说道:“陛下,太后不在仁寿宫,刺客若真要行刺她,就该去金銮殿。”
蔡嬷嬷一改先前的担忧谦和之色,眉头一皱,道:“兴许刺客是埋伏在此处,等太后回来再下手呢!秦公公,你如此拦着不让陛下搜查,莫非……你与刺客是一伙儿的!”
“谁给了你胆子在哀家的门前大呼小叫?”
伴随着一道不怒而威的声音,庄太后的凤撵出现在了众人身后。
众人转过身来,冲着凤撵之上的庄太后齐齐行了一礼。
皇帝遥遥地看向凤撵,神色不虞。
凤撵在一行人面前停下,落地之后,秦公公走上前,将手腕递给庄太后。
庄太后扶住他的手腕缓缓地走了出来,她无需多大的声音,也无需凌厉的言辞,只一个淡淡的眼神便足以震慑所有人的心神。
方才还仗着有皇帝撑腰的蔡嬷嬷突然不敢吭声了。
庄太后闲庭信步一般地走到她面前:“说啊,怎么不说了?哀家不在的时候,你嘴皮子不是挺利索?怎么哀家一来你就成了锯了嘴的葫芦?”
蔡嬷嬷委屈地低下头,往皇帝身边站了站。
到底是静太妃的心腹默默,皇帝不忍她蒙受不白之冤,便道:“蔡嬷嬷何错之有?有了刺客自然要搜查,倒是这个老奴才百般阻挠,的确令人起疑。”
秦公公对庄太后禀报道:“顾姑娘在里头歇息,奴才是担心这么多人进去会惊扰顾姑娘才会阻止的。何况奴才的确没发现什么刺客,太后若是不信可问问仁寿宫的大内高手,他们也没——”
秦公公话未说完,寝殿的方向便传来一阵兵器相接的声音,众人心神一凛,紧接着是顾娇的冷喝:“还想逃!”
“呀!顾姑娘!”秦公公神色大变,招呼仁寿宫的大内高手道,“快!快去瞧瞧!”
四名大内高手转身朝寝殿奔去,然而不待他们彻底出动,尽头便又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喊:“啊——”
是男人的声音!
魏公公张开胳膊拦在了皇帝身前:“刺客!有刺客!护驾!”
就在华清宫的高手也打算出动之际,顾娇抓着一个灰头土脸的黑衣刺客走了出来,将刺客往地上一扔,淡声道:“刺客,给!”
顾娇早已换回了自己的衣裳,头发披散着,仿佛刚从床上醒来,还来不及梳头的样子。
蔡嬷嬷看着那名刺客有点懵。
还真让太妃娘娘猜中了?刺客是仁寿宫的人?
不过——不是两个吗?
蔡嬷嬷狐疑地看了顾娇一眼:“顾姑娘,一共有两个刺客。”
“两个?我只抓到了一个。”顾娇双手抱怀,面不改色地说。
刺客满脸泥垢,看不清原本模样,但嘴角溢出血丝,应当是受了重伤,并无还手之力了。
皇帝冷冷地看着他:“谁派你来的?你若说出背后主使,朕饶你不死!朕是九五至尊,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刺客的面上掠过一丝迟疑,他惊恐的目光扫过仁寿宫外的众人,最终落在了蔡嬷嬷的脸上。
蔡嬷嬷的心底蓦地涌上一层不详的预感!
刺客惊恐地看着蔡嬷嬷,开口道:“是……是静……”
“住口!”蔡嬷嬷一个箭步迈上前,她似乎猜到刺客要说什么了,她想要阻止对方,可惜已经晚了。
倒著過的日子
刺客半躺在地上,用手肘撑住身子,咬牙说道:“是静太妃!静太妃让我来行刺太后的!”
蔡嬷嬷简直懵了!
华夏一家 血沃中华
怎么会这样?
捉刺客怎么捉到了自家娘娘的头上!
她惊慌失措道:“你含血喷人!太妃娘娘几时让你来行刺太后了?若果真是太妃娘娘让你来的,她又为何叮嘱我来搜查你?”
刺客咳了一口血,冷笑着说道:“我怎么知道?或许……是太妃娘娘突然发现我知道了她的秘——”
刺客的话才说到一半,蔡嬷嬷便突然扑过去,一刀扎进了刺客的心口!
“你们……你们杀人……灭口……”
刺客说完这句,便两眼一翻,身子一歪,倒在了血泊之中。
蔡嬷嬷惊得倒退好几步,直直地跌坐在了地上。
“我……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杀人……”
她确实没想过杀人。
她根本就不是自己扑过去的,是膝盖像是被什么击中,腿一软便朝对方扑过去了,而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手里便多了一把刀。
然后那把刀插进了对方的心口。
顾娇蹲下身,用指尖探了探刺客的脖颈,起身道:“他没气了。”
庄太后蹙眉道:“还不赶紧处理掉?把门口都给哀家擦干净!一滴血迹都不许留下!哀家讨厌血腥气!”
“是是是!”秦公公赶忙招呼仁寿宫的太监将刺客的尸体抬下去处理,又叫来宫女对现场进行清理。
蔡嬷嬷让这一系列的变故弄懵了,她实在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操作,她脑子乱得不行,根本没办法思考,只能一个劲儿地替自己辩驳:“陛下……我没有杀人……你相信我……那把刀不是我的……”
顾娇道:“都看见了,不是你的是谁的?”
魏公公道:“是呀!不是你的是谁的?我也看见了!”
蔡嬷嬷一记冰冷的眸光打过去,姓魏的!你是不是又忘记自己是哪边的!
魏公公脖子一缩,转过身打了打自己的嘴,又嘴瓢!又嘴瓢!
蔡嬷嬷扑通跪下:“陛下,您不信我,总该信太妃娘娘呀!她怎么可能会陷害太后呢——太妃娘娘心地善良,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啊——”
皇帝的心底掠过一丝复杂。
他与静太妃相依为命长大,他很清楚静太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总是以德报怨,哪怕庄太后将她驱逐出宫,她也从未在他面前抱怨过庄太后半句。
不仅如此,她还总劝和自己与庄太后的关系。
她怎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
再者,也没有人前脚让刺客来行刺,后脚就大张旗鼓把刺客捉出来的。
按刺客的说法,是他掌握了静太妃的秘密,而静太妃在把他派出去行刺后才突然察觉。
这就更可笑了。
静母妃这种单纯如白纸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秘密?
不对,她有过秘密。
杀手的生存
与顾潮的秘密。
皇帝的心里忽然烦躁了起来。
想到顾潮差点给自己当了爹,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知是不是正在气头上,他看蔡嬷嬷突然也有点碍眼。
“陛下……”蔡嬷嬷忐忑地看着皇帝。
皇帝蹙了蹙眉:“把蔡嬷嬷押下去……审问清楚!”
他用了押与审问这三个极为不信任的字眼,要知道,皇帝从前对静太妃是言听计从,没有丝毫怀疑的,就连静太妃的心腹也被他视作自己的心腹。
悟空夢 白子墨JXH
可眼下,他竟然要把蔡嬷嬷当成嫌犯处置。
魏公公都惊了:“陛下?”
皇帝却没再理会任何人,甩甩袖,心情烦躁地离开了!
庄太后与顾娇回了寝殿。
嫡女華第
在寝殿的后院,本该被处理掉的尸体唰的坐起身来,抹掉一脸的泥巴,拿掉怀里的血包,挑眉笑道:“本公子的演技还不错吧?”
顾娇淡淡地说道:“马马虎虎,没我厉害。”
顾承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