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灰騎士展示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维尔利斯先生,好像还有别的人!”
四散的人群中,两波人变得如此醒目,彼此警惕的对视着,眼神渐渐冰冷。
“不要管他们,不碍事的话,就随他们去——”
带着圆框眼镜的‘工程师’不假思索的摇头,捧起了手中的霰弹枪,眼神冰冷,向着左右宣告:“今日,奉行调律师的意志,向尔等降下毁灭和绝望!”
“待到波澜将至的时候,你们便知晓,毁灭的日子,到了!”
狂热的黑衣人们拔出了武器,冲入了中央警卫所之中,放声呐喊:
“圣哉!”
“阿照,等等,好像还有另外一拨人!”
“不用管。”
大厅之内,机车呼啸,随着轮胎的疯狂摩擦,高亢的嘶鸣之中,机车原地打转,带动着骑士回旋,自这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向着四面八方连连扣动扳机。
兜帽之下,原照的眼瞳冷漠:“我们做我们的!”
枪火喷涌,子弹壳接连不断的飞起,落地。穿着外骨骼装甲的警卫甚至来不及反应,就纷纷毙命。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
可紧接着,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墙壁轰然破碎。
隐藏在大厅之后的改装巨人,钢铁改造者抬起了双臂之上沉重的机炮,闯入大厅,对准了袭击者,枪管开始旋转。
铁光连续成一线,仿佛烧红的铁鞭那样,自大厅之中随意的横扫挥舞着,可是却追不上那一辆不断的变向疾驰的机车。
在骑士的驾驭技巧之下,仿佛逆反了重力一般,冲上了墙壁,以庞大的廊柱和楼梯为掩体,疾驰着。
可当改装者愤怒咆哮的时候,便有引擎的轰鸣从天而降。
宛如炮弹。
在跨越了墙壁之上的微小的弧度之后,那一辆沉重的机车已经腾空而起,向着他,砸落。
扑面而来的狂风掀起了骑士的兜帽,露出了那一张漠然的面孔。当沉重的手枪抬起,传承着铸造者技艺的爆裂弹就已经从枪膛之中飞出。
火光一闪,再闪,三闪!
三道轰鸣连成一片,将钢铁头颅也彻底打爆。
紧接着,坠落的机车同失控的改造者撞击在了一处,捆绑在车身上的炸药被引爆的时候,便有猩红的火焰之花在扩散的焚风中绽放。
燃烧的灰衣骑士落地,抛掉了手中尺寸夸张的手枪,反手,从身后的挎包里抽出了冲锋枪,向着到现在才刚刚敞开的电梯扣动扳机。
一连串的火花从枪膛里喷出之后,惨叫声戛然而止。
大厅陷入死寂。
“大厅,清除完成。”
原照回头,对身后赶上来的队友说:“按照计划,C组,安装炸弹,B组清缴支援和负责接应,A组,跟我来——”
一连串枪栓拉动的清脆声音响起。
看起来杂乱无章的队伍在瞬间分成了三道,固守清缴、安装炸弹,或者跟在原照的身后,顺着楼梯,笔直向上。
消失在了观测手的视线之中。
只有接连不断的汇报伴随着枪声一起,从通讯中传来。
“2F,突破!”
“3F,突破!”
“4F,遭遇固守拦截,东南侧,火力支援准备。”
“倒计时,5,4,3,2,1,!”
轰!
炽热的火箭弹从远方飞起,跨越了漫长的距离,砸在了中央警卫局临时总部的腰眼上。占据地利固守等待援助的警卫都在瞬间蒸发为尘埃。
而剧烈的震荡中,扩散的尘埃之后,灰色的鬼魅身影破空而至。
再度,洒出死亡的火光。
“那小子,这不是挺能干嘛——”
末三端着望远镜,愉快的微笑。
倘若在外侧旁观的话,便能够看到,在高楼之中不断亮起的激烈枪火。
在黯淡的阳光之下,遮光玻璃之后的闪光在回旋着向上,推进,所过之处,便留下了满地狼藉。
血色,染红一切。
而在天空中,呼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阴影在迅速的放大。
警卫所的武装飞行器在迅速的回援,拉低高度,几乎从末三的头顶飞过。
“这么嚣张的吗?”
将头发染成赤红的女士歪头,向着旁边勾了勾手,立刻就有下属送上了长达一米五,重达二十四斤的……肩扛式火箭发射器。
当刺耳的滴滴声连成一片的瞬间,毁灭的火光向着天空飞起,扑向了那些紧急规避的飞行器,然后绽开了耀眼的花瓣。
“哈哈哈,带劲儿啊!”
明明是自诩成熟知性的社保局中坚,可现在却像是小女孩儿一样,手舞足蹈,吹了声口哨:“我越来越喜欢槐诗留下的这些大宝贝了!”
同一时间,窗外炸响的火光,照亮了走廊里最后一张苍白的面孔。
“救命啊,救命。”
秘书文员手足并用的向后爬行,呐喊:“救救我——”
可很快,灰骑士的脚掌便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践踏!
紧接着,过热烧红的枪口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嗤嗤作响。
“带路。”
原照说,“你们的局长在哪里?”
“我,我……”
文员呆滞着,哽咽,几乎快哭出来,可察觉到后脑勺上那枪口微动,仿佛手指在缓缓扣动扳机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左边走!”
在瞬间,枪口抬起。
然后,他就感觉到有一只手扯着他的后领,拖曳着他,向前,在复杂的内部结构中穿行,灰骑士向前,另一只手抬起了武器,向着沿途一切阻拦者,扣动扳机。
“右拐,向上,向上——就在前面了,就在前面,饶了我吧。”
文员哭喊着,而原照,突破了最后的大门。
站在了最后的走廊前方。
在走廊里,数十名面孔如出一辙的肃冷警卫抬起了手中的武器,瞬间,锁定了原照的面孔。
愛麗絲小姐家的地爐旁邊
就在他们眼中,隐隐的光芒闪耀着,昭示他们的身份。
征伐天使!
可现在,就在他们枪口的前面,原照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就这样,缓缓的松开了手,将文员和手中的冲锋枪丢在了地上,最后,摘下了跨在肩头的背包。
挥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插手。
只是,缓缓的扭动了一下脖颈,舒缓着有些僵硬的身体,向着他们,勾了勾手指。
他说,“来个够种的。”
自这剑拔弩张的短暂寂静里,那一双双冷漠的眼瞳里浮现猩红。
牧场主的猎食之刃,被激怒了。
自这不自量力的挑衅之中!
就在最前面,身着装甲的百夫长抬起手,示意身后的下属放下武器,然后,将手里的枪械抛到一边。
反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踏步,向前。
而原照,只是弯下腰,翻找着挎包,然后找到了自己的那一把铁槊,一节节的拔出,缓慢组装,毫不在意向前的对手。
轰!
装甲咆哮,百夫长的速度瞬间激增,自狭窄的走廊里,掀起狂风,向前冲出。
魁梧的身影,瞬间吞没了原照。
紧接着,便有一截雪亮的枪刃,毫无征兆的,从他的脖颈之后穿出……
当最后的螺纹合并的瞬间,长达两米有余的铁槊原照的手中完成。
眼瞳抬起。
然后,就结束了。
完全,看不到穿刺的过程。
只是连一瞬的一瞬都难以计量的电光火石之间,向前穿出,紧接着,便有血色喷涌如泉。
这便是炉火纯青、臻至化境的,无回一刺!
“下一个!”
自百夫长倒下的尸首之前,灰衣骑士凝视着扰动的对手们,忽然体贴的说:“算了……你们,一起上吧!”
就好像,生怕他们不同意一般,骑士踏着血泊,向前,冰冷的枪锋自石和铁上摩擦,高亢尖锐的声音里,崩裂火花。
宛如驰骋一般,推着枪锋,笔直向前。
向着自己的对手们。
自那些抬起的枪口之中,数十颗子弹的夹缝间,骤然,纵横,咆哮!
地上的铁槊如蛇弹起,随着他的狂奔,落入了他的手中,再然后,自挥舞之中,向前飞出,笔直的没入了人群之中。
在哀嚎和嘶鸣里,不断贯穿!
而在那一瞬,好像贴地飞行那样的原照已经近在咫尺,一手,握着百夫长的长剑,另一只手从腰间的鞘中拔出匕首。
向前,推出!
斩首!
在血色还来不及喷出的时候,灰衣的骑士已经踏着死者的肩膀,飞身而起,落入了人群之中,手中的长剑丢弃之后,再度拔出了另一柄匕首,向着两侧挥洒。
收割,开始了。
短短几秒钟之前还戒备森严的阵列现在已经变成了死亡之釜。
在沸腾一般的扰动中,血色如泡沫和水花,不断的溅出,洒在墙壁和大地。
踏着脚下的尸首,原照向前,将右手中的匕首贯入阻拦者的面孔,反手,摘下了他手中的武器,对准周围,扣动扳机。
势如破竹。
当短短十几秒的骚乱结束之后,整个走廊之上再度陷入死寂。
只剩下纵横交错的尸骸,遍布地面,血色源源不断的流出,扩散,化为溪流。
就在尸骸的尽头,一行猩红的脚印依旧向前延伸。
最后,抛下了手中崩裂缝隙的匕首。
原照推开了眼前的门。
在门后的办公室内,一众人顿时惊慌失措,惊叫呐喊起来,嘈杂的声音搅扰的人耳膜生痛。
原照皱眉,环顾一圈,忽然问:“谁是领头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最后面,在那里,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瞪大眼睛,嘴唇嗫嚅着,张口想要说话。
“我有东西送给你。”
原照说。
他伸手,从肋下的枪套里,拔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一张毫无印象的面孔,扣动扳机。
嘭!
在回荡的巨响之中,礼物送达。
而原照后退了一步,丢下了一颗手榴弹之后,关上门,转身离去。
在他身后,下属们有条不紊的泼洒着汽油,布置炸药,清缴残留,到最后,点燃火花,扩散的焰光之中,接连不断的轰鸣声爆发。
宛如巨兽垂死的嘶鸣。
高楼坍塌,自大地的震颤中,无数烟尘滚滚升起。
我的影子會掛機
巨响回荡着,仿佛高亢的礼炮声,回荡在圣都的天穹之上。
短暂的呆滞里,所有观看的眼瞳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彷徨的见证着中央警卫所的再次陷落,茫然无措。
“是调律师!”
在死寂中,惊恐的人失声呐喊:“一定是调律师!”
“我亲眼看到了,是调律师!”
那个从废墟周围逃回的人喘息着,难以镇定,哭号:“调律师回来了!”
那个被诅咒的名字在念出来的一瞬,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难以呼吸。
可紧接着,胸臆中所浮现的,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兴奋。
很快,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短短几日之后,属于调律师的旗帜,自警卫所的废墟之上,缓缓升起。
于是,那些空洞的眼瞳渐渐的亮起。
展露,兽的光彩…
忍不住的,露出,期盼的笑容。
那些美好的日子,再一次的,回来了!
“调律师……”
“调律师!”
“调律师!!!”
这个名字,再一次遗忘的角落中浮现,以恐怖的速度,在圣都的每个角落中扩散,在窃窃私语中,在狂热的呐喊里,在隐秘的电波和通话之中。
就仿佛,有听不见的号角被吹响。
那一瞬间,自无数人狂热的呼唤和呐喊中,那个曾经笼罩整个圣都的阴影,再度归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