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金蟾老祖-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志式婚姻(求訂閱)閲讀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小說推薦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穿过堆满了各种杂物的走廊,来到三楼最里边。
推开一个房间虚掩的房门,只见张富贵那老梆子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脸上一片乌青,还留着鼻血,昏过去了。
小乌则趾高气扬的蹲坐在旁边,一副‘我厉害吧,快表扬我’的样子。
杜飞上去揉了揉它的大脑袋,竟然感觉有点发潮!
随即又注意到,地面上留下的猫爪印。
一般来说,猫咪的汗腺不发达,很少会像人一样大量出汗。
它散热的主要办法,通过脚掌的肉垫。
这次小乌跟着张富贵这老梆子从南城一直跑到北城,着实给累坏了,脚掌湿漉漉的,跟踩了水似的,走哪都是一溜脚印。
“好猫,等会儿给你买条大鱼。”杜飞搔了搔小乌的下巴,继而看向了一个丢在张富贵身旁的黑色人造革的兜子。
兜子的黄铜拉锁拉开一半,掉在地上从里边漏出半摞大团结。
杜飞眼睛一亮,伸手把兜子拿起来翻开,一下就看见足足三摞半新不旧的大团结,一摞一千块钱,三摞就是三千!
除此之外,还有三张什刹海街道出具的身份证明,分别名叫‘王广发’‘李勇’‘赵春兰’,还配着三枚同名手戳。
在旁边的桌子上,则放着一张已经盖章的电子厂介绍信。
张富贵刚填到一半,就被小乌从后边一巴掌乎倒了。
杜飞看了一眼介绍信,上边写着:致南京风华电子管厂,兹介绍我厂王广发同志,前往贵处联系……
“想逃到南京去?准备的还挺充分。”杜飞冷笑一声,把身份证明和没写完的介绍信丢到张富贵脸上,那三千块钱则被他收入空间内,然后带上小乌就走。
从进来到离开,前后不到一分钟。
至于张富贵,他也跑不了。
原本杜飞以为,这次被搅和了,肯定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没想到张富贵这老财比想象的更果断,趁机逃走之后,根本就没回家,直接跑到这里来,估计填完介绍信,立刻买车票就走。
却被小乌跟来,大猫爪子一下就把这小老头给撂倒了。
该说不说,张富贵这山西老财的确精明。
估计被李国强敲诈后,他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在这里设置了安全屋,随时随地,准备逃跑。
可惜他千算万算,却想不到会遇上杜飞这挂逼。
拿到三千块钱,杜飞的心情好了许多。
虽然这点钱,跟张富贵藏起来的家底肯定不能比,但至少是个安慰奖,不算白忙和一场。
杜飞带着小乌下楼,骑上自行车上地安门大街,过前海南沿。
来到白老四羊汤,先叫人给小乌弄一条活鱼,再进到里屋,看见蒋东来,一张黝黑的大脸泛着红,面前的二锅头已经下去一大半了。
“老蒋,你这就先喝上了!”杜飞笑呵呵走进来,把提前从空间取出来的一瓶西凤酒放在桌上:“我不跟大军说,要去拿瓶好酒么。”
炉子上炖着羊肉,蒋东来也没动筷子,就着一碟花生米和大葱蘸酱就喝了半瓶。
赵小虎和程大军坐在一旁,虽然没喝酒也一脸郁闷,看见杜飞进来赶忙站起来,叫了声杜哥。
杜飞笑着坐下来,一边扭开西凤酒的瓶盖,一边指着炉子上坐着的小锅羊肉道:“大军,别愣着,把羊肉端过来,咱们爷几个吃着。”
程大军应了一声,麻溜去端锅。
赵小虎也动起来,拿个锅垫放桌上。
杜飞这种混不在意的态度感染了他俩,不再闷闷不乐的,跟着杜飞坐下,拿筷子吃起来。
反倒是蒋东来,一张老脸皱的跟菊花似的,看着杜飞道:“我说小杜,这回让姓汪那孙子搅了局,你就一点不心疼?”
杜飞嘴里嚼着酱香味十足的羊肉,含混道:“心疼啊!没看我这化悲愤为食量吗?”
蒋东来一阵无语,索性不喝二锅头了,换上杜飞带来的西凤,给杜飞和自个都倒上。
杜飞咽下羊肉,拿起杯子跟他碰一下,喝了一小口酒,却皱了皱眉,支使赵小虎:“虎子,去找家伙事,把酒烫热了再喝,那过瘾!”
“哎~”赵小虎应了一声,赶忙跑到外头。
杜飞则看向蒋东来,笑着道:“叔儿,这就受不了了?”
蒋东来一摆手道:“你是我叔儿,跟你说多少遍了,叫我老蒋,老来都行。你孙姨在家没少叨咕,让我别跟你贪大辈儿,说你小子将来有大出息……”
说着又“吱喽”喝了一口酒:“说什么,鸟随鸾凤飞腾远!哎~我蒋东来这辈子,就是一家雀的命。原先我还不服气,总觉得咱爷们不含糊,就是没有机会,一旦得了机会,我上我也行!但是今儿……我算是服了!这老天爷要是拦着,你喝口凉水都塞牙。”
杜飞笑呵呵听着,也不插嘴。
等赵小虎回来,拿个大搪瓷缸子,倒满开水把酒瓶子座到里头烫着。
蒋东来还在那絮絮叨叨。
独步成仙
杜飞不慌不忙,等着酒热了给自个倒一盅,自顾自喝一口。
顿时一股滚热辛辣的酒液入喉,呛得他差点咳嗽出来,紧跟着一股热气走遍全身。
有点喝猛了,杜飞缓了缓,拿筷子夹了两个花生米,一边嚼着,一边说道:“老蒋,你这心态可不行!”
他刚拿了三千块钱,纯粹站着说话不腰疼。
啞巴庶女:田賜良緣
蒋东来翻着眼皮,瞥了杜飞一眼:“啥心态不心态的我不懂,我就问你,今天这事,你心里憋气不憋气!”
杜飞淡淡道:“有啥好憋气的?咱们这趟又不是白干,上午不刚分了钱吗?就说你老蒋,三百多大洋,加上银条子,转手一千块钱不止吧?还有啥不知足的?”
淡雅阁 小说
蒋东来闷头不吱声。
其实杜飞说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明白,只是眼瞅着一波肥的机会在手指缝溜走,那种得而复失的感觉,才叫人最难受。
杜飞也没死乞白赖开解他,说完就自顾自,吱喽一口酒,吧嗒一口菜,吃的津津有味。
赵小虎和程大军在旁边一听,想到各自到手了价值几百块钱的银子和大洋,俩人脸上也露出笑容。
妙灵儿 小说
只有蒋东来还是转不过弯儿,在那儿喝闷酒。
其实这不难理解。
赵小虎和程大军还年轻,意识不到机会对一个人有多重要。
而蒋东来,年近不惑,这些年在单位坐冷板凳,深深明白什么叫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这次被汪大成给搅和了,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有类似的机会了……
自那之后,仅仅几天,张家的事就有了明确说法。
张富贵坐实了汉奸身份,遭到逮捕。
张启文的罪名也被悉数挖出来,少不了要吃一颗花生米,算是罪有应得。
不过,杜飞自从那天在白老四羊汤,跟蒋东来吃喝了一顿后,就没再关心这件事。
眼瞅着楚明和肖慧芳的婚期将近,杜飞提前好几天就被拉了壮丁,跟楚成一起成了王主任身边的哼哈二将,跟着王主任这儿那儿张罗结婚用的东西。
王主任也真不客气,使唤杜飞就当使唤亲儿子一样。
亲儿子楚成干脆被当成生产队的驴,两条腿都遛细了!
楚家这次娶儿媳妇儿,并没在他家住的机关大院。
楚明今年二十六岁,已经是正科级干部,单位给分了楼房,虽然面积不太大,却比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住的宽敞舒适。
在这里,杜飞再次见到那个差点要了楚成小命的壁炉,也第一次见到楚明和肖慧芳。
楚明和楚成虽然是亲哥俩,长相却南辕北辙,一个随爹,一个随妈。
楚明身材高瘦,穿着灰色中山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非常标准的三七分,戴着宽边眼镜,却不像近视,眼光很锐利。
肖慧芳则看起来是个很强势的女人。
下颏尖尖的瓜子脸,跟朱婷如出一辙的丹凤眼,喜欢抿着嘴角,露出两个酒窝。五官身材都很不错,却梳着老气的胡兰头,浑身上下只有右手腕上,戴着一块国产上海牌手边算是装饰。
虽然见到杜飞表现的相当热情,对上次的事表达了感谢。
但她给杜飞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非常难搞。
而原本有些强气御姐属性的朱婷,跟她表姐一比,不仅更漂亮,也乖顺多了。
这令杜飞不由得看向了楚成他哥,心里龌龊的想到,不知他俩啪啪时,谁会占据主动?
相比肖慧芳利刃出鞘的锋芒,楚明给人感觉更平庸一些。
少女男幕
但杜飞不敢小觑他,像他这种出身,一路顺风顺水,正是意气风发,却能收敛浑身锋芒,很可能是那种boss型的老阴逼。
如果仅就联姻而言,他们的确是非常合适的对象,但如果过日子的话,杜飞只能表示呵呵~
即便马上要结婚了,楚明看肖慧芳的眼神,也没多少男人对女人的喜爱,反而更像是一个战壕里搅马勺的战友!
他们相互携手,信任对方,关系紧密,甚至能同生共死,却不是彼此的爱人!
在这个年代,人们把这种关系叫‘同志’!
不是见陌生人打招呼的称呼,而是真正为了共同的伟大理想,志同道合的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