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eig優秀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離不棄的是朋友鑒賞-al68d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城外一处墓地,墨宸宇走进墓地,不出他意料之外,北沫雪径直走向了中间一处较为豪华的坟墓。
“天启,这里葬的就是父亲和母亲,”北沫雪一副悲从中来的模样。
戰神聯盟之夢幻抉擇 檸檬的淚
“嗯,”墨宸宇犹豫了一下,便跪下来祭拜,他面色阴沉,但心底却没有什么起伏,就像在祭拜陌生人一般。
北沫雪也跟着跪了下来,然后拿出准备好的纸钱就烧了起来,“父亲母亲,媳妇和天启来看你们了。”
墨宸宇也拿过纸钱帮着烧,“他们是何时过世的?”
北沫雪迟疑着,像是在做什么思考,直到墨宸宇看了她一眼,她才回答,“父亲母亲去世已经好多年了。”
墨宸宇闻言,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北沫雪异样的表情,他抬眼看着墓碑上的碑文,故、显、考、妣都像是刚刻上去的,他又冷眼观察了一下四周,到处杂草丛生,像是很久都没人来过了,唯独他祭拜的这一处,边上的杂草像是被人做过简单的清理。
赤陽墨雪之逆天魔劍 依劍雪域山
“我们上次祭拜父母亲是何时?”
混混王妃休想逃 淩凝
北沫雪假装回忆着,“好像是去年清明节的时候。”
“那以后还需麻烦公主代替我多来看看父母亲,”墨宸宇眼神里带着冷冽,语气里有一丝讽刺。
北沫雪尴尬的点了点头,“那以后我们可以经常来看父母亲。”
墨宸宇烧完了纸钱,起身抖了一下衣袍上落的灰尘,“我对他们基本没有记忆,待我恢复记忆再来也不迟,我想父母亲也不想看到我如今这个样子,在我没有恢复记忆的期间还得多麻烦公主你了,最好是隔三差五的就来祭拜他们,这样方能彰显我们的孝心。”
北沫雪闻言,她不知道此时墨宸宇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墨宸宇到底是何意?她面露为难的神色,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才勉强的点了一下头。
王宫里,墨瑾轩探寻苏樱雪无果,便觉得出宫探寻一番,此次长途跋涉的来到北奕,路上又碰到山匪打劫,又是遇强盗抢劫的,着实是不易,没有找到苏樱雪,他岂能甘心?
“王子殿下,本王还有要事,暂时就不在王宫里逗留了。”
北焱见墨瑾轩要走,心里别提要多开心了,他觉得墨瑾轩就像一个烫手山芋,多相处一刻,就会增加烫伤的机会。
“那四王爷有要事要办的话,本王子就不多留你了,”北焱露出了一个阴谋的微笑,继续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想向四王爷确认一下。”
“何事?”
鬼运缠身
“在四王爷没有坐上皇位之前,我国需要每年进贡金银珠宝给你们朝廷,四王爷你曾许诺到时候会如数奉还,还外加双倍,可还算数?”北焱想趁着墨瑾轩现在在自己的地盘上把事情谈的更稳妥一点。
墨瑾轩知道北焱的意思,他扬起嘴角不屑一笑,“那是自然,本王许诺的事情肯定会办到。”
北焱哈哈大笑起来,“四王爷爽快,那还是麻烦四王爷立个字据为好。”
墨瑾轩被北焱将了一军,心里极为不爽,但他自己又确实承诺过,也不想失信,“那就如了王子殿下的意,我们民殷国富,自然不在乎你那点金银珠宝,”他又反过了讽刺了北焱一番。
北焱闻言,不悦皱眉。
李文翰跟秦风为了苏樱雪身重奇毒的事,已经焦头烂额了,他们趁苏樱雪昏睡的期间,找了很多大夫过来给苏樱雪诊脉,统统都是无功而返。
“李兄,不如我们先带王妃回天启,再探寻一下名医,”秦风语气中满是担忧。
李文翰站在床榻边看着苏樱雪,他看着那张美的如梦幻一般的脸颊苍白的无一丝血色,然后深思熟虑的说:“不行,樱雪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她好像昏睡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了,精神好像也越来越萎靡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我想有一个人定能想到办法。”
“李兄的意思…..,”秦风欲言又止,他知道李文翰说的是谁,但他还是不放心,“他为何会帮我们?”
李文翰苦笑了一声,红了眼眶,因为他爱她,定会想办法救她的。
秦风从李文翰的笑声中听出了悲凉与无奈,他似乎突然明白了李文翰没有开口的意思,摆在眼前的事情只有他后知后觉,他稍稍松了口气。
“李兄先照顾好王妃,我再去抓点补药回来。”
白曲情世之彼岸花謝 塵世兮
“小心,”李文翰点了点头。
墨宸宇跟北沫雪驾着马车在回王宫的路上,突然围过来一伙土匪,马车突然被逼停了,马夫与随行的婢女们纷纷吓的靠在了一边。
“公主,你在马车里不要出来,我先下去看看,”墨宸宇说完就跳出了马车。
带头的土匪看墨宸宇气度不凡,有些怯懦,“此…..此树是我摘,此…..此路是我开,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墨宸宇见土匪头子说话磕磕巴巴的,冷撇了对方一眼,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就扔了过去,“拿走,让路。”
土匪头子见墨宸宇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有些恼羞成怒,“你打发叫花子呢?”
墨宸宇不加思索的点了一下头,“嗯,没区别。”
“你…..你…..,”土匪头子被气的龇牙咧嘴,“你也太看不起老子了吧?”
墨宸宇眼神露出不屑,“我就看不起你,你当如何?”
土匪头子看墨宸宇扔那一袋银子不是为了息事宁人,倒像是挑衅,“兄弟们,给老子上,老子今天劫可以不抢,但绝不能受侮辱。”
一伙儿土匪一拥而上,将墨宸宇围了起来,然后又一个个挥舞着大刀朝他砍了过去,他一把夺过一个土匪手中的刀砍断了拉马车的缰绳,然后一跃而起,就上了马背,他对着马车喊了一句,“我先行引开他们,你先行回去。”
北沫雪刚掀开帘子,就见墨宸宇驾马已经冲了出去。
“有胆量的就追上来,”墨宸宇大声说着,语气满是挑衅。
土匪头子对墨宸宇举动有些摸不找头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选择。
苏樱雪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眼皮沉重的使她睁不开眼睛。
李文翰看苏樱雪有动静,便焦急呼喊了起来,“樱雪?”
苏樱雪勉强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恍惚的看着模糊的李文翰,“我是不是睡了很久?”她声音虚弱无力。
李文翰将枕头给苏樱雪垫高了,“没有,你有伤在身,多睡才能恢复的快,想不想吃东西?”
苏樱雪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她摇了摇头,“你吃饭了没?”她看着李文翰脸色很是不好。
坟墓中爬出的士兵 流浪的龙
“我刚吃,”李文翰挤出了一丝笑容,他哪里有胃口吃饭?但又不想苏樱雪担心他。
苏樱雪半信半疑的看着李文翰,“秦风呢?”
“秦兄给你抓药去了。”
苏樱雪放心的点了一下头,“李文翰,你们回去吧?你们跟着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划不来。”
李文翰想都没想一下就拒绝了苏樱雪,“要走一起走,我们是不可能丢下你的,除非你想离开我们?”
苏樱雪突然感觉自己很悲哀,她现在居然连一个去处都没有了,现在的她就像蒲公英一样,随风飘荡,落在哪里,哪里便是家 。
“我不是那个意思,有你们我很幸运,可是……。”
李文翰打断了苏樱雪的话,“我们与你生死相依,你别试图赶走我们。”他好想说我,但又怕给苏樱雪造成心理负担,便说成了我们。
苏樱雪听完李文翰的话,又感动又心酸,曾许诺她生死相依的人却将她抛弃了,对她不离不弃的不是枕边人,而是朋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