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i59p精彩玄幻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四一五章 努爾哈赤之死展示-ty6ep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接下来的日子,朝廷终于安稳了下来。
这对于所有的臣子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大家终于有好日子过了。陛下不搞事情,就没有人想要继续搞事情。
而陛下整日沉迷于陪着张皇后和皇子,总算是好了不少。
陛下的弟弟被封为信王,在京城建造了王府。就藩的事情没有进行,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信王年幼,就藩不适合。何况陛下就这一个弟弟,想见弟弟了见不到可不行。
对此,大臣们虽然有话,可是皇帝的态度坚决,也没有人硬着头皮上,一直以来都是顺着皇帝的心思做事。
这种事情很多人不想掺合,忤逆朱由校心思的也就没有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事情也是一件一件的办。
消停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有事情了。
那就是关于兵部尚书的人选,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朝野上下关注的事情。
内阁大学士可以不选,有三个人暂时也够用了,没必要再选一个人出来。就是要选的话,那也要看陛下的心思。
不过兵部尚书不一样,这需要一个人来做主。没有人来做主,总就让人不安心。
皇宫之内。
阳光极好,朱由校心血来潮翻出了之前的鱼竿,又去了湖边。
一番忙活之后,他靠在摇椅上轻轻的晃动着,旁边摆放着鱼竿,鱼漂在水面随着微风轻轻晃动。
陈洪遣散了宫人,陪在自家皇爷身后,亲自拿了把羽扇轻轻地晃动着。
晒着太阳,朱由校整个人都显得颇为慵懒。
一个宫人捧着个木盒子快速跑了过来,临近时忽然放轻了脚步,上前和陈洪耳语了几句。
“皇爷,内阁把兵部尚书的名单送来了。”陈洪连忙转身将一份题本递了上来。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念来听听吧。朕倒是很好奇,他们究竟会推举什么样的人选?”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把题本展开。
看了一眼之后,陈洪有些迟疑的看着朱由校说道:“皇爷,这上面第一个推举的人是熊廷弼。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就是一愣,也不摇晃了。
这个人选,朱由校还是真的没有想到。韩爌这些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居然把熊廷弼推举了上来。
要知道,朝中看不上熊廷弼的人有很多,内阁的韩爌三人也未见得就看得上他。但是这一次熊廷弼在辽东立了功,推举他也是应有之意。
不过这不是关键,这些人推举熊廷弼自然不会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如果能够做到唯才是举,那朝堂就不是朝堂了。无论在什么时代,任人唯亲才是主流。
缓缓地闭上眼睛,朱由校开始琢磨。
不过只要稍稍的想一想,朱由校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推举熊廷弼,说白了就是想把熊廷弼调离辽东。
看来有人盯上了辽东的位置。这一次辽东打赢了,有人坐不住了。
朝堂接下来肯定会对辽东用兵,只不过时间还没有确定。熊廷弼得到了皇帝的信任,还在辽东立下了功劳,想要把熊廷弼弹劾掉的难度不小,甚至基本没有可能。
所以这些人就用上了官场上的老套路,那就是把人升职。
弹劾你,陛下可能不接受;但是把你升为兵部尚书,那没准陛下就接受了。
这才会有这样一份题本,他们才会把熊廷弼排在第一位。正好熊廷弼立下了功劳,这由头正合适。
不过这个提议,朱由校是不可能答应的。现在辽中的情况非常好,他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措施;做点啥都会让辽东出现变故。
朱由校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变故。
维稳胜过一切。
朱由校睁开眼睛,直接问道:“还有其他人吗?”
“回皇爷,第二人选是崔景荣。”陈洪连忙说道。
崔景荣,这个人朱由校自然是不陌生的。
崔景荣的名气很大,朱由校还知道一件事情,这位老大人和黄克缵不和,两人可以说是互相看不顺眼,偶有摩擦。
在这之前,崔景荣做过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为官经历非常丰富。如果把崔景荣拿回来用,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朱由校看着陈洪问道:“这个人是徐光启举荐的吧?”
“回皇爷,正是徐阁老。”陈洪不敢怠慢,连忙说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早就猜到了,无论是黄克缵还是韩爌,这两人都不可能举荐崔景荣,所以就只能是徐光启了。
还真是有意思了。
“除此之外呢?还有谁?”朱由校再一次问道。
“回皇爷,还有王象乾。”陈洪再次说道。
这也是一个老臣了,而且年纪非常的大,就算没有到八十岁,估计也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朱由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大明的人才流失还真是严重。
现在居然还要用万历年间的人,甚至是隆庆年间的,可见万历皇帝后半段真的没给大明培养什么人才。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用无可用,把人差到参谋处之后,居然就没有什么人可以用了?
不得不说是个悲哀。
幸亏朱由校还有新人可用,不然以后更麻烦。
“除了他们两个,还有谁?”朱由校又问道。
“还有王在晋。”陈洪再一次小心翼翼地说道。
“还真是会选人。”朱由校摆摆手说道:“告诉内阁,兵部尚书就让崔景荣来做吧。内阁拟旨,司礼监批红。”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躬身退了出去。
等到陈洪走了之后,朱由校再一次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至于其他的影响,他就不用考虑了。
朝堂之上需要的是安稳,不需要斗争。
朱由校发现了一件事情,韩爌似乎不太安稳了。原本以为韩爌能够多安稳一些时日,多留给自己一些时间。可是没想到,这才这么点时间就不安稳了?
做了内阁首辅之后,他变得这么快吗?
要知道,在东林党完蛋的时候,韩爌可以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可是这才过了多久,就已经滋生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这人心还真是不可靠,握有权力后还想要更厉害的。
靠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朱由校又开始琢磨内阁首辅的人选了。
如果韩爌再搞一次这种事情,他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也就不用干了。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皇帝起用了崔景荣,倒也没有出乎太多人的预料。
崔景荣的资历和威望摆在那里,做一个兵部尚书自然是没有问题的。皇帝起用他也不会遭人非议,所以过渡的倒也算得上是平和安稳。
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朝廷又一次安稳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秋天。
朝廷开始忙秋收,今年是土豆大规模种植的第一个年头,朝中非常的看重,都在等着土豆的收成。这对朝廷来说很重要。
从年初开始,朝廷的灾害就没有断过。各地地震、水灾频繁,大地震都发了好几次,其他的小灾害就不用算了。
各地的奏报上来时,关于灾情的事情非常的多,让人不寒而栗。山东还闹了造反,民生多艰,在这样的时候,朝廷也需要粮食。
所以对于这次土豆的收成,朝堂上下都很关注。对此朱由校自然也是很关注的,只不过他这回没有出宫,而是在宫里面等消息。
“皇爷,兵部尚书崔景荣求见。”陈洪来到朱由校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这倒是让朱由校有些没想到。
自从崔景荣上任了兵部尚书之后,两个字就可以形容他。那就是低调。
这位老臣都快低调的让人看不到他了,平日里也不上题本,甚至早朝都请了好几次假;对于兵部的事情,除了维持兵部的安稳运转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仿佛把它放在那里,就像是一个牌位一样。
已经不是一次有人弹劾崔景荣了,对此朱由校什么都不说。至于弹劾崔景荣的题本,全都留中了。
谁想到今天崔景荣居然来了,看这个架势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朱由校站起身子说道:“走吧,去看看。”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连忙伺候着朱由校往前走。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前方,朱由校就看到了崔景荣。
见他要行礼,朱由校连忙说道:“行了,免礼吧。爱卿这么大年纪了,以后进宫这里就免礼了吧。”
“陈洪,给崔爱卿搬一把凳子。”朱由校笑着吩咐道。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连忙走过去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恭恭敬敬的放在崔景荣的身边,笑着说道:“崔大人,请坐。”
等到崔景荣坐下之后,朱由校这才说道:“看着爱卿急匆匆的样子,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陛下,辽东急奏!”崔景荣连忙说道,同时拿出一份题本,这才继续说道:“熊廷弼上了题本,说是努尔哈赤死了。这是他的题本。”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脸上全都是不敢置信。
努尔哈赤居然死了吗?
他就这么死了?
不应该呀,按照原本的历史进程,努尔哈赤还没有到死的时候。
朱由校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赶快把题本拿上来!”
陈洪不敢怠慢,连忙走过去,双手捧着题本来到朱由校的面前,恭敬的把题本递给他。
朱由校这个时候很急迫,连忙把题本拿过来快速地翻看了来。
很快,朱由校就看清了题本上的内容。
努尔哈赤真的死了。这一次努尔哈赤的死,与熊廷弼有很大的关系。
在这份题本上,熊廷弼很详细地写明了努尔哈赤是怎么死的,是怎么用大炮轰击努尔哈赤的,努尔哈赤又是怎么重伤不治的。
除了上述之外,另外就是请功,这也是应有之义。
朱由校兴奋地放下题本,大笑着说道:“果然是一个好消息!熊廷弼在辽东干得好,没有辜负朕的信任!不错不错,非常好!”
“来人!去传诸位内阁大学士。”朱由校笑着说道。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跑了出去,他的脚步非常轻松愉快。
等到陈洪走了之后,朱由校才把目光转到了崔景荣的身上。
按理说,身为兵部尚书的崔景荣在得到消息之后就应该报到内阁,之后才会报到自己这个皇帝这里来。
可是崔景荣没有这么做,他直接送到了皇帝这里来。身为一个官场的老油条,他自然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所以这就是他故意的。
看来这个老家伙也不是好相与的,虽然看起来本本分分,这心里面还是有想法的。不过他没表现出来,朱由校也就不过问了。
朱由校和崔景荣闲聊了几句,语气之中也试探了几句。
只不过崔景荣一副很迷糊的样子,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对此,朱由校很无奈,心里面明知道他是装傻,又不能拆穿他。
两人的闲聊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三个内阁大学士就来了。
他们在路上已经听陈洪说了消息,也都是面带喜色,尤其是徐光启,此时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要掩盖不住了。
他是真的很高兴,之前他心里面一直都很担心;大明的军备废驰,他也一直是忧心忡忡,甚至请了圣旨去练兵,只不过被人多方掣肘,这才心灰意冷。
自从得到了朱由校的重用,徐光启一心扑在了为国为民上。虽然有的时候和朱由校有所冲突,但是在徐光启的心里面,陛下是一个明君,年少冲动,这都能理解。
事实也证明徐光启是对的,陛下做的事情已经有成果了,这一次辽东就是最好的例子,陛下用熊廷弼没有用错。
除了徐光启之外,韩爌和黄克缵两人可就没有那么高兴了。尤其是在他们看到崔景荣之后,心里面怎么会不明白?
兵部尚书落到了这个家伙的手里,还真是让人很不舒服。
尤其是黄克缵看向崔景荣的时候,目光中已经有些阴沉了。两人不和已经不是一天了,现在他做了内阁大学士,这个老家伙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