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rfcg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線上看-368現場打臉,箭術教學(一二更~)鑒賞-7f3h2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孟拂这反应在所有人预料之外。
先不说莫老板在圈子内的名声,手里一堆混道上沾过血的人,连盛娱也不想惹上这种穷凶极恶的人。
就算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也会感到害怕,极其配合。
莫老板等人赌场遇到过太多的人了,就算再凶的人遇到他们也会感到害怕。
哪里有孟拂这样的,不慌不忙的抬头,还敢让莫老板的人捡起来?
她这是在娱乐圈顺风顺水惯了,还真以为娱乐圈是自己家了?初生牛犊不怕虎?
李导看着满地的纸,也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忍着害怕,连忙往中间走了几步,对莫老板开口,“都是误会,误会,孟拂……”
“李导,你让开。”孟拂起身,慢条斯理的把仅剩下来的笔挂在领口。
还悠闲的。
刚刚踢桌子的人看向孟拂,也不在意一个小女生的话,只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抓住了孟拂的肩膀,眸里带着戏谑的神色,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片刻,“孟小姐,不想缺胳膊少腿的话,跟我们莫老板走一趟吧。”
“行。”孟拂点头。
她侧头看了眼碰她肩膀的人,微微笑了下。
这打手还以为孟拂识相了,笑了笑,刚要把孟拂带到莫老板面前,孟拂脸上的笑容猛地收敛,左手一抬,直接捏住抓着她肩膀的手腕。
她力道很大,手稍微一使劲——
砰!
男人直接被他过肩摔在了地上。
扬起了一阵灰尘。
许立桐等人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莫老板把手里没有点燃的烟咬在嘴里。
孟拂蹲在他身边,吹了吹因为动作咬到嘴里的一缕头发,看着地上的男人,用笔拍了拍他的脸,“让你捡起来,没听到?”
一个一米八多的壮汉,就这么被孟拂撂倒在地上,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是江北赌场的知名打手。
“你——”
莫老板身后的剩余的七个打手见老大被撂倒,七个人直接一拥而上。
“别打!”站在孟拂身边的李导回过神来。
刚想劝架,孟拂微微歪着头,看着走过来的七个人,可能因为觉得今天不是在赌场,他们都没带打架的家伙,她伸手,把散到胸前的头发撇到而后,站起来。
身体微微往后一倾,避开了一个人的攻击,她脚顺势踩在之前坐着的板凳上,一个翻身,把最前面的两个人踹到在地上!
砰砰两声!
她整个人稳稳落在地上,抓住偷袭过来的一人的拳头,稍微一使劲,连李导都能听到骨头的“咔擦”声。
又是“砰”的一声!
孟拂拎着最后一个打手的领子,看了他一眼,然后松手。
砰——
不过三分钟,加上之前掀她桌子的人,八个人全都被她堆成了小山,七零八落的堆在了一旁。
孟拂低头看了眼堆在脚边的人,移开目光。
诺大的剧组,包括赶来的莫老板都安静了。
整个现场只能听到孟拂很轻的两个字——
“真废。”
不远处,从孟拂打第一人,就听到动静赶过来的的苏地,“……”
他这几天思考的人生,终于有了结果。
他手里拿了个优盘,看向身边的苏承,苏承看到孟拂打完,就朝她那边走过去。
他依旧冷静自持,眉目清朗,看到遍地倒着的人,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避开满地的纸,只拿出来一张雪白的锦帕,递给孟拂。
躺在地上的八个人终于有人能爬起来,“莫老板……”
“滚下去,”莫老板咬着烟,眯眼看着孟拂跟苏承,对着爬到身边的手下道:“还不嫌丢人现眼?”
“等等,”看着孟拂擦完手,苏承才淡淡转向莫老板,指着地上,“东西还没捡起来,也还没道歉。”
被孟拂打了一顿的打手看着孟拂跟苏承二人,“你们……”
莫老板看了孟拂跟苏承一眼,脸上情绪并不显,只吐出一句话,“捡起来。”
八个人拖着残肢弯腰,把地上的纸一张一张捡起来。
莫老板才看向苏承,“先生贵姓?”
“免贵,苏。”
莫老板眯眼看着苏承,眸底忌惮十分明显,他看着几个手下,再度开口,“道歉。”
八个人苟延残喘的站成一排,弯腰,“对不起!”
然后把一张一张捡好抚平的纸张递给苏承。
苏承伸手接过来,上面有的有脚印,有的沾染了茶水,他淡淡看了一眼,把纸捏在手上,然后转向孟拂,“赵繁说江爷爷等会儿要走,最近几天戏也拍不成了,你去送送江爷爷。”
孟拂也十分烦躁,不想看到满片场的人。
点点头,只跟李导说了声,“李导,那我先走了。”
她抬脚,转身要离开。
一直没怎么出声的莫老板盯着孟拂跟苏承看了好一会儿,此时看到孟拂要走,他咬着烟,眯了眯眼,“今日之事都是误会,确实感到抱歉,改日有需要我的,必当义不容辞。”
孟拂没理会他。
直接往门外走。
许立桐抿唇,脸上全然是愤怒,眸里寒光几乎化成了刀子。
她看着孟拂,脸上的嘲讽丝毫没有掩饰。
李导把苏承莫老板两人请到办公室说话。
苏承开门见山,把纸放在桌子上,“一张一百万,自己数。”
孟拂的手稿不少,这几天下来足有将近三十张。
把人打了一顿,还拿到三千万,苏承微微眯眼,对孟拂来说,应该算是划算。
莫老板颔首,他看了苏承手里的手稿一眼,这三千万,他以为是苏承碰瓷他的,不过这三千万对他来说,确实不算多:“应该的。”
至于许立桐受伤的事儿,没有人再提。
两人谈完。
苏承直接离开,去找孟拂跟江老爷子。
手里还捏了张支票。
许立桐受伤,今天剧组肯定不能开工。
莫老板出来,看着苏承离开,才冷眼看着被打得半残的几人,“收拾一下,回去。”
“莫老板,可立桐……”一边,推着许立桐轮椅的经纪人忍不住开口。
经纪人也是人精,看得出来今天要不了了之了。
“威亚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这件事应该不是孟拂做的。”莫老板往前面走。
直接离开这里。
“这件事,我们会再查查,孟拂她没必要用这么拙劣的办法,”李导看着战场平息下来,等莫老板走了,他才看向许立桐的经纪人,“孟拂她真的没有理由……”
“李导,你是不是跟孟拂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才这么一直帮她说话。”许立桐的经纪人本来就感觉烦躁,听到李导这一句,她忍不住讽刺。
现在许立桐被莫老板放在心上,经纪人也不怕得罪李导。
李导被经纪人气得身体直抖:“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经纪人看李导一眼,也不说什么,转身回去推许立桐的轮椅。
许立桐受伤不是件小事,在剧组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因为太过匆忙,被狗仔拍到了照片。
现在的记者狗仔为了流量、为了业绩,无所不用其极。
《神魔传说》热度也一直高居不下,里面还有孟拂在,许立桐受伤这件事一晚上就登上了热搜,无数网友讨论。
“莫老板说这件事这样,你就这样,不要再提了,”经纪人安慰许立桐,“你现在受伤,他还怜惜你,你要是一直不断的提这件事,他会觉得不耐烦,在他面前,表现出受伤的样子就好。”
许立桐闭了闭眼,忍住了冷恶,“我知道了。”
“我帮你把热搜跟热度炒起来,反正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都心知肚明,”经纪人拿着手机,给许立桐的伤拍了几张照。
**
孟拂这边。
苏承回去后,赵繁跟江老爷子还没走。
孟拂正在跟江老爷子争辩,看到江老爷子还没走,苏承关上门,直接进来,“老爷子,刚好,剧组过两天没事,我们要去一趟京城,你要一起去看杨阿姨吗?”
老年人,就好热闹。
尤其江老爷子,听到苏承的话,他瞥孟拂一眼,他抬了抬下巴:“听到没有,小承让我去京城!”
孟拂:“……”
她转向苏承,“承……”
苏承在她说话之前,直接把莫老板开的支票递给她。
孟拂低头。
支票。
三千万。
她话到嘴边瞬间就改了口,“承哥,大好人,从未如此的爱过你,放心,我一定带爷爷好好在京城逛一逛的,我们买头等舱!”
站在孟拂面前的苏承静静的看着她,脸上依旧清冷如雪玉,心脏却是慢慢一点点不受他的掌控。
薄削的出唇紧抿。
这人……
有些话是不能随随便便说出口的?
赵繁习惯了孟拂的胡言乱语,她看向苏承,“有段时间不拍戏了?”
“嗯,明天她还有最后一段个人戏,”苏承收回目光,站在原地,脚步也没动,“李导在明天后,就该宣布全剧组放假,苏地去订明天下午的机票。”
许立桐是莫老板的人,这放假期间的损失,莫老板会补上。
“行,”孟拂打了个响指,她拿起手机,找到杨花的微信:“我问问我妈还在不在京城。”
**
手机那边,杨花还在杨家。
今天,她终于见到了一直没见过的杨家太子爷,杨照林。
他跟裴希一起回来的。
十一月,京城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了,他穿着浅灰色的风衣,身材修长笔挺。
没有杨莱不易近人的气场,也没有杨流芳的冷艳,身上反而有一种儒雅的气息,跟杨夫人很像。
杨夫人正坐在沙发上,跟杨花说两个子女小时候的事情,看到杨照林回来十分激动。
给杨照林介绍杨花。
“小姑,”杨照林放下手里的一堆书,最上面还有一张没写完的稿子,向杨花微微倾身,抱歉道:“这几天遇到了难题,一直在听教授的课,没来得及赶回来,您叫我照林就好。”
很有礼貌,让人感觉也非常舒服。
杨花默默想着,这就是莫名的血缘关系吗?
不远处,管家开口,“少爷,该去书房了,裴小姐他给你联系的老师,快要连线了。”
杨照林很忙,跟杨花匆匆说了一句,拿了其中一本书,就去了书房。
“他最近忙着考洲大,遇到了个难题,一直没解开,希希给他找了个老师,希希之前学金融,学过高数。”杨夫人笑着向杨花解释。
杨花听到这一句,颔首,找了个话题,“刚刚那书,阿荨之前也看。”
“您说数学起源?”裴希走得比杨照林慢,她跟杨花杨夫人打招呼,听到杨花这一句,裴希看了杨花一眼,“小姨,那书是京大数学系读研的学长从他们教授那借阅的,整个数学系也只有三本。”
杨管家本来没说话,听到这一句,他明白杨花想要极力融入杨家的想法,他打破了尴尬:“裴小姐,您上楼吧,时间到了。”
杨夫人也打圆场,“是啊希希。”
杨花看了裴希一眼,她跟杨宝怡从小就不见面,对杨宝怡也没什么感觉。
“你说照林遇到难题了?”杨花拿出手机,询问杨夫人。
杨夫人看着杨照林写得满满当当的纸,颔首,“数学,有个瓶颈,他一直也没明白,去听了李院长的课,李院长讲的方向跟他这道难题不对等。”
杨花颔首,她低头,拿出手机给这堆书拍了一张照,“我去问问阿荨他们会不会。”
杨夫人知道孟荨是京大的。
虽然觉得孟荨大一应该不会,但她也没拒绝杨花的好意,这一家人都挺包容杨花。
杨花拍了照,也没发给孟荨,直接发给了孟拂,因为杨夫人在,她也就没发语音,孟拂应该也知道她的意思。
**
孟拂收到了杨花的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杨花的大嗓门——
“你舅舅腿很严重,我过年再回去。”
所以近期内在京城,带江老爷子去,没什么问题。
第二条是个图片。
孟拂点开一看,满目都是清隽的字迹,在证明共轭层次衍生模型。
对方研究的摸行有些复杂,应该不在大学范围教学之内,孟拂眯眼看了看,对方的衍生模型没错,但联合后验分布取得的结果,概率密度函数没算出来。
超参数自然也就没法检验。
算得过程还挺麻烦,认真算起来,至少要花上三天时间。
孟拂不明白杨花在干嘛,就没管,她自己的论文还没搞定。
她翻过去这些,然后把手机放到一边,抬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把调香香料单独放在一个箱子,日用品明天还要用,她去剧组的时候,赵繁会自己收拾。
翌日,一早。
孟拂去《神魔剧组》,今天苏承跟赵繁都一起来了,给孟拂安排工作。
她今天去的时候,原本狼藉一片的剧组现场已经被李导等人收拾干净了。
如苏承所料,今天没有
“你没事吧?”温姐找到了孟拂,“听剧组的人说你……”
“我割了威亚?”孟拂替她说出来,“你信吗?”
“我当然不信,你跟我弟弟一样,都是好人。”温姐摇头。
“不是我。”孟拂笑了笑,倒是第一次有人用“好人”形容她。
温姐点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对方是莫老板,今天他还跟许立桐一起来了,我听小方说,李导他们查了所有监控。”
“监控上没异样。”孟拂不太在意,“承哥查过。”
“没异样?”温姐颔首,“那倒也奇怪。”
孟拂淡淡开口,“奇怪什么,有可能自己作恶多端,遭天谴了。”
温姐连忙捂住孟拂的嘴,让她别多说。
却偏巧,被推着轮椅的许立桐经纪人听到,她原本就觉得只有孟拂有这通天本事,眼下她又开口这样说,经纪人直接抬头,“孟拂,你什么意思?!”
“别,”孟拂双手环胸,朝许立桐看过去一眼,“别舔着脸对号入座,对号入座那就是你。”
“你……”孟拂怼遍整个娱乐圈无敌手,许立桐的经纪人被气坏了。
一晚上过去,许立桐平复了很多,脸上的伤也好了不少。
因为昨天那件事,她跟孟拂之间的矛盾已经上升到平面上了,孟拂到现在还这种嚣张跋扈的千金大小姐样子,许立桐也懒得在她面前装什么虚与委蛇。
她现在,只是被孟拂的厚脸皮给惊了,被孟拂气笑,“孟拂,娱乐圈厚脸皮到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谢谢你让我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两人说话,周边其他的工作人员都不由看过来,面面相觑。
许立桐腿受伤不是秘密,威亚被割断也不是秘密。
但监控查不出来也是事实。
监控上没有任何异样。
剧组内部掩盖不住流言,从昨晚开始,已经流传着好几个版本了。
眼下许立桐这句话,
不远处,正在跟李导说话的苏承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偏头,看了跟李导商量损失的莫老板一眼。
昨天许立桐没说话,苏承也没关注到许立桐。
莫老板听到许立桐说话,不由站起来,面色微变,“苏先生,是我没有管教好身边的人。”
他起身,直接往许立桐给这边走,阴沉着一张脸,“给孟小姐道歉。”
许立桐抬头,她唇紧紧抿着,抬头看着莫老板。
莫老板心一横,“道歉!”
许立桐闭了闭眼,有些屈辱的开口:“对不起,孟小姐。”
莫老板这才看向苏承,“苏先生……”
苏承慢慢走到孟拂身边,却没说话,只看向许立桐的经纪人,又看看周围剧组的人,“为什么一直说她陷害……”
“她叫许立桐。”身边,赵繁提醒。
苏承颔首,重复:“嗯,为什么说她陷害许立桐?”
莫老板正色:“苏先生,这是误会……”
“李导,你说。”苏承看向李导。
李导看了眼许立桐的经纪人,对方浑身发抖,李导没什么负担的开口,“他们说孟拂嫉妒许立桐抢了女主的角色。”
女主角色?
这些发生的时候,苏承不在,他看了眼赵繁。
赵繁听到了李导的话,不由冷笑,语气带了些讽刺:“之前选角,许立桐想演女主,莫老板说女主箭术好,说以这个为胜负,许立桐射了几箭,怕就是因为这个她觉得阿拂嫉妒她。”
听到赵繁阴阳怪气的声音,许立桐身边的经纪人跟朱丽叶同仇敌忾,孟拂他们竟然还有脸说出来?
被重新提起来,剧组其他人看向孟拂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其他含义,不由面面相觑。
许立桐看着孟拂等人,按捺不住脸上的怒气,闭了闭眼睛,对孟拂这些厚脸皮的人实在说不出什么,只冷讽一笑。
“原来是这样,”苏承颔首,他目光在周围找了找,看到了弓箭,随手拿了弓,又拿了五根箭,递给孟拂,“你来。”
孟拂啧了一声,“麻烦。”
她接过箭,随手掂了掂,左手拿着弓,右手拿着五根箭,五根箭全部搭在弓弦上。
她微眯着一只眼,拿着弓箭对准许立桐,许立桐身边的人面色一变,往后退了一边。
孟拂懒洋洋的笑了一声,猛地转身,对准左边没人的墙上,墙上挂着五个道具吊灯,五根绳子串起来的。
“刷——”
五箭齐发。
“啪——”
“啪——”
“啪——”
“啪——”
“啪——”
五个白色的吊灯,全都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Published in 現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