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er2ga火熱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七百六十五章 配合熱推-nnt0m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程蔚君每天的主要时间,都是跟在董枢身边。毕竟董枢一个月付了两千多元,情报四科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
当然,程蔚君也知道,新二组并没有制裁董枢的计划,他觉得每天都在浪费时间。
几次向胡孝民申请,要回四科工作,胡孝民都没批准。说什么他在这里坐阵,董枢才会安心。人家给了钱,新二组又确实有除掉他的计划,必须要拿出最大的诚意和决心。
程蔚君也只好上午在科里处理完工作后,就来这里打个转,之后就自由活动。他与吴顺佳见面,倒是方便了许多。
程蔚君每次与吴顺佳见完面后,总会去原来三大队经常活动的区域。要是能碰到原来的同事,等于捡到大便宜。
偶尔也会去圣母院路123号转转,那里曾经是新二组行动小组卢义刚的临时落脚点,如果能碰到卢义刚,他这个副处长就当定了。
到情报处后,他立的功比范桂荣多。只不过范桂荣是胡孝民的狗腿子,又比自己先到情报处,资历老点罢了。
程蔚君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与涩谷的关系很不错。再办个军统的案子,让涩谷看到自己的能力,这个副处长就跑不了了。
虽然情报处已经有了一个副处长,借新二组之手除掉雷勇辉,位子不就空出来了么?
只要自己当了副处长,要取代无能的胡孝民是早晚的事。
胡孝民没想到,程蔚君的胃口现在变得这么大。这么快就要对雷勇辉动手,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就算雷勇辉死了,程蔚君能接任吗?
胡孝民与雷勇辉的办公室就是隔一面墙壁,除非有事,否则雷勇辉很少会来他办公室。对雷勇辉来说,向胡孝民汇报一次工作,总觉得不自在。
况且,这段时间他确实很忙,处里的早会,有时都未必能参加。
他手里有一个重要的案子,关于中共的,想抓到人,最好是能审讯有结果后再告之胡孝民。
孟香谷死后,雷勇辉在情报处又失去一个臂膀。他虽原来是情报处的人,可现在情报处,特别是那几个情报组长,都是胡孝民提拔的,他不敢走得太近。
孟香谷死后,程蔚君接任四科科长,他推荐了情报五组的蒋晓光担任四科副科长。两人都是近视,他总感觉与蒋晓光在一起特别的亲切。
蒋晓光当了副科长后,对他自然感恩戴德,只要雷勇辉吩咐的事情,一定奋勇当先。
在圣母院路123号整整监视了一个星期,蒋晓光的任务才结束。
之后他接到了雷勇辉的任务,二十四小时监视一个疑似地下党的男子。
蒋晓光为了表示对雷勇辉的尊重,真的是二十四小时盯着。每天只是用电话向胡孝民报告一下自己的工作,因为只是监视,也没确定目标身份,也没有具体汇报。
情报处的事情,蒋晓光还是拧得清的。具体事务,向雷勇辉和程蔚君报告,真正紧要的工作,得向胡孝民报告。
胡孝民每天都会在办公室和九风茶楼,最多两个电话就能找到他。九风茶楼现在是情报处的交通站,打电话到那里找胡孝民也很方便。
蒋晓光捂着话筒,低声说道:“处座,我监视的人应该是地下党。昨天他还住在福煦路,今天到法租界的旅馆开了间房。”
胡孝民心里一动,嘴上却不以为然地说:“这也不能说人家就是地下党嘛。”
蒋晓光说道:“他开了房间,住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两人既不见面,也不谈话,很像是地下党的作风。”
胡孝民叮嘱道:“先盯着吧,如果对方没察觉,不要轻易行动。”
回到包厢后,胡孝民写了一份情报,出门的时候顺手交给了冯五。
胡孝民怀疑,蒋晓光监视的这个地下党,正是准备撤离的贺佐临。贺佐临目前属于新四军驻上海办事处,两人不发生直接联络,这个情报只能通过上级组织转交。
晚上,胡孝民回去前,特意从九风茶楼绕了一圈,没看到冯五,他才回了家。第二天早上,胡孝民开着车从愚园路往武宁路拐时,看到路口左侧的电线杆下摆着三块石头,两块在下面垫着,一块放在上面。
胡孝民随意地瞥了一下就收回了目光,作为司机,他随时要观察路面的情况,特别是拐弯时,必然要看一眼那里。而坐在副驾驶位的顾慧英,正好是死角。她除非有长颈鹿一般的脖子,否则不可能看到左侧的暗号。
这是胡孝民与冯五约好的暗号,这说明冯五有情报要交给他,而且是比较紧急的,否则他不会这么早就放着暗号。
跟往常一样,胡孝民先主持了处里的工作会议,又去了趟高洋房,发现赵仕君不在,才去了对面的梅机关,最后还与宪兵分队的涩谷聊了会天,才去了九风茶楼。
冯五的情况很紧急,可胡孝民一点都不能急,他必须保持常态,让人觉得他是76号的工作处理完后,才去九风茶楼逍遥。
冯五一直望着忆定盘路的方向,看到胡孝民的车子过来,他迅速将车灯下面的情报拿出来攥在手里。胡孝民经过他身边时,突然给他递了根烟,他接烟的时候,顺便把写着情报的中储券塞到了胡孝民手里。
冯五双手接过烟,朝胡孝民欠了欠身,轻声说道:“我等着回复。”
到二楼的包厢后,胡孝民用火烤着冯五递给他的那张钞票,很快,钞票的边缘露出两行字:贺佐临已被监视,明日启程回家,望配合。
胡孝民把钞票烧掉后,把春三叫进包厢:“春三,你给五组打个电话,让他们通知雷勇辉来这里碰个头。”
雷勇辉正在情报五组坐阵指挥,接到胡孝民的电话后,心里虽不愿意,但还是开着汽车赶到了九风茶楼。
胡孝民等雷勇辉进来后,缓缓地说道:“这两天你都没来处里,我查到一个消息,你可能成了军统的目标。”
雷勇辉惊诧地说:“我……”
胡孝民说道:“孟香谷都能死在军统手里,你我的名字,怕早在他们的暗杀名单上了。”

Published in 軍事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