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7oh1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線上看-魔童哪吒2-第一百三十二章:斬殺度厄推薦-gv7x1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在太上的驱赶下,度厄泪洒当场,叩首离去。
临走时望向苏瑾的那一眼,其怨如海,冷幽入骨,不共戴天。
许是因怨因恨,又或者真的是被杀劫所影响,诚如太上所言,他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度厄真人了。
而将他所有怨恨都尽收眼底的苏瑾心中明白,若是日后自己落单时被其堵住,那么对方绝不会缺少和自己玉石俱焚的勇气!
“本次的三教交流大会就到此为止吧,日后也不必再举行这种交流大会了。大劫之中,封山闭关,才是最稳妥的保命之道。”当度厄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太上淡漠说道。
三教弟子齐拱手,恭声道:“谨遵圣喻!”
“行了,都回去吧,我和元始通天还有其他事情要说。”太上挥手道。
闻言,玉鼎望向元始,苏瑾望向通天,见二圣分别对着他们点了点头,便各自带着阐教和截教的门徒离开了大殿。
“道友请留步!”两教门徒告别玄都后,刚刚走出八景宫,苏瑾便向玉鼎呼唤道。
玉鼎一脸不解地转过身来:“申道长,从八景宫到碧游宫的路线,你们总不能再不知道了吧?”
苏瑾刚要开口,却是突然间怔住了。
在玉鼎真人的眉心中央,他竟是亲眼看到一团小小的黑气正在不断酝酿,生成,不一会儿便开始不断翻滚奔涌。
明明之前他眉心处还没有这东西的,在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貌似就只有自己喊了他一句……道友请留步?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彩云仙子的事例,苏瑾隐隐间明白了什么,脸色顿时间变得无比复杂了起来。
这他妈算什么?
申公豹的天赋技能?
尽管知道在原著中,申公豹喊谁谁死,可苏瑾从未想过,现实居然会如此奇幻,喊谁谁死的缘由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该死,还有一层来自申公豹的诅咒!
如此说来,只希望彩云仙子能够无事。否则若是自己提前把她给喊死了,就连苏瑾都说不清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怎么了,申道长?”见他喊了一声后就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玉鼎真人微微有些愕然,脸色古怪地问道。
苏瑾如梦初醒,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要问问你,可愿与我们一起返程。”
玉鼎真人摇头道:“不必了……道长保重,我们就先告辞了。”
未几,望着巨剑破空离去,迅速消失在星域之中,苏瑾轻声呢喃道:“不好意思啊玉鼎真人,我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对他做什么了?”余元靠近到他身边,疑惑问道。
苏瑾摇了摇头,心念一动,脚下顿时翻滚起阵阵黑烟,渐渐形成了一片妖气冲天的黑云:“我们走吧,火灵引路……”
……
……
“申公豹!”半日后,行进途中,妖云上的众人突然听到一声怒吼,紧接着一束璀璨的光柱便从不远处的一颗星辰上激射而出,照亮方圆万里。
苏瑾并未顺着光传来的方向飞去,甚至只是控制着妖云停驻在原地,轻笑道:“怎么?堵在我的必行之路上想要和我拼命?”
“你夺我福源,斩我肉身,坏我道心,如今更是害得我被逐出了师门,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纠缠了太长时间,是时候做一个终结了。”光柱底端,一座巨大的阵法祭坛上,度厄真人冷厉喊道。
苏瑾淡淡说道:“那你就出来与我了结这段恩怨。总不能让我带人跳入你的陷阱中,和你说怎么了结吧?”
“陷阱?你指的是我脚下这颗星辰上的法阵?”度厄真人有些癫狂地笑道:“太上圣人说我失去了理智和睿智,我认为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我是失去了理智,但却没有失去睿智,我很清楚,以你的小心谨慎而言,肯定不会依言来到我身边,所以我又怎么可能将陷阱设置在这星辰上?”
苏瑾眼眸微微眯起,扬手间释放出无量仙气,以妖云为中心笼罩了方圆十里,形成一个圆形的透明结界:“所以呢,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我头顶的这束光就相当于一个灯塔,能够吸引来隐藏在星空中的无数神魔,算一算时间,它们应该也都到了。”度厄真人桀桀笑道:“假如说,我们还能留下丁点尸骨,那么这片星域,就是我为我们选中的墓地。”
“吼……”
“嗷呜……”
话音刚落,一道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兽吼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股骇人的杀机宛若黑色潮水,迅速汹涌而来,将妖云上的众人淹没。
“不好,赶紧开启时空之门!”余元瞪大了双眼,强忍着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将两柄天魔化血神刀握在掌心。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穿梭时空。”苏瑾摇头道:“别忘了,我们无法定位,一旦离开了这片熟悉的区域,很有可能会迷失在茫茫星海之中。来的时候是碰巧遇到了玉鼎他们,但现在我们还能再赌运气?”
火灵圣母召唤出两口太阿剑,头顶的金霞冠放射出四十丈金霞光,加固在苏瑾的仙气结界上:“申公豹,极速冲向那颗星辰,我们必须要关掉那座灯塔,否则根本无从逃生!”
苏瑾没有多余废话,全力催动妖云,刹那间便来到光柱上空。
“砰砰砰……”一柄柄飞剑宛若流星般自星辰内激射而出,狂风暴雨般打向妖云,撞击在金霞般的结界上时,爆射出璀璨火花,发出刺耳声响。
“来吧,来吧,我们一起灭亡!”祭坛上,度厄真人披头散发,手持两柄仙剑,宛若疯魔般手舞足蹈,一柄柄飞剑在他的控制下加入庞大的飞剑群中,源源不断地冲击向妖云。
滚滚妖云之上,魔礼青须发皆张,双手握着剑柄,对着风暴般的飞剑斩出青锋宝剑,剑气化作道道黑风,黑风内隐藏着无数戈矛,将飞剑风暴打出巨大缺口;魔礼海双手抱着碧玉琵琶,飞速弹奏,地风水火四大元素齐至,以他为中心不断翻涌,加固在金霞结界之上。
任凭那飞剑如潮,在这三层防御之下,亦是无法伤到众人分毫。
魔礼红举起至宝混元珠伞,霎时间天昏地暗,星辰无光,纵然是那通天彻地的光柱亦是被收住了光芒,变成微弱的昏黄色。
魔礼寿眉心处缓缓张开了一只神眼,神眼中放射出万丈神光,那流星般的飞剑撞在这神光上如同冰雪般迅速消融,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妖云终是硬扛着飞剑风暴,来到祭坛上空,余元瞅准时机,猛地放出了两柄天魔化血神刀。
这两柄神刀化作两道残影,红光一闪,一柄穿透了度厄真人的额头,另外一柄穿透了他的咽喉。
“啊……”
度厄真人疼的仰天怒吼,身躯险些都崩溃了,被他以浩瀚仙气强行凝实。
只不过,尽管如此,那化血神刀留在其身躯内的煞气依旧如同一柄柄小刀,不断切割着他的肌肤和骨骼,这种疼痛,远胜十倍凌迟!
苏瑾双手握紧天魔化血神刀,陡然间从妖云上一跃而下,刀锋如匹炼,一刀劈开了度厄真人的头颅,刀势不停,紧接着切开了他的脖颈,最终被一件金色仙衣所拦住。
脑袋都被化血神刀劈开了,度厄根本就来不及疗伤,身躯连带着灵魂就被煞气所吞噬,连一点真灵都没能逃出生天!
一心将“申公豹”当成生死大敌度厄真人就此灰飞烟灭,真正的把这片星域变成了自己的墓地坟场!
“轰!”
这时,火灵圣母收起太阿剑,召唤出一柄混元锤,一锤打裂了释放着莹莹光芒的祭坛,直冲云霄的昏黄色光柱顿时消失不见,星海再度恢复了黑暗与深邃。
然而还未等他们为此感到欣喜,一只只大小不一,外形不同,但尽皆流露着彪悍气息的太古凶兽以及洪荒异种已经来到星辰前,封住了众人所有的逃生路线!
“嘶……”一只看起来像是蛇类,偏生却长了一对肉翼的凶兽率先落到祭坛废墟上,张大嘴巴,对着火灵圣母吐出了飞剑一般的信子!
“轰!”
令人震怖的是,能够承受住万千飞剑轰击的金霞结界,竟是瞬间被击穿了!难以想象,若这信子撞击在人身上,会出现多么恐怖的结果!
“居然率先攻击我,难道你认为我是队伍中最弱的那个?”火灵圣母微微有些心悸,一边愤怒的喊着,一边收起混元锤,唤出太阿剑,以意念控制着双剑与猩红色的信子对撞在一起。
未曾料想,这闻名天下的太阿剑在猩红信子前竟是没能讨到丝毫便宜,被左右回荡的信子打的不断嗡鸣!
“呜……”他们这边激战正酣,半空之中,一只饥肠辘辘的独眼怪物开始控制不住自己进食的欲望,飞落而下,宛若疯牛一般气势汹汹地冲向众人。
“轰隆!”
当他撞在结界上时,火灵圣母头顶的金霞冠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连带着脑袋都微微后仰。那蛇形怪物抓住时机,猩红信子躲开双剑,凌空激射向火灵脸颊。
苏瑾挥手间抛出天魔化血神刀,神刀在被他灌满仙气的情况下,煞气透背而出,拖着血红色的残影,飞速斩过猩红信子,当即便切下了一截,腥血飞扬。
“多谢!”火灵圣母扶正了金霞冠,神色感激地向苏瑾说道。
“不必客气,我们是袍泽!”苏瑾说着,转动手指,控制着化血神刀斩向独眼怪物。
“咔哧咔哧!”这时,众人耳畔突然响起了尖锐的啃咬声,转目望去,只见几只大黑耗子般的怪物,龇牙咧嘴,不断撕咬着金霞结界,不一会儿,竟是真被它们啃下了一大块来。
“不行了,快扛不住了!”魔礼海弹奏琵琶的手指都被长弦割破了,鲜血不断浸入长弦中,就连弹出的声音中都仿佛带着呜咽和惨嚎。
而在他们之中,一直没有动手的张奎突然消失了,随后便神出鬼没的来到独眼凶兽一侧,手中长刀化作一抹银芒,狠狠砍下此獠头颅。
“砰!”
由于这凶兽冲劲太猛,即便是脑袋被砍掉了,亦是冲到众人面前才堪堪停了下来,彼时那狰狞的兽口距离魔礼海已经不足一丈!
横列于虚空内的怪物们不懂什么兵法,但即便是他们再蠢也不会一头头的去送死。因而当几只凶兽发动了自杀般的试探进攻后,其余凶兽顿时一拥而上,从天上地下展开了凶猛攻击,战斗瞬间便惨烈起来!
当结界变得摇摇欲坠,几人的防线全部崩溃之后,苏瑾刚准备召唤出时空之门,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十多个小型时空之门突然出现在拼命疾冲的凶兽身前。
精神和仙气尽皆损耗严重的苏瑾盘膝坐在他身边,揉着有些发涨的太阳穴道:“希望这些凶兽们不会自带召唤技能,否则一个召唤俩,俩召唤四个,到最后我肯定传送不过来,只能传送我们自己,开启一段未知的漂流。”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不能过长时间的待在同一个地方。”火灵圣母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望着坐了一地的众人道:“都赶紧起来,我们马上撤离。若是在撤离过程中这些凶兽再度发起进攻,申道长你就继续开传送,传送不过来的,就交给我们来处理!”

Published in 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