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e90mp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動漫遊戲鬥技場》-第八百一十四 又來一個讀書-2ia65

動漫遊戲鬥技場
小說推薦動漫遊戲鬥技場
分身李昱瑾现在觉得浑身难受,这个水临渊就不是一个好的说客,他应该在猎水之中也算是中高层了,所以平时大小也是一个领导了。
其实想想也是,按照这个世界的觉醒者的分级,天王级应该是最顶级的觉醒者了,基本上是各个觉醒者组织里面的老大。
而这个王级应该是仅次于天王级的觉醒者了,基本上算是组织里面的上层,平时位高权重的,恐怕很少跟别人这么说话过,所以虽然话说的还不错,但是表情极其的僵硬……
他也算是终于碰到了比他还能生灌鸡汤的人了,以前他就感觉自己在直播间里面给观众们灌鸡汤已经十分的生硬了,没想到还有人比他更生硬。
这打不过就开始灌鸡汤的臭毛病到底是谁先起的头?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看到分身李昱瑾不说话了,水临渊以为自己说的话引起了对方的思考,所以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中,分身李昱瑾感觉自己上了一堂爱联邦主题教育课,人家水临渊历史学的真不错,那恨不得去当博物馆的讲解员。
那真是从一开始分析灭世之前全世界分部了无数个国家开始,讲述了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都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严重的阻碍了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发展。
甚至讲述了很多李昱瑾都不知道的隐秘,很多天才的发明或者进步已经走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却因为某些原因而中断,导致人类丧失了更进一步的机会……
这些原因有很多都是遭受到了敌对国家的打压甚至是刺杀。
每次说到这里的时候水临渊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来是对那些损失十分的惋惜,分身李昱瑾倒是没有打断他,他是趁着这个时候在悄悄的恢复真气。
分身恢复真气的速度很慢,完全没有本体那种躺着都在进步的感觉,不过这一点他提前也有预感,倒也没有那么沮丧。
只是他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分身的修炼才是正常的速度,而本体好像是开了挂一样。
这种感觉让他自己很不舒服,搞得好像自己本体不是人一样。
最终李昱瑾还是把这种感觉归结于分身的特殊感觉,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分身来修炼。
不过分身李昱瑾其实更纳闷的是为什么到现在都只有水临渊一个人,按理说这么长时间了,对方应该已经锁定了这里才对,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来,就一个水临渊在这里嘚不嘚。
难道是觉得有这货一个人就足够了?
另外一边水林苑看分身李昱瑾一直在思考,还以为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一时间还有些开心,觉得自己挺有演讲的天赋,等之后回到猎水可以给大家开一开爱联邦主义演讲,到时候让大家都来听听,什么是感动了对手的演讲!
“所以说啊,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争斗能够促进进步,但是和平其实更能够促进进步,人类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想法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永远不用担心人类会原地踏步,人类拥有突破天际的想象力和求知欲,所以我们更需要和平的环境,和平才能共赢啊。”
水临渊现在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从重伤变成了轻伤,除了衣服破烂了一些之外,其他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所以他也从之前勉强靠在大石头上转变成了盘膝坐在地上,想想之前他从水里走出来那冷酷的模样,这差距貌似有点大啊。
“呵,我只当水临渊是一个铁面将军,没想到你也有婆婆妈妈的一天啊。”就在水临渊准备进一步展开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旁边的水里又走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看向了坐在地面上的分身李昱瑾说道:“你就是救了海婷的人吧,我还以为你会找机会逃走或者被抓走,没想到你们还在这坐着……”
说着,他又看向了水临渊:“你这什么情况?怎么开上讲座了?我在这周边找了好大一圈,你们猎水的人我都赶走好几拨了,你们怎么聊上天了?”
水临渊之前跟分身李昱瑾“和蔼”的笑脸一下子就没有了,看向眼前这个人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不关你的事,你还有脸回浪洲?言大队长。”
后面这四个字水临渊咬的很死,看上去两个人之前是有什么恩怨的。
“何必这么大的气性,我不过是被调到猎土了而已,而且我是去做贡献的,用你刚刚的话怎么说来着?我是去给联邦搞建设的,我去灌溉农田,提高坤洲的粮食储量,这不是好事么。”言浚笑着说道:“再说了,我也是服从联邦的安排。”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儿,也别以为你成为了王级我就动不了你了,这里不是你们猎土的活动范围,赶紧走吧。”水临渊冷冷的说道。
分身李昱瑾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怎么水临渊这语气像是正面人物,而这个楚海婷这边的倒像是一个反派……这现实也太魔幻了吧,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啊。
“这位小兄弟,我带你去坤洲吧,猎水虽然暂时被我赶走了,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你还是会有危险的。”言浚对水临渊冷嘲热讽了一顿之后转过头来又换上了一副看起来似乎很和煦的笑容。
分身李昱瑾面无表情,这俩货都是一样的,都不会笑……
“兄弟,别听他的,他就是一个叛徒,根本没有信誉,有我在,猎水不会伤害你的。”另外一边水临渊急了,我这刚说好,你咋就横插一杠子呢,这咋还有抢行的呢。
“走吧。”言浚走到分身李昱瑾的身边,扶起了分身李昱瑾,带着他一起跳到了海上,踏浪而行。
分身李昱瑾倒是无所谓,无论是去坤洲还是去猎水都行,谁先来就跟谁走呗。
“兄弟,别忘了我说的话啊,无论你在什么组织,无论你身在何处,一定要记得,有国才有家,才有我们美好的生活!”走在海上,背后水临渊的声音伴着海浪传了过来。

Published in 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