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rhy2g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頭狼 尋飛-3893 新設想推薦-1a9t4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还有个事儿,陈晓你打算咋处理?”
张星宇随即又问。
“你觉得怎么解决合理?”我眨巴两下眼睛反问。
“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魏伟此刻早就应该拿到了录音笔。”张星宇迟疑一下道:“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截胡,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是啊。”我长叹一口气。
从陈晓摸进我房间,再到离开公司,除去他出电梯的十几秒,整个过程都被监控拍的清清楚楚,我可以很肯定的断定,这期间他没有和任何人有过接触。
离开公司以后,他又被谢鸿勇给拿下,而录音笔已经不在他身上。
沉默几分钟后,张星宇突然开口:“朗朗,你说老高会不会搞什么幺蛾子?谢鸿勇是他的人,会不会他搜到录音笔,然后故意瞒着咱?毕竟那段录音可以驱动李响和他背后的家族。”
“嗯?”我怔了一怔,随即摇头:“没可能。”
先不说高利松知不知道录音笔里的内容,单纯论我们现在的关系,他这么搞,完全就是弊大于利。
之前说过,比起来我、李倬禹、贺来这些,高利松更像是个纯粹的商人,生意人可能不会谈交情,但一定会品利索。
我们两家目前处于甜蜜期,我还拉着他入伙,共同入股投资公司,再加上他知道叶小九、姚军旗和我的关系,也清楚我的性格和头狼的实力,此刻跟我来一刀,我绝对会放下所有,先把他给摆弄明白。
张星宇揉搓着腮帮子念叨:“那特么就怪了,十几秒的时间,实在不够陈晓干点什么啊!难不成他有同伙?公司除了他以外,还有鬼!”
“走吧,跟他再聊聊。”我摇了摇脑袋,加大脚下的油门。
“先别着急奔目的地,我打电话问问再说。”张星宇拿出手机,拨通车勇的号码:“你盯着张佩和杜红旗没?”
“两人在咱们公司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完饭以后,又到大a队去晃了一圈,估计是实在没什么收获,刚刚回的酒店。”车勇声音沉稳的回答:“他们目前住在距离咱们公司一条街的南沙酒店,两人一间房。”
“行,盯死他们!有情况随时跟我联系。”张星宇叮嘱道。
车勇愤愤不平的骂咧:“告诉王朗,必须加钱昂,老子还是个伤员,就又被你们给抓壮丁了,操!”
“这回费用找胖砸报销,他使唤的你。”我夺过来手机吆喝一句。
“真尼玛抠,你说你那么大个老板,天天克扣我这点小账,就不怕遭天谴呐…”
“喂!说什么?靠,信号不好啊,待会给你回过去。”不等他说完,我马上提高调门喊了两嗓子,完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挂断了电话。
“我算发现了,你丫根本不是抠,完全特么就是损!”张星宇斜眼瞟了瞟我,完事戳动手机屏幕给车勇转出去一笔钱:“老子跟你不一样,我这人向来言而有信。”
“对对对,您老人家大气无比,行了吧。”我插诨打科的撇嘴。
对我而言,省钱是件比赚钱更有趣的事情,尤其还是在车勇那号要钱不要命的“战犯”身上省钱,太有满足感了。
“嗡嗡嗡..”
车子又开出去一站地,我的手机震动起来,看到是叶小九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让你打听的事儿,有结果没,他九爷?”
叶小九语调轻快道:“我通过机场的朋友打听的非常清楚,张佩和杜红旗是今天中午刚刚抵达机场的,出发地确实是上京,就他们俩人,没有别的随行,旗哥也替你问了他在上京的几个死党,其中有个他父亲就在打h办,没有任何人针对头狼公司开展什么行动,现在打黑除恶基本进入尾声,他们都属于捡破烂的心态,能碰上一个算一个那种。”
“那就好,替我感谢旗哥。”我长舒一口气老气。
闲扯几分钟后,我俩结束通话,而我调转车头,朝高氏集团的方向出发。
一直我都觉得,我和张星宇属于绝配cp,我懂得如何运作大方向,他明白怎么替我添力量,就比如面对上京来的张佩和杜红旗。
我琢磨的是他俩还有没有同伙,会不会分开行动,而张星宇则直接安排车勇盯死他俩。
想到这儿,我瞄了眼副驾驶的张星宇,在他不刻意瞒着我做事的时候,我和他还算是步调一致的合拍。
一个多小时后,羁押陈晓的高氏集团的货仓里,我和张星宇并肩走了进去。
陈晓眼神茫然的坐在破旧的沙发上,面前摆了几个没怎么动筷子的快餐盒和一瓶白酒,脚边扔的哪哪都是烟头。
“朗哥、宇哥!”看到我俩,陈晓迅速站起来,咬着嘴皮发问:“二哥怎么样了?腿上的伤…”
“取子弹是件比较费劲的事,就算他取出来,往后肯定也会落下病根,往后一到阴天下雨,就会疼的想抠墙皮,我有这方面的经验。”张星宇笑了笑,将半路上买的一塑料袋吃食递给他:“这是他叮嘱我替他给你买的,他说你最喜欢吃铜锣烧。”
看了眼塑料袋,陈晓的表情瞬间变得复杂,抽吸几下鼻子,摇了摇脑袋:“他一定被我伤的很深吧?”
“你说呢?”张星宇一屁股坐到他旁边,自顾自的掏出一支棒棒糖,低头撕开包装袋,同时低声道:“他打算离开头狼了,因为别人指指点点的议论,因为你!”
陈晓耷拉下脑袋,两手不安的抹擦着塑料袋,发出“哗啦哗啦”的动静。
“其实你还没有说实话,对么?”张星宇冷不丁道:“你有同伙,也潜伏在咱们公司,并且应该还住在公司里,是不是!”
张星宇骤然提高的嗓门,吓得陈晓禁不住哆嗦一下,他赶忙摇晃脑袋低喝:“没有!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
“发鸡毛的四,你咋不发六呢,如果诅咒有用,我他妈现在应该已经开始过忌日了。”张星宇没好气的爆了句粗口:“陈晓,咱俩平常也接触过,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别说你这个当事人,就算杨晖,肯定也难逃嫌疑,一旦让我产生怀疑,我就会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杨晖死不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陈晓焦急的一把抓住张星宇的手臂哀求:“宇哥,这事儿二哥真的不知情,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证明,实在不行,你杀了我吧,放过二哥,就当是我求你了!”
“那是谁?谁配合你把录音笔取走的?”张星宇瞪圆眼珠子厉喝。
陈晓抓耳挠腮的大声后喊叫:“我不知道,我跟你们说的全是真话,一个字都没有掺水。”
看到这儿,我基本相信陈晓说的是真话,当即给张星宇递了个眼神。
他上家知道我们是个涉灰团伙,也知道我们和李响有矛盾,甚至还清楚前段时间杭城发生的那些事情,不止一次催促过陈晓尽可能多留下一些实质证据,比如视频或者通话记录。
当车子即将开回公司时候,张星宇突然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拧着眉头开口:“他朗哥,你说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陈晓确实没同伙,但咱们公司还藏着一个别有用心的人,这人或许知道陈晓的身份,或者不知道,只是每天都在偷偷的观察你,结果昨晚上意外看到陈晓从你房间里偷出来录音笔,而后偷偷的躲在暗处跟踪,等陈晓把录音笔藏在垃圾桶以后,他又找机会取走了,他不需要当时现身,今天随随便便找个时间,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