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z70r人氣都市异能 我要做閻羅-第1227章:蟻潰(二)-4b9l7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今天有事,就一张了哈
…………………………
“这是什么意思?”黄泉比良坂,东京。东京港。
岩崎恭弥早已死去,现在他是以阴灵的身份坐在竹茂楼中。对于三菱的第一份餐饮业,岩崎弥太郎还是相当重视的,阴司也有相对的产业。
一叠冥币放在桌面,从这里望出去,恰好可以看到广袤的东京湾。而此刻的东京湾,水面隆起一座座碉堡形的阁楼。而就在岩崎恭弥面前,一位擦着白/粉,点着一点眉,穿着公家服的男子,正用合上的折扇敲打着手心,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点头哈腰的岩崎恭弥。
“三千万冥币。”公家服男子端起茶杯,悠闲地抿了一口:“你应该知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华国地府突袭长崎市。目前,佐世保,宇久岛,中通岛,福江岛,平户岛全部沦陷。伊邪那美阁下已经下令封锁所有水路陆路。你这样让我非常为难啊。”
“小林半家。”岩崎恭弥笑的苍老的脸上都堆起了皱纹:“如果不是北海道要交货,我们也不想这么做。总不能让我们违约吧?这可是三菱社团的第一笔大单。”
小林半家叹了口气,皱眉道:“不是不帮,而是水路的关卡全都在战国派的五大老手中。我怎么帮?”
“您只需要签署放行协议,其他的我们自然有方法落实。”
小林半家但笑不语。
岩崎恭弥再次垂下头,这一次,再提上了一个黑色皮箱,打开,是映着伊邪那美面容的整整齐齐的冥币。
“我们知道,这些钱是少了一些。毕竟这次我们的船只数目巨大。也有两百来艘。但这已经是三菱社团能拿出来的所有现金了。还请帮忙。”
岩崎恭弥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额头几乎碰到了桌子。现场沉默了五秒后,小林半家终于开口道:“哎……仅此一次。”
“嗨!”岩崎恭弥立刻再次行礼。
“谁让我喜欢帮助人呢。”小林半家摊开折扇,遮住微笑的嘴。随即收敛了笑容:“不过,所有船都必须开仓检验。”
岩崎恭弥正准备起身的身子顿了顿,苍老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声音仍然恭敬无比:“没必要吧?三菱社团又不是阳间的三菱财团。我们运送的只是普通货物而已。”
“这是规矩。”小林半家神色肃穆了起来:“这是战时。虽然华国地府肯定不可能打到这里,只是武力威慑一下我们。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不检验,我交代不了。”
沉默。
足足五秒,岩崎恭弥才叹了口气:“原来如此啊……”
“那,就对不起了。”
六个字,让小林半家的目光陡然跳动,然而还不等他站起来,岩崎恭弥猛然直起身子,同时双手如同闪电,一把短匕直插入小林半家胸膛。
小林半家那张夸张的脸扭曲了,目光死死盯着胸口的匕首,嘴缓缓张大,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骤然化为鬼火,魂飞魄散。
沙!与此同时,大门拉开,数位穿着甲胄的武将冲了进来。为首的男子看了看现场,沉声道:“解决了?”
岩崎恭弥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出手的时候无比狠辣决绝,此刻,那两只布满青筋的手都在颤抖。
“第一次杀人都这样。”男子再次问道:“没有时间和你废话!岩崎君……大家都在赌命!不止你一个人!解决了没有!”
“可以了。”岩崎恭弥手仍然在颤抖,身躯却笔直地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枚公家印,咬住牙齿道:“鸟居阁下……请让你们的人立刻开放关隘……三菱的船队,将马上前往青木原树海!迎接天兵降临!”
长崎登陆之后一个小时。
前田利家的天之丸天守阁血流成河,前田利家亲自披甲,以出兵勤王为名召开誓师大会,于誓师酒宴上,斩杀督军阴差无头鬼。打开直通青木原树海的第一道关隘。
毛利辉元的天守阁所在主城明月城,五万阴兵以业火之箭射杀督军青鹭火,随后打开河道第二道关隘。
不止如此……小早川隆景,宇喜多秀,德川家康的天守阁,几乎都有一层被血色染红。密谋数年,一朝爆发,没有任何消息泄露,天岩户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督军已经换了个人。
“大时代……来了。”天守阁顶端,德川家康手指死死捏着军配团扇。看向月光下的三途河,那条河静静从他的天守阁前流过。宽千米,长无尽,从青木原树海直通日本海。
天逆每姬神……你也该动了吧?
最多一个小时……华国地府二十万大军,将从阳间进入青木原树海,从三途河入日本海,直插北海道!形成两面夹击!
那么……当黄泉比良坂大军,和四百万国津神聚集在近畿,中部地区的时候,影响日本地府国运的“关原合战”……就将彻底拉开!
他展开双手,迎着风,闭上了眼睛。
“来吧……”
“让我们在新时代中狂欢!”
刷啦啦!随着他的动作,天守阁下烽火冲天燃起。烽火掩映之中,是数之不尽的骑兵,足轻,铁炮队。
昂扬的战意,让他们眼中的鬼火如同满天繁星,银河一般围绕本丸!
………………………………
长崎县。
波左见町,世知原町。
长崎中部最大的市佐世保市沦陷,毗邻的就是波左见町和世知原町。因为现世之镜的开启,暂时抵挡住了华国地府的铁蹄。然而,这里根本没有任何阴差能轻松地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日本的兵力系统。
因为现世之镜的存在,每一次进入的阴灵只有那么多,这让黄泉比良坂异常的易守难攻。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军队结构是分散的。属于地府直接号令的阴兵居然不超过二十万阴灵。而真正的主力,则是一位位大妖怪们。
四百万国津神才是日本地府的真正实力,而四百万国津神的父亲都是鬼王素盏明尊。换句话说,在日本地府,素盏明尊掌握兵权,伊邪那美境界高绝压服一切。
但是,国津神居无定所,妖怪也要信仰,而信仰来自于人类。所以,大部分妖怪都在阳间。等陆续通知到位,赶来地府,起码还要两三个小时。
所以,两个町的气氛无比紧张。可谓针落可闻。
就在波左见町和佐世保市交界的地方,五万日本地府阴兵已经枕戈待旦。就在他们面前,是一排排现世之镜。起码有数十面,换句话说,华国地府一口气能进入的兵力只有数百。而他们,早已布放得铜墙铁壁。
最前方是足轻举起的长枪,后方是火炮手,弓箭手。两侧是日本地府不多的骑兵。而就在中央高台上,一位穿着大铠的将军,正瞪着血红的眼睛等在原地。
气氛已经凝固到了极致。他们很清楚,在现世之镜的对面,就是华国地府的大军。两者只相隔一个结界。因为结界的存在,互相都看不到彼此,却能清晰感受到,从对面传过来的森然杀气。
足利义昭。
他拄着武士刀,胸口急剧起伏,穿着大铠站在高台上。狂风吹过,吹动一面面旗帜猎猎作响。这片肃杀的宁静,几乎令人疯狂。
“呵……呵……”无人可见,大铠之下,他的牙齿已经死死咬紧。海啸已经掀起,很快……就是惊涛拍岸之时!
踏踏踏,就在此刻,一位阴兵快速走到他身侧,低声说了几句。足利义昭狠狠磨了磨牙:“知道了。”
该死的战国派……这种时候竟然听诏不听宣!
伊邪那美的旨意都接了,却左右推脱,以各种理由延缓前来的速度!这是要自己一个人抵挡华国地府大军吗?!
他们难道分不清楚什么是轻重主次?这种时候还玩窝里斗?
就在他心情低落的瞬间,下一秒,身后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紧接着,一片浩大的阴气,轰然炸开全场!
“这是……”足利义昭愣了愣,随后欣喜若狂地站起身,猛然回头看去。
他们身后,整整有八个巨大的传送法阵,每一个都有千米之大。一位位穿着阴阳师服饰的阴灵,正在飞快绘制。而就在其中一个法阵之上,阴气如海,层峦叠嶂!形成了一片通天云层!
从低到高,一层层,一阶阶,阴云缓缓扩散着。而就在阴云之中,骤然间,数十万赤红的鬼火同时燃烧!
就在这根通天阴气之柱底部,一位穿着血红色和服的女子,歪着头站在那里,她的头发如同黑色的丝绸一样,铺向四面八方,没入阴云之中。
她画着淑女的妆容,嘴却从两边裂开,一直裂到了耳根。如果从背后看去,能看到她耸拉的和服后方,露出了光洁的脊背。在脊背上,却还有一张脸!一张赤红的鬼脸!
二口女。
四国地区大妖怪!也是四国国津神第三顺位!
国津神神降了……他们的援兵到了!足利义昭只感觉长长舒了口气,正要开口说话,下一秒,六个传送阵齐齐爆发出恐怖的阴气!将整个波左见町完全包围起来。
刷……一只血红的眼睛睁开,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十只,第一百,一千只!
国津神神降!
大战一触即发,双方,都已经在结界两侧磨利了自己的牙齿。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