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k4mh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ptt-717章 3日前的卦-9ndnu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宫寿那个病痨鬼又如何?他就算本人来了,又能将我怎样?杀一个他的六代孙而已,敢跟我计较?”
赤发老者却是毫不在意。
可这话听在陈靖耳里,却又是另一番猜想了。
宫寿?
六辈老祖,那就是太祖了。
这宫正初的太祖居然还没死?
而且能够被这样两个人提在口中,想必就算不能跟他们平等,也不会差太多。
‘原来人间界藏了这么多高手?’
陈靖不再多看,宫正初被他设计害死,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回到躯壳所在之处,阳神归位,血肉之躯立刻恢复了知觉。
“走了。”陈靖从草里跳了出来,喊了聂钊一声。
聂钊从树上一跃而下:“解决了?”
“暂时吧。”陈靖颔首。
宫正初虽然死了,但并不代表着这个事已经彻底结束了。
宫正初知道雨晨姐是大纯阳体这个事,既然是他爷爷告诉的,那他爷爷也是个要被除掉的人。
“暂时?”
“现在转道阁皂山,我这次离开人间界之前,必须要把这个事完全解决才行。”
茅山,阁皂山直线距离相隔近500公里。不算太远,但也说不上近。
阁皂山再往南,90来公里,那便是龙虎山之所在。这符箓三宗,同出一脉,渊源极深。
下茅山后,陈靖和聂钊就开着专属直升机向阁皂山进发。
说起来这架直升机,已经属于陈靖私人了,他本以为直升机太大,芥子囊肯定是装不下的。但换成储物戒指,就问题不大了。
芥子囊的空间,相当于一个30平方的空间。
储物戒指要大很多,接近80平方的空间。
所以,一架直升机还是可以装得下的。只要把里面稍微收拾出来一个宽阔的空间,装两架直升机也是问题不大的。
陈家的专用直升机性能一流,堪比军用,最高时速能够达到350千米每小时。
有了这玩意,长途赶路,他也就能方便很多。
遂,一个多小时后,他就来到了阁皂山地界。
仍旧是凭借宫正初那一截断掉的手指以仙人指路的法子,他寻到了一座树木茂盛的山林里。
那林上,有一大片的石灰岩,于一西北口处,见有一岩洞。
微弱的血脉感应,正是来自于那岩洞之中。
探好位置之后,陈靖还用准确率的能力测算了里面有无危险,以及里面有多少人。
准备万全之后,他也是没有直接进入,而是故技重施,在一个隐秘的地点坐下,让阳神出窍以隐身法进入了那个洞窟。
聂钊的职责依旧是保护他的躯壳。
陈靖的阳神钻入那洞中,只见黑暗无边,里面连一根蜡烛都没亮起。
不过阳神的视角是无视黑暗的,他完全可以将里面看的清清楚楚。
洞窟没有弯道夹角,只是一条直道。
在直道的尽头,居然摆放着一个铁笼子,一个形容枯槁头发乱糟糟的老者盘坐在里面。在他的面前,地面上以碎石摆放着两个阵图。
一个是河图,一个是洛书。
见到这幕,陈靖也是疑惑。
这是宫正初的爷爷?
为何竟是这般待遇?
然而,在用准确率测算之下,得到的结果却是无错。
——此人的确是宫正初的爷爷。
“呵呵,我这好久没有来客人了,此番贵客来临,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乱发遮面的老人忽然说话了,那洞顶之上,似有一道裂口,阳光洒下,让这里面稍见一点微光。
老人说话时,抬头露面,只见脸上遍布烂疮,一双眼睛也是白色的连瞳仁都没有。
模样极其吓人。
‘看得见我?’
陈靖回头看看,也没见其他人来,这洞里也更是除了他和老人之外,别无第三人了。
“呼~”
老人手里忽然出现三根檀香,往地面上一插,他的手指在那一缕微弱的阳光下以拈花指慢慢拈动,竟然冒出火苗来。
“嗡~”
火苗一出,手指弹射,三个檀香燃烧起来,浓香洒出。
“真的是很多年没见客了。算一算,大约是有8年了。”
“8年前,老朽尚能走动,可这8年后,连双腿也残了。老祖曾也警告过,天机不可泄漏,泄漏得越多,窥探得越多,受到的反噬也就越是严重。但也无所谓了,老朽这一口气,本也过不了今年了。有生之年里,能碰到阁下这等贵客,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老头自顾自地说着。
陈靖也已然确认,他这话的确是跟自己说的。
但,这老者绝对没有看到他。也绝对没有感应到他。
阳神之体施展隐形术,便是金丹强者也看不破,又何况是这老头?
这老头之所以知道,应该是算出来的。
“3日之前,偶得一卦,在今日巳时会有贵客临门。此是老朽生命最后所得之卦,理应无错。可如今时辰到了,却不见人来,也不知贵客是不是真到了。
若到了,现身一见可否?”
老头又开口。
陈靖眯着眼睛,倒是没有应他。
‘这老不死的一手先天演卦还真是厉害,3天前就算到了我要来。难不成,他也算到今日是自己将死的日子了?’
“阁下不现身也无妨,3日前,老朽算出卦中有凶,预示着老朽将死于今日。像老朽这般活着,其实也早就烦腻了。阁下若要出手,便来吧。老朽也无恨无怨。”
老头表情平和,语气也是平和,仿佛对生死早就看淡。
“你这先天演卦之术,不得不说,比你孙子强多了。”
到底陈靖还是没忍住开了口。见都见面了,他觉得总要说上两句。
“正初?”
听到这岩洞里果然有第二个人说话,老头先是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后却是眉头微拧。
宫正初是他这一脉唯一的血脉传承。
这个不速之客一到这里,就提到了他的孙子,难免是让他心头一紧:“不知正初可是得罪了阁下?倘若如此,老朽愿替他承过,要杀要刮,阁下可冲老朽来。万望饶恕正初一命。”
“算人不算己,算己如不算,没有那个命,却非要去抢那种机缘,你觉得你孙子能得到吗?”
老者老脸颤抖了两下,以他的能耐,这会儿也不可能是什么也没算到。
“正初已死,阁下……你杀了他?”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