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f7lyg熱門連載小說 《我就這樣出名了》-646、粒粒的成長日記熱推-fdmhe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终究还是没瞒住你们……李晓面具下的嘴角翘起。
人前显圣的机会来啦!
可是,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猛地响起,“不,他不是李晓。”
众人转头望去,是阿源队长,李晓也是有点僵硬和懵逼地转头看去。
看到憨源和猴子几人的反应,李晓敢断定,他们绝对是认出了自己,不然以他们的性子,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这是在搞什么鬼?
不满我偷偷过来吗?
李晓不懂,就见到憨源信誓旦旦地说道:“他绝对不是小哥我,我和小哥私下里一起练过很多次舞,我对他很熟悉,不信,你们问问猴子。”
“小哥大费周章地隐瞒自己的身份,肯定是不想别人认出他,这个“别人”也可能包括了我和猴子他们,算了,现在就当没认出来就好了。哎,小哥也真是的,一点都不小心,他一跳起舞,又怎么可能瞒过我和舞团的人呢?连其他舞者都好像把他认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还是先帮他把身份隐瞒下来吧。”任信源向大家极力证明后,不禁在心里推测李晓的此番用意。
甚至,他还有个大胆的猜测,说不定小哥就是想玩个大的,在节目里面一直戴着面具,隐藏着自己的身份,直到最后揭下面具。
没错,憨源对小哥的信心就是这么足,简直爆棚。
这不是无端猜测,任信源知道李晓做这档节目有很多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那个必定是“推广街舞”。
想一想,如果不是为了推广街舞,小哥何时在宣传上有这么大的投入,地铁站牌、公交站、公交站牌、出租车、一线城市广告大屏……宣传的声势十分浩荡,不管是电影还是综艺,都没有。
再回到原先的猜测,如果小哥可以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直到最后才揭下面具,那该引起多大的轰动?
就算中途被观众发现了,他们再确定也没事,小哥不承认就行。甚至,小哥参加的节目,还是和别人一起pk,这样会热度会更加火爆,只是没有揭面那种惊喜感而已。
为什么说被认出来李晓要死不承认呢?
单纯以李晓的人气来说,和他同台竞技的应该是那些一线大咖,至少也要有很大的知名度。
不是说看不起那些舞者,而是你无法确保投票的人不会受自己的主观影响,更加偏爱李晓。
比方说,battle的时候,李晓这边发挥可能差了一点,但就是差了一点而已,大多数人可能都会把票投给李晓,而不是发挥的更好的一方。
所以说,现在小哥的身份一旦暴露,他就不可能继续参赛了,憨源觉得自己要大胆推测一回,让小哥顺利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是身为小弟的觉悟!
“我的路走宽了!”憨源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嘴角浮现隐秘的微笑。
在听到有人问“你是不是李晓”的时候,猴子当即就想跳出来,大声地告诉他“没错,他就是李晓!”帮小哥完成一出“人前显圣”的成就。
又看到阿源极力否认,猴子顿时惊出一声冷汗,心里后怕道:“好险,太特么危险了!相较于我们,阿源才是最熟悉小哥的人,他应该知道点什么。想来也是,小哥出风头也出习惯了,应该没那个兴趣扮猪吃老虎,太低级了。”
猴子、Loki、阿健和bingo四人,互相看了看,瞬间明白了什么,纷纷赞同了阿源的说法,接连开口说什么:“这不是小哥”“这不可能是小哥”“没有人比我们更懂小哥”。
你们在搞什么?
李晓感觉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从自己脑门升起,然后在头顶上凌乱的旋转,释放着强烈的信号。
还没有人比你们更懂小哥?
你们就懂了,又懂了,都懂了。
可是,你们到底懂啥了?
那一瞬间,李晓真的以为他们没有认出自己,可是他们愈发夸张的回应表明,他们肯定是认出了自己,只不过,好像误解了什么。
要是李晓知道他们的想法,必定会大喊:“我真的不想晋级啊!”
晋级有什么用,有什么好玩的?
《街舞》的赛制本就比较紧张,跳舞又是个体力活,真晋级了可不是随便玩玩就能了事的。
事态的发展,大大超出了预期,此时,李晓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好在有一位舞者坚信自己的眼力,就阿源队长和PX舞团的人都在否认,他依然认为他们只是在帮李晓打掩护罢了,站起来大喊:“我不信,你除非让兔子先生摘下面具!”
见憨源一吸气,像是又要扯些理由来反驳,李晓连忙摘下了面具,笑呵呵道:“你们真厉害,这都被认出来了。”一副“真拿你们没办法”的表情。
开玩笑,不揭面真等晋级啊?
怀疑是一回事,怀疑得到了证实又是一回事,现场瞬间躁动喧哗,声浪席卷,让人头皮发麻,耳膜刺痛:
“卧槽,真的是李晓!”
“啊啊啊啊,我死啦!”
“原来是李晓,怪不得跳的这么好。”
“啊?我记得你刚刚才说这人好装哔。”
“滚,我没说过。”
四位队长在舞者当中,也是有粉丝的,他们出场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但情况是不同的,队长是谁,舞者都是知道的,但李晓不一样,这是惊喜,意外之喜!
别说舞者不知道,节目组的人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此时也是惊喜若狂。
吴前也在现场,惊喜之后是一副心安的样子。
他虽然不建议李晓过来当队长,但他还是希望李晓在海选开始的时候可以来一趟,李晓一来,再加上几位队长的人气,完全就不愁流量了。
可李晓不愿意,说“不能当队长我来干嘛”“不给我当队长,你还想我去打白工”之类的话,不管怎么劝都没用。
李晓则是沐浴在诸多惊喜和崇拜的目光当中,表情谦虚,一副“当不得如此”的表情,心里则是别提有多享受了。
不过享受之余,他没有忘了女友,在吴前身边找到方边缅的身影,他才继续待在这里。
懂事的工作人员递过来了麦克风,李晓接过来说道:“我应该也算是个舞者……”
“那必须的!”
“你肯定是舞者啊,你说不是,国内的哪个明星还敢说是!”
“舞王,舞王!”
“对对对,舞王!”
李晓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现场吵闹了一会儿,又整齐地喊起了“舞王”。
敬世杰有点尴尬,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他这个以前就有“舞王”名头的人,都没被舞者们喊“舞王”来着。
声音小了点,李晓连忙道:“我来这里一是为了长见识,二是为了凑热闹,能够参与到如此街舞盛况当中,我倍感荣幸。大家都是一等一的舞者,希望在节目里可以有更出色的发挥,以上。”
“吁~~~”
“这也太官方了吧!”
“我确定了,他真的不是李晓。”
被舞者嫌弃了,李晓没管,笑道:“还有一点就是,大家别喊我“舞王”,真不行,喊我“大神”就好了,哈哈哈。”
这才对味嘛!
舞者们真的喊起了“大神”。
说完话,李晓和队长们寒暄了几句,拒绝了吴前接下来battle环节担当评委的建议,带着方边缅离开了海选现场。
餐厅里吃饭的时候,李晓故作苦恼道:“唉,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好了,还是被人了出来。”
方边缅似笑非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揭穿。
……
《街舞》宣传攻势之大,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虽然不太清楚街舞是啥,但也略有耳闻。宣传成本之大,更是令业内同行为之咂舌。
“我滴个乖乖,《街舞》这宣发,该砸了多少钱啊?”
“不太清楚,但按目前的情况看来,后续的投入加起来,肯定有大几千万。”
“李晓这是疯了吗?不怕亏本?”
“可能是有信心吧,毕竟《吐槽大会》都这么火了。”
“还有一个可能,说不定他是为了推广街舞。”
“推广街舞?真还有人信这种口号?”
“行吧,你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过看待问题,还是不要被我们自己周边的环境影响到。”
“也是,唉,这一行看到的太多了,我是真的不相信真的还有人做综艺的目的是为了推广什么文化。”
早晨,某综艺制作公司,员工趁着领导还没来,手上也没活,闲聊了几句。
这时,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说道:“准备一下,来会议室开会。”
会议上,坐在主位的主人开口说明了这次会议的目的:“破晓公司的《街舞》,大家都有所了解吧?”
不知道主任想说什么,大家都点了点头,宣传攻势这么大,普通人都知道,作为从业者,他们不可能不去了解一下的。
“那么对此,大家有没有什么看法?”
众人茫然,主任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街舞的热度已经有人提升上去了,我们有没有可能也做一档关于街舞的节目?”
“这绝对可以!”
“可……这不是抄袭么?”
“什么抄袭说的这么难听,做节目的事情能叫抄吗?”
“还别说,现在市场上同类型的综艺节目都有不少,这些都不算抄袭,我们跟着做街舞,只要注意点,规避掉同类规则,也一样不算抄,关于街舞的节目现在市面上是没有的,破晓吃肉,我们跟着喝汤也成。”
主任不愧是主任,员工们恍然,开始讨论起来。
当时《吐槽大会》大火,大家也不是没想过跟风做一档,但脱口秀演员实在是不好找,节目的内核也不好照抄,会被告的。
《街舞》就不一样了,听说海选一共四百多人,全华国街舞厉害的,肯定不止四百多人,而且,那四百多人里面也不全是大神。
街舞圈的人都知道,还有许多大神没参加这一季,有的不想参加,有的是没下好决定,报名截止干脆就算了,也有的是为了等下一季。
人可以找,规则可以想,跟风喝汤,真的不成问题。
要是做得好,《街舞》那边又出现什么茶漏,那就更好了,说不定还能把他们积累下来的人气都抢过来,那真是血赚了。
主任笑呵呵道:“行,那就这么决定了,咱们近期的任务就是做一份街舞的策划案出来,到时候再决定。”
这样的一幕发生在诸多电视台和综艺制作公司,《吐槽大会》不好跟风,但《街舞》可不一样,热度搞得如此之大,这就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
有人要跟风做关于街舞的节目,还不止一人,李晓已经听说了。
要想做这个节目,肯定是要在街舞圈里把消息传出去才能邀请到舞者去参加节目,自然很容易就会知道。
对于这些消息,李晓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因为放在心上也没用,只要他们不侵权,你也阻碍不了他们半分。
圈内恰烂钱的风气已久,可不是光靠他李晓一个人就能够解决的。
让公司的法律部门做好准备,一有侵权就告,打官司,其余的李晓就没有再多管。
去《街舞》海选现场凑了一下热闹,第二天李晓和方边缅各自回到了家里。接下来的几天李晓没怎么出门,都是待在家里陪粒粒,哦不,看粒粒挨打。
粒粒最近是越来越调皮了,以至于自家老妈都狠下心来揍她了。
前天是她用老妈的手机给班主任发信息,说:“孩子太累,不想让她做暑假作业”
昨天也是用老妈的信息给班主任发信息,说:“李黎下学期要转学了,暑假作业是不是就不用做了?”
今天也是这样的操作:“老师不好意思,李黎的弟弟把他的作业都撕了。”
手机打字贼溜,认字贼全。
目睹过一次之后,一般有发生这种盛况的苗头,李晓都会喊女友过来一起看,方边缅刚到不走。
他自然不是这么没良心的哥哥,光看妹妹笑话,只是粒粒这小家伙歪道理很多,总会把老妈气着,以至于会越打越狠。他看不下去,试过帮了一次嘴……被连带着一起打了。
儿媳妇总归是会给点面子的,李晓便把女友拉过来“劝架”。
此时,正在进行会审。
老妈问:“你弟弟呢?”
粒粒怪罪道:“这还不是要问你。”
老妈眉头突了突,深呼吸一口气道:“那作业呢?”
“撕了。”
粒粒察言观色,见老妈举手就要打,又连忙道:“没撕,没撕,我开玩笑呢。”
李晓在一旁听得无语至极,要是老妈不打她,她是不是就真的给撕了?这小家伙真的越来越鸡贼了。
“那作业呢?”老妈忍了下来,又问。
“妈妈你不是说要有善心吗?所以我把作业送给另外的小朋友了。”
“李黎!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的妈妈!”
“妈……”
“闭嘴,叫妈也没用,今天我不是你妈。”
粒粒双手捂着屁股头,双眼饱含热泪,撅着嘴巴灵魂发问:“你不是我妈,那你打我干嘛?”
老妈嘴角抽搐,下手更狠了。
方边缅于心不忍,想要劝一下,李晓拦住了他,叹息道:“打一顿吧,不让我妈打一顿的话,估计真得气着了。”
好家伙,你哥我小时候都不敢这么顶嘴……
……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