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voq9k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躍-第35章 是昆妃子?【來起點訂閱】鑒賞-s5oey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是什么?”
贾岩果然被这位生物的言辞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见他装神弄鬼,也就笑着附和了他一下。
“前辈,这片力量,竟是一个极其恐怖存在的力场,靠近其的生物们,连恒星级都会直接死亡,至于里面有什么样的强者,我们是不知道,从始至终,这力场之中只有一名存在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
极其恐怖存在的力场?
只是能量的波动,都能灭杀一位恒星级么?
听到此处,贾岩微微有些意动了。特别是对那位出现在周围星域里的存在,他总觉得这应该就是此次针对猎户臂战争的始作俑者。
不过贾岩并没继续说话了,做为一位超强者,一直絮絮叨叨询问的话,反而会被对方掌握了话语权,刚才这名恒星级在话语里搞神秘,引起贾岩的兴趣,就是他有意无意争取话语权的表现。
贾岩真要变成那样弱势,如今也不可能修炼成这种实力,况且他掌握着对方的性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让自己变成弱势力的一方,那就太憨了。
见贾岩不再搭腔,恒星级强者微微一怔,接着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不是掌握话语权的人,而是一位俘虏啊。
“呃,前辈,那位从力场里走出的强者,正是此次我们势力与猎户臂大战的罪魁祸首,其说了某个名字,听完了那名字的传言之后,就命令我们四周的星域展开与猎户臂的大战,不过就算到现在为止,我们也不知此强者的具体目的,按道理而言,就算力场中的强者不动手,这位显露真身的强者,实力恐怕也并非是附近任何一位星河级强者能够匹敌的。”
听到此处,贾岩又是一顿的沉吟。
他大致可以想像到,这位来临的强者,可能是自己的仇家了。毕竟来临到猎户臂这样的地方,然后还命令四周的强者动手,这存在自己不动手,说明此人肯定有顾虑,侧面应证了这位存在认识自己。
也许这强者甚至清楚自己的实力,而不敢动手吧。
至于其身后的那什么‘力场’?贾岩表示并不太相信。
力场这种东西,对这片落后地区的强者来说,唯一的解释就是里面有强者,可对贾岩而言,这玩意儿的解释可能性就太多了。比如他那诺大宫殿,当初没被贾岩没收成为自己之前,不也有力场吗?搞得普通的域主都会死在里面。
并且贾岩其实也在动手想办法,让宫殿多出些力场之类的东西来,未来也等于有了困敌和杀敌的效果,只是如今还没太多的方向和头绪罢了。
总之来说,他不信那所谓的力场,就是什么强者,当然也有可能,就算真是某个强者,他也不会太畏惧就是了。
如先前所言的一样,贾岩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来到了比银河中央星域以及黑洞地区落后很多的猎户臂,还能遭遇到啥比自己强的敌人。
他运气真有那么不好,应该在银河中央星域或者黑洞地区遇到更强的存在才对,怎么都轮不到在猎户臂吧。
“那好,你说说看,那位出面让你们攻打我们猎户臂的强者,是一个什么样的强者吧,也许我认识也说不定。”
贾岩淡淡然的说道。
而恒星级强者,则是微微愕然。
眼前的渺小人类,居然如此淡定?那可是一个单单能量力场,都灭杀恒星级的玩意儿,至少他们家的星河级存在听到这力场的表现,可是惊疑不定的,但这位人类模样的存在,竟是这么淡定自若。
理由是他在故意强自镇定呢,还是因为他有自信,不惧那力场?
这名恒星级是猜不到,可如果眼前的存在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而不惧那力场的话,实力可就……
想到此处,他微微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表现出更为毕恭毕敬的样子。
“前辈,你如果问其他的恒星级强者,可能他们并不会知道这么多,但我刚好是亲自见过那位来临存在的恒星级之一,刚好能够回答您的问题。”
他叹口气说道:“这位从力场内部走出的强者,其实是一名雌性的强者,实力深不可测,起码我们家的星河级大人,根本就不能对她起到丝毫的威胁,据我们家大人说,看似这位雌性强者与他的能量等级相差不大,可实战经验,以及对能量的粹练程度而言,我家大人对她是起不到丝毫的威胁。这位雌性生物一人,恐怕就能将附近大量的星河级灭杀!”
“雌性生物?”
贾岩怔了一怔,接着,他想到了什么。
毕竟,他回归到猎户臂的理由之一,正是因为一名‘雌性生物’的。
他的人类分身皱了皱眉头:“你具体说说看,这位雌性生物的外表。”
“其五彩斑斓,个头大约能有二十公里开外之巨,虽然我与这位雌性强者生物并不属于一个种族,却认为她美丽到极限,是全天底下最完美的物种。”
呼——
贾岩长长呼出口气,因为单单通过这么一句话,就明白了,这位来临的雌性生物,正是当日与自己说过,会找来猎户臂的那位‘昆’,也是黑洞地区内部的山绿势力主人‘山绿’的妃子。
其当初见到了贾岩,就认为贾岩是她的命中注定的伴侣,还要背叛她现在的伴侣,可贾岩是地球人的思维,绝对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位雌性强者的,所以严词拒绝,结果她却说要找来猎户臂。
此时此刻,贾岩真的有些心惊肉跳。
本来认为这个居住在黑洞地区的雌性生物,而且是养尊处优的那种类型,是不可能跨跃半个银河系,找到自己家乡来的,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真的找来了,并且还是以这种极其夸张的方式……
这样极端的雌性生物,恐怕任何一位雄性生物都接受不了。
幸亏啊,当初没有因为她的外表而答应她,否则贾岩现在恐怕都不能安生了。
“哼,原来是他。”
贾岩冷哼一声。
而一旁听着此话的恒星级强者,心头猛的一跳。
虽然还不能肯定贾岩就是地球的那位,可只听贾岩居然说出了认识那位雌性生物的言辞,就知道贾岩竟是真的认识那名雌性强者的。
而要知道,那名神秘无比,实力更是深不可测的雌性强者,能够轻而易举灭杀自家大人的存在,如今眼前的人类生物竟是跟用这种口气说她,岂不是说明,这位人类生物,也有可能,是与那位雌性生物,实力相近?
起码是能够对话的存在。
这位恒星级的强者,也并非是傻瓜,听了贾岩的话,再看那位雌性生物的行径后,已然咋舌无比的,在脑海里浮现了双方肯定是有关系的想法。
而那位雌性生物来到这片星空的理由,莫非,就是因为眼前的这名人类生物?
不……
应该说,是这位人类生物背后的‘真身’吧?
一时间,恒星级强者只觉自己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感觉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好了,我知道情报了,感谢你的解答,你们就走吧,希望你履行你答应我的事情,不会再让别的强者或者部队再来这颗星球了,另外比如地球那边,你们也别去了,猎户臂经过一些历练我不介意,但我介意某些地方被损伤,懂我的意思吗?”
“呃,前辈,不,大人,我懂了,我会好好的履行我的承诺的,还请大人多多见谅。”
恒星级就像是如蒙大赦,连忙的对贾岩低下头来答应贾岩的要求。并且他内心戏更多,想的是这一切的争斗,如果只是两大超级强者的游戏的话,那么他们可就只是棋子而已,在这猎户臂内的行径,可千万不能再如此肆无忌惮了!
没错,他们本来认定,来攻猎户臂,是因为那位强者有什么私事或者私人的恩怨,可如今知道了,在猎户臂里的这位,很可能是与那位雌性强者,甚至可能是与背后力场的主人,都有可能一拼的存在后,他们还敢那种作派吗?
不敢,真的不敢,因为在那种存在的面前,他们这些看似强大的星域,包括星域之主的各位星河级,恐怕都只是玩具而已。
要是两位强者分出胜负,或者是不玩游戏和好了,这些打下手的下属们,岂不是一下子就被抛弃?
“很好,那我就不送了。”
贾岩淡淡然的点点头,然后自己的分身往后一步退离,就像是瞬移一般的消失于无形。
“原来刚才这位大人,就是如此接近我们的?这到底是什么实力啊。”
恒星级强者看着贾岩的离去,像是一瞬间就消失了,连对方是不是用的次空间天赋都看不懂,于是整个人都怔怔的出神。
一阵哆嗦过后,这位强者连忙是强自打起精神来,拿出了通讯器。
他要将自己在这边的发现,秉告给自己的上司,也是他们势力中唯一的星河级强者,只要告诉了这位星河级,上峰如何做决断,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但起码有一点是肯定的。
这次任务回程后,他就会马上辞去自己的职责,连忙回到星域内部,甚至躲到边边角角的地方,让谁都找不到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
不躲到那种犄角旮旯里,他怕是都会受到接下来的大势影响,毕竟猎户臂与他们先前所想的不一样,可能有一位他们都无法想像的大神在这里,谁还敢确定他们背后的那位雌性生物,以及雌性生物带来的力场内的强者,是否会帮助他们啊。
哪怕猎户臂里的这位,没有雌性生物那边强大,可看起来也不弱,没听过一句话么——神仙打架凡人遭秧!
所以他回头就藏起来。
“这家伙,倒是很听话。”
远在星空极远处的星球上,一名男子好像是消失了一瞬间而已,重新出现在了他刚才坐过的森林里,抬头看了看头顶天空,接着微微一笑。
想着这些,贾岩也不管那离开的恒星级部队了,低下头去,继续自己刚才在这片森林里做的事情。那就是切割开这个星球的一只野兽的肉,接着放在火上烤。
至于这个星球上的人均素质,都是不杀害野生动物的?
不好意思,贾岩并非这个星球,甚至不是帝国的人,所以他们的准则是约束不到贾岩的,并且贾岩的实力足够强,哪需要遵守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昆妃子么?”
吃着食物,贾岩的思绪,已经是传递到了真身那边。
而真身这里,处理的速度更快多了,整个思索的情况也变得更为全面。
他在大殿之中,默默的感受着分身传递过来的情报,微微的沉吟起来。
不过想想也对,在强者至上的宇宙里,到达比较强实力的雌性生物,是非常少的,每一个背后,都有大量的更强者在追求他们,如果说在地球上不少的女性姑娘,属于那种被惯的比较夸张,而娇横无比,那么在宇宙之中,只凭着自己是雌性生物身份,而认为全宇宙都欠她们,都要听她们命令的雌性生物,更是不计其数。
据说这种雌性强者们,不止一次闹出过笑话,当然也不止一次闹出过大动静,其中还有些记入历史的大事件。
比如某次,一位星河初阶的雌性生物,因为在某次强者的聚会里,羡慕另一位强者夫人的私人星球,于是死活都想抢,结果双方背后的‘丈夫’,也就是伴侣出手了,最后那场战斗,竟是越来越大,打到后面也不知开始的理由是什么了,引发了一次银河中央星域局部地区的大战争,甚至传说死亡了两位星河中阶的大能!

Published in 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