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eynhq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古神的自我修養 ptt-【第490章】 現身-inj56

古神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古神的自我修養
“希望的你的那位学生,还有同僚,以及……那些贵族。能够像你一样,看透层层恐怖的阴霾,寻找到真正的光明希望。”
招揽赛伦,只是开始。他的学生、同僚还有贵族,如果能够真心归顺,那么对于掌控凡登公国的统治阶级,就多了一些筹码。
将统帅的意志,散播到公国,将璀璨的光芒,照射在每一个角落。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平民阶层,都真心感受到群星的希望,是目标,也是责任。
真诚是交流的基石,赛伦敞开心扉,言辞诚挚,博得了哈拉尔德的欣赏。
但是,还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这里。
返回船舱的临时住所,他的学生拉里早早的就等在那里,这位年轻的魔法师,心里充满了疑惑。
“拉里?”
“老师。”拉里恭恭敬敬的一鞠躬:“我之前看到你和船长哈拉尔德先生交谈。”
“你心里有疑惑?”
在赛伦面前撒谎的意义不大,拉里开门见山:“是的,有很多的困惑。”
“进来谈吧。”
这是一间士兵舱房,分为两张上下铺的木床,一个狭窄的过道。除了赛伦之外,另有三名是船上的士兵。
当然,混合住的目的,就是方便监控他们的举动。
赛伦对此没有异议。
不过白天时间,士兵出去执勤之后,舱房里就私密一些。走进舱房,赛伦指了指对面的床铺:“拉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拉里满头雾水的看过去,就是一张普通的木板床,上面铺着颜色单调的褥子和被子,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老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学会观察,拉里。感知系魔法师,不需要要学会观察,细致入微的观察,才能配合你的感知,进行判定。”赛伦走过去,指着那叠的方方正正的被子:“细节很重要。你看被子,它被爹的十分规则平整,这显然是刻意为之。再对比其他的床铺,你可以看到他们的被子叠的无比一致,给人一种整齐的感觉。还有褥子和床单,我每天早上都能见到,士兵出勤之前,细致而快速的抚平褥子床单,叠好被子。由此可以断定,他们一定经过长期的训练。”
不就是被子和褥子吗?只是整齐一点,拉里还是没能领悟到赛伦的意思,微微蹙起眉头:“一个普通人只要肯练习,都能够做到的吧?”
“问题就在这里。”赛伦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训练一个人的确不是难题。但是,你能够想象,这里的士兵都能做到一致吗?这是我和他们聊天时得到的答案,不仅仅是底层士兵,就连他们的长官,也天天如此。”
“这……”拉里似乎悟到了点儿什么,却不甚明晰:“这样做的目的呢?只是为了一致吗?一致能够带来什么?”
“不要低估一致性。一致性可以让一盘散沙,变成一块岩石。这些士兵身上没有任何的元素波动,我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感应到一股相同的情绪。那就是自信!”
“即便面对海怪?”
“是的。”赛伦重重的点点头。
“这有点儿难以置信。”拉里困惑的摇着头:“即便是训练有素,武艺高强的骑士,面对海怪一样会心生恐惧。这些普通士兵,怎么可能?老师,他们是否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控制?我是指精神控制。”
“没有,我没有感受到。不过他们的状态,更像是信徒,自信源自内心中坚定的信念。”
“那或许可以解释的通了。他们信仰了某个神明,精神得到了洗涤。我曾见过一名圣灵骑士,或许就像他一样。”
身为学徒的拉里,同样是一位擅长精神类魔法的魔法师。不过和赛伦的有些区别,他的宝石戒指中目前只储存着一个魔法,叫做精神侦测,能够侦测目标的精神状态,类似于情绪感知,区别在于精神侦测,只能侦测精神总体状态,比如亢奋、萎靡、低落、兴奋等等,无法察觉细致的情绪变化。
登船之后,拉里就在暗中侦测着船员的精神状态,无一例外都很饱满。
“他们守口如瓶。”
赛伦点点头,尽管和船员们住在一起,可是却从没人提及黑石领的事情,应该是得到了命令。
“据我所知,黑石领是提亚王国的属地。可他们却不像是圣灵的信徒,老师,圣灵信徒的高傲在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到。”
“不可说。”赛伦朝他眨眨眼睛,他的感受更加真切,船上的两位强大存在,体内的能量根本就不是来自圣灵。
“可恶,这是侮辱!对贵族的侮辱!”
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赛伦耳朵一动走了出去,只见一位穿着长袍人,神色愤怒的走过来。
木拉森伯爵,和他们一样的幸存者。只是脱去了那染满鲜血的贵族装束,换成了普通长袍。
木拉森伯爵一看到赛伦,就像找到了倾诉的对象:“魔法师阁下,您出来的正好。我希望,你能以高阶魔法师的身份,和那个自大的船长提出严正交涉。”
“我感觉到了你的愤怒,伯爵阁下,你可以详细说说吗?”赛伦保持着淡定,心里却有一丝厌恶,这位木拉森伯爵在斯蒂亚城的口碑就不怎好,脾气暴躁,个性高傲。
“这还用说吗?我们是贵族,您和您的徒弟是魔法师。而那个船长,他不过是个小小男爵。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待遇,和士兵住在一起?天哪,他们应该给我准备一个单间,一个舒适的单间,并且提供足够好的食物。”
赛伦和拉里同时皱了皱眉头。
很显然,死亡威胁解除后,木拉森的性格就暴露出来。锦衣玉食惯了,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待遇。
这很愚蠢。
但也别指望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族,会忘记他‘高贵’的身份,以及应该享受的‘高贵’待遇。
“魔法师阁下,我的要求并不过分。我的金币、珠宝完全可以支付的起。”
说起来木拉森也不算太愚蠢,知道用金币和珠宝来换取更好的待遇。再加上双方身份上的差距,他自己觉得不太过分。
然而,这不是普通的落难。
斯蒂亚城被毁,木拉森的家族僚属在登船时的混乱之夜,早就打散了,侥幸在几名护卫的保护下,才登上黑天鹅号。
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孤家寡人。
要是遇上海盗,估计他早就凉透了,所有的财宝自然也属于别人了。
“魔法师阁下,在你的面前,我不敢说谎。以你的高贵身份,在斯蒂亚城,就算是他的亲爹三港总督,也不敢如此怠慢你。您的权威,不容亵渎啊。”
木拉森是要把赛伦拉到同一阵线,以魔法师自带的光环,迫使哈拉尔德妥协。
赛伦心里却觉得十分可笑。
拉里也面露厌恶之色。
纸醉金迷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就连脑筋都退化了。
“魔法师阁下……”
赛伦挥手打断,目光越过他,一抹金黄的阳光,洒在走廊上,预示着最危险的时刻来临:
“黄昏来了。”
就连木拉森的脖子都猛地一缩,他早就成了惊弓之鸟,这时也顾不上别的,下意识的藏到赛伦的身侧,小声道:“阁下,您感应到什么了吗?”
赛伦闭上眼睛,手指上的宝戒发散出盈盈光芒,其中的恶意感知魔法启动,无形的扩散开来,超越船身,向海面下蔓延。
恶意!
强烈的恶意,汹涌的恶意,正在清晰的靠近中。
当他睁开眼睛时,直接无视木拉森,对自己的学生说道:“立即通知埃蒙他们,做好战斗准备。海怪——来袭了。”
幸存的五位魔法师中,以赛伦的位阶最高,拉里的位阶最低,其余三位魔法师都是中阶魔法师,但他们更加擅长战斗。
“明白。”拉里毫不拖泥带水,转身离去。
赛伦看都没看木拉森一眼,脚步急促的走出船舱。
哈拉尔德正在舰桥和艾德蒙一起参阅海图,制定接下来的计划。当看到神色凝重的赛伦走进来,两人预感到了危险。
“恶意从海域深处出现。或许,我们太接近他们的巢穴了。”赛伦扫了眼海图,指了指其中的位置:“这里距离丰饶港的海岸太近了,据可靠情报,阿拉贝城采取了守城策略。这些海岸上,早已沦为海怪的巢穴。”
哈拉尔德不敢怠慢:“速度如何?”
“很快。”
“传令下去,所有人子弹上膛,进入战备状态。舵手,调整航向,向右前方行驶。档位,前进五!艾德蒙,这里暂时交给你指挥。”
望着哈拉尔德匆忙离开舰桥的身影,赛伦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期待。
战备状态和调整航向,只是常规防线。
那两位强大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底牌。
或许,也是他们自信的来源。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