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vvsmy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 夜懷空-第五百九十九章 初次戰役交鋒熱推-kcxn2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在唐军和大食军阵型相距三百步远的时候,伏远弩开始大显神威,这几乎是普通长弓的两倍多的距离,当它发出的箭杆从天空中抛落下来。大食军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在方阵指挥的命令下将大盾举过头顶。
大食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大盾拦住了箭杆,但依然有不少落到阵列的中后方,留下了许多具尸体。
伏远弩再次发射,不再追求齐射的效果,弩手们开始各自寻找目标,零星地击杀正在稳步接近的方阵,这种情形就像是明知前方是死亡,还要驱赶着人硬生生去受箭,他们面对的心理压强有多大可想而知。
大食军方阵逼进了擘张弩的射程之内,两军阵列相距二百三十多步,有了单兵擘张弩的加入,敌军所承受的打击也越来越密集。
擘张弩手分为前中后两队,双腿蹬弩背双手拉弦以腰力来上弦,然后站立或半蹲在地上瞄准发射,唐军军弩所做的望山也十分精巧,并且已经掌握到三点一线的精髓。前队射完后中队补位,中队射完,后队再上如此似车轮般来回轮换。
漫天的箭雨如飞蝗朝着大食军阵型落下,几乎难以忍受的大食军举起长弓还击,但这时还远不到弓的射程之内,双方列阵站立的位置风向突然变化,本来只是干扰的横风变为了迎向大食军方向的顶风,箭矢群歪歪扭扭地落在唐军阵型前方的空地上。
负责指挥射击的押官康怀顺见此情形,连忙高声喊道:“加快速度,给我瞄准一点,射!”
他的意思很明显,列阵奔行的大食人很快就会冲入双方都能够互相伤害的射程,趁着这个机会擘张弩的箭矢赶紧不要钱地抛洒过去,大食军接连不断发出惨叫声倒下,本来严密的阵型已经出现了许多空洞,就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航船。
敌军将领拉苏尔发出了强烈怒吼声:“给我往前冲,接近他们迅速还击!”
这时双方已经接近到一百六十步,唐军的单弓弩也开始发出神威,许多臂力大的弓手也已经开始手痒加入了抛射过程,而之前的伏远弩依然在发射箭矢,只有近距离才能够感受到它动能的恐怖,大食人手中擎着的木制大盾竟然直接被洞穿,连同胸口都被射透,这时的大食军阵在唐军面前,仿佛一个毫无防护的婴儿。
李嗣业始终骑着马站在中军预先堆好的土坡上,这样可以稍稍看清前方的战事,他始终关切地注视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连每一个士兵的动向都想要掌握。
他回头立刻对毕思深说道:“给田珍的瀚海军骑兵下令,同时给葛逻禄顿毗伽骑兵下令,让我军左右翼准备陌刀队,大食步兵阵无法快撑不下去了。大食骑兵即将两翼出击救场。以骑兵对抗骑兵冲势,以陌刀队作为杀敌助力。”
“喏!”
中军立刻用唢呐发出了吹奏信号,传令兵站在塔上挥动五方令旗,两翼的骑兵很快做出的战斗调整,两翼的陌刀队也站在了前列。
双方阵列接近到一百米范围之内,敌军的长弓手终于找到了还手的机会,他们简直要在长距离的奔行中憋坏了,挨打如此长距离不能还手,简直是要把人给逼疯。大食军的弓手们发出怒吼声接连不断地抛射箭矢,但是唐军阵型中的弓手更多,双方的杀伤力兑换可想而知。
齐亚德冷声下令道:“下令,骑兵冲击两翼,步兵第二方阵紧贴上去,第一方阵快要撑不住了,让他们分列阵撤退,退到第二方阵后面。”
大食军企图以两翼骑兵冲击唐军的阵型,分散唐军的攻击力,以迅速达成第一方阵与第二方阵的顺利轮换。
“骑兵!上!”
身后背着黑旗的大食将军一马当先冲了出来,黑色的阿拉伯马毛发发出闪亮的光泽,他们的手中攥着骑枪,马蹄跳跃在地面上激起了阵阵尘土。
田珍的瀚海骑兵正在左翼的位置,为了给对方的骑兵以最大杀伤,他拽着马缰刻意控制出击的时间,要给步兵的陌刀队留出冲锋的距离。
“所有人,稳住!不要动。“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身下的战马正在烦躁地双腿踢踏着土地,连它们等不及要去饮敌人的血了。
敌军骑兵距离他们还不到一百五十步,可以清晰地看到烈阳下他们身上覆盖如流瀑一般的银色锁子甲,他们手中端着骑枪,调整速度有条不紊地向前冲锋。
“一百步,稳住!”
双方已经接近至六十多步,唐军的左翼阵列中抛射出箭矢,但只造成大食军寥寥几十人的伤亡。
“马槊队!骑枪队!冲锋!”
“陌刀队!上!”
双方都是轻骑兵,于是在冲锋的短暂过程中,他们先拉满了角弓进行一轮抛射,然后才从背上解下马槊或骑枪,两军在接近的过程中均开始放慢速度,战马相遇的同时前排也开始了互相攮刺。
陌刀队紧跟在骑兵的后方冲了上去,他们很好的补充了骑兵稍显不足的灵活性,成为了步骑搭配的反骑兵战队。陌刀兵在战马的空隙中穿过,银色的光芒高高举起,闪电般地劈将下去,战马和兵卒同时发出了悲鸣声,如同一座小山般轰然倒塌。
右翼的情形与左翼类似,只不过葛逻禄骑兵与陌刀队之间的配合不甚默契。双方在两翼进入到短暂的胶着之中。
战场的中央大食的第一方阵与第二方阵的交替并不顺利,因为唐军的方阵趁着这个时候竟然向前推进了,他们箭矢的杀伤力远胜大食军,在推进的过程中逐渐把攻击的重心转移到后方的第二方阵上,第一方阵成列地撤退得益于阿拉伯人沉着稳定的战斗素养,但这场战斗的意义已经不大,就算再支撑下去,败退的依然是大食人。
齐亚德果断地下令吹奏退兵号角,阿拉伯人的方阵迅速向后撤退,在后撤的过程中阵型依然稳固,后队高举着盾牌阻挡唐军追射的箭矢。骑兵也迅速脱离战斗逃脱战场。
李嗣业立刻命令所有人停止推进追击,此战的第一天算是落下了帷幕,双方并未分出胜负,但大食人的损失要大很多。
大食军撤回到营地中,继续砍伐树木加固营盘,防止对方深夜袭营,李嗣业也把中军撤到了高台上,双方都在修整准备接下来的战役。
第一方阵的将军拉苏尔怒气冲冲地返回到营地中,他身中三箭血染战袍,追在齐亚德身后恨声问道:“为什么要退兵?唐军快要撑不下去了!”
齐亚德转身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双方主力尚未进白刃交战状态,第一方阵便已经伤亡近三成,唐军撑不下去?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我们的人数是唐军的两倍多!”
齐亚德冷静地想了一下,点点头说:“两倍不够,我们要继续增兵,立刻传令撒马尔罕驻军,要他们将三万人全部派来,只留下少数人驻扎留守。”
他庆幸自己没有相信唐军将领写出的那封求和信和他们散布的假情报,今天这场战役也绝对不是一个畏惧战斗的人能指挥出来的,若不是他手里还掌握着一张犀利猛烈的底牌,他也绝对不会冒险主动前来打这一场胜面并不大的战役。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