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ddjj2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笔趣-899.莊周佈道熱推-46r86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99、庄周布道
刘浩这次真是付出重大,也就是佛门道场靠的太近才会舍得,换做道门,他还真不太在意,相比佛门,道门的温和性更高,而且,做为炎黄子孙自有的传承,哪怕他们踏入了亮剑世界,刘浩也不甚在意,相反,说不得还会欢迎一番,佛门,蛊惑性太强,太没有原则性,不得不防。
他也有想过找佛门做过一场,只不过这事也只能想想,除非能碾压如来,这样还能在圣人不临凡的时候让佛门有所顾忌,否则打败一个佛门准圣有多少意义可言?
老家小院内小石亭,茶水煮沸,刘浩和大阁老以及国防阁老对坐着,开始进入正题。
“我到来之前,原本五台山出身的僧侣也一一送回文殊寺庙,也算是对他发出了善意,只是不知佛门是否会得寸进尺!”
大阁老这话其实更多的是向刘浩证实,做为一个老政治家,心里头已经有了答案,果不其然,看到刘浩脸上的笑容,他就知道说不得自己走了一步错棋,在还没有谈判之前,将自己的位子摆放到了低处。
“佛门不比道门,道门对凡俗的干涉绝少,讲究道法自然,最大的代表就是道德天尊老子,说是无为而治,其实更多的还是让人族自立自强,一切所得也好,劫难也罢,皆是人族成长道路上的一份子。
佛门却反之,讲究干涉现实,对他们而言,人族便是最大的信仰来源地,也不得不干涉人间,否则他们便失去了力量的源泉。
故而,得寸进尺是一种必然,不过哪怕今日没有将那些僧侣送回,该来的还是要来,他们永远都是填不饱的,洪荒的西牛贺州各大国度,神权高高在上,皇权不过是其中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刘浩这一番话让大阁老和国防阁老叹息一声,国府智囊团一个个都是人精,对佛道教义早就研习了不知多久,早就有了答案,可今日从刘浩口中说出,却是对这些答案的莫大确定,这让二人心中也抛弃了最后一丝幻想。
“龙国还是缺乏力量,我们和佛门并没有站立到一个水平线上,这使得双方缺乏谈判的公平性,眼前看来,只能想办法扶持道门,以此来对抗佛门的贪婪了!”
刘浩听了,脸上的笑容更甚,对大阁老这番话也赞叹不已,龙国不缺乏真正的智者,几千年来起起落落的历史让龙国人有着应对各种劫难的能力,驱狼吞虎罢了,暂时的隐忍也是必须的。
实力不如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苦练基本功,将自己的根基踏实了,一点一滴的迎头赶上,其他的,都是虚的。
这些道理,国府岂能不知?
他们早就想到了扶持道门,但这里的扶持却不是投靠,地球可不是洪荒,龙国也不是大唐,脊梁骨也比大唐要硬的多了,哪怕自己再穷困潦倒,也绝不会让自己跪伏在地。
故而,也只能称之为‘扶持’,在宣传上朝着道门倾斜,好在这些也是此前本就存在的政策,自地球灵气复苏以来,道门一直坚定不移的和龙国国府站在一条线上,同舟共济共度难关,这一点,反而比佛门自扫门前雪好太多了。
佛门,终归只是在盛世之中才出来捞金的体系,这一点,和乱世道门入世有着绝大的差异,也难怪国府早早就对佛门有了防备之心,在和刘浩交谈之时,至今也没有提及庄周可能的危害,无他,乃信任也。
临沂,庄周一身道袍悠哉而行,不时有着目光投向于他,他仿若未觉,一步步朝着自己感应之处而动,过不多时,一个巨大的雕像出现在他面前,这个雕像,虽然和他面容有些差矣,然附着在其中的信仰却让他知道这是百姓对他的认可,自发雕刻而出,为了纪念他对龙国历史文化的贡献。
越过雕像,一个古朴的祠堂远远出现在他双眼之中,祠堂的横匾之上,‘庄子祠’三个大字闪烁着光辉,无不在提醒着庄周这里是他的地盘,是龙国人族对他的最大认可。
一路行来,庄周岂能不知如今龙国人族和妖兽之间无时无刻都在争夺着生存空间?一路上不知看了多少此人类和妖兽之间的战斗,也是这些战斗让妖兽一直被弹压在大山之内,确保了人族大大小小城镇的安全,自己这个祠堂不同样如此?
这几十年来,龙国的百姓依旧让自己的祠堂一尘不染,无不说明了人族对他的尊重,哪怕明知道这么做不会自己根本不知,明知道不可能得到自己力量的加持,甚至心里头对此根本不做期待,可依旧还是这么做了,这让庄周感动不已,心中不由来的诞生出一种惭愧感来。
龙国,各地之中,神佛也好,历史人物也罢,雕刻还真不少,这些雕刻之中,但凡在各大城镇之内的雕刻,也大都完整的保存了下来,百家之道兴起之后,这些雕塑之中的历史人物更是得到了精细维护,和庄周认为的不同,这些百姓心中还是有着一份期待的,期待哪一日这些历史祖辈会从岁月长河之中醒来,带领他们共同对抗可能的灾难。
须知,诸葛亮的出现就是一大明证,哪怕诸葛亮很快就从蜀地消失,可他同样在蜀地留下了众多传承,后来诸葛青又添加了更多,可以说,在蜀地,武侯诸葛一系的修炼之法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大的提升了蜀地百姓对抗妖兽的能力。
有了第一个,就会期待第二个,今日,庄周的到来,不同样印证了百姓心中的期待吗?
踏入祠堂,一个七旬往上的老人拿着一把扫帚清扫着落叶,看到庄周进入,抬头给了一个善意的笑容,而后便自顾自的继续打扫着。
庄周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老人不过是一个再不同不过的老人,按照地球境界划分,身体等级不过是一阶而已,练气根本未得其门,反倒是精神力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宁静有了二阶身边。
庄周知道龙国基础功法早就普及,眼前的老人之所以普通人一个,更多的还是天赋低下使然,故而才被分配到自己祠堂之中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然也就是这样一个一打扫就是几十年的老人,却让庄周感觉自己欠了对方不小的因果。
他没有在老人身上过多停留,停顿一下而后继续朝着祠堂内部行去,入了大堂,就看到一个香案陈设正中位置,香案之中,三只高香竖起,飘渺的燃香飘荡在空中,后方,一张庄子画像高悬,虽面容和自己相比有着不少差矣,然其上那份逍遥气息却尽显无疑。
这时,一本摆放在香案边缘的书本吸引了庄子的注意力,这本书籍显得十分陈旧,显然是被翻阅了无数次的结果,其上‘南华真经’四个大字竖向排列,印入庄周眼帘,使得他笑容瞬间展现而出。
‘南华真经’乃是庄子所著,便是洪荒之中也流传甚广,只不过在洪荒之中,生灵阅之,悟性较高者能够从中悟得修炼功法,所谓人族‘逍遥游’功法便出于其中。
和洪荒‘南华真经’相比,地球的‘南华真经’就好似被加了一道枷锁一般,哪怕悟性再高,也只能当作一般书籍来看,最多不过从中悟得些许道家思想罢了。
庄周的到来,却是打开这道枷锁的钥匙,只见他轻轻一抚,桌面上的‘南华真经’闪过一道薄薄的白色光芒,紧箍也因此而开。
三清山,一个约莫十岁的道童嘟着嘴巴,念念有词的读者手中的‘南华真经’,心里头却有些愤愤不平,就在半个时辰之前,这道童正经历了人生之中一场重大的挫折,明明不是自己的错误,却被师父强加到自己身上,原因他却十分清楚,而且还百口莫辩,被自己师姐栽赃陷害,自家师父根本不听自己辩解,只能咬牙认罚。
而被惩罚的,就是大圣诵读十遍‘南华真经’,如今正是第九遍的开始,只不过这一次,却完全不同起来,明明自己诵读之时也没有其他不同,可每读出一个大字,就好似有千钧重担强加自己身上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也是他一个幼童,思维简单,虽发觉不妥,脑海里依旧想着的还是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虽有千钧重担加诸于身,却坚定的负重而行,直撑得他小小的脸蛋面色涨红依旧不罢休。
灵气复苏之始,人族大限被无限拉长,然总有一些不幸者,道童的父母便是如此,一场小小的妖兽潮汐,便将之淹没,若非三清山道士经过,他以及他那个师姐也不可能存活下来,进入三清山五年有余,他心中早把师父视作父母,也因此才会坚定而执着的想要完成师父交代的惩罚。
却不知,这个惩罚成了他如今最大的机缘所在,随着他一个接着一个大字的诵读,声音传遍了整个三清山之内,聆听者无不放下手中之事,沉浸其中,彷佛这些经文蕴含着无尽的大道,在洗涤着他们内心的尘埃;
做为诵读者,身体之内已经形成一个简易的功法循环,涓细的灵气以周天模式在他经脉之中流淌,每运行一个周天,这份灵气就壮大一份,也变得更加复杂起来,这便是他无意之中参悟所得功法的自行完善。
临沂,庄子祠堂之内,只见庄周盘坐在香案的蒲团之上,那模样和三清山道童似乎无二,便是诵读‘南华真经’之时的语速也没有丝毫区别,没有给字音之间都有着较长的停顿;
唯一不同的区别便是声音本身,一听就知道这是庄子本该有的音律,而效果自然比三清山的道童要强上百倍不止,其覆盖的面积更是直接将整个临沂包含,更坚定的朝着更远方扩散而开,但凡听闻者,无不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便是那些妖兽也不例外。
大堂之外,那个清扫地面落叶的老人首当其冲,恍惚之间似乎到了古代,更是盘坐在庄子身前,有如当面教导一般,阵阵明悟在心中升起,对自己阅读了无数次的‘南华真经’有了本质的认知,彷佛打开了一扇通往天庭的大门一般,进入了无尽仙神的世界,遨游其中不可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他看到一头庞大的身形划过天际白云,遮掩了无边日月,浩瀚已不足形容对方,好一会他心中才闪过‘鲲’这个字符,而后看到那身形一个跳跃,化作化作一头大鹏呼啸而走,这才坚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断,自己所见生灵,乃庄子形容的‘鲲鹏’是也。
他却不知,正是他恍惚之间所见,让他周身出现了‘鲲鹏’的意向,在功法之余,更得了一个绝顶的‘鲲鹏’技能。
庄周在布道,收益者不知几何,‘南华真经’在道家历史上有着绝大的地位,在龙国的历史上,道祖乃是老子,其下便是庄子,可以说但凡道家就没有不知晓的,也是道家必须的课程,随时随地都可能拿出来诵读一番的存在;
如此浩大的传播,自然瞒不过刘浩敏锐的感知,这却不是他神念的铺开而至,反而是因为他的气运和龙国息息相关反馈而来。
庄子的传道,对龙国气运而言,也是一次巨大的填补,就好似将三千大道之中的众多大道补充了许多阴阳一般,使之一瞬间茁壮成长起来,使得龙国的气运之龙扶摇而上,一下倍增不止,这般状况,又岂能瞒得过刘浩的感知。
老家小院,刘浩猛的站起,更将对面的大阁老和国防阁老也吓了一跳,不自觉的也站立了起来,脸上更是出现了难以言喻的肃穆,二人虽不知刘浩为何如此,却十分明白其中定然不会简单,只希望不要是坏事为好,心里头,才想着是不是洪荒之中又到来了那个准圣?
几个呼吸过后,二人看到刘浩脸上呈现出高兴的笑容,这才将提起的心脏轻轻放下,对视一眼,脸上肃穆的表情松开,轻轻坐下,静静等待起来。

Published in 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