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vg1go精彩言情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一十一章 冷靜看書-1jmjn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从关内侯手里把房子要回来,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皇帝既然要封赏陈家大小姐和其子,那陈家要回自己的房子岂不是理所应当,皇帝怎么能拒绝?那到时候,周青的儿子又怎么办?
为了李梁的儿子,就不管周青的儿子了?
李梁的功劳比周青还大?天下人如何说?
枫林听了丹朱小姐的话,忍不住笑了,丹朱小姐就是这样,想要欺负她也没那么容易。
周玄在一旁生气:“陈丹朱,我是特意来给你通风报信的,还愿意助你进宫跟太子和陛下理论一番,你倒好,竟然第一个念头是算计我。”
陈丹朱认真的说:“这不是我算计你,这说起来还是因为太子。”她将手里的切药刀放到周玄手里,郑重说,“侯爷,为自己鸣不平吧,我支持你。”
周玄握住刀作势敲她的头。
看着两人的嬉闹,枫林悄然离开了,丹朱小姐还能想接下来怎么做,可见很理智。
王咸听了枫林的话,点头:“没犯傻,不亏是当初能独行毒杀姐夫的女人。”
他说到这里,一旁坐着的沉默的铁面将军忽道:“你说什么?”
王咸看过来,自从枫林回来说了丹朱小姐的反应后,铁面将军就有些出神。
“没说什么啊。”他说道,“说丹朱小姐杀她姐夫,当然我的意思是丹朱小姐不会糊涂的因为这件事去跟皇帝太子闹,她很冷静,知道事不可违抗,就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铁面将军哦了声:“冷静吗?”
“很冷静了。”王咸道,“而且很聪明,把周玄扯进来,让陛下和太子多一层为难。”
铁面将军没有再说话,对枫林摆摆手:“给袁先生那边送信去吧。”
枫林应声是,拿着王咸递过来的信退了出去。
快马信兵向西京去了,这边桃花山上,周玄也告辞。
看着翻上墙的周玄,陈丹朱站在廊下喂了声唤住。
周玄回头看她。
“走门不行吗?”陈丹朱指了指门,“开着呢。”
周玄道:“我想走哪里就走哪里。”
陈丹朱撇撇嘴,又唤住他,道:“谢谢啊。”
周玄自嘲一笑:“不用谢,我也帮不上忙,也解决不了你的痛苦。”说罢跳下墙头消失在视线里。
陈丹朱站在廊下望着矮墙久久未动,阿甜小心翼翼过来唤声小姐,陈丹朱才回过神看她。
“那老爷他们是不是要回来了?”阿甜问。
虽然她一直盼望着老爷他们回来,但因为李梁的功劳而回来,实在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按照老爷的脾气,只怕一家子都自尽也不会接受这种封赏。
陈丹朱默然一刻,对阿甜一笑:“别担心,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先不要想了。”
解决吗?怎么解决啊,三皇子周玄以及铁面将军都解决不了,阿甜不知道也不敢问,免得让小姐心烦,她点点头,又小心翼翼问:“那给大小姐写信说一声吗?”
多少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圣旨到了一家子晴天霹雳措手不及。
陈丹朱摇摇头:“不用写。”又对阿甜柔柔一笑,“这么大的事,将军一定会告诉六皇子,六皇子那边会给姐姐他们说的。”
阿甜不问了,看着廊下摆着的草药工具:“小姐,这些我来做吧。”
陈丹朱摇摇头:“我来吧,快要做好了。”
阿甜应声是,她也是担心小姐累,这些天小姐一直日夜不停的做药材,比前些时候用心多了,唉,用心也是一种分心,大概只有这样才能缓解痛苦吧。
陈丹朱重新坐回去,将切好的药片举在眼前对着日光仔细的看,细细的挑选,一簸箩的药片只挑出一小碗,然后一片一片仔细的碾碎,碎成粉末,她看着粉末轻轻的嗅了嗅,似乎被药香味陶醉,闭上了眼。
…..
…..
铁面将军的信比以往更快到达了西京,很快又到了陈丹妍的案头。
这一次袁先生坐在院子里的花架下,没有见到陈小元。
陈丹妍轻声说抱歉:“先生来的突然,父亲他带着小元玩呢。”
袁先生其实每次来都有固定的时间,那时候陈丹妍会提前将陈猎虎支走,这一次袁先生是突然到来的,陈丹妍没有准备——
后院传来老人低低的咳嗽声,但很快停下,只有叮叮当当木头锤子敲打的声音。
“父亲给小元在做小木马。”陈丹妍含笑说道。
袁先生点点头:“是有突发的事,这次的信不是丹朱小姐写的,是将军身边的人写来的,丹朱小姐没有亲自写信来。”
陈丹妍道:“那看来不是什么好事了,丹朱都不肯给我写信。”
坐在花架下的陈大小姐纤瘦的像一株藤蔓,但袁先生知道这个女子有着怎样强大的力量,生死边缘能挣扎回来,不仅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也活下来,以及明知不是什么好消息,还能平静的打开信。
看着低头看信的女子,袁先生在一旁轻声道:“老王把事情说得很清楚,太子的动机,以及你们的拒绝后果,我就不多说了。”
陈丹妍将信看了一遍,面色没有半点改变,轻声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她对袁先生一笑,“因为我从来不想能有好消息,这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它不是突然发生的,它是一直都存在的,只不过现在摆到我们面前了。”
袁先生笑了笑:“大小姐能这样想很好。”又问,“那大小姐的意思想要怎么做?”
陈丹妍将信叠好放在桌子上:“我当然要进京,既然陛下要封赏李梁的儿子,那就只能封赏我的儿子。”
袁先生愣了下。
“可能陛下忘记了。”陈丹妍笑了笑,“李梁只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那就是我,陈丹妍,所以他也只有一个儿子。”
袁先生恍然明白了,看陈丹妍的神情更添几分敬佩,还有几分怜惜。
“那个女人以及她的儿子想要获得封赏。”陈丹妍对袁先生轻轻一笑,“就要先得到我这个正妻的认可,我不喝她的茶,她就休想进李家的门,她的儿子,也休想上李家的族谱。”
袁先生点点头:“大小姐说得对,大小姐做得好。”又轻声,“只是,委屈大小姐了。”
要去跟那个女人纠缠,要去撕开被丈夫背弃的伤痛,要去让自己生下的儿子,重新冠上仇人的名字。
这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折磨。
陈丹妍轻轻笑了笑:“不委屈,我很高兴,这是我能做的事,不能什么事什么痛苦都让我妹妹一个人来承担。”

Published in 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