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9xvak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217章 大義在哪裏?推薦-lzww2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庆安四年六月二十二日。
越后,荒川河南岸,黑川藩的地盘上。
“太上天皇……板载!太上天皇……板载!”
周遭战场,又响起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兴武院军的欢呼声,高亢激昂到了极点,从荒川河两岸,一直横扫过和村上藩毗邻的黑川藩的全部领地!
和欢呼声同时出现的,还有马蹄声、枪炮声和败军兵将的哭喊哀嚎!
在荒川河南岸,双方曾经激战了一日一夜的战场之上,双方的尸体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一大片的区域,河滩上到处都能看见已经变了颜色的血迹。在二十日中午前后,楠木正雪率领的3个以北面武士为骨干的北面军步兵营涉渡荒川河,背靠荒川河摆出了一个三边空心阵。
方阵刚刚摆好,还没等兴武院上皇过河,保科正之指挥的番方军和越后诸藩联军就开始了“半渡而击”。
双方的战斗一开始就进行的非常激烈和血腥!
保科正之也和兴武院一样,一开场就投入了三个营的番方军,在8门6磅炮的支援下,汇同一部分诸藩联军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猛攻。
而楠木正雪指挥的北面军三个营在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炮兵没有过河,所以打得比较被动,被8门6磅炮压着打!
如果不是这群北面军都随身携带着铁铲,善于挖掘工事(朱慈炯给他们配铁铲是为了方便挖壕围攻日本城堡),看到苗头不对就紧急堆起了胸墙,楠木指挥的军队很有可能已经被保科的番方军打败了。
而当北面军的12门6斤炮被运过荒川河后,保科正之的番方军和越后诸藩军的损失就开始大了起来,每波攻势结束后都会丢下一地的尸体。因为进攻造成的损失太大,所以到了二十一日夜,保科正之不得不放弃猛攻,改为在北面军的空心方阵周围构筑工事。
当六月二十一日的清晨来临后,双方在荒川河南岸的战斗就陷入了胶着。北面军在荒川河上架了浮桥,以便把更多的军队送到南岸的空心方阵之中。
而保科正之则命令部下在北面军的空心方阵外加固工事。同时,他还下令从高田藩、长冈藩、新发田藩等处调集援兵,以支援荒川河战场。保科还向江户派去了使者,请求幕府立即派兵进入上田藩、沼田藩、松代藩、川中岛藩和越中富山藩布防,以防止兴武院上皇在越后之战取胜后迅速扩大领地。
不过保科正之的布署还是慢了一拍。
就在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正在为荒川河前线的激战而头疼不已的保科正之,就得到了高田藩发来的告急信……高田藩隔壁的越中富山藩出了大祸事了。
高田藩的鱼津港在两天前遭到来自海上的兴武院上皇的叛军的攻击。
因为富山藩毫无防备,所以鱼津港当天就宣告失手!
这个富山藩因为是前田百万石的支藩(有10万石领地),而且主城富山城的增筑工程由于缺乏资金进度超慢,修了十几年都没完工。所以藩主前田利次无法入住,就干脆带着大部分家臣住在了加贺金泽藩(前田宗家所有)境内。
结果朱慈炯率兵在鱼津港登陆的时候,富山藩境内并没有多少武士。这个拥有10万石领地和一座未完工的主城的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朱慈炯指挥的北面军完全控制!
富山藩失陷的消息传到荒川河前线后,保科正之就真的慌了!
因为他这回是腹背受敌了!
富山藩就挨着高田藩啊,如果登陆富山藩的北面军攻入高田藩,就凭高田藩手头的几千人,怕是守不住的。
而高田藩一丢,越后这里还怎么打?
另外,在富山藩的西面还有个大而弱的前田百万石——包括大半个越中(越中有53万石,其中10万石属于富山藩,其余属于加贺藩)、整个能登、大半个加贺(加贺藩的另一个支藩大圣寺藩在加贺有7万石),都属于加贺藩,总共有102万5千石,如果再算上两个支藩还得再加17万石……差不多就是120万石了!
因为封地太大,领国又靠近畿内,德川幕府一直不放心加贺藩,而加贺藩也不敢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加贺藩的武力一直比较弱,现在也没有紧跟着幕府训练新式陆军。
如今加贺藩的军队,还和前田利家在世的时候差不多……这个百万石的大藩根本抵挡不住强大的兴武叛军一击!
而前田百万石一旦被灭,兴武院上皇的地盘距离畿内可就只隔一个越前了。
越前的几个藩同样抵挡不住。
所以保科正之在得知越中富山藩失陷后,方寸已然大乱,哪里还敢继续恋战,只得收拢兵力开始撤退。
而兴武院上皇、上杉纲胜和楠木正雪又怎肯让保科正之安然撤退?
他们立刻就组织了追击,追兵一路尾随保科正之的败兵大开杀戒。
从黑川藩的地盘一直杀进了长冈藩的地盘,仍然追着保科正之不肯松口……最后一直杀到了高田城附近,才因为天黑暂时止住的攻势。
但此时在鱼津港登陆的北面军也已经靠近了高田城。
眼看高田不守,保科正之只得丢下分驻几处的番方军,带着两三千人和高田藩主松平光义一起撤往北信浓的川中岛城……
七月初一,兴武院上皇御造反,日本第一穷藩响应上皇参加造反,还有村上、黑田、长冈、新发田、高田等藩先后沦陷的消息一起传入了京都这个是非之地。
紫宸殿上,后水尾院上皇的脸色从来没有如今天这样严峻过。
而绍仁天皇、德川赖房,板仓重宗、九条道房等人则开始了小声的争论。
“大义当然属于我方!现在应该立即下招褫夺兴子的一切封号和俸禄,贬为庶民,再宣布她是反贼,以正视听!”
“可是天皇怎么可以剥夺禅让皇位给他的上皇的封号?”
“那就由后水尾院上皇发布院宣!”
“可是兴武院也是上皇……如果院宣大于圣旨,那么日本国最大的大义名分到底属于谁?”
“当然属于后水尾院上皇!”
“不对,最大的名分应该属于天皇陛下!”
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着,谁也不肯让步。
“嗯咳,”后水尾院上皇终于开口了,“水户左大臣,公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方已经死了,什么意思都没了。
不过水户赖房不能透露将军的死讯……将军已经言明,要装活三年。
现在德川赖房也只能当德川家光尚在人间了。
水户赖房又,问:“主公的意思,当然是要指兴武院和上杉纲胜等人为朝国贼了!
所以,大义必然在我们手中!”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