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hqdhr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時空之頭號玩家 愛下-第742章 強制走後門閲讀-vw2i8

時空之頭號玩家
小說推薦時空之頭號玩家
“大人还真是见多识广呢。”狐妖一边提着灯笼在前边引路,一边笑吟吟的与罗戒闲谈,“您也有狐妖式神吗?还是曾与我们狐妖打过交道?”
“「管狐」算吗?”
“大人说笑了,那东西只能算是宠物,和我们狐妖的区别,就像是猴子与人。”
“如果不算「管狐」,那我就只接触过一只狐妖。”
“哦?大人认识的那只狐妖是几条尾巴呢?”
“九条,毛发是金色的。”
前方的灯火晃动了一下,狐妖险些将灯笼掉在地上,回头面露怪异的笑容,道:“大人真会开玩笑,在我们狐妖当中,只有「玉藻前」大人才是金毛九尾。”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穿过幽长的走廊,狐妖引领着罗戒进入到了一座人头攒动的大厅。
“客人,这里就是我们离人阁的交易厅,无论是武器、符咒、式神,我们这里都有出售,价格也是公平合理。”
罗戒走马观花的巡视了几处摊位。
这离人阁的货品种类是够丰富,可惜全部都是白色品质的低端货,也就是出售的式神还有几个像样的,然而他还用不上。
“大人似乎对我们的货品不是很满意?”
这狐妖倒是七窍玲珑,一眼就看出了罗戒的失望。
“开门见山的说吧,我对你们离人阁的其他东西不感兴趣,这次完全是为了「不知火」而来。”
罗戒的直接并没有让这名狐妖侍女感到意外,她微微一笑道:“绝大部分新客人都是为了「不知火」而来,那您知道规则吗?”
“什么规则?”罗戒在船上可没有听船东说起过这件事。
“这里太吵,我带您换个地方说话吧。”
狐妖提着灯笼,将罗戒引入一间静室。
“您要喝茶吗?”
“不必。”
“大人是个急性子呢。”
狐妖拽过两个软垫,与罗戒对面而坐,虽是异类,却端庄得挑不出任何瑕疵。
“阿离小姐每三日会在海上平台献舞一次,在这期间,海上会升起无数火焰,其中只有一簇是「不知火」的真身。”
“所有参与比赛的阴阳师,要在歌舞结束之前,找到「不知火」的真身并捕捉。如规定时间内无人成功,则只能等到三日后的下一场重新开始。”
罗戒从这规则中隐约品出了些东西,问道:“如果两名阴阳师同时盯上了一簇火焰要怎么办?”
狐妖微微一笑:“当然是各凭本领,我们离人阁并不会插手阴阳师之间的争斗……当然,如果力有不逮,最好还是主动认输退出,以往的比赛中可是有不少阴阳师因此而丧命的。”
这个改动可是比原设定中那浪漫的才子佳人戏码难多了,系统果然还是那个德行,不会留下任何漏洞给玩家钻空子。
好在目前这个幻境世界中只有他一名玩家,与他竞争的都是本世界的土著阴阳师,PVE的难度可是要比PVP低多了。
虽说已清楚规则,但罗戒还是打算走点捷径。
“能带我去见见那位「阿离」小姐吗?”
如果说这世上有人能辨认出「不知火」的真身,那么恐怕就只有这位传说中的绝世歌姬「阿离」了。
果不其然,狐妖果断拒绝,委婉道:“大人,每个客人来这里都想见「阿离」小姐,为保证比赛的公平,原则上我们是不允许「阿离」小姐单独会见任何客人的……如果您觉得这段等待时间很无聊,我们可以为您安排专人侍奉,如果您有特殊嗜好,我们还可以为您安排妖怪侍女,都是经过我们离人阁专门言周教过,一定会让您感到满意。”
罗戒察觉到了这句话中透露出的另一层信息,淡淡道:“忽略后一句,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要遵守这一规矩?”
狐妖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神情中露出一抹尴尬,道:“就算是我们离人阁,也有得罪不起的人……不过您不在此列。”
“如果我一定要见呢?”
“客人您不会想在离人阁内动武吧?”狐妖似乎经历过类似情况,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我虽是身份卑微,可终究代表着离人阁的脸面,您若是伤了我,只怕想离开这里就没那么容易了。”
罗戒微微一笑:“动武?不,我有更简单的方法。”
狐妖本以为罗戒只是在虚张声势,却忽然惊恐的发现身体居然完全失去了控制。
“这不可能!离人阁是有反幻术法阵的,没有人能在这里使用幻术!”
“幻术?不,这不是幻术,而是一种只对你们狐妖有效的东西。”
罗戒的指尖轻描淡写的从一把白玉色的武士刀上拂过,所过之处的刀身亮起无数细密的金丝,燃起的火苗在半空中隐约形成了一只狐狸的虚影。
「青丘印记」。
这是那把由《地狱老师》幻境中玉面金毛九尾狐所打造的C金武器【狐蛇炎杀】所附带的武器技能,效果是对武器品质以下的狐类血脉生物绝对掌控。
幻境世界中的狐类敌人不多,罗戒一直觉得这技能很鸡肋,还白白浪费了一个武器技能位,却不料想会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
这也是他起初拒绝更换这名狐妖侍女的原因。
“这……这是「玉藻前」大人的气息……”
同种妖怪的等级概念极为森严,九尾妖狐「玉藻前」更是狐妖中神一般的存在,别说是这还没有完全化形的狐妖,就算是这离人阁中最高等级的「三尾狐」,在这「玉藻前」亲手烙印的「青丘印记」下也照样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带我去见「阿离」小姐。”
“不……我不能这么做……”
这狐妖此刻完全陷入了一种“口嫌体正直”的状态,虽神情表现得极力抗拒,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起身为罗戒带路。
作为离人阁最重要的资产与招牌,「阿离」居所是一间由层层法阵环绕的密室,虽看似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实则却是一间永远也无法逃脱的牢笼。
对于罗戒的到访,明显不在此间主人的预计之内。
“我记得今天没有访客的预约,是临时安排吗?”
随着两扇绘有彩画的木门向两侧开启,一名身着舞姬华服的绝色少女于面向大海的窗边转过身。
“抱歉,阿离小姐,我……是身不由己。”
见狐妖挣扎无奈的眼神,绝色少女已然猜到了几分,抬手示意狐妖退下,只留罗戒一人在房中。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控制的待客妖,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不知火」的真身在哪里,我甚至连我为什么能召唤「不知火」都不清楚。”
绝色少女的语气清冷淡漠,显然类似问题她已重复回答了多次。
罗戒直视着面前的少女,忽然道:“「不知火」不是就是阿离小姐你么。”
“那种民间传言居然还有人相信。”「阿离」轻瞥眼眸,用一种看傻瓜般的目光看向罗戒,“我如果真是「不知火」,难道能逃得过这么多阴阳师的眼睛?只怕早就被人收去做了式神了。”
这倒是句大实话。
原著中的离人阁是处烟花之地,往来的都是寻欢作乐的富豪贵族,无人察觉「阿离」的真身很正常。
而这个魔改的世界中,离人阁却是阴阳寮,出入此地的都是世袭的阴阳师,而且「阿离」能召唤「不知火」又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如果「不知火」的真身真是「阿离」,恐怕早就被人发觉了,也不会将她留到现在。
“好吧,是我冒昧了。”
“没有提示。”「阿离」展开折扇遮住面孔,只留下一双静若秋水的明亮眼眸,冷言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选错火焰,就会受到烈火焚身之痛,哪怕以灵力护体,这种痛苦也不会减轻丝毫……很多阴阳师都是承受不住这种痛苦而主动放弃的,不知你能撑得住几场。”

Published in 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