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inxft優秀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七百一十一章 高句麗將耍蠻橫推薦-unlve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随着菜肴一上桌后。
顿时。
这些番邦人,就犹如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开始大肆抢食了起来,根本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又有什么人看着他们。
“怎么样?这些人肯定是没有吃过我们唐国的美食的,一会,你可得好好宰一宰他们不可。”那位小官,瞧着他所带来的这些使团人员吃像后,笑着向掌柜的说道。
“你放心,我惠字一系酒楼,依照郡王的指示,番邦人虽说也招待,但只要是番邦人不给钱这事,嘿嘿,我家郡王曾经可是说过了,谁要是敢不给钱,要么就送到扶桑去挖石头去,要么百倍赔偿,他们要是敢不给钱,想来你是知道后果的吧。”掌柜的也是一边笑着,一边看着。
在长安城。
惠字一系酒楼所属谁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要说这些番邦人了,哪怕是朝中大臣前来吃饭,照样也得给钱。
甚至。
连宫中贵人前来,也是一样得收钱。
只不过是像征性的收上一些,并不会真如菜价一般的收取。
毕竟,人家是宫中的贵人。
惠字一系酒楼的大掌柜徐福再傻,他也知道怎么做的。
哪怕曾经有着钟文的话,徐福也不可能真的百分百的依照钟文的话去行事。
宫中的贵人,那可真不好得罪。
况且钟文也常年不在长安城,也只有徐福在处置着一这些事情。
当然。
曾经也有人上门来闹事。
可只要有人胆敢前来闹事,哪怕钟文不在,李山也是在长安城的。
结果可想而知,不管你的身份如何,更或者你有多大的能耐,要么被打,要么被罚。
小半个时辰后。
这二十来号的番邦人,那真叫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山中猴子一般,只要是吃食,全部塞进嘴中。
这不,杯盘狼藉用来形容他们的战果,都有些小看了。
不要说主食没了,连这菜汤都不见一滴了。
可想而知。
对于这些番邦人来说,惠丰酒楼的饭食,绝对是天上才有,地上绝无的可能,甚至,他们还认为这些饭食,估计连他们的国王都未尝到过。
说来也是。
就西域以及以西方向的诸国。
怎么可能能尝到这么美味的食物呢?
“诸位客官,饭钱总共五百二十一贯钱,我就收你们五百二十贯。”掌柜的拿着账单走近那些番邦人,脸上挂着笑意的说道。
番邦人当中,绝大部分人是不通唐话的。
好在那位小官熟知他们的语言,随即走了过来解释了一声。
“什么!!!你这些食物要这么多的钱?你们这是抢钱!”当那位小官翻译后,恨声大怒道。
身为使团人员,来到这长安城,虽吃了美味,可这价格也高得太离谱了些,这不怒才怪呢。
“客官,我们惠字一系酒楼的菜肴,乃是宫中的贵人都常吃之物,难道我们唐国的皇室贵人,还比不得你们?你们要是不给钱,那我可就要报官了。”掌柜的也是怒言道。
二十来号人,虽说没有吃五百多贯钱的食物,但也是有着好四五十贯呢。
掌柜的的也只是加了十倍罢了,这已经不算是黑的了。
说来。
掌柜的也记得钟文曾经的话。
那就是番邦人来惠字一系酒楼用餐,一概要加倍收费。
哪怕没有那位小官的提醒,他照样会依着指示行事。
而今。
他只是加了一个十倍的数罢了,也不算是多加。
“你们最好还是付钱为好,这惠字酒楼,可真不是你们能得罪的,哪怕是我们也不能得罪。这惠字酒楼的背后,乃是一位郡王,曾经,郡王以一人之力,抵挡吐蕃国几十万兵马,你们要是不付钱,到时候郡王一怒,可就不好处理了。”那位小官赶紧解释道。
他的解释,使得这些番邦人顿时心惊。
吐蕃国如何,他们必然是知道的。
以一人之力,力抗几十万吐蕃国兵马的郡王,如此勇猛之人,这些番邦人听后着实害怕的紧。
这些番邦人,那绝对是尊崇强者的。
只有强者,才会让他们害怕,才会让他们崇敬。
得了那小官的话后。
这二十来号番邦人只得把这苦给咽了下去,纷纷从怀中,身上,掏出值钱的玩意出来。
可最终下来,依然还是少了一百来贯。
“你们最好把钱如数交完,否则你们可离不开我惠丰酒楼。”掌柜的看着当下的这些珠宝金子等物,心里也在计算着这些东西的价值。
东西不少。
放在他们国家的市场之上的价格,说来早就超过来五百贯钱了。
可对于番邦人的东西,放在唐国,却是不好评说价格了。
所以,掌柜的也只能依着最低价来评判。
最终。
这些番邦人也只能派了几人回去,好去弄钱去了。
与此同时。
长安东城的惠利酒楼之中。
也如这惠丰酒楼一般,迎来了一批番邦人。
而打头的一位,乃是一位中年人。
“客官,入我惠利酒楼,所有武器必须解除,否则不得入酒楼之内。”伙计瞧见一伙番邦人正欲进入惠利酒楼,赶紧迎了上去阻止。
惠字一系的酒楼,有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武器不得入内。
而这一行的番邦人,虽说长相与唐国人类似,但这装扮,一看就不是唐国人,而是高句丽人了。
对于高句丽人。
估计唐国人大部分人都比较恨吧。
从前朝开始,就对这高句丽不喜,甚至,还发动了数次的战事,死伤无数,连尸骨都无法运回唐国。
那中年人瞧着伙计,眼神之中闪动着不悦,“我们来此用饭,也并非来打架的,而且,我听闻在长安城之中,只有惠字一系酒的饭菜最好,所以特意前来品尝一番。你酒楼的规矩我不懂,但我高句丽人,兵器永不离身。”
中年人的话,说的也算是中规中矩。
可这兵器不得入酒楼之内,伙计自然是要遵守的。
至于眼前的这十来个高句丽人说兵器永离身之事,伙计不认同,甚至酒楼之中的食客们也不认同。
谁都知道。
只要你入酒楼之内用饭食,那么兵器就得放在酒楼外。
“客官,对不住,我惠字一系酒楼的规矩不能破,要是诸位的兵器不解,那么我们恕不接待。”伙计不卑不亢的说道。
可是。
伙计的眼中,却是闪动着一股恨色。
甚至,连大堂中的食客们,两眼之中,都闪动着恨色。
对方自称是高句丽人,必然会引起众多唐国人的仇恨的。
“怎么?难道唐国就是这么没有礼数不成?兵器乃是我们的本,而今,我非要入酒楼之内,难道你还能打我们打出去不成吗?哼!”那中年人听着伙计的话,又瞧见伙计以及大堂中众食客们眼中的恨色后,更是不屑了。
随着那中年人的话一落,他身手的两人直接走了出来,把伙计一推,推向一边倒地不起,径直的步入到酒楼之中。
“高句丽人,这是我唐国,不是你高句丽,胆敢在我唐国的都城放肆。”大堂之中,一位食客见那些高句丽人不遵守酒楼之规矩,又是把伙计都推倒在地,顿时怒火中升,站了起来指着这一群高句丽人大喝。
“高句丽人,滚出长安城。”
“高句丽人,滚出我唐国。”
“高句丽人,滚回你们那里去。”
“高句丽人,……”
众食客被那人的话顿时激起胸中火气,纷纷站了起来,怒指着这一群高句丽人。
而此时。
惠利酒楼的掌柜在后厨闻声后,赶忙奔了出来,瞧见众食客激愤,又见酒楼的一名伙计跌倒在地。
掌柜瞧此情况,眉毛一挑不快道:“诸位,这里乃是我惠利酒楼,请诸位离开,我惠字一系酒楼恕不招待你们这些野蛮的高句丽人。”
掌柜的话,算是得罪了这群高句丽人了。
一句野蛮之词,直接把那十来名高句丽人与动物划上了一个等号。
那以中年人为首的高句丽人,顿时纷纷双拳紧握,似有要动武之意了。
那中年人眯着眼睛,眼中开始闪动着一些怒火,“你刚才说我们高句丽人是野蛮人,那我到是想让你见识见识,在你们唐国人眼中的野蛮人是如何把你们这些唐国人给打趴下的。”
随着那中年人的话一落。
他身后的数人纷纷往前踏出几步,紧握拳头,挥向掌柜。
“砰砰”几声过后。
掌柜的连一拳都抵不住,直接被轰飞而去,跌落至柜台之上,把整个柜台都砸得不像样了。
更是把管账的都给砸得鼻血大冒。
而掌柜的更是大口吐着鲜血,一看就知道内腑受到了重击,甚至连胸骨都有可有断了几根了。
“你们胆敢在此动武!”众食客见此情况,心中更是怒气满满。
与此同时。
有着一些食客也开始撤离这个是非之地。
胆大的依然站在那儿怒视着眼前的这十来名高句丽人,胆小的当然得跑了。
都伤了人了。
而且还有人胆敢在惠利酒楼闹事,这已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参与得了的了。
惠字一系酒楼所属,估计长安城的人都知道这是谁的酒楼了。
曾经。
有着不少人要动一动惠字酒楼。
要么名声大臭,要么被杀。
没有谁能讨得了好去。
而今。
还有高句丽人胆敢在惠利酒楼耍横,可想而知,这结局他们都能想到最终会如何了。
“将军,惠利酒楼有高句丽人闹事,高句丽人已经伤了惠利酒楼的伙计和掌柜,你们赶紧去看看吧。”心好的食客,从惠利酒楼逃离后,直接奔向巡街的武侯。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