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0xof優秀玄幻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笔趣-第五百六十三章 事情的真相熱推-9rnjh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离开久必见亭好一段路程,风亦飞确认无人追击,才停了下来。
一路都是穿林过野,没走大道,此时所在位置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雨已经开始下了,开始只是毛毛雨,后边就变成了潺潺细雨,打在树叶上悉悉索索的响。
月儿已被乌云彻底掩盖,不见一丝月光透下来。
冷凌弃突兀的出现,必定是有古怪。
猫猫姑娘倒也不是真傻,知道是来救她的,一路强自压抑住了哭声,就只是偶尔抽下鼻子,带得身躯也跟着连连震颤。
风亦飞迅速的发了个密语给雷零空空,“空空,冷血还在老庙那边吗?”
雷零空空马上回复了过来,“我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出去了,说要去找什么线索。”
风亦飞登时皱眉,冷血还真的刚好不在老庙。
挟着猫猫纵身飞上一颗大树临近树顶的树杈上。
雨下得不大,繁密的树叶能暂时遮风挡雨,间或有点水珠落下,不用力去摇晃,也不会变成落汤鸡。
将猫猫放了下来,安置到树杈上坐着,风亦飞才道,“猫猫姑娘,我是来救你们的,可惜我来迟了一步,没救下你爹。”
猫猫仍是泪流满面,没有答话,以风亦飞的目力自是能看清楚她悲戚的模样,眼睛都哭肿了。
但在这黑幽幽的环境下,她却是看不清风亦飞的容貌的。
倒也省了些麻烦。
风亦飞又道,“你呆在这里,不要发出声音,也不要哭,我担心还会有敌人追过来,事情有些古怪,我得再回去看看,你在这等着。”
猫猫哽咽了下,“公…….公子…….小心…….”
虽是看不分明,她还是听得出,风亦飞的声音很年轻。
“你认识雷零空空吗?”
猫猫猛点头。
“我发信号叫他来接应你,你如果不是听到他的声音,绝对不要轻易发出响动。”风亦飞道。
什么信号当然只是托词,跟NPC是说不清楚,有无视距离联系的传音入密的,名副其实的千里传音。
猫猫又复点头。
风亦飞看她缩成一团,紧抱着树干,身子仍在瑟瑟发抖,从包裹里摸出毛皮斗篷给她披上,招出地图,标记了下当前坐标,脚尖轻点树干,飞掠而出。
说起来,这毛皮斗篷还是金掌柜送的,也不知道权力帮解散后,他怎么样了。
又发了个密语给雷零空空,“猫猫姑娘你是认识的吧?”
“认识,她是老渠乡里正老瘦的女儿,那个凌小骨好像还跟她看对眼了,好像会产生一段情缘的样子。”
那这么说,死了的是老渠乡里正老瘦?他怎么会带着猫猫跑久未见亭的?访友?
此际也无暇去管那么多,风亦飞当即把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雷零空空立马答应了下来,他会率人赶过去,援救猫猫。
至于冷血会出现在久必见亭,肆意杀人的事,雷零空空是一点都不信。
风亦飞也是一样,冷血那面瘫要会胡乱行事,滥杀无辜,将来也不会位列四大名捕了,事出必定有因。
有很大的可能是有人栽赃嫁祸。
也才没过去多久的时间,说不定久必见亭那里的人还没走。
与屠晚交手两次,风亦飞已对他的武功有一定估量,自己想要逃走,没有一点问题。
就算他们走了,也肯定会有痕迹留下。
借着草木掩盖,风亦飞在细密的夜雨中疾掠而行,这会趾剑却是不太方便用,赤色的剑光过于惹眼,没有外缚印隐没,容易露出行迹。
雨点风亦飞倒是不在乎了,有气劲护体,根本滴不到身上,依旧是干爽得很。
快临近久未见亭,风亦飞突地察觉远处有轻微的衣袂摩擦声传来,来人的方向正是久未见亭所在。
当即循声望去。
是并肩疾行的两人。
风亦飞扫视了下左右环境,迅速的闪到一方岩石后,伏下身子,隐藏了起来。
夜幕深沉,雨下得密,他们没有发现风亦飞。
可风亦飞却是看清楚了他们的面容。
兔大师,狗道人。
‘惊怖大将军’凌落石的心腹手下。
他们会出现在这边,方才的事情绝对是有古怪。
已能听到他们的低语声。
只听一把略显奇特,貌似有些漏风的声音道,“我们是大将军的左膀右臂,那屠晚居然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还敢对我们发号施令,说什么他只管杀人,收尾嫁祸的事情让我们好生料理。”
风亦飞已是猜出他的身份,说话这么怪,多半就是那兔唇兔牙的秃驴,兔大师。
但兔牙好像不会漏风呢?没试过有那样的大板牙,也不太清楚是不是说话就该是这样。
另一把尖细的声音似有些惊慌的接话道,“老兔子,你可小心点,屠晚那凶人还没离开多久。”
果然,先前说话的是兔大师。
“怕他作甚,他牛皮吹得震天响,还不是让梁取我跟何宝宝逃掉了。”兔大师道,“他也只是收钱替大将军杀人而已,敢动我俩,大将军决计不会轻易放过他!”
狗道人似是不想在这事情上多嘴碎下去,转移话题道,“风亦飞那小子也是胆大包天,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都分明看见他走了,我们才动手施为布置,哪想得到,他居然还敢去而复返。”
风亦飞已是明瞭,事情的真相都揭开了,屠晚来久必见亭杀人,兔大师与狗道人在后边跟来,故意发出响动,好嫁祸给冷血。
久未见亭周边的民众可都没死,他们要听到那些声响,证词肯定会对冷血不利。
这还真是个挺恶毒的主意,要何阿里的父母都死了,这一口黑锅扣下去,一时之间,冷血也难证明自身的清白,何阿里那“五人帮”很有可能会为此跟他反目成仇。
崔大哥没探听清楚啊!
“这话你可千万别让屠晚知晓,我俩可不是他的对手。”狗道人吁了口气,“风亦飞又岂是易与的货色,他毕竟是得了燕老魔的真传,闯下了个‘绝指天魔’的名号,当今江湖上的年青一辈,还真没几人,名头能响过他的,他的师尊燕老魔你又不是没见过,那是凶威滔天的魔君,喜怒无常,日前一见,你客客气气的朝他问话,还被他打掉了门牙,便是连大将军都要恭敬有加的退避三舍,查探明白了他没在这一带逗留,才敢出来行走……”
风亦飞听得一奇,老燕在这边出没过,他这是要去哪?他这么闲的吗?
可惜了,没能跟他照个面,也只能希望以后能找到他的踪迹。
心念电转,脑海中灵光一闪,崔略商不是要为自己找个身份混进去将军堡,这兔大师跟狗道人就是相当合适的人选那!

Published in 遊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