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j5519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興風之花雨 蕭風落木-第六百三十四章 寶元禪院推薦-yos4h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香香被逼着签了卖身契。
孟凡气不过动了手,准备把人抢走,结果涌来一群带着棍棒的僧人围攻。
亏得他入寺的时候,习惯性的弄了一兜香灰做幻术的媒介,来了个当场消失。
这下更闹大发了,佛门净地使妖术,这跟蹲佛头拉屎有什么区别?
立时惹出一众护寺金刚冲出来降妖伏魔。
孟凡拼命逃命,心知人家既然收债,肯定知道香香的住处,所以叫上风沙一起逃命,然后再设法救人云云。
风沙差点当场气晕,嘴唇都青了,手指点着孟凡的鼻尖一阵剧颤,气得火冒三丈。
“真没看出来,你什么时候生出了侠肝义胆,吃了楚涉的肝?还是吞了柳艳的胆?”
风沙当然有善心,前提是力所能及。
如今自身难保,孟凡闹这么大的动静不说,还想救人!
最关键,这小子居然跑庙里招惹和尚。
目下,他对佛门的势力唯恐避之不及。
大半边身子已经被六位总执事推到沟边上,眼看就差一步掉下去。
掉下去就是万丈深渊。
四灵将会变成一把砍刀,他就是刀柄。
柴兴一定兴高采烈的握着他暴砍佛门。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孟凡突然弄这一出,分明嫌他掉沟里掉得不够快,还特意跑来踹上一脚。
孟凡没见过风沙发这么大火,偏又不清楚缘故,嗫嚅着不敢吭声。
绘声才不管弟弟到底做错了什么,总之先按着他磕头求饶准没错。
风沙很快冷静下来,问道:“柳艳和花娘子来宋州了吗?”
孟凡忙挺身道:“看暗记,她们也是昨天到的,明天再去应该能见到。”
风沙低头思索少许,向孟凡道:“还记得去往北门的路吗?我们连夜赶过去,在附近等着柳艳现身。”
他觉得势必在侍卫司找到他之前汇合柳艳,必须使赵仪多一层顾虑。
孟凡环视周遭,露出为难的神色。
一路跑太急,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再者,太阳已经落山,实在难得认路。
风沙斜眼瞄着孟凡,道:“认准北方准没错,找护城河又不难,你下午刚走过一遍,行经的大致地段总认得吧?”
孟凡迟疑道:“认得倒是认得,就是要路过宝元寺。那群秃驴正到处拿我呢!”
他是想救香香没错,但也没到跑去找死的地步。
风沙无所谓道:“谁知道你敢回去,又是深更半夜,稍微绕一下,没事的。”
孟凡想想也是,便即领头找路,很快眺望到护城河,认准方向,找到正途。
三人不敢走上街面,寻摸着沿街的后巷小径,速度难免慢些。
好在越走越偏僻,人少房也少,沿着道路不远的沟沟壑壑一路往北。
尽管一走一脚泥,好歹比在巷内绕来转去快上很多。
又走一段,月光下遥遥可见一座坐落于小山之上,毗邻护城河的宏伟寺院。
超乎想象的宏大,当真称得上巍峨。
随便拿眼一扫,寺内的各类建筑加起来多达数百余间,俨然一座小城。
更是灯火通明,无殿不亮。
夜空在上,烛火在下,比军镇民镇,甚至比天上的星辰都要耀眼。
寺院附近全是沟渠纵横的田地,一望无际,期间星罗密布着农宅。
如此规模的寺院,风沙更不愿意招惹,宁可绕一大圈攀上远处的山坡,也不想从寺院左近插过去。
气喘吁吁的爬上坡顶俯瞰,立时发现自己的决定当真英明。
寺内寺外皆有一队队的火把如蛇蜿蜒,显然都是巡逻,观其数量和密集程度,丝毫不逊于宋州的军镇,仅是规模相对来说还是小了很多。
风沙忍不住拽住孟凡,伸手指着寺庙道:“你小子下午从这里逃出来的?”
孟凡啊了一声,没反应过来。
绘声推他一把,低声道:“发什么愣,主人问你话呢!”
孟凡赶紧点头。
风沙饶有兴味的扫量他几眼,赞道:“有点能耐,我小瞧你了。”
孟凡摇头道:“当时到处都是烧香拜佛的人,没见到几个秃驴,更没有这么多人巡逻,我就是弄出点混乱,然后趁乱跑的。”
风沙不禁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他很少进出寺庙,落足的寺庙多半也是四灵用来打掩护的地方,纯是挂羊头卖狗肉,并没见过多少规模这般大的寺院,对此情形实在不太熟悉。
绘声忽然动动耳朵,护到主人身前摆开架势,低喝道:“谁在那里!”
树丛悄无声息的跃出来一个身段苗条的劲装少女,激动地叫道:“主人,绘声姐!”
她完全忽略了孟凡,跟没看见一样。
绘声收起架势,同样喜笑颜开:“流火还是授衣!你怎么在这儿!”
“婢子授衣。”
授衣跑来向风沙面前,并膝跪下道:“婢子和姐姐护主不利,请主人惩罚。”
“不怪你们。”
风沙心里很高兴,把授衣拉起来,借着月光打量少许,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笑道:“没事就好。你姐呢?”
授衣回手指道:“柳仙子和花娘子在那边山坡上,姐姐还要过个山头。本以为明天才能见到主人的。”
风沙恍然道:“原来你们一直跟着柳艳。”
授衣点点头,解释道:“那天饮涧酒馆人去楼空,婢子和姐姐找了一圈找不到主人。于是姐姐带婢子去找柳仙子,说跟着柳仙子更容易找到主人。”
风沙嗯了一声道:“也对,你和流火好歹混过江湖,跟着柳艳门道多些。对了,你们深更半夜跑这里干什么?”
授衣答道:“柳仙子说宝元禅院最近将有大事发生,特意前来查看,婢子和姐姐跟来做警戒。昨天晚上也来过,禅院的守备相当深严,找不到空子混进去。”
风沙挑眉道:“柳艳说了什么事吗?”
“柳仙子说来了禅院来了重要的人物,而且不止一位,应该是商谈重要的事情,具体来人是谁,她倒没说。姐姐认为这是来自隐谷的任务。”
风沙用膝盖想也知道所谓重要的事情肯定跟佛门有关。
至于重要的人物?莫不是赵义吧?
这小子跑来跟佛门谈什么事情?莫非是赵仪授意?甚至玄武总执事授意?
风沙隐隐有种要被人坑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
……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