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2dk1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 王不過霸-第三百五十二章 天牢展示-wk6c5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南阳,鲁阳。
张辽最近有些困惑,最近曹仁似乎有化攻为守的趋势,很少主动出击,反倒是在四周建设起坞堡,看样子,是有意长期跟他打消耗战的意思。
莫非其中有诈?
张辽最担心的就是曹仁跟荆州勾结,趁他在此与曹仁苦战之际,让荆州兵从后方袭掠南阳,所以张辽对于荆州方面的动向一直持警惕态度,更在新野一带遍布斥候、哨探,查看荆州军动向。
最近这段时间,荆州发生的事情张辽自然是知道的,刘表病故,刘琦在王府中被刘表夫人安排人射杀,而后刘备趁机夺权,这一连串的变化,不可谓不精彩,但如今孙策还在跟刘备争夺地盘,荆南方面关羽尝试渡江时差点被孙策干死在江中,按理说,无论怎样,如今的刘备根本没有余力来觊觎南阳才对。
但除此之外,张辽想不出曹仁为何突然转攻为守的理由。
“将军!”一名将领进来,对着张辽一礼。
“是文长啊。”看到来人,张辽微笑着颔首道,来人正是魏延。
在吕布离开之前,魏延刚刚步入军旅,做个军侯,这是南阳书院出来的弟子第一步,只是没等魏延建功立业,吕布选择了归附洛阳朝廷,同时还带走了不少旧部,这是吕布的意思,却也是陈默的意思,吕布在南阳的烙印太重,陈默要张辽这样的将帅之才为自己守南阳,却也不希望南阳留下太多吕布的烙印。
不是忌惮,而是吕布留下的烙印太多,南阳很难招揽士人,毕竟当初吕布效仿陈默并不全面,光是死在他部将手中的士人不知凡几,要治南阳,先得把这些引仇恨的人给挪开,这样南阳才能治理,否则衙署与地方豪绅相互仇视,除非继续如同吕布那般以强势手腕弹压为主,否则别想让南阳恢复昔日繁盛。
不过吕布带着大量的部将离开,也留下个问题,张辽身边无人可用,很长一段时间内,张辽都是事必躬亲,比在吕布手下时还累,后来提拔了不少南阳书院出来的弟子,才渐渐解脱。
而魏延,正是其中佼佼者,也是张辽很看好的一位将才,几次向朝廷推举,魏延也从军侯如今一路升至牙门将军,算是张辽如今的左膀右臂。
“坐!”张辽示意魏延入席,坐在自己下手之后,张辽方才询问道:“何事?”
“洛阳传来一封书信。”魏延将一卷封了火漆的竹笺递给张辽道:“是加急文书,末将不敢私看。”
“比以前懂些规矩了。”张辽笑道。
“主公如今在官渡与曹军决战,却不知此时朝廷发来的书信是否是矫诏?”魏延皱眉道。
“哪来那许多矫诏?以主公之能……”张辽说到最后,却是没再说下去,拆开火漆,打开竹简看起来,只是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发生了何事?”魏延见张辽脸色不对,连忙询问道。
张辽叹了口气,将手中竹简递给魏延,站起身来皱眉寻思。
魏延连忙看向竹简,竹简上的内容并不多,是要张辽这边派一支精锐接管伊阙关,随后会着人奉上令牌,抵达伊阙关之后,若伊阙关守将愿意听令,可将其闲置,若对方不接令,可杀之。
落款……洛阳天牢!?
魏延茫然的看向张辽,什么时候,洛阳天牢有这权利了!?在魏延看来,这诏令根本就是个笑话,但张辽却神色凝重,让魏延察觉到事情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不由看向张辽,张了张嘴:“将军,这洛阳天牢……”
“主公出征之前,曾派亲信前来,主公不在洛阳时,若遇到天牢传来的军令,必须尊奉!”张辽沉声道。
魏延只感觉认知炸裂。
“文长!你可记得伊阙关守将是何人?”张辽扭头,看向魏延道。
“杨维,原是董卓部将,后来主公入关时投的主公。”魏延点点头道。
“立刻调集两千精锐,待令牌送到之日,立刻启程前往伊阙关,记住,先入关,而后去见那杨维,若那杨维愿意接令,交出伊阙关防务,可不予理会,但若那杨维胆敢反抗,立刻杀人夺关,记住,查清楚这段时间伊阙关发生了何事,报知于我。”张辽与杨维并不是太熟悉,虽然算起来,当年也算是袍泽,但相互之间交往不多,了解就更少了。
“喏!”魏延点点头,起身告辞离去,前去准备。
……
天色已暗,洛阳如同往日一般宁静、祥和,这是陈默多年努力换来的,尽管还无法与当年大乱前相比,但如今的洛阳,却更让人感觉舒适,身份的差距并不会像当初那般压抑的让人喘不上气来,坊市之间的热闹景象,青楼楚馆中的莺声燕语,为这座古老的城池增添了许多生机。
只是在这勃勃生机之下,渐渐涌起的暗流却又有几人能够看清。
天牢,阴暗的走道中,不时能听到囚徒的呻吟和惨叫,自陈默执政以来,除了最初的几年之外,用法相对宽松,作为大汉最高等级的天牢,能被关入这里的,皆是罪大恶极之人,这里不乏昔日高官、望族。
“先生!廷尉来了。”杨庆带着满宠来到最里面的一间牢狱中,在满宠愕然的目光中,对着牢狱躬身道。
满宠从杨庆突然持着陈默金令来找自己时,就觉得将有大事发生,只是任他如何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身处天牢,这……
“伯宁来了?进来吧。”
牢房中响起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满宠却一时间想不起是何人的声音。
“廷尉,请!”杨庆对着满宠一礼,拉开根本没有上锁的牢门,对着满宠道。
“有劳。”满宠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进入牢狱。
牢房很整洁……或者可说是奢华。
有书架,有床榻,桌案,若非自己身处牢房,满宠还以为自己进了哪位大儒的书房了,房中的窗户很大,采光不错,整个房间里,没有那种牢房的阴暗感。
淡淡的酒香弥漫在房间里,一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一边翻看着一本书,不时从案上的盘中捻起一颗黄豆丢入嘴中,随后又喝上一口小酒,看的满宠都有些羡慕了。
这是个囚徒该有的生活?
当中年人抬起头来的时候,满宠愕然道:“文和先生?”
贾诩当年也是陈默麾下重要幕僚,但不知为何,当年刘协身死,陈默跟曹操划定双方疆界,罢手言和回朝之后,贾诩因为连日旷工被陈默一怒之下逐出朝堂,还下了狱,至此再没出现过。
这个理由其实很扯淡,毕竟陈默对于身边几位谋士的准则一直都是能做事就行,对贾诩这般处罚,未免有些过了,当时也有人为贾诩求过情,但有些反常的是,一向待人温和的陈默,这一次却冷酷无比。
后来贾诩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时间久了,很多人甚至忘了贾诩的存在,满宠做梦都没想到,再见到贾诩,会是在洛阳天牢中。
“许久未见,生分了许多。”贾诩微笑着给满宠添了一觞酒,示意满宠坐下。
“先生,您……”满宠怔怔的看着酒水,抬头看着贾诩,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多年未见,本就不算太近的人,现在再见,实在没话说,满宠想问贾诩为何在此,但又觉得有些唐突。
“伯宁贵为廷尉,位列九卿,无需与我这般客套,算起来,诩如今还是阶下之囚,当不得伯宁如此。”贾诩微笑道。
“先生,有何事要我做。”满宠索性不再客气,他又不傻,贾诩在天牢中享受着这般待遇,牢门甚至没有上锁,也代表着贾诩有着随时出入的自由,再加上杨庆的态度,还有杨庆之前出示的令牌,哪还不知道贾诩是陈默布在这洛阳的暗子?
而且,最近洛阳朝堂波云诡谲,好几个陈默留在长安的大臣都遭到御史台弹劾,这其中甚至包括河南尹钟云以及虎贲中郎将高顺,这些人在趁陈默不在朝廷之际,想要根除陈默在朝中的势力,这点满宠自然察觉了。
满宠一直很奇怪,以陈默的习惯,不可能真的一点后手都不留,任由这些人兴风作浪,在看到贾诩的那一刻,满宠明白了,陈默早就算到有今日,甚至从好几年以前就开始布局了。
“抓几人。”贾诩微笑着将手中的那本书放在桌案上:“罪证都在这里。”
原来贾诩看的这本,并不是什么圣贤书,而是朝中官员的罪证。
满宠将那些罪证拿来看了看,眉头渐渐皱起道:“先生,这些都是朝中高官,只凭这些罪证,怕是定不了罪。”
书本上列的这些人,虽非三公九卿,却也是朝中重臣,没有确凿的罪证,按规矩是不能抓的。
“不定罪,伯宁只需要将他们抓起来便可。”贾诩微笑道:“无需审问,将他们抓起来之后,便无需再管。”
满宠不懂,看着贾诩道:“先生可有主公授命?”
若是陈默让他如此做,满宠不会犹豫,但贾诩不行。
“此物可够?”贾诩微笑着从桌案下取出一枚令牌,递给满宠,那是一面青铜令。
“宠遵命!”满宠看到此物,面色一肃,躬身道。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