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0380超棒的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愛下-第四零四章 朕乃興文教第一帝!相伴-ofcgs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自然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崔呈秀最善于察言观色,在看到朱由校的脸色之后,心里面就不禁叫苦了起来,恨不得暗自抽自己几个嘴巴。
我怎么想的?
为什么要答应阮大铖他们的条件,找陛下来谈这件事情?
明知道不行,怎么还鬼迷心窍的答应了?
现在箭在弦上,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总不能说现在又不想说了吧?
这种戏耍君王的行为,可比说出来要严重的多。
崔呈秀只能硬着头皮直接说道:“陛下,钟羽正担心陛下会摒弃孔圣人之道。”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崔呈秀也顾不得太多了,直接就把钟羽正给卖了。
反正陛下要是生气了的话,那就去治钟羽正的罪。崔呈秀要尽量减轻自个儿的罪责。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的神情倒是缓和了不少。
原来他们是担心这个。
这个倒不是不能商量,朱由校也从来没有想过摒弃儒家,只不过想要改造它而已。
如果摒弃儒家,朱由校也找不到一个好的学说来代替。
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合适的学说很重要。
难就难在这上面,不可能没有指导思想。一旦缺乏了指导思想,事情就会变得更糟糕。
现在这个时代,天下的读书人学的都是孔子,朱由校不可能不宣扬孔子的学术。只不过孔子的学说被改得乱七八糟,不可能再继续用现在的。
秦汉时期的孔子学说,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学说。所有的儒家子弟,那都是能够提着剑杀人的。大统一大复仇的思想,在现在看来也是熠熠生辉。
只不过宋代的理学,彻底阉割了儒家的子弟。
秦汉时期的儒家弟子,那是真的君子六艺,讲究的是上马能领军,下马能治民,可以说是强得不要不要的。
要知道,在那个时代,不能打的学派早就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了。
孔子也不是现在庙里面那个儒雅的小老头,而是一个身高1米9多的壮汉,手持大剑、力大如牛,很能打,他的弟子也一样。
所以继续推崇孔子,朱由校又可以玩一把复古。
欧洲赫赫有名的文艺复兴,其实也不是复兴文艺,玩的不过就是旧瓶装新酒。朱由校要搞的东西也是同样的道理,于是他的心里面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很好利用的机会。
对于儒门弟子的立场,朱由校不抱什么希望。
从汉代开始,最善于转换立场的就是儒家的弟子。他们会根据统治者的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学说。
在这一点上,没有一个学派比儒门做得更优秀。
即便是朱由校要推崇荀子的时候,也有儒门弟子站起来摇旗呐喊;要推崇李贽学说的时候,一样有人站出来帮忙。
事实上就是这个道理。说白了,学说是为利益服务的;在利益面前,立场是可以改变的。
像冯从吾,以前就是理学的弟子,同时是东林党在山西的代表人物。可是现在呢?
冯从吾是荀子学说的急先锋。
还有黄克缵,大力推崇礼法并举,可以说也是荀子学说的门徒,而且还是非常坚定的那种。
这些人都背弃了之前的学说,说到底无非也就是利益罢了。即便有一些人是老顽固,朱由校相信这些人也不会太多,而且完全可以不予理会。
等到书院全部处于朱由校的统辖之下,这些人就没了用武之地。如果他们实在跳得太欢,那就封杀了他们的学说,到时候不过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
虽然大家都说读书是在做学问,可事实上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读书为的是做官,为的是前程。
看着崔呈秀,朱由校半晌没有说话。
崔呈秀的心中更加忐忑了,显然他这一次真的触怒了陛下。
崔呈秀心里面大骂阮大铖,果真是不中用的东西!自己怎么就听了他的话呢?
“这件事情,朕要考虑考虑。你先回去吧。”朱由校说道。
崔呈秀的脸上顿时垮了下来,不过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希望陛下能够不计较他的过错。
崔呈秀说道:“陛下放心,臣子回去之后会和他们继续商量,相信会有一个好结果。”
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说完了就是回去继续收拾阮大铖他们。
至于说会有一个好结果,那就是要用尽各种手段了。这些人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
像钟羽正,如果他实在不答应,那说不定就得什么急病了。
像崔呈秀这种人,为了功名利禄,没什么干不出来的事。
朱由校看着他,直接摆了摆手说道:“这就不用了。你回去之后先静静的等待一下吧,等朕想想之后再说。”
听了这话之后,崔呈秀一愣。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不敢问,急忙说道:“是,陛下。臣回去之后就等待消息。如果陛下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那么臣告退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看着崔呈秀离开的背影,朱由校若有所思。
沉吟了片刻之后,朱由校对陈洪招了招手说道:“你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手下去引导一下舆论。”
“主要的论点就是书院改革,在全国大兴书院,这是文坛盛世,是朕心系读书人为了天下读书人做的好事,是千古以来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是历朝历代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情。”
“朕的兴文教之心,乃千古帝王之中的第一人!”
朱由校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既没有狂妄,也没有担忧,总之就是用一种很平淡的方式说出来的。
站在一边的陈洪听着,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与朱由校相处了这么久,陈洪对于朱由校的心思大概也能够摸到一些了。皇爷这一次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扬名,这是有别的安排。
于是陈洪连忙答应道:“是,皇爷。奴婢这就去办。”
“等一下,朕还没说完呢。”朱由校招呼住陈洪,想了想之后又说道:“你同时让人放出消息,就说有人希望摒弃孔子之道,在书院之中教导其他的学说。”
“至于是道家还是墨家,都没有关系,把消息放出去就行。对了,你可以提一提法家。”
听了这话之后,陈洪彻底知道了这一次事情的严重性。
他连忙说道:“皇爷放心,奴婢一定把事情办好。”
朱由校再一次点了点头。
对陈洪办事情的能力,朱由校还是放心的。朱由校再一次说道:“钟羽正的事情也要提一提,就说他反对皇家书院教导其他门派的学说。如果朝廷不同意教导孔子的学说,他就不同意书院改革。你去办吧。”
听了这话之后,陈洪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等到陈洪离开之后,朱由校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转身坐回到龙椅之上,开始琢磨安排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如果有什么疏漏的地方,该怎么补救。
朱由校这么做的原因非常的简单,无非就是转移焦点、声东击西、拉拢分化、树立榜样等等等等。
转移焦点,将是否同意书院改革转移到皇家书院教导什么上来。
同时还提出了教导别的门派,什么法家、道家、墨家,这是当今读书人绝对不能够同意的。这就是声东击西,让他们去为门派发声,而不会再在意其他的东西。
至于拉拢分化,那就是把钟羽正拎出来,把他塑造成一个斗士、一个敢于反抗的读书人。如此一来,有些人自然会投靠到他的门下,就完成了对书院中人的分化和拉拢,同时也把钟羽毛树立成了一个榜样。
几套组合拳打下来,朱由校相信肯定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效果。
当然了,这个程度还不够。等到事情闹腾起来之后,朱由校就派东厂的魏忠贤去把钟羽正抓了,直接抓到东厂去。
当然了,这个人不能死。进去之后,以后还是要放出来的。
总之这是一场大戏,是朱由校唱给天下的读书人看的。恶人当然是别人去做,好人朱由校来当。等到事情过后,一切都会豁然开朗。
琢磨着自己的计划,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疏漏之后,朱由校站起来身子往后宫走去。
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执行就交给手下的人去做。即便是稍稍有什么地方不妥的,那也没有关系,朱由校可以事后再补救。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多陪陪张皇后。
在朱由校去后宫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已经传出去了。
皇宫里面的消息传出去,自然已经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最先放出去的是崔呈秀入宫的消息。
对于崔呈秀,大家其实都很关注,毕竟牵扯到了皇家书院改革。
一直以来,崔呈秀都没有入宫,现在突然入宫,这消息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随之而来的是崔呈秀入宫的原因,那就是关于皇家书院改革之后教什么的事情。
单是这一条消息,便迅速地扩散开了,而且引起了轩然大波。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