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yzww7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之雄霸海外 比薩餅-第2032節 失去的纔是最寶貴的讀書-lew59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丢在地上的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归化的老毛子安德列·瓦希里·列昂诺夫一枪击毙了包头佬的前敌总指挥康斯坦丁帕夏,换上的是穆费德帕夏。
后来军史将康斯坦丁帕夏与穆费德帕夏进行对比,认为康斯坦丁帕夏有很能忍的慢性子,属于“异类”,与其他的包头佬帕夏那种鲁莽勇武的性子格格不入。
康斯坦丁帕夏挂十字架,是基督教徒,在绿教世界中讨活,因此他老谋深算,看事物全面,战则迅捷如电,守则滴水不漏,这种人极有耐性,在没有把握时绝不会出击,在感觉到危险时会逃,不给你将他合围的机会,极不好对付。
而穆费德帕夏则是“正宗”的包头佬帕夏,当他执掌军权后,对康斯坦丁帕夏以前采取的策略摒而弃之,采取了针锋相对的策略。
穆费德帕夏长着很土耳其,大包头,满脸胳腮胡子、目光闪闪,他不会后退,而是高呼着“反击敌人!”战斗的时刻到了!
他参加过以前对东南军的战斗,一向是勇往直前,现在更不会例外。
他不仅仅是稳守反击,他对异教徒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命令自己的部队从工事里冲出,向人数超过自己两倍的异教徒冲去。
“部队要以阶梯式的队列,向着异教徒进攻!”穆费德帕夏强调道。
“不要担心伤亡,我们一定能够击溃他们!”穆费德帕夏挥舞手臂,有力地道:“神与我们同在!”
他的话合乎了军队乃至于布尔萨城市民的心绪,就让我们好好地打一仗,不要过得这么憋屈,教训异教徒。
其余的帕夏们亦无异议,于是,在穆费德帕夏的驱动下,包头佬大军沸腾了,向着东南军阵地杀去!
遍布整个山野的包头佬出动,看上去有如滚滚狂潮。
包头佬疯狂了,他们只想杀个痛快,让自己的弯刀染上异教徒的鲜血。
……
颜常武还在吃早餐的时候,很快就接到骑传,也听到了轰轰的炮声,知道包头佬大举出动,进攻我军的消息。
“真的带种啊!”颜常武大笑,喝道:“传我之令,与敌交战,有进无退!”
他立即上马,上到前线,靠前指挥!
当见到他的金旗到来,东南军彻底稳定下来。
将士们非常清楚,老大在此,大家不要多想什么,拼死一战!
“冲……”“杀……”的喊声响彻大地,大片的将士向前蔓延,方阵密集,气势场面汹汹如洪。
然后两边迎头相撞!
东南军的火力大爆发,他们几乎动用所有的火力对来犯的包头佬进行了猛烈地狂轰滥炸。
火力打击极其犀利,包头佬的阵地被我军成群的炸弹炸成了一片烈焰滚动的海洋,在一阵阵震耳欲聋地爆炸声中翻腾着一团团的硝烟气浪,灰蒙蒙连成一片的蘑菇状烟云翻滚着把包头佬的阵地全部罩在了烟尘下面。
同样地,东南军的阵地上也是烟雾弥漫,那是火枪与火炮发射引致的烟雾,
即便如此,在密集的拦阻炮火往复打成的数道“火墙”面前,包头佬仍持续罕见的万人级别冲锋,前赴后继,不计伤亡,战斗空前炽烈。
……
敌我双方在战斗中亢奋,死伤对他们是家常便饭,而在后方布尔萨城,则首先陷入了宗教的狂热中,随即被骇人听闻的伤员潮流所淹没。
他们在城里、城边向神祈祷,希望已军的勇士们能够把那些可恶的异教徒给打回去,他们倾听着隆隆的大炮声和轰响的爆弹声,以及噼噼啪啪的步枪声,试图判断出双方的强弱对比。
人们在听到排炮轰击声的同时,还能看见烟雾像一团团低垂的白云似地在树林上空腾起,不过好几个小时里大家并不了解战斗进行实际情况。
有人受不了了,试图到前线去打探情况,但把守道路的包头佬士兵严守纪律,没有放行。
不管市民们好说歹说,他们是说不服的,一小时,两小时过去,通往前线的道路上,始终不见人影。
终于,道路上出现了人踪,起初是受伤的士兵,这些伤兵有的成群、有的孤零零地陆续流散回来,轻伤的搀扶着重伤的,一瘸一拐地走着,很快他们便形成了一股滔滔不绝的人流痛苦地涌进城来,向各个医院涌去,他们的面孔被硝烟、尘土和汗渍污染得像黑人似的,他们的创伤没有包扎,鲜血开始凝结,苍蝇已在周围成群飞舞。
尽管血腥气呛鼻,但布尔萨城市民们迎上了伤员,接应他们,并打探消息,然而得知的消息让他们害怕。
“我们正在败退。”
“我们只得后退了。”
“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多很多,他们的火力很强!”
“拉巴哈帕夏带了敢死队出击也没有用,不但占不到他们的阵地,拉巴哈帕夏也被打死了!”消息说指出道。
什么?拉巴哈帕夏也战死了?!
市民们见过他在广场上的演讲,是那么地慷慨激昂,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连他也被打死了,令人不能置信!
尽管死了帕夏,部队伤亡惨重,但穆费德帕夏没有放弃进攻。
对穆费德帕夏来说,康斯坦丁帕夏谨慎的战术是不适用的。他给异教徒不断地猛攻,他并不留在深沟厚垒中等待异教徒来进攻,他勇敢地冲出来迎击敌人,向他们猛扑过去,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打了二次大规模的战斗,它们使得康斯坦丁帕夏之前的战斗比较起来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接触罢了。
然后在穆费德帕夏就任总指挥以来的5天里所损失的兵员,已接近于康斯坦丁帕夏在战斗和退却的三十六天的所损失的数目,而且布尔萨城已沦于三面受敌,岌岌可危的困境。
异教徒他们有比以前大得多的损失,可是兵源丰富,经受得起,他们半包围了布尔萨城。
他们的大炮一直向布尔萨城内猛轰,大量杀伤城市居民,摧毁了许多建筑物,使街上平添了不少巨大的弹坑,居民们避难的最好办法是躲进地窖、地洞和或者丘陵边临时挖掘的浅遂道里,陷入了水深火热中,叫苦不迭。
这才明白到失去的才是最宝贵的,“还我康斯坦丁帕夏”的呼声响彻云霄!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