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2siv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604章 李氏朝鮮 一熱推-40scz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2月15日,益都城,东海商站。
“夏贵这个老狐狸!”
来到益都城进行“国事访问”的郑绍明拿到一份新电报后,火冒三丈,拍案而起——他居然被夏贵这个混蛋给耍了!
半个月前,严忠范坐了一趟火车之后,软骨病发作,甘愿完全臣服于东海国,可谓非常识时务了。股东们对此自然是大喜的,不过开会讨论之后,还是觉得没必要这么赤裸裸地搞吞并,以免打草惊蛇——不对,是令盟友产生误解。
于是,他们决定让东平府先在名义上加入东海关税同盟,然后慢慢进行变革,比如修路、普及义务教育、开设民间争端调解机构、协调驻军等等……逐渐演变过来,不需急于一时嘛。
相应的,他们也给予了严家一份不错的补偿,大手一挥就在婆罗洲东南部划了一块面积足有十个东平府的土地出来送给了他们。好嘛,去开发去吧。
这个事件也让郑绍明充满了自信,决定采纳税务部长林怡的建议,进一步扩张关税同盟,把滕国乃至李璮的齐国也纳入进来。而事态的发展也确实让他惊喜,在向夏贵派出使者之后不久,他本以为怎么也得扯皮个几个月,还得让渡一些利益才行,结果这老头居然痛快地答应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条约给签了,一点废话都没有!
这下郑绍明可是高兴坏了,不但命令文化部大肆宣扬此事,还自掏腰包给夏贵送了份重礼。之后他更是得意洋洋,趁热打铁来了益都进行访问,想趁着风头正劲之时,让李璮也做出一定的让步——不说同意加入关税同盟,至少把胶济铁路给修了吧?
万万没想到啊,他刚到益都没多久,就收到了西面的最新情报:麻埋皮的,滕国居然擅开边衅,跟元军打了起来,还打了场胜仗,占了人家不少地盘!
虽然东海关税同盟并未明确规定成员之间有相互进行军事支援的义务,但这年头没有成熟的国际关系体系,做事都讲究一个潜规则——人家进了你的同盟,潜台词就是认你当大哥了,要是人家出了事你不去罩,岂不是让大家看笑话吗?
坐在旁边的黄鹤取过电报扫了一眼,先是大眼一瞪,然后摇头笑了起来:“有意思……我早就说了吧,就算是土著,也是几十万人里出一个的精英土著,一个个可都精着呢,小看不得。说起来,这夏贵还真有点魄力,之前我们收到滕国扩军的情报,还以为只是紧张局势下的防御策略,没想到他真敢打啊。嗯,现在看来,也不是他胆子真大,而是想着把我们拖下水才长了胆气,这招狐假虎威玩得溜啊。”
郑绍明苦笑了一下:“你常年在外跟人打交道,还是你了解得深些,像我这样整年宅在办公室的,毕竟就差了一截啊。这下老夏可真是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了,今年天旱,越冬的麦子都蔫蔫的,收成恐怕要减产,我们的财政也得收紧了;元国那边之前的和议还没搞定,这滕国又给我们惹了个麻烦,可真够头疼的。”
黄鹤又抖了一下手中的电报纸:“我看也没什么,就算多了个拖油瓶,我们难道就怕了元军了?哦,还不是个拖油瓶,如果这情报没夸大的话,嗬,乖乖,夏柏那家伙一战击溃数千元军,生俘五百……真够猛的,这可是个强力打手啊!”
“也是。”郑绍明喝了口黑茶压了压惊,“那我们就早点结束跟李璮的会谈,然后带着三野去找这位‘打手’,好好谈谈‘合作’的事吧。”
话音未落,门口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郑绍明顺手把电报纸往桌上一扣,就对着门口喊道:“请进!”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略一俯身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首席,黄部,齐国公已经抵达益都了,他约我们今晚去翠峰阁一聚。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如果您要去的话,现在就该安排安保了。”
李璮这阵子长居济南,因为郑绍明的访问而特意赶回了益都。齐国交通不如东海方便,他这走了三天,终于是到了。不过郑绍明他们实际上也是今天才到,所以并未久等。
郑绍明站起了身来:“好,可算是到了啊。事不宜迟,就今晚给他把事情搞定吧,爱谈不谈,再拿捏的话,我就直接派铁道旅过来强行修路了!”
……
当晚,翠峰阁。
翠峰阁是益都城中的顶级娱乐场所之一,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据说老板朱七娘当年跟李璮还有过一段风流史,所以李璮今天选择这里来接待两位东海国贵客也是情理之中。
经过了八年和平,益都府休养生息,又受益于隔壁蓬勃的经济发展,城内的景气状况远超以往,所以翠峰阁的生意也好得很。有了利润之后,楼内的装修也格外豪华,家具用的都是南洋红木,地上铺了波斯地毯,墙上点着明亮的玻璃油灯,照得室内亮如白昼。
酒过三巡之后,郑绍明对黄鹤眼神示意了一下,后者随即举杯对李璮道:“齐国公,我看女先生们也累了,何不让她们去歇息会儿?”
李璮如今也是半头白发了,不过搂着一位“女先生”,似乎精力依然旺盛的样子。他听了黄鹤的暗示,知道是要谈正事的时候了,恋恋不舍地从先生身上抽回左手,顺手摆了摆:“都下去吧,后面备了些许小礼,各自去挑一件!”
女先生们这就嬉笑着退下了。等她们走后,郑绍明清了清嗓子,之前近卫兵们已经检查过这个房间,并无问题,所以他放心地说道:“齐国公,火车在我国运营也有不少时日了,您这边应当知道不少细节了。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您觉得呢?”
说完,他便抬起手边的茶杯啜了一口,顺便压抑心中的紧张。毕竟他是从纺织部门一下子提到了首席这样的高位,虽说之前培训过不少次,但真正的外交经验还没多少,不紧张才怪呢。
不过没想到,李璮居然出乎意料的好说话:“有理,那就请东海商社在我齐国修建铁路吧。哦,不知商社资金可还够用?若是不足的话,我这也有些积蓄,可以参股。”
啊,怎么就这么同意了?
郑绍明的嘴一下子大张了起来,不过不待他说话,李璮又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至于让我齐国加入‘东海关税同盟’一事嘛,也可以商量。只不过我家本来在各榷场也能收到二三十万的抽解,若是入了同盟,关税的分润不能低于此数才行。”
这下郑绍明更是说不出话来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一个两个都这么好说话了?等等,之前夏贵痛快入盟,结果背后坑了我们一把,你老小子这么干脆,难不成也是在琢磨什么鬼主意?
黄鹤看首席大人不开口,于是替他问道:“如此甚好,正所谓合作才能共赢,此举对于齐国也是有大利的!嗯,不过,除此之外,齐国公可还有什么谋划?”
李璮赞许地一笑,先是举杯敬了一下,然后出掌向东北一比,说道:“不错。说起来,东海军在辽东抗鞑,高丽也有忠臣义士起兵勤王,连滕国公都出兵收复故土了,各方都在努力,独我齐国置身事外。所以,我也想为抗鞑事业尽一份力,别的不好说,听说高丽北部有一伙叛军盘踞,而高丽行将成为我大宋之藩国,所以同为藩国的我国便愿替官家出力,铲除这伙叛军!”
噫……
郑魏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李璮这家伙的胃口也不小,他是想收取北高丽作为回报啊!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愿意去搅屎就让他去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郑绍明举起酒杯,对李璮敬了一下,说道:“齐国公如此忠君爱国,我们自然要支持!不过,不知道对于高丽平叛之事,齐国公可是已经有谋划了吗?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吗?”
双方达成了共识,李璮对此非常满意,喝了一口酒,道:“好说。我齐国的军旅虽不能与东海军比,但多年下来也有了些气象,对付高丽叛军定能手到擒来。当然,东海国若是能提供一些帮助,我们也必将感激不尽。说来,主要有三事,一是我军出征之时,还请贵国多加留意蒙元方向,以防他们趁虚而入;二是请售予我军一批军资,如盔甲火枪、轻便火炮、暗车战船等等,可以用关税支付;三是还请贵国做中,与高丽王说和,莫要产生了什么误会。”
与夏贵一样,李璮作为一国之主,自然深刻地知道军力的重要性,这八年来也一直在引进火器、编练新军。不过与滕国按兵种分成了五行部的做法不同,李璮是以千户为单位进行编制,每千户都是一个包含多兵种的合成单位。齐国地盘更大、人口更多、财政更宽裕,因此军力也比滕国强得多,到现在已经有了八个步骑炮工辎俱全的新军千户、十个以步兵为主的屯田驻守千户和三个水师千户,实在是不少了。如果有了东海人给予的安全保证,他就可以把这二十一个千户中的一半以上抽调到高丽去,高丽叛军的那点旧式军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实际上,在未来局势发展的方面,李璮也与夏贵一样进行了自己的思考。不过他现在反而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了,不指望子孙们能搞什么争霸,只希望能有一块家业传承下去就行了。而高丽的内乱就让他看到了机会,现在北边的辽阳被东海人占了,南边的正统高丽又要对宋称臣,那么若是他去把北高丽的地盘给占了,岂不是安全得很?
济南、益都的地盘虽好,但也是块吸引恶狼的肥肉,他这一代还好,若是他撒手去了,子孙真的能守住吗?反而若是在海外有块领地,别家顾不上,那还真有很大的概率传承下去。所以,李璮权衡之下,宁愿以主动加入东海关税同盟为代价,换取东海人支持他夺取北高丽。
黄鹤听了他的话,在心里暗笑了一下,这李璮还真会活学活用,这就知道用关税抵押军购了,可真是空手套白狼哪。不过这三条也问题不大,本来关税也是他的,他愿意用来买军火,那还是我赚了呢。其余两条也是情理之中又代价不大的事情,同时也符合东海国的利益,帮个忙也无妨。
他看了一下郑绍明,发现后者也是面带微笑,想法应该和他差不多,于是又点了点头。郑绍明看了,当即拍板道:“好说,齐国是我们的重要盟友,我们自然应该帮忙。那么,就祝齐国公旗开得胜,一举重建朝鲜……咳咳。”
说到最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咳嗽两声补救。
不过李璮倒没觉得什么奇怪,自从他看上北高丽之后就请了幕僚来为他补习那块地方的过往历史,所以也知道箕子朝鲜的典故,当即豪情大发地说道:“没错!说来,当年箕子建立朝鲜,教化夷民,这才有了现在的高丽。所以说,那里自古以来也是华夏之土啊!现在,正是该把斯土收归华夏,重建朝鲜的时候了。”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