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ioctg都市小說 我這穿越有點怪 起點-第992章 怒海(一百一十七)展示-olla9

我這穿越有點怪
小說推薦我這穿越有點怪
宛如一枚炸弹被引爆。
刘运等人的行为,就此在众人的心中,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震动。
那苏醒过来的老教士看着这大厅里的一幕,差点没有昏过去。躺在地上深呼吸了好一会,这才一脸无奈的表情,缓缓说道:“你们,不该杀人的。”
“为什么?”
“因为王国的律法,将会制裁你们。而且这些人还等于是亲王的手下。你们就算有再多的理由,也是要被判处重刑的!”
说完,这老教士便开始叹着气。仿佛是在哀叹着,因为自己的原因弄出来的这一切。
但听着对方的话,刘运则是十分淡定的扭头和二人对望了一下。
心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亲王而已。
他们王子都弄死好几个了,也不差这一个所谓的亲王。
当即说道:“没事。不过是一个亲王。奈何不了我们。而且再说了,因为对方过于强大而只能卑躬屈膝,我们可做不出这种事情。”
“你们难道不害怕?”
“当然怕。”
“那你们为什么还如此淡定。”
“因为只有保持恐惧,才能清醒的去思考如何击败对手。不然傲慢的肆意妄为,鬼才能活到现在。所以说,你就不用再担心我们了。反正遇见问题,我们自己会解决的。”说完,思索了一下。“当然,如果你们也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忙顺便解决一下。毕竟弄出麻烦撒手就不管,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说到这,擦了擦刀上的血迹,将其收起后。
刘运便准备询问一下关于那堕落者的事情。可这时,只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扭头看去,就见到一群少年将一个瘦小的男子给按在了地上。
只见对方一副慌张着,准备逃离的模样。
可背上的那些孩子们为了制服对方,则是拼命的压在对方背上。同时另外一些人,还在不停的用木棍去敲打。看着一副胡闹的孩子,在欺负某个人的景象。
可现在,结合着当前大厅之中的景象。
刘运则是觉得事情,可能并不是这么简单了。
好奇着走出去,看着这人开口问道:“怎么了?”
“是叛徒!这浑蛋是叛徒!刚才他一直躲在这里偷看,兜里还揣着一些银币。”说着,其中一个小孩这便拿出了好几枚银币。“这浑蛋在这里可是出了名的赌鬼,平时连吃的东西都要教会施舍,或者去偷。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哦?是吗?这问题倒是挺值得好好研究一下的。”
刘运笑着接过对方手中的钱查看了一下。这便将其扔给了这些孩子们。随后一把抓住这瘦小男人的肩膀,目光扫了一下对方这脏兮兮中,显得破破烂烂的衣着。
轻笑了一声后,就带着对方缓缓走到了这大厅里面。
此时。
比起大人,他更加的相信那些孩子的话。所以看着这个家伙那害怕到浑身颤抖的模样,当即开口问道:“听说,你赚了一笔?可以说说,是怎么赚的吗?”
“不!不关我的事!那些小鬼是在诬陷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对方满是害怕的说到。
让那些教士们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些不忍的表情。
但可惜的是,这种场景刘运可见的太多了。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表情冷漠的继续说道:“我没问你背叛的事,我问的,是你怎么赚到的那笔钱。几枚银币呀,这种钱平日里可没有什么机会能赚得到吧。”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对方带着哭腔的说着。
一旁的那些教士一听,也是忍不住说道:“可能,他真的并不知道。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路过?”
刘运轻笑了一下。一把抓住这家伙的衣领将其拉近一些。伸手就从对方那乱糟糟的头发里面扯出了一枚金色的纽扣。
只见这东西的制作之精细。
轻轻一按,还可以变成两部分。
不然,刘运还真的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把东西藏在头发里。
此时。拿着这纽扣走到其中一个尸体旁边将对方的红袍扯下来。这便从这红袍上,扯下了另外一枚一模一样的纽扣。
“既然是一个路过的人,我挺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把这别人衣服上的纽扣,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扯下来的。”
说完。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则是发现对方的身影瞬间飞了过来。
一开始,刘运还以为这人是狗急跳墙,准备挟持自己。结果等看见对方衣服上的脚印才发现,这家伙压根就是被艾伦给踢回来的。
当即蹲下去,笑着说道:“说说吧,你这钱,是怎么赚的?不然,我就让守墓人来赚一笔。”
听着刘运这充满了威胁感的话语,这人也是害怕的坐在地上靠着椅子,缓缓将自己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都给说了出来。
不但老实的交代了,是自己收了钱,带着这些家伙来找教会的。还完全不敢隐瞒自己为了赚取更多的钱,把教会里面的情况也说了一下。
在卸下了那些弱者的伪装后,顿时就这样从一个可怜人,变成了一个被人仇视的叛徒。
特别是那些孩子们,更是直接叫嚷着将其吊在树上。
对此,刘运也是只能让那些教士去把那些孩子们带远一点。
虽然刘运也明白,这些孩子早已经明白了世界的残酷。可明白和面对,终究还是有一定差别的。更别说对方现在还小,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没有必要让他们过多的接触这种事情。
毕竟在这里,大人还没有死绝。
于是,听完了这人的讲述后,刘运也是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动手宰了对方。
而是看向了那老教士,开口问道:“现在,你还觉得自己不去找麻烦,麻烦就不会来找自己了吗?老人家,永远都不要用自己的善意,去揣测别人的恶意。因为一个人的善是有限的,而恶,则是无穷的。”
说完。
看着对方,微微一笑。
仿佛一个恶魔一般。淡淡的说道:“不过,正如我所说的那样,你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我们去帮忙解决这个问题,而你,则是帮我们解决一下我们的问题。怎么样,很合理吧?”

Published in 遊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