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h1nk0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元輔》-第108章 寧夏告定展示-nt95j

大明元輔
小說推薦大明元輔
东北边境的大战即将打响,西北边境的大战却将告定。
宁夏城内的哱拜父子终于完成了泼血一般清洗,将随他起兵的四营剿杀了近一半人,四营残部终于被他们控制在手。只不过,这些劫后余生的士卒恐怕早已失去再次拿起兵器的勇气,与行尸走肉的区别已经不大了。
哱拜父子自身的力量也大规模消耗在了这次内乱之中,连最精锐的家丁部队苍头军都只有不到两千人还勉强保持着战斗力,麾下控制的嫡系部队撑死了也不到一万五千没有挂彩的。总体来算,原先极盛之时的所谓六万大军,现如今不知道还能不能凑齐两万人依旧肯听从他们的命令。
宁夏叛乱,至此已经可以宣告失败。
在宁夏内乱的这些天理,城外的明军力量则得到了极大的增强,陕西、延绥等镇的平叛兵马陆续赶到,使得宁夏城外聚集了高达七万左右的明军。
这些军队说起来也有些意思,除了朝廷的经制之军以外,竟然还有不下万余人的特殊部队——卸任武将们的家丁精锐,如延绥总兵董一奎的弟弟董一元,就带着家丁将近三千人,随其兄前来助战。
董一奎、董一元兄弟也是宣大将门出身,其父董旸曾任宣府参将。董一元在前两年因冲撞巡按被罢,本来“革职闲住”,这次找到机会带领家丁前来助战,争取戴罪立功。像他这类武将,在野的还有不少,这次不下万人的额外援军就是这样来的,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大明的特色。
固原总兵李昫、延绥总兵董一奎等部纷纷赶到宁夏城外,使得高务实的兵力绰绰有余,只有李如松所部此前被调往庄浪卫协助甘肃总兵刘承嗣未及归来,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
宁夏城中的具体情形虽然不明,但城外高务实等人通过搭建的瞭望台,已经大致清楚城内叛军实力已然大减,对于哱拜父子迟迟不肯开城颇为不耐,高务实送入城中的书信也一封比一封措辞严厉。
宁夏为何拖延了五六日还不肯开城呢?因为哱拜父子意见不一。
此前哱承恩杀刘东旸等人的时候,哱拜本来是不知道的,说起来其实是哱承恩“假传圣旨”,冒充哱拜的命令调的兵马。不过这种事显然开弓没有回头箭,等到哱拜得知消息的时候,喊停已经不可能了,只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配合儿子将城内宁夏四营整体血洗了一遍。
可是当清洗完四营之中,父子二人又起了争议。哱拜根本不相信高务实答应的条件,认为哱承恩肯定是被骗了,因此坚持不肯开城。同时他还认为,既然如今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已经消失,而且兵力也减少了很多,城中剩余的粮食反而足够撑上至少一年,那就完全可以硬抗下去,朝廷绝对支撑不起十万大军在城外围困这么长的时间。
哱承恩被他这么一说,心底里也有些怀疑高务实是不是故意骗他。然而灵州城被大炮轰破的景象实在让哱承恩印象太深刻了,他总觉得宁夏城虽然比灵州城要坚固,但只要高务实愿意轰,迟早也是能轰破的,如此一来,死守就根本不是出路。
按理说,父子二人陷入争执,哱拜这个当爹的说了算才对,可是由于“城内清洗”事件是哱承恩抢先发动的,在清洗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了不少兵力,闹到最后他手里实际掌握的兵马反比哱拜还多了一两千,这就导致哱拜说话的效果也大打折扣,几乎是靠着昔日威望才勉强控制着城门未开。
不过,随着高务实送进城中的“催命符”措辞越来越严厉,哱家父子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哱承恩甚至在昨晚的议事会上公然说出一句:“莫非我便打不开此门!”然后摔门而出,把哱拜气得脸红脖子粗,差点当场下令把这逆子抓回来打死。
不过这话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哱拜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了,现在连开个会都是双方各自带着兵马,哪里是说抓就能抓的。
哱承恩出来之后也是余怒未消,他总觉得,如果之前刚刚平定“内乱”就立刻开城,高务实是很有可能兑现承诺的,结果现在被老头子一拖再拖,搞得高务实的语气日益不善,眼瞅着要变卦了。
一旦高务实等得不耐烦,到时候轰开宁夏城门,七万大军一拥而入,那他哱承恩别说什么永镇宁夏,只怕连人头都保不住,这却如何是好?
哱承恩越想越不是路,紧急派人和高务实在城内的探子取得联系——这时候就不是周哲那种人,只是寻常的细作了——让他转达高枢台,就说哱拜老贼死不悔改,末将已经决定大义灭亲。最迟两日之内,一定给枢台一个交代,请枢台再宽限一两天时间,容末将稍作布置。
城外的高务实接到消息,也颇为错愕,心说这哱拜父子还真是打算效仿安史二贼了,现在哱承恩这一出,应该算是安庆绪杀安禄山呢,还是史朝义杀史思明?
不过高务实转念一想,哱承恩是想当安庆绪还是想当史朝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宁夏城现在顶多还剩两万人马,再内乱一次的话,他父子俩开城不开城其实差别也就不大了,既然如此,那就放手让哱承恩好好“表现”一番得了,倒也省得我费手脚。
于是高务实再传了口信回城中,先是对哱承恩迟迟不能开城严肃批评了一番,然后话锋一转,说考虑到父子之情的确非常人所能抛却,哱将军纯孝不肯忘恩,我也是很能理解的。
然后话锋再一转,说天地君亲师,孝道固然重要,然忠君仍在尽孝之前,哱将军为了忠君而大义灭亲,此乃人间正道,我高某人甚是佩服。只是此战如今已是迁延日久,我在朝廷里也不好说话,因此还请将军一定要尽快,否则之前我答应的事情还能不能兑现,那就不好说了……
哱承恩获悉,惊喜交加,想不到高务实居然还“记得”之前答应的“永镇宁夏”这档子事,简直是意外之喜。
但喜归喜,惊也是有的,他想不到高务实居然也会因为“此战迁延日久”,在朝中感受到了压力,不得不逼他赶快动手。
实际上哱承恩不过是个冲动青年,就像他发动清洗一样,动手前其实根本没想明白,现在打算“大义灭亲”其实也只是当时头脑发热——被纵容惯了的年轻人经常都会有这样的表现,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不过事到如今,就算是头脑发热也只好继续热下去了,高务实既然已经没有耐心,那他这边当然不能拖延,“大义灭亲”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但这支箭要怎么发,哱承恩却还有些犹豫。哱拜掌握着四城城门、抚院(巡抚衙门)以及哱家的府邸,城门现在打开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大义灭亲”——拿下哱拜本人。
可是哱拜这两天也变得谨慎起来,每天晚上到底是呆在巡抚衙门还是呆在自家府上根本没人知道,哱承恩思来想去都觉得有点难办。
同时拿下抚院和私邸?也不是不行,但难度明显就大了很多,毕竟集中精兵才好办事,分成两股的话,力量就不那么强了,没准会被哱拜反应过来——双方实力差不多,一旦哱拜反应过来,凭着他在军中的威望,自己最后能不能赢就不是那么十拿九稳了。
哱承恩左思右想,还是担心哱拜的威望而不敢轻易动手,最后启用了自己很早以前安插的几名男女“死士”,打算搞“一竿子买卖”,确定哱拜所在,再集中精兵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哱拜本人,避免宁夏军再受到太大的损失——他还是知道把军队当做安身立命的本钱的。
然而哱承恩不知道的是,有句老话叫做“姜还是老的辣”,哱承恩启用的几名死士,其中有两人都是哱拜早年就发现并收买过来的双面细作。
哱拜之所以一直装作不知道,是因为哱承恩从来没有给他们下达过任何指令,因此哱拜原本以为哱承恩只是出于一种身为长子对父亲的不信任才这么做的——蒙古人的长子继承制是从达延汗去世才开始实施,这才几十年呢,哱承恩担心哱拜把家业传给其他儿子并不奇怪。
但是哱承恩今晚忽然启用了死士,并且只要他们确定哱拜所处的位置,这就不能不让哱拜惊怒交加了。
确定位置?确定位置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这孽子居然想要弑父!
哱拜先是气得手足冰凉,继而沸血上涌,恨得牙痒痒的,当场换了披挂,亲自带兵杀去哱承恩府上(哱承恩已成年并有官职,早已别居)。
哱拜忽然发动,反倒大出哱承恩的意料之外,而且更关键的在于哱承恩本来是打算动用精兵,只抓哱拜一人的,因此他只是聚拢了五百最可靠的精锐,并没有召集大军以免打草惊蛇。
然而哱拜盛怒之下根本顾不得许多,带了一千苍头军(现在苍头军被他们父子分领着)和两千原宁夏抚标的嫡系直奔哱承恩府上,二话不说直接强攻。
这下子哱承恩当然抵挡不住,大门和后门都很快告破。幸好哱承恩早前是个纨绔,家里有条地道可以悄悄出府,这下子反倒救了他一命,让他带着三十多名亲信溜了出去,赶紧跑去自己营中搬救兵。
哱拜在哱承恩府上杀了个一身是血,但最后却发现哱承恩居然从密道逃走,大怒之下带着兵马又去哱承恩大营。
此时哱承恩已经领了兵马往回来战,父子相见,亲情全无。
一边是哱拜大骂哱承恩企图弑父,狼心狗肺;一边是哱承恩大骂哱拜虎毒不食子,你这老贼连畜生都不如。
双方的士卒都懵了,根本搞不清这对父子是怎么回事,更搞不清他俩到底是谁想杀谁。
不过,此时出现了一个变数,哱拜的次子哱承宠突然跳了出来,大骂哱承恩不是东西,明明是靠着父亲才有今日,却反而想要杀父求降,简直天地不容,罪该万死。
哱承宠平时不吭不响,手头的兵马也不多,本来他的这点力量从来没有放在哱承恩眼里,可惜他这次跳出来的时机有点讲究,双方的士兵一听,原来哱承恩才是那个罪孽深重之人,气势一下子就变了。
哱拜一边的士卒气势大盛,哱承恩这边则是气势大衰——可见古人重视师出有名还是有道理的。
哱拜一见,知道机不可失,立刻发动进攻,哱承宠所部虽然不到千人,也加入进来助战。哱承恩这边气势虽然被压制了,但他的兵力仍然比哱拜稍多,双方遂缠斗在了一起。
这场战斗极其血腥,两方都是退无可退,前前后后打了两个时辰,最后哱家三父子都亲自上阵拼刀子了。
或许是“正义”的加成终究不同凡响,这场战斗最后竟然以哱拜一方的胜利告终。
哱承恩被哱拜一刀砍断左臂,惊惶之下正要求饶,旁边哱承宠忽然出现,猛然补上一刀,将哱承恩的脖子一刀两断,鲜血飞溅丈余,一颗圆睁着双眼的脑袋咕噜噜滚出老远。
哱承恩既死,哱拜的威望就能发挥作用了,大声怒喝了一阵,剩下的哱承恩所部都放弃抵抗,缴械投降了。
然而让哱拜绝望的是这场战斗打完之后,宁夏城中的能战之兵已经不足一万,彻底失去了抵抗官军的资本。
而更让他绝望的,则是此刻城外忽然响起了炮声。
官军第一次对宁夏城门发动了炮击,而且是在入夜之后,这其中的道理,哱拜根本不用想也能明白:宁夏城中的情况,城外的高务实其实一直洞若观火。此刻宁夏城中已经再无余力抵抗他的大军,他还不攻城更待何时?难道真要让哱家世镇宁夏不成?
不,那是不可能的,从一开始哱拜就不信这套,也只有哱承恩这没脑子的孽子才会中计。
可是……迟了啊,什么都已经迟了。现在城楼上的兵都已经调来城中混战了,高务实七万大军还怕不能一鼓而下?
什么秦王,不过南柯一梦罢了。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