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08a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司禮監 ptt-第二百三十七章 還有反敗爲勝的機會熱推-1ecm0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谢谢“花落婠婠”、“李坤”、“东森秀虎”、“丿随风逝”四位有识之士为公公维新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
…….
密云,蓟辽总督汪可受接到沈阳奏报,得知杜松部和马林部已被建州击败,急的是团团转。
其对左右言道既然西北两路已经兵败,那么东南二路就无继续进军的道理,当务之急是速令刘綎和李如柏撤军,以避免这两路重蹈杜松和马林的前车之鉴。
如此尚还有再战可能,至不济也能保沈阳不失。
可杨镐却不知如何想的,明知事情已无法挽回,却不肯下令东南二路兵马撤回,这不是要把朝廷仅有的一点家当全给送了么。
“若知杨镐愚蠢至此,本官说什么也不能回来啊!”汪可受十分后悔自己没有留在沈阳,以致杨镐独断胡来。
永平兵备周一清揣摩了一会,道:“下官以为杨镐或许是在赌一把,若东南两路能有所斩获,朝廷想来也不会治他败军之责。”
“军国大事,能用来赌么!”
汪可受指着北方怒道,“他杨镐赌什么?他是在拿五万将士的性命来赌他的项上人头!”
蓟州兵备汪东来也感到不解:“为何辽东巡抚没有劝阻?”
“杨镐有御赐天子剑,陛下予他独断节制经略之权,沈阳那里无人能制止得了。便是我在沈阳,杨镐也未必听我的。”
汪可受说完叹了一声,吩咐周一清道:“你马上替我拟文发顺天、保定二处,着二处地方即抽卫所兵勇,聚于一处以防万一。”
周一清突了一下:“大人是怕?”
“不是我怕,”
汪可受面色凝重,“我倒是盼他杨镐赌赢,可要是输了,只怕我等眼前的山海关就是前线了。”
……
“怎么会这样?杜松勇武过人,马林将门之子,这二人竟然都敌不过那奴尔哈赤?几万将士就这么没了?”
恭子厂一处府邸中,方从哲怔怔的看着手中刚刚从兵部得到的辽东急报。
这份急报是方从哲的门生,刚刚从吏科都给事中升任翰林院提督四夷馆兼太常寺少卿的亓诗教拿来的。
是抄本,正本已经递进宫中去了。
亓诗教的另一个身份是朝中的齐党首领,当年亓诗教联合楚党、昆党、宣党、浙党和东林对抗,先是在内廷某些人的帮助下扳倒了东林党在关外的重要盟友李成梁,后又扳倒了入阁呼声最高的东林元老李三才。
不过因为亓资历较浅,自身官位并不显赫,所以为了能够加强诸党联盟,进而扩张势力,在叶向高提议增补阁臣时,他力推其师方从哲出山。
方从哲接任叶向高为阁臣后,亓诗教便在京察中帮助恩师将东林数十干将清扫出朝堂,着实是立了大功。
本来局面应该是大好的,东林党经京察的重大打击之后很是消停,可谁也想不到关外的建奴会在这个时候反叛,并且恩师的长子牵连进了妓女被杀案。
虽然皇帝下诏谓方从哲不必因为其子牵连杀人案而辞职,但继续留任的方从哲如今在朝堂上说话竟然半点份量也没有,万历四十三年他在救济山东大饥荒时达到鼎盛的威望已然半点不存。
东林党那边则借着朝廷的重心和注意力完全被关外战事吸引的空当,开始了有预谋的反击。
礼部侍郎孙慎行、刑科给事中惠世扬、御史左光斗等人相继上书继续咬着方从哲不放,哪怕皇帝根本不看他们的奏疏,这些人也依旧将弹章日复一日的呈递通政司。
这导致方从哲自己都不好意思去内阁当值(上班),所以便发生了可笑的事情——堂堂大明的首辅重臣竟然不是朝廷之中最先知道关外战事失利的人。
“杨镐是老师保荐才得以复出为辽东经略,现在他却打了这么大的败仗,恐朝野更要对老师非议了,尤其是东林党那帮人。”
亓诗教不无担心道,以他恩师方从哲现在的处境,东林要借辽事不利大做文章,恐怕就是想留任也不得了。
“这件事不能怪杨镐,要怪就怪为师吧。早前杨镐上书过陛下,认为前线准备不够充分,希望能延期至四月再对建州用兵。但是朝议时是户部说唯恐用兵过久,国家难以负担,希冀速战速决。兵部那边也是这般说,为师想着国库如今是空虚,为了这次平辽朝廷是东拼西凑,加征了辽饷才勉强供给大军所需,真要拖得久了,将士们恐怕都得饿肚子,所以便给杨镐写信让他尽早出兵,哪曾想…”
方从哲还算是有担当之人,但此事又不全是他的原因。
“兵科给事中赵兴邦,不知用兵之法,屡发红旗促战,我为阁臣却不能制止,现在倒是给了别人攻击我的证据。”
亓诗教闻言,忙提醒道:“老师所言这些虽也关连,但指挥大军的是他杨镐,不是老师。杜松和马林之败,真要追究起来,也是杨镐无能,老师可千万不能揽在自己身上。”
“不是杨镐无能,是咱们这朝廷漏风的很啊,唉。”
方从哲苦笑一声。
当时杨镐和兵部共同制定进军计划,此计划本应保密。哪想第二天邸报上就白纸黑字写出“XX将率大兵XX万,从XX出师,往XX地方”,虽然在己方实力上或有所夸大,但是总体计划却是暴露无疑。那建州的细作都不必花重金都能将这重要情报买到手。
方从哲又道:“听说詹事府左春坊徐光启写信给朋友,说建奴必将我四大路大军各个击破,首当者必杜松也。现在看来,这个徐光启倒有些本事,几年前因为南京教案的事他一直在天津称病不出,我看过些日子可以让他入京。”
见恩师这时候不想着如何解决兵败之事,反而想着提携一个在家的徐光启,亓诗教不禁说道:“恩师,徐光启的事情可日后再说,眼下局面对恩师可是十分不利啊。要是刘綎和李如柏再败,这关外的烂摊子如何收拾,恩师这边又如何进退呢?…学生听兵部的人说,杨镐不令刘綎和李如柏退军,是在拿两路兵马赌他人头不落!”
方从哲却道:“换作是我,也不能退。”
“为何?”亓诗教不解。
“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方从哲放下手中的急报,看了眼自己的学生,“我现在进宫去见陛下,只要陛下不动摇,建州翻不了咱大明的天。”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