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j6ydu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第646章南無無上作死成功佛相伴-fwlc4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眼前一花,望望早已近在咫尺的师尊的笑脸,以及他那隐约的若有所指。张远山情不自禁的缓缓咽下去自己最后一口气。
“是我眼瞎,明明我早就知道我这个老师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明明知道我的这两个师尊都是除了好事,人事,什么事都干的一路货……可我为什么还要对他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下好了吧,砸中自家的脚趾头了吧!”
再没有谁比张远山更清楚,在这个时间点上,那“鱼海瀚漠”究竟数占了多么重的分量。
在后世的新纪元,不论是谁想要从头至尾推演旧纪元时代的因果纠葛,那么“鱼海戈壁”就是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绕开的一处大点!
张远山就感觉,那戈壁看似荒芜之地,但就像是一垃圾场,好像在从远古纪元开始是个人就能往里面扔上一堆不知名的玩意儿。
有佛祖的,有道祖的,有天帝的,有三清的,有妖皇妖帝的……
甚至就是自己眼前这位一身黑袍神秘,像永远都面含笑意的真武老师,不也是把黄泉遗骸,连同那道九幽黄泉一起都镇压在鱼海戈壁的深处?
总之你若是在诸天万界之中实在找不到某件事物,那你就去鱼海戈壁上碰碰运气吧,弄不好那件事物就正静悄悄的躺在那戈壁的某处。
而抛开鱼海戈壁所暗藏的那一堆堆彼岸级,造化级的事物,在这个时代在它那里发生的大事也不在少数。
若是以当前时间点向后稍推,能够引得真武天尊都要亲自出世,自己现身的大事,那只有……
“我艹!”
张远山脸顿时变得一片煞白。
“想明白了?”林青伸手破开时空,一掌探索其中,从里面拉出一件和他身上近乎一样的黑袍出来,随便就扔在了张远山身上,然后一把就拔起他的手腕。
“想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快些,毕竟赶时间。”林青笑了笑,拉着张远山就上前一步。
刹那张远山眼前无边色差涌动,瞬息间如同打翻了一盏万彩琉璃盏,那一根根虚无的光线形如实质,被生生拉的赤红笔直。
一步登天都,混沌皆虚妄!
再眨眼他就已经看到一片荒芜戈壁,和那吹在脸上生疼无比,如比刀割的大漠孤风!
“别啊,老师!尊师!天尊啊!你得让弟子我缓缓。”张远山扑通一下扑倒在林青的身前,抱着林青的大腿瑟瑟发抖。
就算是用自己的屁股蛋想都知道,能吸引到彼岸至尊出手的事情,只唯有彼岸奇的事件。
在这样的大事件里,莫说莫说是像他这样的杂鱼,就算是传说中造化苦海大神通,扔进去一个可能连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而且在遥远未来,那都近乎把此刻时光纪元所有秘密都快掰碎糅难了,可也都没人听说有过这样一场彼岸级的大战。
要么就是这场马上就要发生的大事件压根就没出现过。
要么就是这“大事记”是真的太大,让为数不少的彼岸者谁都没占到便宜,或是吃了大亏,索性大家都一齐发力,合力把这件事的始末因由都一起沉溺无边时光洪流之下,不让任何人可以窥视。
算算已知的那群彼岸至尊的器量,张远山估摸着发生第二种可能的几率似乎更大一些。
但这样的可能对于张远山他而言,未必就是什么好消息了。
“我不是已经让你缓了几个呼吸了吗?莫非还没休息够?”林青一点都不为自己这个拼夕夕版的弟子抱着自家裤头嚎啕大哭的神态表情所动。
“师尊你有所不知,弟子在上一场任务里面遭受了前所未有打击,目前正处于自闭状态,我感觉没有一二十年的静养根本好不起来。”
“一二十年?这个简单,我现在就把你扔到哪个和主真实界时光差距极大的世界里。你且放心,我保证你前脚刚走,后脚抽出来,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林青笑眯眯摸摸张远山脑袋,示意他赶紧把自己给他的黑袍给披起来。
“可就是因为师尊你这样,我才不放心啊!”张远山唯唯诺诺了许久,终于还是披上林青赠予给的黑袍。
张远山此身所学皆是道门嫡学,真武绝世,一饮一食都是道门千年秘法精细炮制,就哪怕是随意做卧的床榻都是道门传承千古的古物。
一众吃穿用度之物,溯本归元下,有不少甚至是传说中的天庭众神真君的用物,可谓皆深藏天地大道道蕴。
每一件都是这诸天后末法时代不可多得的绝世奇珍,天府异宝!
纵使在外人看来,他不是双八年岁,武道境界也依旧未曾突破九窍,甚至至今为止还在“眼窍”和“鼻窍”上打转。但这样的大成本堆积下来,就算是一头猪,也能快充成二师兄!
所以即使张远山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可以收敛自我气机,但真武派如此不计成本的堆积,道门气韵早已神藏张远山方方面面每一处。
不论是谁见到张远山的第一眼都必然会认定——
“这瓜娃子这辈子天生注定就是当一牛鼻子的料啊!”
这是好事,若没有如此强横磅礴的森严道气做“底蕴”,张远山也不可能如此稳稳当当的做上真武派大师兄的宝座。甚至以后道门九派诸法论道之时,以此底蕴,他也未曾没有坐一坐道门大师兄的可能。
但这一样是有坏事的地方,最起码张远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来隐藏自己身份了。
老君西出,紫气三万里。
张远山这货色自然没法和太上圣人相比,就算是老君座下的那只牛儿的一只牛蹄,他现在也万万比比之不得。
但大道无有先后,本质皆是一致。
他一身所浮动道蕴,即使没有望气高人为他观气,也是和如夜之中萤火。
不论他做怎样的隐藏也绝对会被他人一眼就看个通透!
可现在说来也怪,张远山刚刚将这身黑袍披上,顷瞬之间,如似一世界之外三层帷幕从寰宇虚无之外落下。
大幕苍苍茫茫,隔绝阴阳混沌,锁牢虚空空无,却让张远山是一丝的气机都不曾泄露。不论怎样看都是和在江湖中那些车载斗量,寻常到压根就没有吸引力的黑袍兜帽武者一样了。
根本不用林青细说,张远山就已经明了身上这件黑袍绝对是和真武天尊身上的那件类似,绝对是诸天之中有数的珍宝!
可一想想自己马上可能要遭遇的事,这脸上刚想露出来的笑容顿时就变成一摊哭嚎了。
其他不用说话,只是抱着林青大腿的双手是愈加的用力,根本就没打算撒手!
“呵呵……”林青怎么可能为自己这个云弟子刻意放慢脚步?
他只是冷哼了声,随即又展颜一笑,就已撕开虚空,带着自己这个云弟子来到靠近鱼海戈壁深处的一堪称浩大的城池前。
人来人往皆是瞳色泛黄,头发打卷,或是黑袍遮面,或乘骑骆驼,都是标准的西域瀚漠人的打扮。
人烟如炽,车水马龙。
来来往往,红尘高涨!
不需看此城全貌,仅仅管中窥见一斑,张远山就已经是能感受到这鱼海瀚漠深处的城市究竟是有多么繁华。
而张远山只觉眼前突兀一黑,如若不是直到此刻他依然扒拉着林青的黑袍裤头,现在估计早就吓趴了。
“我猜的没错,师尊带我来的果然就是这个坑死人的地方啊!这里分明就是鱼海戈壁深处的“哈勒国”啊!”
其实这鱼海戈壁深处的哈勒国倒是没什么,在张远山所经历过的那条时间线上,这个沙漠国家虽然广招刀客盗匪,打算将瀚海以西,葬神沙漠以东的国家、绿洲联合起来,成为像大晋和大周一样的主流。
但事实证明,这个国家明显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典范。
毕竟鱼海戈壁连同周遭西域绿洲诸国可从来都是邪魔九道之一“心魔道”和佛门三寺之一“金刚寺”的后花园!
天下有数的顶尖门派在前,谁会把哈勒的勃勃野心当回事了?
至少据张远山所知,直到诸天末法破灭之劫前,这个小小沙漠之国也依旧未曾完成他的野心,反而是在诸天劫难来临之际,与其“野心”一齐化成灰灰。
当然“哈勒国”并不重要,甚至在未来波澜壮阔的浪潮里连一朵微渺的小浪花都算不上。
张远山可以肯定,就算自己现在就出手一巴掌把整个哈勒国给拍进鱼海戈壁深处,让这个国家全国死绝,也绝对不会对未来造成一丝丝影响。
真正重要的其实是‘哈勒’的国师,那个地榜排名第三十三位的“哭老人”啊!
张远山回忆起在这个时间点,那“哭老人”所做一切。
在以前时,倒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现在回想起来历因果,满满皆是惊惧的瑟瑟颤栗,难以自持!
“所以说,那厮倒是真有气魄……”
似乎是能听到自家这个云弟子在心中的凄厉“呐喊”,林青也亦是遥遥暗想哭老人在这个时间点上所做的事情,饶是以他的心性也是不由对其暗赞叹了一句。
能只身追杀未来的世尊地藏,杀了地藏王全家,削平其家祖坟不说。
还指使他弟子千里追杀元始天尊和清源天尊两位彼岸,甚至还差一点点就成功……
啧啧啧,这若能真完成大业,魔佛能笑晕死在灵山后腰的打卡点,然后亲手给他一尊九幽造化魔神的宝座;
天帝能从光阴中显化,亲自给他一尊天庭大熊天王的造化位格做奖赏;
阿弥陀佛能激动的从中央婆娑净土法界跳着踢踏舞蹦出来,再给他一尊“南无无上作死成功佛”的佛陀尊位;
就算是准提佛母,直接斩下一尊造化级佛母,日夜给其肉身布施也不是不可能。
这之中其水至深,开始并不觉什么,但只要是谁事后推盘重演,那谁都有不寒而栗之感!
哭老人,真实姓名不详,外景巅峰的宗师,活跃于大晋陇西、死亡瀚海和葬神沙漠,地榜排名第三十三位,擅长的功法是‘狂沙神功’和‘冤魂十八拍’,堪称盖代凶顽。
这样一幅身份,在这后末法时代的确可以说是一盖世邪魔,足已开疆裂土自造一小王国,成王称君。
但若是代入进他所面对的对手……
“呸!这只杂鱼算什么东西!”林青双手合入衣袖中,黑袍蹁跹,如神秘本身。
倒拖着还抱紧自己大腿的张远山,不紧不慢步入哈勒城。
“明明历史早已有演变,时光也早已盖棺定论,彼岸伟力如时空之锚,牢牢契于此地,不可更替。可为何那忙着把自家昆仑山上葡萄架扶正起来的家伙,还要透过纪元岁月朝我求援?呵呵呵,莫不是他那狼子野心被暴露,昆仑山上的另一位有心给他一个难堪吧?”

Published in 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