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wgimt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第0136章 人人覺醒,一個都不掉隊?看書-3pyeb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一行六人来到大兵菜馆,找了个相对安静的位置。
现在离饭点还早,菜馆里倒还没有太多人,不至于很吵。
李玥还是习惯性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心事重重地坐下来。
她此刻心怀内疚,莫名其妙就被人找上门,莫名其妙就害得几个同学跟那些混子打了一架。
她只是习惯了小透明的角色,并不是真傻。
这一架现在看上去是赢了,可明显是结下了恩怨,后患很大。她心里自然是万分过意不去。
“谢谢你们……我连累你们了。”李玥眼圈有些红。
茅豆豆却没心没肺:“谢什么?大家都是兄弟,兄弟之间不就应该两肋插刀么?”
兄弟?
童迪脑袋撇过去嘴巴都笑歪了。
江跃也不禁摇头,这厮真是实力单身,万年钢铁直男啊。
跟女同学称兄道弟,也只有茅豆豆了。
韩晶晶却道:“我倒觉得,谢一下是应该的。茅豆豆,你如果知道邓家有多大能量,恐怕就不会这么无知无畏了。”
茅豆豆还是一脸无所谓:“我管他多大能量,我就这一百多斤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世界格局大变异,谁都保不齐哪天就不在了。邓家又怎么样?他们真要放下身段对付我,大不了跟他们拼了呗。”
“拼?你怎么拼?”韩晶晶撇撇嘴,对茅豆豆这种明显莽夫的思维很是有些不以为然。
“我就一条命,拼掉一个就不赔本,拼掉两个就赚了。万一拼到百八十个,说不定反而拼出一条血路了。我听说过一句老话,说是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还有一句:杀一人为罪,屠十万为雄。”
“你这脑袋一天到晚就只有打打杀杀这点东西吗?”韩晶晶瞥了瞥江跃,“你天天喊江跃老大,就没从你老大身上学点东西?”
“我喊老大,是因为我敬佩他的为人和实力。个性是爹妈生来给我的,学不来。每个人不同,学别人肯定会学个四不像。做自己才是王道。”
“好!”江跃大赞,“豆豆,看不出来,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就属这番话最有道理。”
“不是吧?老大,我每天说了那么多内涵丰富的话,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你说骚话太多,班长只记得那些骚话了。”童迪一旁幸灾乐祸道。
茅豆豆呵斥道:“别胡说,我没有。我是正经人。你才成天说骚话。你这个死肥肥,当初还意淫人家晶晶暗恋你,要向你表白,哈哈哈……”
除了茅豆豆的尬笑之外,全场顿时冷场了。
韩晶晶俏脸一板:“死豆豆,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不会说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茅豆豆不但不怕,反而夸张叫道:“晶晶,你竟然脸红了。你不会真看上肥肥吧?”
“茅豆豆,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直单身吗?”韩晶晶居然不怒,一撩额前的刘海,笑嘻嘻问道。
“?”
“因为,但凡女孩子不喜欢的,讨厌的一切条件,你都能完美地满足。”韩晶晶杀人诛心。
茅豆豆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
我真有那么差?女孩子真的都讨厌我?
江跃只是微笑,这俩家伙斗嘴,他可不想参与。童迪则是幸灾乐祸,笑得嘴都合不拢。
茅豆豆啊,茅豆豆。
你也有今天。
平时跟我老童磨嘴皮子不是很牛吗?还得韩晶晶能治你啊!
忽然角落里的李玥开口了。
“茅豆豆,其实……你身上优点很多的。”
What?
万年小透明竟然开口了。
茅豆豆本来一脸沮丧,李玥这一番话,无疑是一针强心剂,让他自我怀疑的认知中,产生了一些希望。
“真的吗?小玥玥,你说的是真话?”茅豆豆激动问道。
“真的。”李玥很认真地点点头,虽然声音很细,但态度却非常认真,清澈的眼神中满是诚恳。
茅豆豆顿时乐了:“我就知道,晶晶就是故意打击报复我,把我说得那么不堪。我茅豆豆天生不凡,绝不会被这种小小打击难倒的。还是小玥玥慧眼识珠,能看到我身上那么多的闪光点。”
“呵呵,李玥人家那是客气话。”
“不……不是客气话。”李玥急忙解释。
“那就是刚才茅豆豆你们帮李玥解围了,她心里感激,所以说两句好话你听听。”
李玥脸更红了,有些窘迫地摇头。
“不是的,茅豆豆身上很多品质,值得我学习。”李玥这回没有躲闪韩晶晶的眼光,而是认真地直视韩晶晶,不被她极富侵略性的眼神干扰。
茅豆豆一拍桌子:“看看,这才是群众眼里真实的评价!晶晶,你打击报复是徒劳滴!”
“呵呵,茅豆豆,你这个人最大的有点就是自我感觉良好。”
“李玥,那你说说,他身上有什么所谓的品质?”
李玥中学六年,任何一天,都没说过这么多话。
不过这次,她好像铁了心敞开心扉。
“他为人直爽,仗义,耿直,没有那么多小心思。”
“还有他天生乐观,信念很坚定,从来不会为一些小困难小麻烦愁眉苦脸。”
李玥每多说一句,茅豆豆的胸膛就挺直一分,脸上的笑容就多一分。到最后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也不知道李玥是不是故意跟韩晶晶抬杠,总而言之,一向沉默寡言的小透明,这次居然很较真。
便是江跃都有些意外。
不过,总体来说,江跃还是很认可李玥的看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茅豆豆身上,的确有这些优点是很多人都不具备的。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见风使舵的人,从不缺立场不坚定的人。
而茅豆豆,看似疯疯癫癫,主意却是极正的。他认可一个人,会死心塌地信任你,追随你,绝不会三心二意。
单就这份耿直,已经足以秒杀这个世界七八成的人。
眼见韩晶晶的表情有点不悦,江跃也猜到,这两个女孩子大约是较上劲了。急忙出来灭火。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为止,点菜吧。”
韩晶晶似乎有些赌气,拿起菜单,刷刷刷,看到什么贵,就往上面打钩,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还有点不解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茅豆豆和童迪都看得目瞪口呆。
李玥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眼角瞥见江跃似乎对她轻轻摇头,她便神色如常,不再说什么了。
心中却是大大的不以为然。
几个人吃饭而已,一口气点那么多菜,肯定吃不完。这不是糟践粮食,浪费钱吗?
从小到大,李玥的日子过得异常清苦。
长这么大,在外面饭馆吃饭的次数,都不超过三次。
哪怕这仅有的两次经历,也是吃得相当朴素。想到这里,李玥不由得心里一阵难受。
想起了远在家乡的父亲。
他都快五十岁了,也就陪女儿进城的时候,上过仅有的两回菜馆。
他甚至都不懂怎么点菜,甚至有些菜看都看不懂。
在星城,他是那么笨拙,那么拘束,那么惶恐不安。
所以,他宁愿在家乡,用他勤劳的双手,在庄稼里刨食。每年农闲时,又四处找一些零工。
顺便还搞了一些养殖,山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就没有父亲没尝试过的。
他都恨不得将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用在劳作上。
记忆中,父亲好像是永远不知疲倦,永远不知道休息的永动机。
即便如此,每年所得的酬劳,依然有限,仅仅是勉强够一家人的生计,够母亲的花度而已。
记得有一次,父亲怕她在学校受苦,偷偷跑到学校塞了三百块钱给她,这是父亲打零工,每天攒一点,每天攒一点,攒了两三个月才攒足的。父亲为了省车费,竟是徒步走了几十公里来到星城。
可怜父亲如此节俭,如此勤劳。
记忆中母亲总还是永远追在他屁股后面抱怨,抱怨他赚的少,抱怨他老实木讷不懂女人的心思,抱怨他没出息,抱怨跟了他一辈子没过上好日子……
所以,李玥关于家的记忆,一半是噩梦,却还有一半是温馨。
正因为从小日子过得清苦,所以李玥对韩晶晶一口气点那么多菜的举动,多少有些难以理解。
韩晶晶总算勾完了,也不给茅豆豆他们机会,直接招呼服务员。
“照着上面打钩的上。”
这种小菜馆,所谓的服务员也都是老板的家人。来来往往的客人,基本都是熟悉的学生面孔。
见这个浑身上下气质超凡的女孩子,差点把菜单都勾满了,不由得咋舌。
好家伙,点这么多,吃得完么?
“不好意思,你们总共几位?”
“就这些人。”江跃笑呵呵道,“你也别问了,照着上吧。一次上不完,吃完一道再上另一道。”
“听到了吗?这是老板,九位数的身价,不差钱!”韩晶晶嘴角挂着促狭的笑意,看得出来,她倒也不是真生气。
就是女孩子那点小性子还没理顺。
一口气把菜单勾满了,而江跃还顺着她的性子照办,她那点气也就顺得差不多了。
服务员走了之后,茅豆豆瞪着大眼睛:“老大,看来你是真发了啊?”
童迪也来了精神:“班长,你这两三天没来,不会是去赚外快了吧?”
在场也没有外人,江跃笑了笑:“其实也不是去赚外快,还真是义务劳动。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倒是发了一笔小财。”
“听到没有?八位数在班长嘴里,那是发了一笔小财。”韩晶晶用筷子头嘟了嘟桌子。
“八……八位数?”茅豆豆咋舌不已,“我滴娘诶,老大,下次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叫上兄弟们一起发啊。”
“那也得你有本事赚这个钱啊?”韩晶晶哼声道。
“很难吗?”
“废话,不难你以为八位数从天上掉下来啊!我可听说了,这八位数还是亏待了的。实际上的价值,给九位数都不过分。”韩晶晶得意地朝江跃扬了扬下巴,“大班长,我就说你隐藏得很深吧!”
先前在教室里江跃没承认,也没说什么细节,那是因为教室人多,耳目众多,江跃不想太高调。
听韩晶晶大有揭他老底的意思,江跃不由得苦笑:“晶晶,知道你路子广,消息多。你别光说我的事啊,有什么内幕消息,现在都没外人,说一说呗。”
“对啊,晶晶,有内幕消息,别一个人独享啊。”茅豆豆心大,压根没计较先前韩晶晶故意打击他。
“说说?”韩晶晶傲娇地沉吟着。
“快说快说,我给你倒水。哦,倒什么水啊,晶晶,你要喝什么饮料?还是来点啤酒?”
“喝什么啤酒啊,上白的!你还给班长省钱啊?”
茅豆豆嘿嘿一笑:“上白的?老大,你怎么说?”
“你们看着上,今天我就大方一回。”
韩晶晶一捋袖子,居然不再考虑什么淑女不淑女了:“老板,店里有没有53度毛台?纪念版估计你们也不会有,普通的飞天先来一箱。”
毛台?
来一箱?
茅豆豆顿时脸色就变了。
菜单勾满,那也不过是几百块的事,毕竟大兵菜馆的菜价也就这么回事。
毛台来一箱可不是闹的,这玩意一箱可得小两万啊。
几个学生仔小聚,搞这么大阵仗?
再说,这可是白的,整得完一箱吗?
好在,这苍蝇馆子不可能有毛台。服务员满怀歉意地解释。
这也难不倒韩晶晶,她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出去:“德叔,我在学校外头的一个叫大兵菜馆的小馆子里,你给我张罗一箱毛台。十五分钟内送过来。您不用结款,今天有土豪买单,你让老板送过来就是。”
打完电话后,韩晶晶冲着江跃露出一个促狭的笑脸:“酒我点了,单还是要你买的哦?”
“好好,今天只要你们肚皮装得下,这单我统统都买。”江跃也难得大方这么一回。
大兵菜馆的服务员起初只以为他们是开玩笑。
几个学生仔,又不是没在这里吃过。除了那个穿着时尚贵气的女孩子之外,其他人一看都是家境一般的。
上毛台,竟还来真的?
现在小年轻为了泡妞,这么舍得下血本?
这一箱毛台下来,父母又得白忙活三个月吧?
什么八位数九位数,服务员零星听了一些,哪里会当真?只以为是学生仔之间吹牛逼。
这种一喝酒就吹牛的学生,菜馆里不要见过太多哦。
有号称家里有矿的,后来被人爆料他爹就是煤矿工人而已。
还有吹嘘家里是搞房地产的,结果只是家长在工地里做小工的。
这年头,吹牛皮谁还当真啊?
不过,顾客到底是上帝。
人家爱怎么弄,他们也管不着。
反正点了这么多菜,绝对是今天的大主顾,一桌都顶人家三四桌的消费了。酒水不酒水无所谓啦!
人家要喝毛台,店里不是没有嘛!
茅豆豆和童迪显然看出来了,韩晶晶绝不是在开玩笑。
想到这一顿小聚,江跃要付小两万,他们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气氛一时间倒是有些低沉。
“怎么?不是要听内幕吗?不听了?”
“听,听!”茅豆豆忙道。
“那我就说几个容易懂的内幕吧。先说一个大家最关心的:现在一些地下市场,已经有一些初阶的淬体药物,对觉醒据说效果很不错。”
“地下市场?”茅豆豆皱眉,“哪个地下啊?是地下商场?”
童迪噗嗤一声笑了:“你快闭嘴吧!要不说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这么小白的问题都好意思问出口?”
茅豆豆不以为意:“就你会哔哔,难道你懂?”
“我虽然不懂什么淬体药物,但地下市场还是懂的。小说里多了去。就是那种非官方渠道,见不得人不能露白的黑市交易。官方看不到,也就征不了税。”
“征不了税那不是好事?可以便宜不少吧?”
“切!你只看到便宜,相应的风险你想过没有?万一是假货呢?万一有负面作用后遗症呢?”
还别说,童迪的考虑倒是比较周全,这小说也不是白看的。
“你们两个都闭嘴,还想不想听了?”韩晶晶不爽了。
本姑娘难得心情这么好,跟你们透露点内幕,你们还杠上了?扫不扫兴?
江跃却忽然问:“这东西,就算是地下市场,应该也不便宜吧?”
“那是真不便宜。100毫升,十万吧。一个周期至少得1000毫升。那就是小百万吧!”
茅豆豆和童迪顿时傻眼。
这个价格,基本就等于宣告这淬体药物跟他们无缘了。
“据我所知,咱们学校,甚至咱们班,有好些家境好的同学,已经偷偷在黑市里运作了。所以,这第二次体测,一定会有更多觉醒者冒出来。大章国高层的终极目标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人人觉醒!变异时代,一个都不掉队。”韩晶晶道。
这个口号很鼓动人心。
不过口号只能是口号。
如果时间够长,江跃也相信,终究会是人人觉醒。只不过是觉醒程度高和低的区别。
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活不到那一刻?
退一步说,所有人都熬到了那时候,人人觉醒后,觉醒者的含金量还剩多少?到那时候,觉醒者又值什么?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