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w86s1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暗月紀元 ptt-第七百三十四章 集結(上)看書-d52qz

暗月紀元
小說推薦暗月紀元
“这个时代很糟糕吗?不,对于我们医者来说,特别是古医传承者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有任何一个时代的草药药效能和这个时代相比?”
“看看,看看你!这些草药的配比全部搞错了,按照典籍生搬硬套是最蠢的,亏我还觉得你有天赋!”
此时,一个略显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一处山谷中咆哮着,光是听着这语气,就感觉这声音的主人像要吃人一般的凶狠,自然就没有任何回应他的人。
不过,这声音虽然听着让人觉得畏惧,但这山谷却是极妙。
已经入冬的天,纷飞的大雪,早已覆盖了这绵延的群山,可独独这一处山谷却是处处青翠,绒毯一样的草坪,星星点点各色都有的野花,像散步在夜空的星星,一处瀑布从山谷的顶峰落下,那冲击而下的水流一落入谷底的水潭中,溅起层层水花的同时,也会升腾起层层的雾气。
更妙的是,在这处山谷的周围还有着各种变异的植物,甚至凶植,可无论这些植物是如何的危险凶狠,在这山谷里好像‘乖乖’的,只是卖萌一般的随风摇摆着,展示着它们盛放的正好的花啊,朵啊,叶啊什么的,完全没有彼此争斗的意识,看久了甚至会觉得有几分好笑。
而仔细看,懂得人会吃惊的发现,在山谷周围的这些变异植,凶植什么的,都是很珍贵的,有极高的药用价值的,甚至有那么两三株,是传说中可以配出最珍贵的提升基因链潜力试剂的植物。
如果仅仅是这,就觉得这个山谷很宝藏,那就错了。
因为再仔细观察,懂行的人还会发现一个更加奢侈又了得的事实,那就是这个山谷之中不管是草坪,野花,还是放在花园果园里精心呵护的花啊,果啊都是前文明的植物,原汁原味绝对没有任何变异的前文明植物!
要知道翰皇就有一处花园,特别的想要培育前文明的植物,但努力了很久也只能培育出近似前文明的植物,不能得到完全没有任何变异的…
所以,这山谷的主人是谁?如何有这么大的能量?就连野花野草都是前文明的原株植物。虽然论实际价值,这些前文明的植物远不如栽种在山谷周围的各种变异植,凶植。
可这东西,就像前文明的有钱人的爱好,只管奢侈和品位,是无所谓价值的。
那山谷的主人到底是谁?就是刚才那位中气十足咆哮的老者吗?
此时,这位老者正站在山谷左侧一处不起眼的洞穴口,气哼哼的望着洞穴外的一个女孩儿。
老者满头白发,脸色却是红润,身材挺拔,穿着一件非常简单的,由某种韧草茎编织的灰白色麻袍。
穿得虽然简单,就像紫月时代最底层的平民,可那份气度却像前文明古华夏的神话中描叙的仙人,山中高人,任谁来了这里都不敢低估了这老者。
而在洞穴口这女孩儿呢?
从背影看有些瘦削纤细,同样的白色麻衣,一头黑色的长发已及腰。
在她的面前有一副案几,身旁则有一张白布,上面放着一些零散的草药,和一些古老的草药研磨,切割的工具。
此时她正伏案,在抄写着什么,从侧颜看,这女孩儿清丽秀美,神情淡然,却有一丝淡淡的倔强感。
面对着刚刚才咆哮过,还气鼓鼓的老头儿,这女孩儿似乎也不以为意,只是认真的抄写着面前的一本线装典籍,时而会停笔思考。
“抄抄抄,就知道抄,你倒是好,不等我说,就开始自认罚了?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或许是因为女孩儿不为所动,这老者显得更加生气,不由得指着眼前的女孩儿又发起了脾气。
他说话间,另外一个老者有些小心翼翼的从洞穴中走出,口中叼着一根卤得酱色浓郁,还冒着热气的大骨,小心的看着这个发脾气的老者,口中嘟囔着:“师负,瘪生黑了..”
这句话大概的意思应该是‘师负,别生气了’,但因为舍不得放开口中的肉骨,所以说得含糊不清。
听到这句话,这老者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转头望向了那个叼着肉骨的老者,刚想要说些什么?
那个正在抄写思考的女孩儿忽然抬头,莞尔一笑:“太师父,不然如何呢?你又想要如何罚我呢?”
随着女孩儿的抬头,一张已经完全长开,就像盛放到最美丽时分的花儿一般的脸出现了,这一笑就像山谷中最美丽的那一朵花儿。
两年多的时光过去了,曾经的少女容颜,随着骨骼的变化,已经微微有了一些变化。
原本眉清目秀的样子,已经多了几分大气中带着一丝英气的美丽。
但唐凌如果在这里,还是一眼就能认出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不就是洛辛吗?
而那个叼着肉骨的老头儿不就是古道,黑暗之港那个药店的老板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连常常会打听伙伴们消息,时不时还会得到黄老板爆料的韩星,也绝对不知道洛辛竟然身处那么一个地方!
那意思就是在外界能得到的,所有洛辛的消息,其实都是严重滞后的,或许都是烟雾弹。
至于黄老板的爆料,一向都要靠猜。
凭韩星的智商,也许猜不透黄老板云里雾里的爆料,可如果他真的知道洛辛现在在一个如此神秘的山谷学习,至少也能想到让人非常在意的一点——那就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就洛辛的消息制造出那么大的烟雾弹?就连背后有着圣树城,还刻意打听消息的自己都被隐瞒了。
只不过韩星终究是不知道真相,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刻告诉他答案,以及答案背后所隐藏的目的…
总之,在这风起云涌的时代,布局者远远不止一个。
抛开这些背后的沉重,此时的神秘山谷还是静谧而美好的,洛辛的一笑,一个反问,竟然让脾气火爆的神秘老者无言以对。
他吹胡子瞪眼,看样子又不想落了下风,所以转头望向了正在啃着肉骨的古道,看样子是想要将一腔怒火发泄到古道的身上…
古道缩了缩脖子,模样略显有些鸡贼,是时候溜了,没有谁比他更明白,眼前这个老者有多么的难搞,爱徒洛辛看似淡然的外表下,隐藏着多古灵精怪又叛逆的灵魂…
不过,老者没有打算放过古道,他刚欲发作,也就是古道刚准备溜的时候,山谷之中传来了一声鹰鸣之声。
这个声音吸引了各怀心思的三人注意力,洛辛放下了手中的笔,古道也不再准备溜了,至于被洛辛称之为太师父的神秘老者神情则瞬间变得严肃,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山洞。
老者的速度看似不快,就像一个普通人在快走,却是转眼就走出了几百米,来到了山谷中央的位置。
如果是三阶以上的紫月战士,一定知道这是影步一种极其高深的运用,而在平常的步伐中都能运用影步,那么真实的实力无论如何也达到了上阶。
老者刚在山谷中央站定,天空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如同一片飘来的乌云。
谷中起了微风,一只巨大的四级凶兽——赤霄疾风鹰煽动着翅膀,缓缓的降落,停在了谷中,神秘老者的面前,模样甚是亲昵。
神秘老者一跃而起,直接跳上了这只赤霄疾风鹰有二层楼高的脊背,抚摸了几下它,然后信步走到了它的脖颈后,伸手在它脖颈处几片青色的羽毛后摸索了一番,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圆形小桶。
拿到了小桶,老者的神色更加严肃了,打发走了赤霄疾风鹰,径直就回到了山洞前坐下,打开了金色的圆形小桶。
这个巴掌大的小桶也放不下什么东西,打开来,里面也只得一张兽皮卷,老者也没有过多的犹豫,拉开兽皮卷直接看了起来。
此时,倒是一向沉稳的洛辛略微有些焦急了,站了起来望向了神秘老者:“太师父,是有什么指令吗?”
古道也顾不得啃肉骨了,直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也是关心的询问道:“师父,可是外界的情况有变?”
神秘老者不答,只是将手中的兽皮反复看了好几次,然后陷入了沉思。
洛辛的神色稍微变得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而古道反倒表现的比洛辛更不沉稳,见老者不说话,不由得追问了一句:“师父,你倒是说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要让…”
古道想说的是,竟然让赤霄疾风鹰送信…
在这个时代,实力的确是按照等级来划分的,但有些特殊的能力却不是等级能够表现的,就像赤霄疾风鹰就被称之为最安全的情报传递兽,这和它能够躲避一些超科技的侦测手段有关,这无关等级。
而赤霄疾风鹰是最寻常的疾风鹰的变种,极为珍惜难得,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动用它来送情报的,毕竟损失一只,再想培育一只是一件需要运气的事情。
就算是他,不是重要的事情也不会用上赤霄疾风鹰吧?联想到这些,古道如何还能淡定?
不过在这个时候,神秘老者也不准备吊着古道的胃口了,他直接将手中的兽皮卷扔给了古道,洛辛也移步来到了古道身旁。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古道就打开了兽皮卷,上面只有简单的一行字。
“三月以后,送洛辛于X山谷。”
除此以外,在这行字的下方还有两个重重的红字——集结!
“X山谷?”没有在意集结两个字,洛辛对于X山谷这个地方感觉到非常疑惑,还有叫这个名字的山谷?
但古道则一把合上了兽皮卷,走到了神秘老者面前:“要集结了吗?是找到了新的人选,还是说?”
说话间,古道颇为顾虑的看了一眼洛辛,而聪慧如洛辛也并不明白师父和太师父的话里所指的是什么?只是古道的眼神让洛辛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一分。
可为什么会加快?洛辛皱起了眉头,却说不出原因。
“不管如何,既然用上了集结令,事情就算是有了一个结果。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小洛辛该走出这药痴谷了。”神秘老者微微叹息了一声,这样说了一句。
“这时间未免也太短了。”古道也跟随着叹息了一声。
“天上的来之前,地上的要先解决,不是吗?”神秘老者半仰头,闭上了眼睛,神色之中看不出喜怒。
这一番莫名其妙的对话,让洛辛在心跳之余又多了一些不安:“太师父,师父,你们究竟在说什么?还需要打哑谜吗?”
“收拾东西,立刻跟我一起出谷。”古道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扔掉了手中的肉骨,却根本不回答洛辛的问题。
“去那X山谷?”洛辛还是忍不住追问:“那X山谷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个埋藏着这个时代最伟大英雄的地方。”古道简单的回答了一句,转身走入山洞,他也要收拾东西,务必将洛辛安全的送到X山谷。
每一颗希望的火种,都是那么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时代是看不透的,能和时代的绝对主角相遇的人,最后都会成为时代的星辰,这就是看不见的命运吗?
**
“天地之气,似乱实有讯,山形藏力场,水流蕴势运,观山水,寻…”一处背阳的山坡之上,一个看起来很是魁梧的青年盘膝而坐,闭目,口中念念有词。
两年多的时光过去,刮去了脸上的胡子,洛离看起来倒比曾经年轻许多,至少如今能够看清他还算阳刚俊朗的模样,眉眼间也比以前多了几分沉稳,穿上一件颇有古华夏风的灰色长袍,竟然还多了一点斯文。
一阵清风刮过,一直闭着眼睛的洛离忽而睁开了双眼,低呼了一声:“起。”
只见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一个盘坐起来,由石块垒成,看起来颇为笨重的石雕竟然缓缓站了起来,开始缓慢的来回踱步。
这样的东西看起来没有什么威力,但仔细看,随着这石雕的走动,整个背阳的山坡竟然在跟着石雕的步伐微微抖动,就连这山坡上的每一根草,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仿佛都在随着石雕走动的韵律而律动。
见状,洛离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欣喜。
而在洛离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山魈之傀,离儿,你终于成功了。”
听得这个声音,洛离赶紧站起,恭敬的朝着身后来人鞠了一躬:“师父什么时候来了?”
来人是典型的东升州人,从模样上看,就是一个略显沧桑的中年人,他和洛离穿着同样的灰色长袍,背负着双手,衣衫的大袖被这山坡的风吹得飘荡不已,一头黑发在头顶简单的绾了一个古华夏的道髻,下颌的胡须及胸,也被吹得飘飘荡荡,看起来有一种世外之人的飘逸。
洛离这边询问,这个被洛离称为师父的中年男人则一甩大袖,就朝着洛离走来。
同样说不上速度多快,但洛离只觉得眼前一花,师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跟前。
就在洛离心中忍不住又一次感慨着师父的厉害,然后燃起要变强的斗志,就听得师父说道:“我已经来了有一阵子了。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离开了。”
洛离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脸色一变:“师父,你为什么要赶我走?是我太笨了吗?我还有好多没有学…”
“不,你做得很好。另外,我也对你倾囊相授了…”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略微停顿:“可你早也应该明白,学艺之事最是急不来,你知到一切的技巧,也需要时间慢慢累积。而要化作战斗力,则是需要到血与火之中锤炼。”
“可是,师父…”洛离低头,他太了解师父的性格,看似平和清淡,实际上一旦有了决定,是绝不会更改的,可他还是想要挣扎一下,想要尽量多留在师父身边,再多学一些本事。
“你忘记了你父亲的仇恨?忘记了面对最重要的挚友落难时,你无能为力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你来到这里学艺,我就曾告知过你,要我授艺,就背负起你以后要面对的命运,不得有违。”中年男子看着洛辛,一字一句的说到。
“师父,这些事情洛离绝不会忘。可师父你至今还没有告诉我,什么是我要面对的命运?”在中年男子的言语下,洛离自然想起了往事,父亲,唐凌,妹妹…
“现在,这命运就开始了。”说话间,中年男子从大袖中掏出了一卷兽皮卷,放在了洛离的手中。
洛离疑惑的展开,上面只有一行字——三月后,送洛离于X山谷。
在这行字的下方,则有两个血红色的大字——集结!
洛离将手中的兽皮卷反复看了几遍,但总是看不出这和他的命运有什么关系?X山谷又究竟是什么地方?
可中年男子似乎是不爱解释的性格,看着洛离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收拾行李,这一路将由你师兄护送你去。”
洛离是不可能知道,他和这个师兄早已经有过交错,当年在黑暗之港的黑暗之崖挑战赛时,这个师兄就和黄老板还有古道在一个包间…
这时代,布局的翻云覆雨手,又岂止一只?

Published in 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