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kt8y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 愛下-第152章推薦-mgme4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时间机器坏掉了吗?”林潇说。
“可以修理吗?”助手说。
“没法修理,我只是乘坐爸爸制作的时间机器来到这里而已。”铃羽说。
“构造和原理虽然是通过说明书全部背下来了。”
通过说明书接触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虽然这么说,也不可能用现代技术来修复2036年的时间机器。
“那么通过时间跳跃机器如何,回到铃羽的时间机器坏掉之前。”
“话说,要使用时间跳跃机器,不是说不做实验了。”桶子说。
说明也是非常麻烦。
“根据情况也会使用的,那么铃羽,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坏掉的吗?”林潇说。
“嗯,一定是在之前深夜的喜爱的那场雨,机器里面进水了。”
“那么华丽的扎进大楼,是那个时候破了个口子。”
“那并不是扎进去,是因为坐标计算出现了微笑误差,而出现在哪里。”
“那天机器还是相当不稳定。”
‘那么雨喜爱的是哪一天。’
‘10号早上的雷雨。’
时间机器可以跳跃俩天,然后时间机器是在今天完成。
不管如何都不可以跳跃过去。
“不行,时间机器到不了。”
明明好不容易见到光明。
“我认为应该试着修理一下。”桶子说。
“是啊,有时间机器的话,时间什么的就无所谓了。”真由理说。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因为我么你都知道,再过2小时死亡就要降临真由理身上,距离真由理死亡不到2个小时。
现在潜入广播馆,时间会太麻烦了。
可能更应该跳跃到11号,好好利用这俩天。
“大家肚子饿了吗,应该是饿了吧。”林潇说。
“突然间怎么了。”桶子说。
“真由理已经快饿死了。”
林潇从钱包中取出一万块钱。
“真由理桶子去卖点东西,我边吃边考虑对策。”
“林潇,怎么拿出那么多钱。”
‘我的意思是用这些钱去买,钱不用找了,干脆全部用掉。’
“竟然这么大方不愧是你,做到我们做不到事情,太崇拜你了。”
于是桶子和真由理洋洋得意的长门了。
“助手,还有约翰。”林潇说。
“约翰是是指我?”打工战士说。
‘其他还有谁。’
“为什么改了名字。”
“因为你就是约翰。”
‘虽然是这样。’
“没用的,他就不会认真教名字。”
“话说起来他也一直叫我打工战士。”
“你们俩个都挺好了,我要时间跳跃到11号的14时。”
“然后让约翰在一次进行这样的说明,在这个基础上,到现在这个时间,到13号为止,将时间机器秀肌肤。”
“有什么着落。”
“也就是从现在开始挣扎2消失,修不好的话就反复跳跃。”
‘对不起。’打工战士说。
“约翰,我一定要让你得到IBN5100。”
“这既不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未来。”
“好的,作战开始。”林潇说。
“不说作战名吗。”助手说。
那种东西无所谓IE,这可不是闹着玩。
这关系到真由理的生命。
“没有在北欧神话找到好的名字候补。”
‘为什么是北欧神话’
“我香叶没有什么意义,一定要说的是中二病都喜欢这样。”
助手说。
“这么说来我所在的地方,作战明也几乎都是这种名字,问他们为什么,都说这就是传统。”
“26年后,也还是中二病啊。”
“别墅偶这种无聊的话。”
明明关系到真由理的生命,现在可不是悠闲的时候。
林潇让助手和铃羽帮助自已,拜托铃羽打开了电视机,在真由理回来之前就开始了跳跃。
一下子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已拿着手机呆立在原地。
耳鸣没有缓解,林潇赶忙确认手机画面上的时间和日期。
是8月11日,直接回收了52个小时。
首先跳跃到时间机器完成的时间13日,在从那个时候抵达11日。
虽是初次尝试连续的时间跳跃,但似乎还很顺利。
立刻出发去找铃羽,托这个服气,铃羽的手没有烧伤。
自已将内情说了以后,铃羽为了确认自已说的话,而跑到广播馆,继而发现时间机器的确回来,从而相信了林潇。
将时间机器这些话说了一遍,说到底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努力修理好铃羽的时间机器这一点。
“那赶紧去看看。”
桶子少见的认真了。
是对铃羽所说的世界构造,以及历史修正这一行为产生兴趣了。
“稍微等一下。”真由理说。
正准备出去真由理拉住林潇的手。
“大家还有一件事情忘记了。”
‘还有一件是什么?’
“铃羽的爸爸,现在在哪儿?”真由理说。
“哦,昂事情,还以为是铃羽说的。”
可意外的铃羽有些痛苦。
“怎么可能无所谓,而且要修理时间机器会花一段时间的吧,既然如此着呢有李向着是不是在这期间去找铃羽的父亲。”
“怎么样。”
“这个可是。”林潇说。
他正在犹豫之际,真由理鼓起脸颊。
“林潇,这样可不行,所谓约定不好好遵守可不行。”
“约定?”
之前不适合约定好了吗?大家一起去寻找铃羽的爸爸。
对了,开安委会的时候就是靠这个约定让铃羽留下来。
“说的也是。”
“那个呢,铃羽回来这里,虽然是有使命之类的原因,但我觉得还是想在这里和爸爸见面”真由理说。
“如果真是这样,真由理想要帮忙。”
“真由理,你真是个好孩子。”打工战士微微吸鼻子。
“真是如此,我以为来到这座城市就会见到的。”
“我找到爸爸2010年就在秋叶原。”
“吓,真的在吗?”林潇说。
“在啊,你可真失礼,现在合格时代一定帅气可爱。”
“名字是巴雷尔提托。”
“哇,是个国外人?”
“不是,大概是霓虹人。这是抵抗时期的带好,现在201年,还没有这自称才是。‘
原来如此。
“我也不知道,爸爸的真名。”
“明明是亲生女儿。”
铃羽一瞬间露出了差点要哭出来的表情,可立刻又转化为苦笑。
“他一直没有告诉我,而在我问他之前,他就已经死亡了。”
从这个经历来看,铃羽所处的时代十分残酷。
“那铃羽,你这个姓氏哪儿来的。”
“是母亲的名字。”
“就是说,完全没有线索。”
“线索啊,这么说起来。”铃羽拍了一下手掌,然后在自已身上摸索起来,不久,她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枚徽章。
“徽章?”
这是铃羽竞猜币阿万的,看上去是很常见的。
“好像写着有东西。”
读起来很奇怪。
“这是爸爸的遗物。”
“也是唯一的线索。”
“桶子,上网看看。”
桶子通过搜索网站查了一下,但是完全没有好的结果。
“爸爸应该是在球二院周边,海外可以排除。”
不过结果看来,这是完全不相干打
“完全搞不懂啊。”桶子说。
“但是但是。”真由理说:“这一定是可以作为线索。”
得到了铃羽的许可林潇用数码相机将其拍起来。
“那么真诚去寻找铃羽爸爸的人。”
虽然想说并没有空闲,可时间机器还动不了,就等于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既然如此就顺着真由理去做。
因为已经确认了世界线收束这个概念,就算现在将真由理带去世界尽头也无法回避她的死亡。
“我不反对。”林潇说。
“林潇,谢谢你。”真由理说。
桶子也举起手,然后是助手,全员一致通过,要帮铃羽找父亲。
“谢谢,不过我还是想以回到1975年为优先,这是爸爸的遗愿。”
‘也就是说,时间机器的修理一旦有了眉目就放弃寻找父亲,可以吗?’铃羽说。
“那样就行了?”真由理说。
“如果这么找都没有找到的话,或许就是命中注定我是见不到他。”
铃羽这么说,也算是莫大的帮助。
“那么要怎么找呢?”桶子说。
“我们只有徽章这个线索。”
“只能以此为出发点,去找那些狂热分子的商店看看。”
“那是什么。”
“在秋叶原有很多地下商店。”林潇说。
光天化日之下,潜入广播馆,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结果光是潜入都花了30分钟。
毕竟必须在13日之前完成才行,否则为了救真由理而进行的时间跳跃会大受影响。
真由理为了寻找铃羽的父亲而独自一人消失在秋叶原。
“怎么样。”
林潇向着赈灾我们注视下进了水的时间机器中检查的桶子对话。
舱门似乎是在进行指纹登录的人,铃羽可以打开。
‘顶着满头大汗桶子从里面钻出来。
林潇赶快将他拉出来。
要是哟UR发现可能会报警。
虽然说现在新鲜感已经没了,但是来看这个卫星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所以不想做出显眼的事情。
“这里很热,这种大热天在机器里面会沉人干。”
“顺带一提,这机器不会掉下去吧。”
这台时间机器,正在墙壁中一动不动。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JC做的,有像是绳子一样的东西正固定折机器前段所以桶子不用担心。
“可以修理好吗?”
“不知道,还不可以确认,不过稍微孤岛了一下,我感觉到了。”桶子说。
“这个东西感觉和电话微波炉有些相似。”
“就是说存在修理好的可能。”
“不是,我说了还没有确定,不继续仔细检查。”
“桶子,现在可以说一切都要依靠你的水平璃”
“拯救世界的宠爱集黑客,你一定会在2036年取代时间机器之母诸侯,受到世人的崇拜。”林潇说。
“总而言之,俩天之内向着办法。”
林潇说。
“只有你可以依靠了。”
“没有自信啊。”桶子说;“为啥是2天。”
“那是因为。”林潇说。
“俩天以后会有能够创造奇点的最佳气候条件,要是错过的话,一年之内就没有机会了。”
漂亮的借口,铃羽。
“就是这么回事。”林潇说。
‘俩天修理好,太难了。’
“那么就赋予你和菲利斯约会一天的权利。”
“会做的吧?”
“当然。”
那么剩下的问题是菲利斯是否答应了。
林潇拿着徽章,开始寻找这音译不明的东西。
虽然秋叶原有很多地下商店,但那些都是卖电器机械或者是PCC的商店,而饰品店少的可怜。
因为看了一圈,都没人知道。
甚至去了周围车站都是一样。
于是俩人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家了。
“欢迎回来。”助手说。
独自一人埋头开发的助手过来迎接俩人。
“看着表情,无功而返了?”
“桶子呢。”林潇说。
“没有回来,已经这么晚了,大概回家。”
而且还必须掩人耳目,所以不开灯火。
也不知道,真由理寻找铃羽的情况如何了。
“感觉很抱歉呢,明明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铃羽说。
“这不是为了你,全都是为了救真由理。”林潇说。
启动了桶子的PC,试着寻找徽章收集者的团体。
明天要用到的情报。
在这个地方找到了一个收藏品的徽章交流会,便写了帖子寻求帮忙。
在沙发上睡觉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特大音量的闹铃声。
‘SERN的袭击?’
林潇一下子跳起来,助手和铃羽的身影,映入眼帘。
助手拿着手机,是那发出来的
“早上好。”
那张绷紧的脸来看,并不是什么美好的清早。
真想让她品尝被这种令人不快的态度叫醒的滋味。
林潇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
早上7点。
“你这是在叫我起来多谢了。”
“这不是什么排队。”
“有个东西希望你看看,所以才叫醒了你。”
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计量器。
“这是什么?”
‘世界线变动几率。’
上面写着是0.3,。
“这个数值是我所出的世界线的来计算的。”
“你做的吗?”林潇说。
“不是从2036年代来的。”
“这是辉光管,品位不错,我想确认你是未来道具9号。”
‘这到底是怎么设计,我不认为世界线会数值化。’
‘我也不清楚。’铃羽说。
“制作这个的,你知道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
“是你哦,林潇。”
“啊?”林潇说。
“这是你做的,那个记得是现在算起来是11年以后,似乎有应用到特殊能力。”
“有聊这个,你之外的人可以确认世界线变动。”
‘大概即便这里显示的数值发生变化,也只有林潇可以察觉到。’
“这样不是没有意了,你倒是做点有用的。”
将助手的抱怨当成耳边风。
这是我做的东西。
它是15年前完成的东西。
又是自已做的。
真是奇妙的感觉。
“这个结构,只有做作者本人知道哦啊,所以想要知道,是11年,到时候你会找到答案。”
“你和微辣ID我见面过?”林潇说。
“没有。”铃羽说:“一次都没有。”
“是么。”林潇说。
“那么现在这台计算器给我看有什么用?”

Published in 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