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v8mqp精华玄幻小說 新白蛇問仙 txt-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燒紙看書-5tgzp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闻茶香,看琼杯山河影。
白雨珺一本正经跪坐,看看手中茶水倒影又抬头望太阴月桂虚影。
茶水独特清香。
说句心里话,白雨珺真佩服嫦娥仙子,在这个仅有兔子的地方长久居住,没有雨水,没有冰凉晶莹雪花,没有风和云,更无池塘湖泊江河,哪怕一口带点儿湿气的水井也成。
品茶,闲聊,慢慢也就互相熟识了,毕竟一仙一龙皆懒。
“雨珺,洪荒仙界巨变,可是大乱?”
广寒宫俯瞰山河如棋盘,自天庭封禁至今,大地可谓处处烽火遍地哀鸿,地狱鬼气升腾魔族肆虐,各仙域杀伐征战煞气冲天,何止一个乱字道得尽。
闻言,某白点点头。
“非常乱,人脑子打成狗脑子,我这千多年时常能吃几顿饱饭。”
作死的猎物多了,掠食者堂而皇之吃饱。
嫦娥眼皮跳了一下。
能让神兽真龙吃饱饭,可想而知多少仙神妖魔怪物殒命。
“魔族……是否有退去迹象?”
某白摇摇头。
“不曾,比以前更嚣张,小世界还好,许多大世界惨遭屠戮生灵涂炭,虽然不会危及洪荒仙界,但地狱之火快要烧到各位大仙炕头了。”
真是鬼才知道地狱怎就多了些裂缝。
即使身处九霄云外天庭,神兽真龙的耳朵也能听得见生灵哀哭,那又能怎样,有能力的懒得管,自己眼下尚不足以庇护苍生。
怎么说呢,这个世界太陈旧,时时刻刻散发刺鼻辣眼睛腐朽气味。
嫦娥仙子一阵默然……
杯中灵茶仿佛没了滋味。
生灵遭难,但凡正常人都会难过。
懒得想那些糟心事,白雨珺喝掉杯中桂花茶,瞪着丹凤眼翻来覆去看茶杯,茶水神妙的不像话,后知后觉发现除了月桂花茶神异之外煮茶之水亦不凡。
“这茶水……”
“没错,帝流浆。”
嫦娥说的淡然,某白忽然浑身一震,连尾巴都静止了。
张嘴,伸舌头认真将茶杯舔干净。
“……”
仙子目瞪口呆。
某白龙才不再乎形象,这可是帝流浆唉,无比正宗远超凡间兑水假货,同时这玩意儿也是山野精怪的最爱,每逢帝流浆洒向凡间都是一场盛会,记得年幼时有个猛兽食了许多。
后来,山顶渡劫被雷劈死了。
嫦娥又倒满一杯茶。
“月桂花茶在外面不可能喝得到,在这广寒宫却极为普通,每逢十五,太阴总会有些许花瓣洒落,那时的月桂树也最为清晰。”
白雨珺觉得下一次才能看得到,因为自己还得去食堂……天牢办事。
“能爬树么?”
“……”
这个问题很严肃。
漫天神仙妖魔鬼怪几乎没这等想法,凡间山野精怪除外,毕竟那些精怪没甚见识和灵智,攀爬树木乃是本能。
可你好歹也是一条龙,神兽之首,居然如此随性。
“不好的吧?月桂神树于苍生有大功德,我等理当尊崇。”
“莫担心,我就是随口说说。”
但是丹凤美眸眼珠子乱转显然口是心非……
茶水喝腻了,便换换口味。
两坛好酒摆上桌。
“仙子尝尝这神猴酿的猴儿酒,唔,居然是桃花酿,咱们有口福了,许多年前某曾偷喝一口,啧啧,仙子快拿酒杯来~”
熟练开坛,倒上满满两大碗,一口下去真的是相当舒坦。
嫦娥看了看酒坛。
“奇怪,这坛上怎有些许新泥。”
广寒宫难得飘酒香,连月兔都跑进去壮起胆子喝酒,罕见热闹一次。
白雨珺的世界。
山谷,烟雨桃花,猴子浑身猴毛沾着些露珠,正辛劳挥舞锄头劳作,除了厮杀打架,它的最爱便是看着桃林繁茂,攀上桃树跳来跳去最是享受,闲着无聊也可酿些猴儿酒。
山头高处多了一棵火红色梧桐树。
小凤凰蹲树上梳理羽毛,目光偶尔贼兮兮盯着最大的几颗甜桃。
凤凰一族其实对桃子没啥太大兴趣,但是架不住好奇啊,猴子天天宝贝似的照顾桃树,又不给吃,久而久之吊起了小凤凰的好奇心。
猴子懒得搭理那只贪吃鸟。
桃树乃仙种,成熟期漫长需要更多阳光雨露,现在吃了肯定半生不熟。
想咱猴子最讲义气,又怎会在乎几颗桃子。
到了午时。
想起多年前埋下去的桃花酿可以品尝了。
哼唱小调撅屁股小心翼翼猴爪挖土,最近没战事,可以喝上一坛佳酿躺桃树睡大觉,越想越开心,咱猴子最讲义气只可惜白龙不在。
挖着挖着……
“吱?”
桃树下已经挖了个大坑。
一坛坛桃花酿挨个摆放好,数来数去发觉少了两坛!
火红色梧桐树上,小凤凰把脑袋扎进翅膀里,暗叹好好一猴子居然犯了癔症,神宫那些仙官也不来劝劝。
……
天牢。
白雨珺笑眯眯屁颠朝俩神兽雕像行礼。
见到神兽大佬多拜拜总没错,拜完了又从兜里掏出香炉馒头纸钱等物,双份,俩雕像各有一份,依照供奉规矩摆好,上香,烧黄纸……
“咳~”
打个喷嚏弄出火星,点燃黄纸。
烧纸其实是一门学问,民间传言上坟时烧纸最好火旺,火旺寓意运程好,大吉大利,若火势颓废燃烧缓慢则可能流年不利,当然,烧纸的手法也有很大干系,例如先将黄纸散开蓬松而不是堆叠,这样利于燃烧。
如果烧纸时被风吹走点燃野草引起火灾,别忙了,回家等着倒霉吧。
某白要去天牢搞事。
和镇守神兽套近乎必不可少,天知道俩雕像会不会蹦出来。
雕像前,某白弯腰烧纸嘀嘀咕咕。
“两位前辈不要客气,钱不够咱家还有,尽管花,以后缺啥只管言语一声,烧点金山银山房子车子都不是问题。”
“小龙上次空手而来内心十分愧疚,彻夜难眠茶饭不思,今日特来补偿。”
雕像在微微颤动……
白雨珺熟练烧纸,那手段极为娴熟。
天牢门前烧纸,古往今来恐怕也是独一份。
烧完纸,掸掉落在身上的纸灰,抬头一看顿时懵了,祖龙在上,啥情况?
威武压抑的天牢门前。
两尊神兽雕像居然转了过去,没错,调转方向……

Published in 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