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fg3v7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535 被架空的劉支書很失落展示-it02g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刘八爷没法阻止这事情。
再说了,提出这事儿的,不是嫁入刘家的孙小玉,而是刘家的闺女提出来的。
“对了,八祖祖,我准备把大队部边上的一间房提供给青梅以及张二强做婚房……”刘春来把情况说了一下。
“冲喜?娃儿都怀上了呢!”
刘八爷倒不是特别反对这事情。
“不是这个。大队部本来就修的有多的房子。当初不准咱们老刘家的女娃子嫁出去,也是为了后面发展的人口……”刘春来解释着。
确实,这是不得已为之的事情。
到了一定程度,大队里的人跟外面的人,收入待遇等肯定得拉开差距。
这样才能让成为四大队的人更有吸引力。
同时,也给大队内部的人压力,让他们更加努力。
作为一名管理者,考虑需要长远。
“这是你负责的,你怎么安排都行。”刘八爷并不在这些事情上插手,“咱们这可是改天换地,一定得热闹,让所有人都看看,我老刘家穷了这么多年,终于又要翻身了!”
“那必须的啊!”刘春来拍着胸脯保证。
当天晚上,刘春来就把各队队长以及各个负责人都召集到了大队部开会。
大队部的各个办公室,已经修好了,并没有搬进来。
一行人习惯了在外面坐在地上开会。
反正只要安排了工作,把遇到的问题说出来,协调解决,就行了。
“大队部有多余的房子,专门腾出几间来,装修成招待所,以后有客人来,或是上级领导视察指导工作,就不用再陪着往县里去了……”
对于把大队部的房子提供给刘青梅以及张二强当婚房的事情,不少人都持有反对意见。
刘春来也懒得解释。
弄成招待所,用来接待客人,有啥不好的?
这样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大队长,提灌站究竟明天开始抽水还是后天开始?这么大的池子,一天根本无法抽满。”陈正康问刘春来。
他是公社计划办的。
计划办没事情干。
整个计划办的几个人,现在几乎都成了四大队的下属。
当然,编制上可不是这样。
刘大队长向严书记跟马乡长提出,为了支持四大队发展,公社向四大队派出驻村干部。
这样不仅能显示公社对四大队发展的大力支持,也不会违规。
一个大队干部,把公社领导当成手下指挥,怎么能行?
“后天早上开始抽水,所有的车,都从垭口上出发,围绕咱们整个大队的公路转一圈,让所有人都晓得,咱们四大队不再是以前的四大队了……”
刘春来摇头。
靠着提灌站的抽水能力,整个水池要蓄满水,得好几天的时间。
“那跟供电所那边沟通,国庆的早上,开始供电?”杨正伟问刘春来。
本来这些早就该开始了。
电线拉好了很长时间,到现在都还没通电。
“明天试一下,有问题也好提前解决。”刘福旺终于忍不住了。
自己这个支书才是一把手。
以前啥事儿都是他来交代安排的。
现在好了,好像他这个支书变成了太上皇,根本就没啥权利了。
心中那失落感,可想而知。
“对,就按我爹说的干。得先试一下,虽然电线啥的都拉好了,安电的人家里,灯泡也安好了。”刘春来知道老头子心中不太舒服,自然也不会反对这事情。
整个大队,刘支书现在真心没有多大的权利。
工厂的事情他不懂,没法插手。
其他的工程啥的,同样也不懂,而且还拿不出钱来,更是没法插手。
落差有多大,可想而知。
要知道,以前整个大队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现在不仅没法说了算,很多事情都得靠边站。
“那啥,后天咱们通路仪式,要办席,明天得杀猪、买菜啥的,这事情得安排人负责。”刘支书见儿子给面子,并没有更高兴。
其他人看着刘支书,都不吭声。
刘福旺为什么这样,他们都知道。
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支书那都是直接安排的。
“爹,这事情得你来安排啊。虽然是八祖祖出钱办席,可这一方面是为了庆祝我们通水、通电、通路;另外一方面也是告诉其他人,咱们老刘家十年没有新媳妇儿进门的日子结束了……”
让老头高兴,很多事情就好办。
刘春来也不想去操心这些事情。
“还有,爹,不管是修路,还是提灌站跟通电,都是之前你就在弄的,咱们现在搞好了,这事儿都得你这个支书来。”
索性就让老头更开心一下。
为了这几个项目,老头不要脸了多少回?
“许书记跟吕县长他们都要来,隔壁青山公社、望山公社的人同样也会来,这接待的事情,你得帮着张罗。”老头见儿子给自己面子,没有因为干出一点小成绩就不认自己这个老子,自然开心。
一时间,开始安排所有事情了。
刘春来也不去反驳他。
有人安排,自己不用操心,乐得清闲还不好?
“明天,得先在大队部里面搭建一个旗台,大队部的场地不够,就在垭口这里,整一个主席台……”刘支书又开始找回自信了。
这些事情,安排起来,头头是道。
其他人都是听着,到了最后,则是看向刘春来。
“狗曰的!看着他干啥?老子还是支书呢!说话就不管用了?”
刘福旺见手下众人这么短时间全部倒向了刘春来,自己成了光杆司令,火气直涌脑门。
刘春来也无语,这些狗曰的,就不能给自己省点心么?
“就按我爹说的办。”刘春来不得不开口,“行了,都各自去准备,不要到时候我爹给安排了,你们没有准备好,手忙脚乱。这可是大场面!新中国成立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的大场面!”
刘春来直接散会了。
他爹的失落感,他能理解,也能体会。
可这事儿真不是他有心造成现在问题的。
“爹,一会儿严书记跟马乡长要过来,晚上一起喝个酒。”刘春来见老头一脸不开心,喊着他,“明天,咱们买的猪仔也要回来了……”
“不去!老子自己买不起酒还是怎么的?”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
他的酒,都是三闺女给买的呢。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