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1b55s超棒的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四百零二章 有個女朋友想睡我怎麼辦?讀書-g5l5f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才走到山脚下,只换了个角度而已,山顶的银杏就不再被树木遮挡了,它更全面的呈现在了两人眼中,亮眼的金黄色令它看起来像是小山上的一顶皇冠。
“好大……”
楠哥眨巴着眼睛说:“腾冲有个很出名的银杏村,也有窝很大的银杏,还叫银杏王,我估摸着都没这么大。”
周离也仰头望着,拿出手机来拍了一张。
随后依旧慢悠悠的往山上走。
彩云、益州都是有很多大山的,可相比起那些白云只在腰间的大山而言,这座小山像是一个小土丘,仅仅几分钟后他们就来到了山顶。
映入眼帘的是一株巨大的古银杏树,枝繁叶茂,形状几乎完美,上面的叶子已然金黄,在金黄的间隙间隐约能见到布满红霞的天空,美得令人心醉。而地面也早已被金黄的落叶铺满,一层层的,构建出了只在某些一名摄影师的镜头下才能看到的绝美画面。
树下是一座道观,有院墙,古香古色,门匾上写着‘长平观’三个字。
观门大开,这么望进去,能看见里面悬着一口巨大的古钟,却没有钟椎,上面也沾着几片落叶。
几只鸡在院外的地面上刨食。
门前卧着两只狗。
这可比止洪观的颜值高多了,并且丝毫没有破旧之感,有点电视里道观的味道了。
楠哥凑到周离耳边说:“怎么有种景区的感觉?”
周离只嗯了一声。
可这里太过偏僻,显然不会是景区。
两人两妖小心翼翼的往大门口走去,周离看见那两只狗顿时警觉的抬起头,紧盯着他们,隐隐有呲牙之势。他想了想,伸手抓住楠哥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果然很有用。
两只狗神色柔和了些。
“有……”
周离刚想开口问一句,就见一个年轻女子从观中走了出来。
女子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多岁,衣着朴素,素面朝天,但依然可见清丽的容颜,只是皮肤稍微有点黑。不过彩云紫外线向来比较强,防护做得不到位的话,这个肤色才是正常的。
她的手上端着一盆玉米粒,想来是出来喂鸡的。
于此同时,女子也发现了他们。
双方互相对视。
周离连忙低头说:“你好。”
楠哥也从他背后探出头来,眼睛微微一亮,嘴巴很甜:“是个漂亮小姐姐呢……”
女子闻言立马露出了一抹笑意,随即问他们:“你们是……”
“哦,是这样的——”
还是周离背后的楠哥在说话,她从周离肩膀处探出头,直盯着这位俏丽的小姐姐:“我们本来想去腾冲玩的,结果那边堵车,我就看了看地图,看能不能绕过那条堵死的路,然后就稀里糊涂的走到了这里来,结果这边路又不通,天也快黑了,气得我哟……”
说着,她露出了很气的表情。
“这条路本来是可以绕回去的。”女子微微笑着,“只是之前发大水,把前边路冲断了,加上那边修景区,也就封死了。”
“对的。”楠哥顿了一下,“然后我在路边气着气着,忽然一看,这边好大一颗银杏树,就过来看看了。没想到遇上了一家道观,还真是有缘。”
“是挺有缘的……”
女子笑着在盆里抓起了一把玉米,洒在地上,又问他们:“那你们今晚还回去吗?马上就要天黑了。”
“回去估计也堵车。”楠哥眨巴着眼睛。
“既然来了,就在这里住一晚吧。”女子表情恬淡,说话有点像是电视剧里的人物,因为现实中真的很少有人会这么淡淡的、微笑的看着你说话,“如果不嫌弃的话。”
“借宿方便吗?”
“方便的。”
“那就打扰了!”
楠哥看起来很是开心。
槐序则盯着女子喂鸡的动作,眨巴了下眼睛:“地上全是银杏叶子,跟玉米的颜色一样,你扔下去,鸡找得到吗?”
女子又笑了,答:“找得到的。”
将所有玉米都洒在地上,她对一行人说:“进来坐吧,我给你们找个房间。”
见楠哥还是站在周离后头,她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脚边的两条狗,笑道:“不用怕,它们不会轻易攻击人的。”
楠哥眨巴了下眼睛,也不反驳,只跟在她后头走进大门:“小姐姐你是道士吗?”
“我没有正式出家,只是在这里跟着师父修行。”
“你这么漂亮,为什么在这修道?”
“喜欢。”
“也挺好。”
“你们多大了?”
“我20,这个19。”楠哥指着周离说,但是没有介绍槐序,又问,“你比我们大还是小?”
“大。”
“猜到了!”
“他是你男朋友么?”
“是的。”楠哥笑容灿烂,“我们三个高中就是同学,又恰好考到了一所大学,这次正好小长假嘛,就想出来玩一趟。”
“没想到遇上堵车……”女子为她补充。
“对对对!”
周离默默的走在楠哥身边,听她和女子聊天,左右打量着道观内部。
道观倒是挺大,里面也打扫得干净,院子里种着几颗果树,也种着不少花草,石鼎上布满岁月痕迹。这个地方左右似乎都没有人家,安静得不像话,此刻只有楠哥和女子的声音飘荡在空中,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年轻一个女孩子会呆在这里,显然她也不像郑芷蓝那样是个天师。
没有天师年纪比周离更大。
随即听女子朝里面喊道——
“师父!”
“有客人来啦!”
不多时,一个佝偻着身子、背负着手的老道人从一间殿内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年纪比止洪观的老观主更大,走路都显得有几分艰难,浑身暮色沉沉。
女子给他们介绍道:“这是我的师父,也是观里的方丈,道号长微。”
“道教也叫方丈吗?”
“方丈最开始就是道教称谓,佛教是沿用的道教的。”女子小声解释道,“不知道怎么叫的话,你们叫他观主就好了。”
“观主好……”
他们纷纷打了声招呼,就是团子也跟着喵了一声。
观主一一颔首,然后偏头问道:“小居士从哪来啊?”
他的声音已经很沙哑了,有些含糊不清,同时这个偏头的动作也多出现于一些老人身上,因为听觉退化,不凑近了听不清。
“我们是益州人,在春明读书,这次是出来旅行的,结果阴差阳错走到这里来了。”周离解释道,因为此前认识止洪观老观主,他对道人有种亲近感,于是他挤出一抹笑意,“我在我们家乡也认识一位老观主,也在偏远的山上。”
“哦,哦哦……”
老观主边听边点头,好似反应有些迟钝,也有可能是听到了但是没听清楚,因此听完需要想一下才知道周离说的什么。
“是哪个庙子啊?”
“叫止洪观。”
“不晓得……”
“很小的一个道观,只有老观主一个人。”周离说道。
“我这里原先也只有我一个人。”
“是吗?”
“啊……”
“确实原先只有他一个人,我三年前才来的。”女子解释道,“不过据说以前这里人也很多的。”
“这样啊……”
周离倒是有些意外。
长平观可比止洪观大多了,而且看上去也要规整许多,还有不久前才翻修过的痕迹。当然比那些有名的观庙自是比不过的,可再怎么也不像是只有两个人的小庙。
“小居士贵姓啊?”老观主又问。
“我姓周,叫周离。”
“我叫李楠。”
“槐序。”
“喵呜~”
“哦,哦,哦,好好好……”
“你们去坐一坐吧,或者在观内看看也行,也可以上柱香,我要去准备晚饭了。”女子说完,补充了句,“我叫戴沛雪,道号玄清,既然是在道观,叫我玄清吧。”
“玄清师父。”楠哥咧嘴笑,“需要我帮忙吗?”
“师父是当不上的,我先给你们找两个房间……”
“麻烦了。”
玄清师父带着他们走到俗客房,是专门接待香客的地方,虽然看起来这个地方很难有什么香客。
只见玄清师父指着一间房对周离和楠哥说:“你们就住这里吧?”
然后又指着右边的房间对槐序说:“这位居士住这间吧。”
周离顿时面露窘迫之色。
而这时槐序已经很自然的将背的包取下来递给周离,迈步走进了右边房间,还边走边说:“好嘞,我就住这间,住他们俩隔壁……”
周离欲言又止。
这老妖怪……
与此同时,楠哥也跨进了房间,见到里面只有一张床,她也不甚在意,随手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又走出来,看见愣在门口的周离,她捶了他一拳:“你干什么?”
“没……”
“提着包很舒服?”
“emmm……”
于是周离也把包放了进去,回头再往门外看,却见楠哥已和玄清师父走了,这让他心里格外忐忑。
“……”
坐在床上,心里胡思乱想。
片刻后,他悄悄摸出了手机。
百度——
有个身材超好、非常漂亮的女朋友想睡我怎么办?

Published in 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