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l3q6精华都市异能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350聯社棋局,MF(一二)熱推-0ay6f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盛经理也是今天才拿到合同的具体内容。
《急诊室》虽然是个难得的官方综艺,一开始盛娱的资源也向孟拂倾斜。
只是具体策划出来,盛娱的开发部跟运营部就开了会,这个综艺跟他们传统的综艺节目不一样,纪实性的综艺,总而言之,风险太大。
“好,盛经理,你把具体策划发给我看,我同他们再聊聊。”赵繁沉吟半晌,回。
两人挂断电话,赵繁把手机握在手里,等盛经理发后续内容,抬头,“这个资源本身是圈子里top级别的,但风险很大,盛经理他们现在是怕拍摄效果不好,承哥,你觉得怎么样?”
苏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筷子,看向孟拂,唇稍抿:“你自己决定。”
孟拂还在低头跟村长聊天,闻言,她也没抬头,只淡淡开口:“去。”
“了解,”赵繁打了个响指,“这件事我跟盛经理谈,现在这个综艺还在备案中,不急,还要去找李导。”
李导就是GDL神魔传说总导演。
孟拂一边吃饭,一边随意的应了一声,手上还在看村长发过来的消息。
有人找杨花?
孟拂眉头微拧,谁会找上杨花?
为了不影响杨花跟孟荨,两人的资料跟档案孟拂从回来后就认真做了一份。
想到刚刚杨花挂断的那个电话,孟拂陷入沉思,现在细想,是有一点异常——
【村长,帮我留意一下我妈最近的异动,看看找她的都是什么人。】
杨花看着大大咧咧,但一般出什么事,从来不跟任何人说,孟拂总有一种她在荒度人间的想法。
村长:【使唤我?】
孟拂:【给你寄点香料。】
正好最近调香系分配给她的药才也差不多要到了。
【系统消息】村长撤回了一条消息。
村长:【好的。】
孟拂:“……”
**
与此同时。
何淼这边。
导演请剧组的人吃火锅。
《明星》的导演也在,就跟几位嘉宾坐在一桌。
“导演,刚刚一开始怎么没找到你人?”叶湘询问。
“去找老师了,我想问问他孟拂围棋下的怎么样。”导演烫了块肉。
何淼开口,“老师怎么说?”
席南城想起来前两天的事儿,也看向导演。
导演摇头:“老师说她一般,不过比何淼好一点。”
听到这一句,席南城收回目光,不在关注,他微微颔首,“基础薄弱,就是记性好,喜欢投机取巧。”
桑虞微笑,“孟小姐是学神,记性好是应该的。”
“拂哥记性确实好,”何淼没看出来孟拂跟席南城之间不对盘,只遗憾:“要是孟爹今晚也在就好了,她喜欢吃肉,不过她今晚要给她妈妈打电话。”
席南城淡淡的低头吃饭,闻言,没说什么。
他对孟拂有些改观,但她跟何淼在围棋上开玩笑的态度,令他十分不喜。
“明天有机会,”叶湘抬头,看向席南城,还挺激动的:“席老师,你答应的,明天看完决赛,回来请我们吃饭,何淼你叫上你孟爹吧,这次要不是她,那堆书我们根本就整理不完。”
席南城微微眯眼,似乎是在思考。
何淼想了想,“孟爹好象明天要等一个快递,也不走,我去问问她?”
席南城稍顿,也没拒绝:“你问问看。”
何淼连忙拿起手机。
桌子侧面,桑虞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转向席南城,“席老师,听说你最近要考联社?”
席南城是个棋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叶湘一边看何淼发消息,一边给自己开了瓶可乐,抬头,十分诧异:“联社?”
“就是国际联合围棋社,”桑虞虽然下棋没什么天赋,但显然,对这些颇有些研究:“每年都会面向全球招揽社员,但每年的棋局都不一样。”
叶湘点头,表示理解,虽然她不太懂,但知道肯定不是普通社员,“席老师,你太厉害了。”
“还远,”席南城珍惜这次机会,但也有自知之明,抱的希望也不大,“我听老师他们说的,今年的棋局就是玄元局的几个残局,围棋社,就算是葛老师也没参破这个局。”
桑虞闻言,却是笑了,“席老师,我跟盛君姐聊过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四年前TG杯的冠军吧。”
这件事是围棋界的大事。
近百年来最血雨腥风的一场赛事,R国的十八岁天才围棋少年挑衅了R国的所有老师,又在TG杯初赛上碾压所有选手,并在花国国土扬言,花国的选手也不过如此,扬言围棋源自于他们国家。
那时候激起了国人的愤怒。
这件事引起了国家注意,上面要求围棋社无论如何,也要出一个人赢了那个少年,在本土,还被这样欺负,围棋界的人血气都被激起。
两国文化界的冲突也因此闹得沸沸扬扬。
舆论满天飞。
直到决赛上,围棋社一位棋手横空出现,三局两胜,赢了那位天才围棋少年。
当年轰动一时。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围棋社的成员猛地增多。
如今那些奖杯还都留在围棋社的收藏馆。
眼下学围棋的,第一课就是这个闹得满城风雨的围棋事件,席南城自然也知道,听到桑虞的问话,他微顿,“我记得那一届的最终残局,是玄元局,不过我那时候还不是围棋社的人,没有见她……”
席南城也询问过围棋社的师兄,对那个冠军的消息也不清楚。
连名字都是个代号。
“盛君姐似乎知道这个人,正好明天有时间,我也让她出来你自己问她吧。”桑虞看向席南城,笑。
听到桑虞这句话,席南城抬头。
盛君自从被爆出拉踩孟拂后,路人缘全都被自己败光了,就淡出娱乐圈,在家里接管公司,不过席南城跟她来往并没有太大的舆论影响。
“她?”席南城倍觉意外,他下意识的看了何淼一眼。
他记得孟拂跟盛君不合。
桑虞低眸,笑了笑,“何淼,孟拂她明天有时间吗?”
“我正在问。”何淼之前在圈子里人微言轻,大多数内幕他并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盛君跟孟拂不合,更没看出来席南城跟孟拂有嫌隙。
他直接发给孟拂一条消息——
【明天席老师请我们吃饭,你来吗?】
不到两秒,对面就回了两个字:【不了。】
手机那边,何淼看向其他几个人,挠挠头:“孟爹说她不来,我再问问她……”
席南城松了一口气,听到何淼说话,他下意识的打断:“不了,等下次有机会吧。”
**
万民村,一早。
村长就拿着自己旱烟出了门。
接近十一月的天气,他穿了条黑色的裤子,上面一件蓝黑色的外套,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背后还挂着个破斗笠。
万民村种庄稼的多,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起来开始干农活。
屋顶炊烟寥寥。
村长距离杨花家不远,一抬头就能看到杨花门是关着的,他点然了烟袋,也没走。
杨花种了些庄稼,养了些鸡鸭,不多,但供自己吃住是够了。
与此同时。
村口。
熟悉的车缓缓停在车子门口。
车子是改装的商务车,不是大众所熟悉的车型,轮椅顺着自动伸展出来的阶梯缓缓降下来,黑衣大汉就推着轮椅往前走。
身边,戴着老花镜的老人拧眉看着周围的环境:“先生,有些话我问知道不该说,但还是要提醒你,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时候您亲自来这里,唯恐有心人利用,而且,您的腿好不容易约到了专家会诊……”
“杨管家,那是我妹妹,”杨莱打断了老人,他说起这一句,暗沉的眉眼有些伤痛,“她本来也该是跟她姐姐那样不愁吃穿,嫁一个有为青年,可你看看她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我知道她怨我当时没接到她,现在我别的不求,只想把她接回去,让她过上她本该拥有的生活。”
杨管家看着杨莱的腿,皱了皱眉,却没说话。
到了杨花家,却不见人。
不远处,有一道声音传过来:“找杨花吗?她去东边田里给庄稼施肥了。”
杨管家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抽旱烟的老头,穿着布鞋,背后还有个斗笠,杨管家十分礼貌,向对方道谢:“谢谢。”
“不客气。”村长眯了眯眼。
杨管家一行人就去东边找杨花。
这是杨管家第一次看到杨花本人,她肩上拿了个扁担,扁担两头挑着个空桶,应该是刚给菜园浇完水,正在跟身边的女妇人说话,嗓门十分洪亮,“婶儿,下午去找村长打麻将啊!今天打五毛的!”
嗓门大,举止粗鲁,毫无仪态可言。
“这真是宝珠小姐?”田埂上,杨管家忍不住,询问身边的黑衣大汉。
杨家老大杨宝怡,圈子里出了名的名门贵女。
杨家老二杨莱虽然双腿残疾,却也是商界精英,儒雅温和。
落差太大。
第一次看到杨花,杨管家几乎不敢相信这是杨宝珠。
黑衣大汉手稳稳的扶着杨莱的轮椅把手,听到杨管家的话,他颔首。
两人说着话,杨花跟同来的婶子已经看到杨管家一行人了。
两人走进,农家肥的味道浓起来。
杨管家往后退了一步。
杨管家一行人无论从气势还是衣着上来看都不是普通人,村子里的人见过江家人,所以看到杨莱等人也不奇怪。
跟杨花一起的中年女人拿着菜篮子,她看着杨管家的反应,也没跟杨管家等人打招呼,对杨花道:“杨花,我先回去看锅里的粥开了没。”
万民村人心淳朴,也确实封建,他们对江家人还挺热情的,眼下对这位杨管家却没那么热情。
“宝珠……”杨莱张口。
杨花看着面前的几人,看了看杨莱的腿,又移开目光,“几位到底有什么事,我们一次性说清楚,希望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跟村民的生活。”
**
孟拂这边。
她录完《明星的一天》,也没急着离开,最近通告不多,行程也不赶,就留在围棋社这边,请葛老师吃饭。
住址在靠近围棋社边的别墅。
别墅看起来不太像经常有人住的样子,赵繁看出来这也不像是租的,就偷偷询问了苏地这件事。
苏地还在厨房,今天葛老师来,他下厨。
听到赵繁的询问,苏地也不太在意,“是少爷的一处房产。”
说完,也没听到赵繁的回复。
苏地回了下头,“有什么问题?”
赵繁:“……”
也没啥问题,就是有点儿仇富。
两人说着,门外有人按门铃,赵繁直接出去开门,来的人正是葛老师。
他一手夹了个棋盘,另一手拎着两盒棋子。
“葛老师,看玩比赛了?”赵繁礼貌的侧身,让对方进去。
她也知道今天是TG杯决赛,只是赵繁对这些没兴趣。
葛老师向赵繁道了谢,一边看向屋内,一边开口:“结果差不多,小打小闹而已。”
对于见惯了风雨的葛老师来说,这些确实是小打小闹。
赵繁笑笑,带着他进大厅,“拂哥,葛老师来了。”
孟拂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苏承在楼上书房处理公务,听到赵繁的声音,孟拂起身,朝葛老师挥了挥手,“葛老师。”
“来围棋社,怎么不提前说?”葛老师坐到孟拂对面,摆好棋盘。
孟拂瘫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太忙了。”
葛老师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把盒子推到孟拂这边,“来一局。”
孟拂就拿起黑子,放到A区。
葛老师直接拿起白字,稳稳当当走了一步。
如此几步之后,葛老师才看向孟拂,略带诧异,“几年没有对弈,你的棋风带有杀气,稳重不少。”
他以前住万民村求艺的时候,被孟拂虐过很多次。
那时候孟拂的棋风锋芒毕露。
今天一看,却收敛不少。
孟拂看着葛老师下的棋,观察片刻,才放下来,闻言,笑得懒散,“跟村长久了,耳濡目染,总要有成长。”
两人一来一回,四十分钟后,葛老师拿着白子,他看着棋盘,失笑:“我输了。”
孟拂把手里的黑子放下,给葛老师倒了杯茶,“承让。”
“承什么让,”葛老师拿着茶杯,喝了一口,看她一眼,能痛痛快快对弈一场,只觉得酣畅淋漓:“是我技不如人。”
村长是不怎么跟葛老师对弈的。
也只有孟拂不嫌弃他。
葛老师看着剩下的残局,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给棋盘拍了张照,准备回去后复盘,这才看向孟拂:“你妈最近没事吧?我给老师寄了不少药回去。”
杨花生病,村长发了朋友圈,希望杨花吃到的不是过期药。
葛老师头疼,就买了一堆药寄回去。
“没事,她身体硬朗,”孟拂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她每年回去都会检查杨花的身体状况,“我也给她留了不少药。”
“那就好,”葛老师颔首,“我看你妈最近不水群也不找人打麻将了,问她她也回得慢,还以为她真病倒了。”
孟拂拿着茶杯的手微凝。
她了解杨花,杨花这样,应该是真的遇到困扰了。
“你看看这个残局,”葛老师从兜里摸出来一张纸,纸上画着残局,“玄元局的一种。”
孟拂擅长玄元局。
听到有新局,她低头接过来残局,把棋盘上自己跟葛老师下的棋局拂开,对照着纸摆出来残局。
丝毫不珍惜自己下出来的棋局。
葛老师:“……”
他闻到了来自厨房的香味,香味十分勾人,他不是个好口腹的人,但也没忍住朝厨房边看过去。
“那是苏地,我助理,做饭很好吃。”孟拂把残局摆好,见葛老师看厨房,她就回了一句。
葛老师收回目光,点头:“闻出来了。”
他放下茶杯,看着孟拂摆好的残局,抬头询问:“对了,你围棋社的帐号还记得吧,到时候配合联社,发一条宣传微博,文化局要发扬传统文化,你影响力最大。”
孟拂眯了眯眼,她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帐号:“围棋帐号?”
葛老师看着孟拂,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今年联社社员招生,把你擅长的玄元局列入了试题,让你出棋局。”
“至于你的帐号,”葛老师忍无可忍,“你忘记了,当时文化局的人逼得紧,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我给你注册了个帐号?”
孟拂抬头,“你还真注册了?”
葛老师拿出手机,翻出来帐号给她看:“这个。”
孟拂看了下,上面是一个微博帐号,葛老师还给她注册了一个会员——
MF。

Published in 現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