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yzhwk超棒的玄幻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討論-第616章 生日快樂讀書-p0oe1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向淮眸光一沉,气势逼人:“你说谁可怜?”
那学长还想骂的话,就这么梗在喉间,他后退了几步:“薛夕,我就等着看你的笑话!”
说完见向淮往自己这边迈了一步,吓得顿时转身跑走了。
等他离开后,图书馆中其余的人也都看了过来,一个个私下里讨论着,他们觉得自己很小声,可薛夕听力好,这些人的话都传进了她的耳中:
“光源机,真的有可能被研发出来吗?”
“我觉得悬。说实话,我个人很佩服夕姐的,可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难了。”
“咱们华夏以后肯定能超过国外的,可毕竟眼前技术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确很难完成。”
“……夕姐能够下本钱来搞这个实验,我个人是很佩服的。可我真的不赞同,做不好的话,亏损太大了。”
“虽然我没有能力参加,但我希望她真能研发出来,为华夏争光。”
“我也是,可是,我们别抱太大的希望,这也给她压力了,一个人再优秀,她也是一个人,唉!”
“…………”
大家声音虽然小,但图书馆里面的气氛到底是被破坏了。
薛夕看了下时间,也无心再看书,干脆站起来对向淮开了口:“我们走吧。”
“行。”
向淮将手中的保温杯递给了她,随手帮她拎起了书包,跟在了她的身边,俊男美女从图书馆走出去以后,图书馆里面的议论声就更大了,直到很久后才平息下来。

薛夕走在石子小路上,迟疑了一会儿后才询问:“我的项目,真的不可能完成吗?”
向淮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话,而是询问:“你自己觉得呢?”
薛夕皱了皱眉,“我这几天看了很多集成电路的知识,也看了很多光源机相关的资料,我觉得,挺简单的。”
向淮低笑一下:“嗯,那就去做。”
薛夕点头。
向淮又开了口:“如果钱不够了,可以找钱鑫,我给他打了招呼,你可以无限额使用。”
薛夕一顿,心底微暖:“哦。”
向淮询问:“小朋友,接下来去哪儿?”
薛夕指了指远处的亭子:“去那儿吧。”
向淮点头:“好。”
亭子里比较古老,带着古色古香的气息,也是平时情侣们约会的最佳地方,两个人走过去,一眼看向湖中,澄清的流水让这一片显得格外幽静。
向淮正想着,小朋友终于开窍了,知道跟他浪漫一番的时候,就见薛夕从书包里面掏出了一本书,缓缓开了口:“这地方很适合看书。”
向淮:“…………”

两人看了一下午的书,晚上又一起吃了晚餐,到了晚上九点,向淮才依依不舍准备离开。
离开之前,他忽然开了口:“昨晚,我看到小话痨上了岑白的车。”
薛夕随口回答:“嗯,他们睡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又走了两步,忽然间察觉到什么,一扭头,却见向淮正站在后面定定的看着她,露出委屈的神色:“小朋友,他们比我们认识的要晚,进展却比我们快。”
薛夕:“…………”
向淮快走两步,来到她面前,伸出手在她头顶处摸了摸,然后开了口:“不过,我可以等你开窍。”
薛夕向来是个慢性子。
他等了一年,这家伙才终于有了心动的感觉。
再等一年,怕是才能跟她一起玩气球吧。
想到这里,向淮眸光微沉,视线里带着沉甸甸的东西,压向了她,让薛夕觉得好像全身都很不自在似得。
向淮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略后退了一步,保持了距离,这才开了口:“对了,今天是我生日,小朋友似乎还没说一句生日快乐?”
薛夕:“……生日快乐。”
果然是干巴巴的一句话,连加两个字都不会。
向淮默默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盒子递给了她。
薛夕微愣。
她接过来,打开后发现盒子里是一条钻石项链,白银的链条在月光下反射着光,钻石也很亮,一看品质就很好。
薛夕不解的看向了他,就听到向淮说道:“小朋友是三月份的生日,这是迟来的生日礼物。”
薛夕生日的时候,在备战高考,而向淮那时候刚好在外出差,没有赶回来。
所以,她生日那天,只是叶俪准备了一桌子饭菜,叫上了小话痨,小火苗,和烈焰会的那群人吃了一顿饭而已,也没大办。
薛夕正在想着,就见向淮将项链拿了出来:“我给你带上。”
“好。”
薛夕低下了头,就感觉到男人温热的大手绕过了她的脖颈,她的头往前埋在向淮胸口处。
两人贴得很紧。
或许是夜色太安静,也或许是此刻两人的动作太暧昧。
薛夕能听到向淮胸口处的心跳在砰砰砰乱跳着,心率明显很快。
而他因为距离她的脖颈太近,导致呼吸时喷吐出来的气息,都喷在了她的脖颈上,让她被碰触的地方像是过了细微的电流。
戴个项链,不过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
可向来很珍惜时间,恨不得把一秒钟掰成两半用来学习的她,此刻却觉得时间流动的太慢了。
十几秒,像是平时过了十几个小时似得。
在向淮终于帮她戴好项链离开后,薛夕这才松了口气,紧张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再抬头,就看到向淮开了口:“小朋友,很漂亮。”
也不知道是在夸她漂亮,还是夸项链漂亮。
薛夕低头看了一下项链,点了点头:“嗯,你也很帅。”
向淮:“……”
女孩的眼睛很亮,一头红色的长发伴随着微风轻轻飘荡着,他眯着眼睛看着她,低笑了一下,视线带着不舍得扫过了她的眼睛,她的鼻梁,最后重重的扫过她的唇瓣,然后开了口:“对了,我要出差了,大约二个月。”
两个月不在,他是真的不舍。
但没办法,有些事情,必须他亲自去做。他不仅仅是薛夕的向淮,更是华夏的向帅!
他又掏出了一瓶药递给了薛夕:“如果想我,就不会心痛,如果不想,心痛的话,记得吃药。”
两人已经是恋爱关系,按理说不会再心痛了。
但小朋友太没心没肺,向淮还真怕她沉迷于学习,没时间想自己,那么就会生理上的心痛,还是要吃药抑制。
薛夕接过了药,“哦”了一声。
要出差啊。
一两个月见不到了。
这个念头,让她忽然间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向淮的衬衫衣领,向淮以为,小朋友又要动手了,配合的弯腰,低头,却在这时,一道柔软的唇畔,落了下来……

Published in 現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