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ptiuq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天命主宰-七一三章 十災-yru3d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同样处于震撼状态的,还有在观战的几位皇子。
他们都猝不及防,虽然在李墨尘结束与‘白色疤痕’的战斗的时候,就已经判明了他的目的。可在这两位神格二十被李墨尘先后轰杀的时间段,哪怕是速度最快的第二皇子‘暗黑天使’艾尔·庄森,也没能做出太多反应。
“这何其可怕!”
‘太空野狼’黎曼鲁的目中闪着幽光:“这就是我坚持让察合台对他试探的目的,我们不能再给他时间了。我预判最多五到六年,此人将成为我们未来最可怕的敌人。”
今日‘白色疤痕’与那位命运之主的战斗,正是源于他对前次会议结果的不满。
“看出来了,他的神性很强大很纯粹,足以承载众多的神权,这让他的爆发力显得额外可怕。我赞同你的看法,黎曼鲁。不过——”
艾尔·庄森微摇着头:“正因于此,我还是坚持之前的看法。在这个时候,更加不宜大动干戈。”
黎曼鲁不由蹙眉,他看着艾尔·庄森,寻求对方的解释。
“皇兄他的意思是,正因为这家伙的可怕,才必须一次性将他解决啊。”
‘帝皇之子’福格瑞姆笑着插言:“我们不是没有解决他与他那个神系的力量。可是黎曼鲁,你确定我们合力就能够将他杀死?如果不能,你完全能想象到他在整个星域与我们开战的画面。”
‘圣血天使’圣吉列斯也点了点头:“虽然很不想承认,可他的生存能力毋庸置疑,战斗爆发力也很可怕。没有了神系牵制,祂反而能脱离束缚。而一旦被这家伙逃脱,整个帝国的领土都将遭遇威胁。这个家伙,是近似于佛门斗战胜佛,道门清源妙道真君般的存在,有着几乎不逊于混沌邪神的牵制力。对于此人,我们要么不去理会,要么就要一锤定音。”
黎曼鲁哑然无言,然后再次把目光往李墨尘方向扫望过去。
他承认这几位说的很有道理,然而兽性的直觉,却让黎曼鲁担心几年之后,那家伙会成长到即便帝皇亲自出手都无法将之扼杀的地步。
“不宜大举出击,可光明世界的均势还是必须维持的,小规模的干涉势在必行。”
‘暗黑天使’艾尔·庄森陷入凝思:“荷鲁斯已经被困在了黑暗世界,让祂在应付黑暗孽海那两个存在之外再制衡命运之主,这不太可能。我估计他们之间也有着协定,让荷鲁斯束缚住了手脚。福格瑞姆,你去光明世界。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祂过得太舒服。你有权动用一切资源,也可以使用一切方法。而我只要求在陛下苏醒之前,阻止那位进入神上神的阶位,也不能让他驱逐混沌。”
福格瑞姆的唇角顿时微挑:“意思是无所不用其极是吗?有点意思,我喜欢这份工作。”
他的目光投向了双子世界:“恰好,那边有一群可怜人,需要我来拯救。”
黎曼鲁神色顿时微松,他不喜欢福格瑞姆,尤其讨厌后者的性取向与那矫揉造作的做派,可他对自己这个弟弟的能力还是非常信任的。
福格瑞姆擅长做这些,这位有着近乎于‘混沌四神’般的能力。他一般不喜欢动用武力,却有超过七十个世界,在他权谋的作用下瓦解。
※※※※
李墨尘在杀死第二人之后就收手了,他虽然没感应到那几位基因原体的气机,可他知道‘白色疤痕’绝非孤身一人。
泰拉帝国的星界军团在集结一事,颛顼与达克在很早之前就向他通报过。
那些征战于诸天万域的基因原体们,正在努力结束他们在各地的战事,聚集军力。如今已经在距离双子世界一千七百个星距之外,形成了一个包括七位基因原体,以及他们麾下至少三成舰队的重兵集团,时刻给予着双子世界巨大的威胁。
可以料知其他泰拉帝国的皇子不会袖手旁观,再继续下去很可能爆发一场混战。李墨尘对自己与颛顼的实力虽然极有信心,可他也不会鲁莽到认为自家这几人就能够与对面的几位抗衡,他顶多能在这几人面前,带着蓝血之王等人全身而退。
“今天这一战就到这里,如果阁下还打算挑衅,本人一定奉陪。”
李墨尘说完这句之后,就在察合台可汗那择人而噬的气机锁定中撕裂虚空,扬长而去。
他没有直接点名对方的身份,对方选择藏头露尾是因有顾忌,而李墨尘也不打算在这个时间段与泰拉帝国爆发直接冲突。
而等到李墨尘返回的时候,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神色肃然之余却又故作淡定,可她看李墨尘的眼眸内,却难抑波澜。
今日她随李墨尘到这里,却没能发挥任何作用。可这位却知这位盟友之意,只怕更多是为震慑。
命运之主显然是更加强大了,他的‘时序’与‘跳跃’似乎也有了一定的进步,也就更加的难以捉摸。
这是一个极端危险的存在,拉德文神系必须对这位采取更加谨慎,更加端正的态度。
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最好是不要背弃那份盟约,否则只会为拉德文神系竖立一个极端危险的仇敌。
连无地王与泰拉帝国都要对这位忌惮三分,拉德文神系必须在这基础上乘以十倍!
达克督军则是一副笑嘻嘻的神色,似乎早有所料:“我之前就对他说过了,他这次一定会自取其辱。”
“谈不上自取其辱,这位察合台可汗的实力我也很是佩服。”
李墨尘眺望着虚空深处,尽管他已经找不到那位‘白色疤痕’的身影:“他错就错在不该给我各个击破的机会。”
实则是因对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的凶残,会直接绕开‘白色疤痕’,对那些神格二十出手。
“不过接下来,我估计他们不会再坐视我们之间的联系。”
达克督军皱着眉,似乎有些忧虑:“我们的贸易合同与交易可能会受到影响。”
李墨尘听了之后,却不禁冷笑:“他们敢?我至少可以保证所有星舰在光明世界二百个星距内是安全的的。”
达克一愣,然后就也笑了起来:“换成我,我也不敢。二百个星距,也足够了。”
他要确保的是自己旗下星舰在履行贸易合同期间的航行安全,而李墨尘的保证,是可以让他放心的。
颛顼则在他们回归光明世界的途中。私下里以心念向李墨尘询问:“师弟你刚才隐藏了实力?你如今的力量,应该不止如此。”
他知道李墨尘最近得到好几件强大的神话武装,战力已经较数月前有了本质提升。
可刚才李墨尘的这一战,颛顼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变化。他确实强了不少,可却低于颛顼之前的预估。
“是有一点保留。”李墨尘坦然承认:“可哪怕我全力出手,也杀不死这位‘白色疤痕’,反倒是会引来他们更多的警惕与敌意,没有必要。”
颛顼笑了笑,再不置一词。
这样其实挺好的,展现出足够的威慑力,可又不会过分的引发敌人的忌惮。
三分钟之后,李墨尘再次携带达克督军等众人返回了光明世界,回到了命运之乡魔法塔。
这次之所以花了三分钟是因这才是正常速度,之前只是极限爆发后的结果,损耗了李墨尘大量的法力储备。
等到宾主落座,李墨尘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达克:“这次是给我带来什么好东西了吗?居然惹动泰拉帝国,让那位白色疤痕不顾后果的直接对你出手,莫非,您承诺的那件时序类神话武装,你们已经得手了?”
“时序之器,哪有那么容易取得?如果很轻松就可以得手的话,相信颛顼阁下身后的盘古神系绝不会吝啬。不过我这次,不但给您带来了一件绝佳的替代品。还给你们神系带来了一些足以让你们感到惊喜的礼物。”
达克督军微笑着从袖中取出了一枚权杖,送到了李墨尘的面前:“请看,此物名为‘时王权杖’,是闻名整个泰拉文明的铸造大师左手德克的作品。它是一位曾经极其强大的时间之神打造,可七万年前那位神王陨落,让它成为了无主之物。”
李墨尘探手一招,将此物拿在手里细细的观察,然后就剑眉微扬,面现喜意:“很不错!我很满意。”
这‘时王权杖’一共具有五种神权力量,首先王权,神王,只有弱等,不值一提。可接下来的时序,雷霆与预言,却都是伪真理级别的神权力量,此外它的底子也非常好。
它本身是作为真理神器打造的,所以有着伪真理级的‘坚固’,其魔法阵列则是尽善尽美,让李墨尘叹为观止。
尽管这与光明世界的魔纹阵列学不是同一体系,可它的精妙之处,却超出了光明世界现有的水准。
可惜的是,那位时间之神可能是缺乏源质,没能够让它达到该有的阶位。
这件器物的潜力很大,远远超出他手中所有的伪真理级神器。
李墨尘持有的‘冈格尼尔圣枪’与‘都天雷火星核剑阵’,也是有希望晋升真理的,
可前者需要大量的源质去堆彻,在器物之内衍展出‘先天道纹’,才有可能达到。而后者则更加夸张,需要所有的主剑都达到伪真理级,核心主剑都进入真理,才有可能让它整体达到真理层级。
而‘时王权杖’的阵列本身就很完美,在同等情况下,他需要的源质远少于‘冈格尼尔圣枪’,只需要后者的百分之六十,就能进入真理层级。
唯独时序,雷霆与预言这三种源质都非常罕见,难以寻觅。
接下来,随着李墨尘的心念一动,此物就变化成了一把长剑。它的‘王权’与‘神王’这两种权柄消失,却多出了‘穿刺’,‘锋利’与‘必断’。
——这不但是一枚权杖,也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兵器。
只需要李墨尘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源质填满它,就可获得一件强大的真理级神器。
除此之外,这‘时王权杖’还有一个让他非常满意,甚至是惊喜的功能。
“它的价格是一百七十亿灵魂金币,我不接受还价。”
见李墨尘一阵凝眉,达克督军就苦笑着解释:“这个价格相较于它现在的能力来说,确实昂贵了一些。可是陛下,你得看它的潜力。还有,为了这件东西,我可是被泰拉帝国的人伏击追杀过,他们不愿见到这件器物落到你的手里。”
李墨尘凝思片刻,就将这权杖收入到了袖里:“稍微贵了一点,不过我可以接受。我得承认,达克你这次可是帮了我大忙。还有呢?您说的礼物是?”
“还有就是这七尊魔动装甲。”
达克督军陆续从他的空间器物中,取出了七件人形的魔动装甲。都是四米高,显得威武壮硕。
可让人遗憾的是,它们都是残缺不全的,要么是胸膛处有着可怕的伤口,要么是缺少胳膊,或者腿部的零件。
“这是泰拉帝国的产品,主神级的魔动装甲,虽然它们目前是损坏的状态,可我相信你们的技术能力是能够修复的,您麾下的那位工业与锻造之神,是一位真正的天才。然后还有这些,关于泰来帝国的战舰与战甲技术的资料与图纸,都是直接从他们的机械神教内部取得,覆盖他们至少百分之八十九的战争科技。”
他一个抬手,瞬时无数的卷轴与纸张层层叠叠的落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几乎堆满了李墨尘面积宽达三千平的会客室。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全部的技术资料,相当于这里所有文件的一万倍。包括九十七种战争兵器,三万多种合金配方与他们的冶炼方式,九百多种工业器械的图纸。”
“你又一次让我感到惊喜,达克。”
李墨尘的瞳孔中再次现出了喜意,心想这的确是一件上佳的礼物,也可见阿色拉人的诚意。
他已经在召唤安东尼前来。这些东西,他的工业之神才是最专业的。
安东尼的魔法塔,就在李墨尘的天命神国内。
以前这位是为避难,为防御各大神系攻打,干脆将他的魔法塔与神国核心都藏入李墨尘的天命神国。之后安东尼也懒得撤出去,主要是李墨尘这里已经形成了产业集群优势。为数众多的魔法使与研究人员在这里安家落户,安东尼的所有研究项目可以轻而易举的在这里找到配套设施与人员支持。
仅仅不到三秒,安东尼就出现在他的会客厅内。他的双眼发光,先是一一查看着那七尊魔动装甲,然后又埋首于那些卷轴与文件中。
李墨尘此时又问达克:“这是你们阿色拉人的战利品?需要多少灵魂金币?”
他深知这些东西的可贵,猜测‘白色疤痕’之所以会埋伏截击,只怕更多是为这些技术资料,而非是那‘时王权杖’。
“既然是礼物,那当然不用钱。”
达克督军很大方的摇着手:“这也不全是我们的战利品,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些强大的文明与神系,他们没有被泰拉帝国与混沌征服,并在抗争期间与这两者结下了深刻的仇恨。他们看好你,命运主宰陛下,这诸天万界很多人都希望你能够继续挫败你的敌人。而我,负责将他们的礼物转交给你。”
李墨尘闻言点了点头:“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做到,总之多谢了。”
大概十分钟之后,安东尼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一张卷轴。他看的只是目录,而且是以神明的伟力去扫荡这些文件上的信息,可还是花了不少时间。
“这里只是所有技术资料的一部分,应该还有吧?就没有电子数据吗?全都是纸张?还有,你们是否只翻译了其中一小部分?”
“电子数据有,可你们的半导体科技,完全就是不同的体系。至于翻译,抱歉,也就只有我们阿色拉人能找到一些精通光明世界文字的人。”
达克耸着肩:“这文字翻译,你们只有自己想办法,我给你们带来了全套的‘泰拉语’,‘奥萨拉语’的教学文件。”
李墨尘则询问安东尼:“这七尊魔动装甲,有办法修复吗?”
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些能够直接增加他们战力的东西。
“能!只要我能研究透这些技术资料。这些魔动装甲的受损不算太严重,核心部件大多还在,修复不难。不过他们最大的价值,还是让我们有实物参照。”
安东尼眯着眼,面色似有些迫不及待:“给我两年时间与足够的人力,我能够将它们修复如初。再给我七年,我能够设计铸造量产型的主神阶魔动战甲。这些技术资料,可以让我们的战争科技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提升两个等级。”
此时李墨尘的目光却是明灭不定,也不知是在想着什么。
“我可以给你充足的支持,我需要你以最快的速度修复这些战甲,不过目前暂时还是以完善防护衣为主——”
李墨尘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忽然间心有所感。他的法力挥动使脚下产生一片云雾,然后一幕来自于凡间的影像,被映射于这些云雾之上。
可以清晰的望见,此时正有海量的蚊虫从那些泥沼中蜂拥而起,遮天蔽地的往各个人类聚集点冲击。
“这都是纳垢之子!”
达克只看了一眼,就明知究竟:“利用蚊虫快速传播病毒,这是纳垢的惯用手段。”
那些蚊虫显然是有别于普通品种的,它们有着更强劲的躯体,更快的速度,更锋利的针刺。飞行的时候几乎无声无息,这就能够让它们更加隐蔽的接近人类与牲畜。
超过万亿的数量,则注定了它们很难被扑杀。
“算不上麻烦。”
李墨尘的神色青冷,可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的情绪:“达克殿下,请容我失陪片刻。”
安东尼的神色也很平淡,对于纳垢可能采取的动作,李墨尘的智囊早有预判。
有着星界诸天那么多毁于纳垢之手的世界作为前车之鉴,他们大概能猜到这位混沌之主下一步会做什么。
所以应对纳垢各种手段的预案都有制定,包括了这些蚊虫。
李墨尘接下来一个闪现,主体就已经离开神国,来到了安琪拉掌握的冥土。
相较于五年前,这片属于亡者的土地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最大的改变就是暮光龙城,这个冥土核心已经被安琪拉重新筑造了,与她的神国彻底结合在了一起。
——自从能够具现出李墨尘之后,他们夫妇就不再担心冥土的安全,也不再惧怕冥土的控制权被人夺走了。
所以安琪拉很安心的在这里投入巨资,打造她的梦想与死亡神国,并将它命名为梦幻龙城。
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世界,并分化为两个极端,一边极尽此世所有的美好,汇聚着世界所有的美好愿望与美梦;一边则像是佛教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是噩梦与恶念的聚集地。
而当李墨尘抵达的时候,发现安琪拉依然是在花园里面,具现着一头巨大的蓝龙。
她发现李墨尘到来之后,先是意外,然后了然:“是纳垢?”
这位梦想女神的神色凝重,已经注意到主物质界正在蔓延的灾难。
“不出我的预料。”李墨尘点了点头,牵起了安琪拉的手:“这次得依靠你的力量了,安琪。”
※※※※
同一时间,在阿美利加的德克萨斯州,科西卡纳城外的一个畜牧庄园。
“该死的FBI!该死的国土安全局!该死的教会信息科!该死的魔盾局!这里距离达拉斯,可是只有四百公里!”
在庄园外,神翼骑士团第四十九分团的副团长伊比·布罗利当着众多FBI与国土安全局的雇员谩骂。
不过这个时候,周围无人有力气去反驳他。他们大多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
就在他们的前方,无数的蚊虫飞舞,它们密密麻麻,数量用成千上万都无法形容,那至少是十亿以上的规模。遮蔽着空际,如海浪一样的澎拜涌动,弥漫上百平方公里。甚至将整片天空都遮蔽的黯淡无光。
而几个政府与教会机构汇聚在这里的众多法师与战斗牧师,正在拼命的召唤火焰,形成了大片的高温火云,试图封堵这庞大蚊虫的去处。
不过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那些蚊虫的个头虽然细小,却有着极强的元素抗力与抗打击力。它们对普通的火焰并不怎么惧怕,只有五百度以上的高温,才能够对它们造成有效杀伤。
这意味着职业等级十以下的法师都无能为力,在场的众多近战职业者也很难发挥作用。他们只能用自身的源力与法术封堵各处的缺漏,然后利用榴弹发射器与单兵肩射云爆火箭等武器,对这些蚊虫进行杀伤。可由于事发突然,似这样的单兵重火力武器,他们也没能够调集太多的数量。
而聚集在此地的六十多位高阶法师,则在短短不到三分钟时间内,就几乎耗空了他们的法力。
“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魏剑一御空而至,落在他们的身侧。他望了这庄园深处一眼,然后就眼现了然之色。
“又是色孽?”
“色孽的信徒!”
副团长伊比·布罗利一声冷哼:“整整二十三万头肉牛,四十多万只羊,都被当做培养蚊虫的温床。里面的畜牲都被吸干了血,我们请来的昆虫学专家预计这里的蚊虫数量至少超过二十亿。”
他之所以不管不顾的谩骂,当然是有原因的。
这里距离阿美利加第九大城市达拉斯只有四百公里,色孽信徒这么大的动静,各大情报机构居然毫无所知。
而像是阿利斯泰尔畜牧庄园这样的蚊虫基地,在这周围还有三座,规模也都在十亿以上。
然后伊比·布罗利又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上司:“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过来?一位半神,甚至是传奇法师都找不到吗?”
“找不到,你知道的,我们的人大多都在度假。达拉斯城的半神法师倒是有不少,可他们防御的重点是城镇与居民区。”
魏剑一也很头疼,他的第四十九分团是在黑暗世界征战半年之后,撤回到德克萨斯州休整的,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不过军方的飞机已经出动,总数三百四十八枚三百吨TNT当量的高温云爆弹,足以解决这里的问题。”
他一边说话,一边往前方散出了漫天的雷霆。
已经是‘圣灵骑士’一员的魏剑一,实力更胜于前。那电光刺目,气势惊人,可最终的战果却很感人,魏剑一全力释放出来的‘神霄周天五雷法’,最终只轰灭将近百万的数量。
魏剑一倒也不觉得尴尬,法术从来都不是他擅长的,在雷法方面司徒静羽才是专家。
之后他又御剑而起,以强横的剑气剑压,冲击着那漫天的虫群。
这一瞬,有海量的蚊虫纷纷从体内爆开,从空中坠落。可这些被魏剑一灭杀的蚊虫,相较于那高达二十亿的数量,似如九牛一毛。
“高温云爆弹?OK,这个数量,应该能够将这里的麻烦解决。可城里面怎么办?”
伊比·布罗利摇着头,语声艰涩:“那里面才是最麻烦的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早就将大量的虫卵,送入到了城市的内部。”
“这就与我们无关了。”
魏剑一说完这句,就想到自己这个部下的一家老小,都生活在达拉斯城,于是又紧接着解释了一句。
“教会给我的指令是坚持二十分钟,控制这些蚊虫不在郊外。最多最多二十分钟之后,吾主就可以解决它们。”
伊比·布罗利顿时精神一振,心神开始放松。
伊比·布罗利虽然不知天命之主会用什么方式解决这些蚊虫,可他对此却毫不怀疑。
他信奉的主,可从来没有让他的信徒失望过。
※※※※
“昔年光辉之主曾经降下灾难给埃及,劝说法老王还黎凡特人以自由。第一灾是血水灾,神藉着亚伦举杖击打河水,河水就变作血了,其中鱼死,河水腥臭,使埃及人不能喝这河里的水。”
“第二灾是青蛙灾,神藉着亚伦伸杖使江河诸水溢上,使青蛙上来遮满了全埃及地,进入了法老王宫,上了卧房床榻,以及人的身上。”
“第三灾是虱子灾,神藉着亚伦伸杖击打地上的尘土,使尘土在埃及遍地变成虱子,行法术的也用邪术要生出虱子来,却是不能,于是在人和牲畜身上都有了虱子。”
“第四灾是苍蝇灾,神叫成群的苍蝇进入法老的宫殿和他臣仆的房屋,埃及遍地,就因这成群的苍蝇败坏了。”
“第五灾是畜疫灾,光辉之主的手加在埃及田间牲畜身上,于是在马、驴、骆驼、牛群、羊群上,发生重重的瘟疫,几乎都死了。”
“第六灾是泡疮灾,神吩咐摩西、亚伦取了几捧炉灰,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这灰在埃及全地变作尘土,黏附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
“第七灾是冰雹灾——第八灾是蝗灾——”
“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杉矶市,在一座高达四百米的高楼顶端,伊迪·克兰克议员站在玻璃幕墙的后面,以惊悚的目光,看着那些弥漫于天际的虫群。
而在他的身后办公桌,赫然坐着一位满身脓包的男子。从五官来看,他以前的相貌应该很英俊,可现在,那些生长在皮肤上的肉瘤与包块却让他显得丑陋不堪,一些较大的脓包甚至还溢出了组织液,让他的形象更显不堪。
不过这男的毫无自觉,他状似儒雅的微微笑着:“我是想说,我主如今所行之事,与那位神圣伟大的光辉之主,没什么本质的不同。而我主的手段与伟力,远非是那个荷鲁斯能够比较的。”
“你想要说服我信奉纳垢?”
伊迪·克兰克眼神冰冷的看着身后,这位他曾经的好友,曾经的FBI行政主管,已经堕落为纳垢祭司的联邦通缉要犯明特·博德。
“然后堕落成你这副鬼样?”
“这只是还未能真正获得我主认可的表征。”
明特·博德一声轻笑,他明显在收束力量,然后就形貌大变,恢复了他以前的原貌:“我倒是感觉之前的那副形象更轻松,更自然,也更惬意。不过既然你反感,那就算了。说实话,克兰克先生你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像您这样的身份,如果愿意信仰纳垢,一定会得到最高的待遇。否则的话,岂非浪费了你身为联邦参议员的身份与权力。”
伊迪·克兰克的眸中却难掩厌恶:“根据国土安全局最新制定的条例,我只需要在这里十分钟没有与外界联系,国家的安全力量就对我展开营救。你身为曾经的FBI行政主管,应该很清楚。”
“我知道!可我更知道您现在就有办法通知附近的神翼骑士,或是国土安全局的净化者,还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明特·博德依旧在笑,眼里含着戏谑之意:“可你没这么做不是吗?我知道你对我主怀有希望,你那个可怜的女儿,你为了自己的事业,曾经将她置之不理,而现在,她就要离你而去。如今只有我主才能够让她痊愈,把她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克兰克,我感觉到你的心情,你想要靠近我主,可又感到害怕。这样的心路历程,我也曾经经历过。”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这荒谬的猜测,也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信心,让我踏入这个不见底的深渊。”
他指了指玻璃幕墙外那漫天的蚊虫:“认清楚现实吧,我的参议员阁下。这个世界终将毁灭,不是色孽,就是我主,或是恐虐,又或是奸奇。你认为一个诞生不到二十年的天命神系,能够抵挡得住混沌四神?诸天万界都没有这样的例子。你是参议员,对外域的了解远超平民,应该知道祂们的强大。”
伊迪·克兰克不由再次看向幕墙之外,一阵默默无语。
“不妨让我预言一下未来的走势,这次鼠疫会再经历一轮爆发,而我主的力量滋长,会让鼠疫病毒进一步的变异。人们会惊恐,畏惧,绝望,然后去求助邪神,甚至沉湎于色孽提供的虚假欢愉中。天命同盟的力量衰弱之后,再无法控制血宴魔虫的数量。色孽与恐虐的力量,也会得到极大的增强。祂们从来都是相辅相成,而非是独立存在。”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