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z9xbn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七十章,永世神選的考驗推薦-kk08t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这本书已经开始进入尾声了,求大家多发点本章说吐槽给天子写作下去的动力!
群山耸立,日月无光,狂风呼啸,天穹雷鸣。
一支大约五万人的军队正在世界屋脊山脉的刀锋山周围等待。
这支混沌军队在等着它们的领袖,艾查恩的归来。
当然,等在最外面的,除了艾查恩最信赖的副官克戎以外,就是原初恶魔亲王比拉克,以及从头到尾,在艾查恩还是帝国的圣殿骑士迪德里克时就陪伴在他身边的正义教会修女吉赛尔,和艾查恩一直有那种关系。
在刀锋山之下,堆叠着数百具矮人尸体,这是矮人英雄弗拉克-爆破率领的一支矮人军队,在葛朗尼牧师得到了零碎的预言之后率领着军队来到刀锋山附近试图阻止永世神选的加冕。
尽管矮人英雄弗拉克-爆破和他的军队奋勇作战,但对于艾查恩的这支军队来说简直是屁用都没有,面对混沌之剑战团的进攻和来自库尔干大草原怯薛军的屠杀,矮人军队很快就被击溃,弗拉克被原初恶魔亲王比拉克直接抓在空中,无穷的混沌能量被贯入矮人英雄的身体,矮人很快全身石化,变成了一座坚固的石像,随后被比拉克抛入深谷,摔成碎片。
整场战斗结束得如此之快,以致于看起来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
原初恶魔亲王注视着深远的入口,里面磅礴的混沌能量让好不容易有时间稍微清醒过来的比拉克想起了往事。
比拉克的生命无比久远,久远到了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了,这头全身墨黑色,长着两根可怖巨型犄角,胸前有混沌八芒星图案,身后巨大黑色挂满颅骨双翼,通体被混沌邪能笼罩的原初恶魔王子依稀还记得,当古圣还在这个世界活动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最强大的混沌军阀之一了,当时那些不受限制的混沌恶魔有鲜有能够匹敌比拉克的存在,他作为混沌军阀蹂躏世界,造成了无数的创伤和杀戮,给混沌四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古圣传送门还在运作,四神难以直接插手凡世,于是一齐赐予比拉克自己的祝福,这是这个世界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升格的存在,第一个,也很有可能是唯一一个混沌无分的恶魔亲王。
那个时候比拉克可是个香饽饽,混沌四神为了争夺第一个恶魔亲王的忠诚,争先恐后地将祝福、神器和力量赐予比拉克,让它对自己效忠。
然而比拉克却极有野心,它不想给混沌四神当狗,而是满脑子想要升格为混沌第五神,原初恶魔亲王拿了好处不干活,它一开始还四处征战消灭和奴役、腐化凡人,但很快就开始开小差和游而不击,保存实力。
比拉克的这种做法使得混沌四神激怒,正好传送门崩塌,于是四神从凡人中提拔了更多的恶魔王子,分走了比拉克的力量,比拉克当然不干,一场混沌大内战爆发,当初代凤凰王艾拉瑞欧在死亡之岛一己之力单挑四头混沌大魔的时候,比拉克和大群恶魔王子们忙着打内战,直接导致了阻止大漩涡仪式的失败。
原初恶魔亲王的行为让四神都为之愤怒,奸奇降下了惩罚,祂夺走了比拉克的肉身,让它变成了一团纯粹的能量,一团只能无能狂怒的暗影,原初恶魔亲王变成了“永世陪练”负责给永世神选加冕,好让它明白,问问这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成了“永世陪练”的比拉克不是没有尝试过脱离这种状态,它曾经尝试夺舍新加冕的混沌永世神选,可能量过于庞大,新任混沌永世神选身体直接裂开了。
然后又到了奥比恩岛尝试夺取古圣能量和真言者神器,这件事前文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再重复,比拉克到了最后功败垂成,尽管得到了一小部分古圣能量,可最后还是失败,不过比拉克终究取回了一点点理智,它开始布局。
它分出一部分力量化身为一个诺斯卡军阀南下劫掠诺德,并在一个村庄强X了一个妇女,这个妇女后面难产而死留下一个遗腹子,妇女的丈夫将这个孩子扔进森林却被正义教会牧师捡到,并取名为迪德里克,这个孩子后面成为了牧师、圣殿骑士和猎魔人。
然后比拉克又化身为一名正义教会修女,名叫吉赛尔,成为迪德里克的女友,一步步地引导着这位叫做迪德里克的牧师堕入黑暗。
现在,收割的时候来临了!
…………我是你爸爸的分割线…………
艾查恩花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攀登整座山峰,世界屋脊山脉的刀锋山是如此之高,以致于就算是艾查恩也无法短时间到达。
可再远的旅途也有尽头,当整整一天半的攀爬抵达终点,看到了天穹之上翻滚和奔腾的多彩闪电、火焰,还有巨大的带有混沌标记的大门时,艾查恩知道,他的旅途到终点了。
这是世界上的第一座混沌神龛,也是比拉克升魔的地方。
双层的大门之内涌出了无尽的混沌邪能,门口微微敞开,里面到处都是诡异的幻象和数不清的怪物,已经被混沌腐化得丧失理智的各种巨兽、犯下了大量错误被囚禁的恶魔,渴望得到只有的扭曲灵魂,还有混沌的意志笼罩在整个大门之内。
邪神的低语在艾查恩的耳边萦绕着,那是一个无比奸诈和变幻莫测的声音。
“你来啦?你终于来了!客人,登门拜访的客人来了!”奸诈的声音兴奋地说道:“我给你准备了甜点,但我全吃光了,要不要猜猜甜点是什么?是谁吃了?”
“他,看,起来,不够,强壮,也,不够,听话?”一个沉闷而且缓慢的声音吞吞吐吐地说道:“嗯,还,结实,有耐心和,韧性。”
“哦!一个勇士,一个最有魅力最让人兴奋的勇士,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我是那么痴迷你,喜欢你,哦,现在你将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不阴不阳,或者说又阴又阳的古怪腔调:“但毫无疑问我喜欢专一的人,你是么?”
“鲜血与荣耀!杀戮与毁灭!到你来,已经有足足十三位永世神选!”这是一个暴躁易怒、充满着对颅骨和鲜血无尽渴望的声音,祂看起来在认真打量这位全新的来客:“无一例外他们都失败了,我们将机会给予你,将考验给予你,这是最高等级的荣耀!”
“你们选中了我?”艾查恩冷笑道,永世神选的语气中充满着讥讽和不屑:“你想,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是我!是我决定毁灭整个世界,是我,是我决定要给查理曼和他那虚伪又懦弱的帝国一个体面的结局!我将会颠覆帝国,揭穿那些伪神的真面目,我将会让所有人认清祂们虚伪的谎言和懦弱的嘴脸。”艾查恩抽出了自己的剑弑君者,剑刃之上燃烧着火红色的烈焰:“是我选中了你们!是我给了你们机会,让你们可以实现毁灭世界的梦想。”
“给我记住了!等到我解决了帝国,再来找你们去算总账!将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通通讨回!”艾查恩淡淡地说完而来自己的话。
“哇呜!真是震撼人心的发言!你这番话说得我心里小鹿乱撞!”又阴又阳的声音兴奋起来。
“没关系,即使,你,不喜欢,我,爸爸还是,爱你。”腐朽而且迟钝的声音似乎也有所改变:“爸爸,爱,每一个,孩子。”
“哦?你不打算吃我的甜点了?或者你已经吃了?在一千个平行宇宙中,有一千个永世神选面对一千份相同的甜点,他们会怎么做?是吃掉,是吐口水,还是把它扔在地上?一千个平行宇宙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存在?亦或者是从头开始,甜点就不存在?等等,从头开始如何定义?这个概念从何而来?什么样的标准算是从头开始?你能够理解这一切么?”奸诈而且快速的声音正在喋喋不休。
“够了!”狂怒的声音暴躁地打断了那个奸诈的声音,它深吸着气,艾查恩仿佛可以在呼吸中闻到硫磺和黄铜的气味:“那不重要,无论是你怎么想,只要你如之前那般,将颅骨和鲜血献祭到我的祭坛上来,我就会继续注视你。”
“那么现在,开始吧!”四个声音一齐发声。
艾查恩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大门深处。
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闪亮的建筑。
声音、图像、幻觉,还伴随着诡异的感知,艾查恩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透亮的国度,这里到处都是如鹅卵石抛光般的闪亮平面,在任何地方,艾查恩都可以看到自己。
过去的自己,失败的自己,迷茫的自己,扭曲的自己。
世间万物都处于变化之中,每一条通道都在随时开启、关闭、移位、溶解、合并和分裂,在每条道路的尽头,艾查恩都可以看到自己的一种结局。
他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他曾经是迪德里克,一位诺德的战斗牧师、还兼任猎魔人和圣殿骑士,曾经的自己是如此虔诚和狂热,体格强壮、充满着骑士精神,像年轻的查理曼大帝那样勇猛。
他在幻觉中看到,名为迪德里克的自己英勇战斗,最终成为正义教会大主教,名为迪德里克的自己英勇战斗,最终成为圣殿骑士团大导师,名为迪德里克的自己英勇战斗,最终成为了最伟大的猎魔大师,名为迪德里克的自己英勇战斗,诺德为他树立起了雕像,好让后世永远铭记他。
当然,迪德里克并不总是能够幸存下来,他有时战死了,成为了英雄,他有时死得默默无闻,众人还在寻找着他的踪迹,有时候死得一文不值,被当成反面教材,有时死得滑稽可笑,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
可艾查恩却不可自已地颤抖起来,作为迪德里克为帝国奉献一生,曾经是他一生的追求!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正好遇到了那个名叫吉赛尔的修女,运送《天命之书》。
凝视着水晶迷宫的幻象,艾查恩足足看到了一千种可能,恐惧、扭曲、希望的映射在永世神选的脑海中回荡,梦想、噩梦的的反复对照,那些被奸奇延伸出的无数种可能性让艾查恩几乎疯狂,迷乱和绝望则是让他心灰意冷。
一千种自己的结局,一千种吉赛尔的死法,每一种都无比真实,这种臆想足以让意志最坚定的凡人发疯变成傻子、疯子亦或者是自我了断。
永世神选只感觉自己正在疯狂的边缘挣扎,他用手捂住脑袋,将自己从这一切幻象和噩梦中走出来。
莫特金就是这样失败的!
艾查恩蒙上了自己的眼睛,永世神选不再看奸奇迷宫的那些东西了,他甚至封闭了听觉和嗅觉,直接依靠本能,谢尔伦之眼所带来的本能,继续在奸奇迷宫中前进。
没人知道艾查恩在水晶迷宫里面摸索了多久,或许几分钟,或许几天,或许几年,或许几个世纪,永世神选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感知,无论出现任何场面他都不动摇,他对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已经不再留恋,他所剩下的唯一期望,就是毁灭。
即使他的父母伸出双手恳求他回归家乡,即使大主教痛哭流涕告诉他是自己错了,即使查理曼大帝亲自跪下来哀求艾查恩改邪归正,即使吉赛尔开口希望两个人一齐归隐,即使看见自己最美好和最失败的结局,艾查恩都不为所动。
抱着这个念头,前进下去,最终永世神选成功了,当他穿过第九道黄金拱门的时候,水晶迷宫的幻象消失。
奸奇的考验,他通过了。
“甜点,始终存在!”
紧接着奸奇水晶迷宫后的,是纳垢的考验。
纳垢的考验没有奸奇的那么复杂,腐朽与疫病之神的考验很简单,那就是疾病。
首先出现的是肾结石,艾查恩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腹区域极度疼痛,永世神选痛苦地弯下了腰,他脸色发白,痛得想要在地上打滚,差点休克过去。
紧接着是关节炎,一阵阵神经传来的剧痛几乎令艾查恩发疯。
三叉神经痛突然发作,突然停止,闪电状、刀绞般、烧灼、顽固和无法预计。
间质性膀胱炎带来的下腹部肿痛,烧灼般的剧痛。
丛集性头痛,快速反复而来的,在眼睛周围的痛苦让艾查恩连伸手将眼珠抠出来都做不到。
这还没完,牙齿处传来的钻入脑髓的痛苦让艾查恩疯狂地哭嚎起来,还未等他确认他的牙齿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上出现了大片的带状疱疹,大火般的烧灼感,电锯般的切割一样,折磨着艾查恩的神经。
整个刀锋山都响彻着艾查恩的折磨声。
在经历了如此可怕的折磨后,永世神选躺在了地上,再无反应,只是时不时抽搐一下的身体证明了他还活着。
几个小时后,身负数十种疑难杂症和痛苦疾病的艾查恩站了起来,盔甲和披风之下,是大股大股的汗水和血水,是已经不似人形的皮肤和器官。
可艾查恩还是站了起来,他以无上的意志对抗着纳垢的疾病,顽强地前进。
他还有毁灭世界的目标要完成!
决不能够在这里倒下!
足足数天的折磨后,艾查恩从未出现过任何自杀和轻生的念头,他继续前进。
纳垢见到了艾查恩的决心,慈父满意地嘟囔着:“是个,不挑食,的,好,孩子,来,到,爸爸,怀里,来,宝贝,爸爸爱你。”
疾病消失了。
在纳垢意志褪去的那一刻,不阴不阳、又阴又阳的声音出现了。
“哎呦喂,还挺能的嘛~”
“那么,轮到我了!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