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p1p6m精品都市小说 東漢末年梟雄志 愛下-一千三百一十四 小乙,這一切真的是天意嗎?分享-bsa7u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郭鹏去泰山殿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给郭单诊治之后准备离开的华佗,便把华佗叫到身边低声询问。
“太上皇的病情如何?”
华佗弓着身子,小心谨慎的向郭鹏报告。
“陛下,太上皇的病情时有反复,乃是初次受寒之后未能痊愈便再次受寒,于是病情陡然加重,臣等多加思量,斟酌用药,可太上皇的病情还是时有反复,臣等只能再去商量该如何用药,这……”
“少废话!什么时候能治好?”
郭鹏不耐烦地一声轻喝。
华佗吓了一哆嗦,开口道:“臣等将竭尽全力。”
“太上皇的病情很麻烦?”
“确实有些棘手,但是臣等……臣等将竭尽全力。”
华佗弓着腰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郭鹏。
郭鹏心里咯噔一下。
坏了,该不会是炎症吧。
这会儿去哪儿搞消炎药啊……
“我花了那么多钱打造大医馆和太医院,不是为了养一群酒囊饭袋!元化,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郭鹏只能稍微给华佗等人施压。
华佗战战兢兢,连连称是,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郭鹏叹了口气,满心忧虑的踏入了泰山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换上一副笑脸。
来到郭单床前,听到郭单时不时的咳两声,郭鹏心情更加沉重。
“陛下。”
侍奉郭单的两名内侍看到郭鹏便跪下了。
郭鹏挥挥手让他们离开,在殿外侯着。
“父亲。”
郭鹏走到郭单的床前,弯腰坐下,握住了郭单放在外边的略有些枯槁的手。
“你来了。”
郭单转过头,浑浊的老眼看了看郭鹏:“怎么不和阿瑾他们一起去离宫?往年这个时候不都是去泡温泉的吗?”
“父亲的病没好,儿子又怎么有心情去温泉离宫呢?”
郭鹏笑了笑:“等父亲病好了,儿子陪父亲一起去,泡泡温泉,对身体有好处。”
郭单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小乙……皇帝,你不用管我,自己去便是,我不想泡温泉。”
“儿子不会自己去的。”
郭鹏摇了摇头:“父亲愿意喊儿子什么,就喊什么,旁人不能喊,父亲还不能喊吗?”
“呵呵呵…………”
郭单扯着嗓子笑了几声,笑声像是破旧的风箱拉出来的声音。
“不敢啦,不敢啦,当年的小乙,现在已经是权倾天下的皇帝了,手握生杀大权,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这样的皇帝,怎么能被我这样的老朽喊小乙呢?”
郭鹏敛去微笑,抿了抿嘴唇。
“父亲还在怪我。”
“我没怪你,我在怪我自己,我在怪我当年如果不是那么功利,如果不是那么迫切的想要把家业振奋起来,说不定,咱们家也走不到这一步,都是我,都是我。”
郭单深深地叹了口气。
郭鹏没说话。
良久,郭单把视线又放在了郭鹏的脸上。
“小乙,你说,要是当初我没有那么迫切的让你去振兴家业,没有叫你和曹氏结亲,没有一门心思把你送去洛阳,今时今日,咱们家会不会不一样呢?”
郭鹏靠在了郭单的床边,叹了口气,微微出神。
“儿子也不知道,若是盛世,大概会如此吧,可惜,咱们家撞上了乱世,就算儿子不走上这条路做皇帝,怕也会走上别的路求活,只是不一定做皇帝罢了。”
郭单默默的想了想,感觉郭鹏说的有道理。
“是啊,这乱世,咱们避不开,咱们总得面对,但是……但是如果为父没让你去和曹氏结亲,没让你去冰上凿冰,咱们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吧?”
郭鹏看着郭单。
郭单的表情很复杂。
“小乙,你知道不,当年,当年就是你从那冰上回来的时候,你和你嫡母谈话的时候,我就站在屏风后面。
我听着你说的话,我偷偷看你把她吓得站都站不住的时候,我好高兴啊,我觉得,这样,才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
一个心狠手辣,一个能把他人踩在脚底下往上攀登的人,才是一个能成事的人,所以当年你成亲的时候,我才让你……让你要不惜一切的往上爬。”
说到这里,郭单喘了口气,叹息一阵。
“你大父去世以后,咱们家的情况急转直下,我求了很多人,把你大父积累的家产送出去大半,才换了一个县令来做,所以我那么多年是看透了,看透了这世间。
我知道不心狠手辣的人活不下去,迟早被人害死,尤其咱们这种人,身为士人,不狠一点根本生存不下去,所以我好高兴啊,看着你那么狠,那么聪明,我好高兴。
那个时候,我觉得谯县郭氏一定能在你的手上发扬光大,另立宗门,可是我……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今天,我怎么也想不到你越走越高,越走越高,最后居然做了皇帝。”
郭单转过头盯着郭鹏。
“皇帝……小乙,你做了皇帝,我郭单的儿子做了皇帝,天下至尊的皇帝,咱们郭家成了皇家,小乙,我现在都觉得我在做梦,你知道吗?我现在都感觉梦没醒。”
郭单枯槁的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郭鹏的手握的紧紧的。
他似乎是真的不曾想到郭鹏能做皇帝似的,根本不曾考虑到这些。
郭鹏默默的听着郭单的话。
“发现你很聪明的时候,我高兴,我推波助澜,到处帮你求书寻师,你跟我说你要凿冰捕鱼,我高兴,我帮你做成这件事情,我安排人帮你。
你被曹氏看中,我高兴,我帮你促成和曹氏的联姻,让你去洛阳,你成了童子郎,在洛阳搏命,拜了卢公为师,我高兴,我高兴地连觉都睡不着。
因为你飞黄腾达了,你有出息了,你有前途了,我……我们谯县郭氏可以另立宗门了,我高兴啊,高兴的不能自己啊!
你当了护乌丸校尉,打败了鲜卑人,打败了叛军,我高兴,我高兴你能文能武,将来一定是一个出将入相的人才,说不定还能上史书。
你当了上谷郡太守,我高兴,你那么年轻就当了太守,前途不可限量,未来甚至可能做到三公,我高兴啊!
你做了青州刺史,我更高兴,你都是封疆大吏了,地位比你大父还要高,比我强多了,我高兴的连着喝醉了好几天都止不住。
你越来越强,越来越有名望,你的名望天下人都知道,我还是高兴,我觉得咱们郭氏飞黄腾达重返朝堂成就大事业的日子就要到了!
可是,可是小乙你知道吗,等你打败了袁绍,我想高兴来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没那么高兴了,等你打败了袁术,我高兴不起来,只是觉得很平静。
朝廷灰飞烟灭,我开始怕了,小乙,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怕,我觉得这个天下不对了,这个天下好像要变了,要出问题了。
你另立新帝,我怕的不得了,自古以来能废立皇帝的权臣,几个有好下场的?我想到了霍氏,我想到了那些外戚,我害怕。
然后,然后就是那些人让你做皇帝的时候,那个声音,把我吓得好几天都没睡好觉,小乙,你知道不,他们快把我吓死了!
等你真的要做皇帝了,你来找我,跟我说,你以为我很平静,其实半夜里我都被吓的偷偷哭,你嫡母睡着以后,我一个人缩在床边上哭。
小乙,我就觉得想不明白,咱们郭家,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变成皇家了?我儿子不是汉臣吗?怎么突然就做了皇帝呢?”
郭单的表情很惶恐,很不安,抓着郭鹏的手在微微颤抖。
像是在问问题,又像是在自我询问。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
“儿子一开始也没觉得自己能当皇帝,只是被局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走到了那一步,不去当皇帝,反而显得不合时宜。”
郭鹏淡淡的笑了:“父亲何须挂怀?这本就是天意,所有人都想让我去当皇帝,上天也是这样看待的,我若不做,反受其害。”
郭单的表情却并没有改变。
“是啊,我一开始也觉得是天意,我真觉得是天意,天意让我郭氏做皇家,可是后来,小乙,后来我想啊,想啊,想啊,越想越怕,越想越怕,小乙,我真的好怕啊。”
“父亲怕什么?”
“我怕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天意,小乙,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吗?你一路走来,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我总觉得一切好像都发生的太合时宜了,太巧合了,上天对我们郭氏也太厚待了。”
“这不正说明咱们郭氏是上天选择的皇族吗?”
郭鹏微微笑道。
“不对,小乙,不对啊,袁术也称帝了,还在你前头,他败亡了,你却成了……说到底,袁术为什么会称帝呢?”

Published in 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