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28h0n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熱推-0e8bf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这个寒冷的冬季已经过半,对于居住在边境地区的人们而言,日子变得愈发艰难了。
葛松镇是个富裕而繁华的地方,至少在今年冬天之前一直是这样的——它坐落在冬堡附近,是从提丰境内前往边境几处通商市集的交通枢纽之一,即便是在所谓的“跨国贸易”兴起之前,这个地方也是商人们往来聚集的重要落脚点。
南来北往的商人们为这里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行商们让这座镇子兴旺发达起来,而在贸易开放之后,那些嗅觉灵敏的聪明人更是在一两年内便把这个地方变成了流金之地,甚至让这里隐隐有了成为一座大城市的气势,然而……好日子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战争爆发了。
虽然一时半会还没有打到这里,但那种兴旺繁荣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回,跨境的贸易停止了,商人们远远地躲开了这个是非之地,重要的交通枢纽已经被帝国征用,如今满载钱货的车马已经被昼夜不停的战车和军队取代,而原本靠着南来北往的商旅吃饭的本地人,如今也不得不“清闲”下来。
经营旅馆的辛普森靠坐在窗户旁边的位置上,有些忧愁地擦着手中一个黄铜制的烟斗,烟斗里早已没有烟丝,亮晶晶的斗身像个把玩件一样在他手里旋转着,一旁的水晶玻璃窗上凝结了一层水汽,让街道上的景象显得朦朦胧胧,从街巷间呼啸而过的寒风在窗外鼓动,有一些寒气透过密封不太严的窗缝吹了进来,让这个已经开始脱发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又缩了缩脖子。
他抬起头,看到旅馆的大堂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在闲坐着——镇上的旅馆格局都大同小异,一层的大堂除了接待客人之外也提供一些酒水和点心,但自从这场该死的战争爆发之后,他在这里能卖出去的基本上也就只剩兑水的烈酒和粗硬的糕饼了。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坐在离他最近的一张桌子上,看上去和烂醉如泥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他面前摆了几个已经空掉的酒瓶,劣质麦酒那呛鼻子的气味从他那脏兮兮的外套间渗透出来,中间还夹杂着许多别的可疑味道。
辛普森皱了皱眉,冲着那边嚷嚷了一句:“萨维尔!你今天喝得够多了!”
胡子拉碴的中年人差不多已经趴到了桌上,听到喊声之后也只是胡乱摆了摆手,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辛普森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已经尽到了一个“好市民”的本分,便继续低下头擦着他的黄铜烟斗,但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又突然从旁边传来,让这个旅馆老板再次抬起了头。
他那有些困倦和不耐烦的表情迅速褪去了,取而代之露出一丝微笑来,他看到一位披着暗色斗篷、内穿冬季猎装的美丽女士正要从旁边的过道走过,对方那灿烂的金发仿佛让这个糟糕的冬天都稍微温暖起来,而一双从金发下露出来的尖耳朵则提醒着旁人她的出身。
“索尔德琳女士,您要出门?”辛普森笑着问道,“现在外面可不是什么好天气……”
“我下午就要离开了,”被称作索尔德琳女士的精灵女猎手说道,嗓音带着一丝中性的磁性,“想趁着天气还没有太糟,去看看能不能雇到一辆前往山口的马车……”
“您就要离开了?”辛普森顿时难掩失落,然而他这失落中更多的是因为经济上的损失。自从这场该死的战争爆发以来,已经很少会有旅人在这里落脚了,而一位不掺和这场战争的女猎手是这个时期极为宝贵的“优质客人”——住较好的房间,需求精致的饮食,不像那些路过的士兵一样粗野难缠,而且最重要的是绝不拖欠房钱……从金钱的角度衡量,这位精灵猎手住在这里远胜过十二个烂醉如泥的萨维尔。
“我毕竟只是路过,我的族人还等着我。”索尔德“琳”笑着随口说道,并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精灵的身份在这里是个很好的掩护,因为负责维护宏伟之墙的精灵据点就位于提丰的西北边境附近,一个在外游历的精灵出现在这一带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只要谨慎小心,不去招惹大城市的法师哨兵和管理人员,“她”就可以很轻松地潜入像葛松镇这样管理较为松散的边境聚居点。
但也不能因此就放松了警惕:随着战场越来越靠近冬堡本部,这一地区的紧张局势正在升级,三天前的那场大空战更是对整个战局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现在整个冬堡地区都在变成前线,隶属提丰情报部门的特工和冬堡伯爵名下的治安部队似乎嗅到了什么,正在频频排查往来人员,而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滞留够长时间了。
必要的情报已经送走,在城内城外活动的游骑兵队员和需要掩护的军情局干员都已经分批次撤离,这地方不能继续待了。
“好吧,说的也是,”辛普森无奈地耸了耸肩,“您应该回到您的族人身边,这场粗野血腥的战争可不适合像您这样优雅的精灵女士……”
索尔德“琳”听到旅馆老板的话之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纠正对方认知中的错误——许多人类似乎都有这方面的误解,认为精灵是一个优雅而厌战的种族,当人类世界爆发各种“丑陋”的战争时,美丽的精灵们便会躲在世外桃源般的丛林中讴歌和平与自然……这种误解在北方地区尤为严重。
然而事实上,精灵的游侠部队是这个世界上战斗力最强悍的兵种之一,白银帝国当年也是依靠战争打下了广袤的国土,先祖丛林里曾有过无数个粗野血腥的部族,白银精灵们可不是依靠艺术和音乐让那些巫毒部落变得能歌善舞起来的……但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也没必要和一个在边境附近开旅馆的人类解释太多。
“她”只是对辛普森点点头,便要从这里离开,但在迈步之前却有一阵发酸的异味从旁边飘了过来,这让“她”忍不住停下脚步,看了眼异味传来的方向——酩酊大醉的萨维尔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睡梦中咕哝着含混不清的咒骂。
“他这些天似乎一直在这儿,”索尔德“琳”随口问道,“似乎是你的熟人?”
“唉……倒霉的萨维尔,我和他多少有些交情吧,”辛普森看了一眼对面桌子,叹息着摇了摇头,“他以前也是个开旅馆的,在镇子另一头,可惜他却被那些南来北往的富商弄晕了头,让不切实际的幻想给害了。他借了一大笔钱,甚至抵押掉了自己的旅馆,去换了三节车厢的使用权和一份特许经营的许可证……就今年冬天的事情。”
索尔德“琳”听着辛普森带着同情的讲述,忍不住又看了那个烂醉如泥的男人两眼。
这场战争在战场之外的破坏力一天天变得愈发明显,趴在酒瓶之间的萨维尔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了。
“她”摇了摇头,仿佛自言自语般随口说道:“但愿这场战争早点结束吧。”
“如果真能这样,那我可要感谢神明了,”辛普森忍不住说道,他用刚刚擦拭黄铜烟斗的手指在胸前指点了几下,做出祈祷的姿态,“这糟糕的日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啊……”
索尔德“琳”没有再回应这位旅馆老板的话,“她”拉上了斗篷的兜帽,紧了紧系带,转身走向大堂出口的方向。
酒馆的大门打开又关上,一阵从外面吹来的冷风卷过了室内空间,辛普森感觉冷风吹在脖子里,忍不住又缩了缩脖子,同时下意识地看了窗外一眼——他擦了擦窗户玻璃,尝试从街道上寻找那位精灵女猎手的身影,却只看到空荡荡的街道以及镇子外雾蒙蒙的天空和远山,而在那天光和山影之间,一个铁灰色的、仿佛全身披覆着铠甲的巨人正在虚空中徘徊。
辛普森感觉自己的心脏陡然间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力击打了一下,那个朦朦胧胧的影子让他全身的血液都静滞了一瞬间,足足几秒种后,他才倒吸一口凉气,复活般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在惶恐之余他赶忙又看向窗外,尝试寻找那个巨人的身影,然而在群山的背景中,根本没有什么铁灰色的披甲巨人在徘徊……
刚才那仿佛只是一个幻觉。
“萨维尔,萨维尔!”辛普森用黄铜烟斗敲着桌子,尝试招呼离自己最近的人,“你刚才看到……算了,我问你做什么。”
……
索尔德林绕过几道街口,钻入了小巷里面,他的气息完全收敛,即便路过的巡逻法师也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中曾出现过一位“女猎手”的身影。
在确认周围已经完全安全之后,他才停下脚步,并若有所思地看了镇外群山的方向一眼。
他想到了最近一段时间镇上偶尔有人提起的“幻觉”,脸色变得略微有些严肃,但很快他便收敛起神色的变化,恢复了冷漠淡然的状态。
再次观察周围环境之后,他迅速找了个隐蔽处开始更换自己的着装:精灵族的服饰在人类眼中本身就复杂且难以分辨,特制的衣物稍加改动就变换了形态,他又将原本的斗篷翻过来,把灰扑扑的一面朝外,彻底改变了自己略显中性的打扮,最后他又把手伸向自己的头顶——在这一步,这位高阶游侠终于忍不住犹豫了一瞬间,但好友多年前的一句话浮上心头:真正的强者,会直面人生惨淡……
他一把扯下假发,迅速将其收起——冬天的风,真凉啊。
街巷另一侧的小路口上,一辆马车早已在此等候着,索尔德林从巷子里走出去,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确认了马车周围的情况,脸上则带着古井无波的表情来到车夫面前。
“德林大师,”车夫看到雇主,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脸上同时带着恭敬讨好的笑容:精灵武僧是充满神秘色彩的职业,这种优秀而博学的游历者据说在整个大陆上也不超过千人,更不要提对方还付了两倍的车钱,这值得他拿出自己从娘胎里至今所积攒下来的全部礼仪姿态,“我们这就出发?”
“久等了,”索尔德林微微点头,沉声说道,“走吧,直接从西边出城。”
……
来自塞西尔城的一纸命令让索林堡的技术人员以及贝尔提拉本人完全忙碌了起来,与他们一同忙碌的,还有乘坐飞行器从塞西尔城赶来的、专门负责灵能歌者项目的技术人员。
索林巨树中心区,树干西侧的一座广场上,从塞西尔城匆匆赶来的温蒂以及另外几名技术专家正和索林堡的技术人员们站在一起,而在这些人面前,手执提灯的赛琳娜·格尔分正如一个从梦境世界进入现实的灵体般渐渐显现出来。
这位“提灯圣女”仰起头,看着漂浮在前方空地中央的那诡异事物,终于忍不住侧头看向一旁的温蒂:“你认为这东西放到战场上……真的不会首先对我们自己的士兵造成巨大的心理冲击么?”
温蒂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一个略带木质摩擦般沙哑质感的嗓音便从旁边的灌木丛中传了出来:“这句话从擅长精神攻击以及专业制造噩梦的永眠者神官口中说出来可真诡异。”
赛琳娜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贝尔提拉的身影正从灌木丛中升起,扭曲蠕动的花藤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凝聚成了与真人几乎没多大差别的“化身”,而这个化身正依靠下半身不断移动的根须和藤蔓向这边走来。
“我们只是从精神层面制造一些幻象——你这却是能在现实世界中吓人的东西,”赛琳娜无奈地摇摇头,指了指广场上空漂浮的事物——那赫然是一颗巨大的人造大脑,其直径足有两米以上,那灰白色略带粉红的血肉组织以反重力的方式漂浮在数米高的地方,其凹凸不平布满沟壑的表面甚至还在微微蠕动、涨缩,又有大量触须般的神经索从其底部延伸出来,伴随着本体的漂浮而无意识地蠕动、卷曲着,“论起恶心人的能力,还是你们这些搞生化的厉害一些。”
“……真的这么严重?”贝尔提拉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说道,“可我觉得它还有点可爱的……”
赛琳娜身后的技术人员们顿时露出了近乎惊悚的模样,温蒂更是忍不住按住额头——
这个植物人的审美……似乎已经完全烂掉了。

Published in 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