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活兒該-第十八章 天保仔之死(完)推薦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八章天保仔之死(完)
杨晟不动声色,笑眯眯地反问:“哈尔特领事这话从何说起啊?你推荐的那几名英人司税,不是老早就在税务司上任了么?”
“我的人除了喝茶水吃点心什么都做不了。您手下的官员甚至连一张验舱单都不肯给他们看。”
杨晟睁大双眼:“哦,有这种事,没这么严重吧?”
“您何必装傻呢,杨大人?这难道不正是你的授意。”
哈尔特的话里满是抱怨。
杨晟安静地听了半晌,语气云淡风轻地回应:“这税务司成立没多久。自然有他自己的章法,气象。想叫英人和国人在一张锅里吃饭,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磕磕碰碰是难免的,领事你又何必大惊小怪呢?”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不过,话也说回来……我们大清有这么一句俗话,这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那些英人如今说大清的官话,吃大清的俸禄,自然要竭力效忠我大清,和同僚起了摩擦,应当找上峰调解,不能总求到领事你的头上,这出嫁的姑娘,动不动就回娘家哭闹诉苦?这像什么话?”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杨,你太狡猾了。”
哈尔特苦笑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哈哈哈,听不懂就喝茶,喝。”
与绝大多数态度傲慢,食古不化的大清官员不同,杨晟为人开明健谈,和哈尔特有很好的私交。
不过私交归私交,这次哈尔特绝不会让杨晟搪塞过去。
“杨,天保仔的妖术致使十二艘铁甲舰沉没,千余名英人水兵藏身大海,联合舰队一向由钱勇昭所在的龙船旗令指挥。根据我的人汇报,正是钱勇昭鲁莽无智,他指挥的龙船在急浪和大雨天气中脱离阵型,被敌人用妖术击沉。导致整个舰队失去统一指挥,最后酿成恶果,你们应该为此负责。我要求官府立刻落实税务司相关合同内容,并且交出联合舰队总指挥的位置。”
杨晟轻声反问:“如果我说,no。你怎么讲?”
“如果你不愿意履行合约,我们只能即刻解散舰队。”
没料到杨晟寸步不让,直接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朝珠,胸口的云鹤补子鲜亮无比。
“若是贵国女王如此跋扈,本官无话可说,最差不过一拍两散,告辞了。”
说罢杨晟转身要走。
“请等一等。”
哈尔特先是愣了一下,看杨晟脚步不停,急忙起身劝住对方,但还是忍不住顶了一句:“官府至今没有缴获红旗一艘战船,没有俘虏一名红旗海盗,战果不过是一座空岛和一个生死不明的天保仔。现在解散联合舰队,你就不怕有一天红旗帮卷土重来?”
杨晟虽然停了脚步,但还是不肯落座,朗声道:
轩辕十四法则
“所谓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本来你我各为其主,彼此陈明利害,没有什么不能谈的。可领事你动辄以解散联合舰队相要挟,宽杨某不能屈从,这事涉国家尊严。过去几十年,海上盗贼滋炽,往来客商叫苦不迭,单你英吉利国每年因此损失的银钱就不下百万,滋养出了无数大匪。可自打本督上任以来,靖海清边,招剿并用,这才还了两广一片清明。如果有一天,红旗真的卷土重来,难道领事你就可以作壁上观?”
柳湖侠隐 还珠楼主
杨晟侃侃而谈,慷慨陈词:“六年前,你英葡两国狼子野心,寻衅冒犯,杀我县令,掠我国民。幸我大清官民一体,上下同心,大败你们的枪炮战船。战胜之后,我朝仁恕不计前嫌。不仅没有断绝和你们的贸易往来,甚至主动要求组建联合舰队,清剿海盗,维护贸易。如今你居然以中止合约做要挟,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好个杨冰岩!昔日英葡联军进犯广州,亲王福灵居然要依靠几十万海盗才打退洋人,朝野上下莫不引为奇耻大辱,经此一役,官府海防糜烂人人尽知,不仅让天保仔,蔡牵两人声威大震,民间更有传言大清两百年江山气数已尽,人心惶惶。可现在杨晟凭一张红口白牙,硬生生说成是天朝宽仁气度,更夹枪带棒地把数十年来,南洋盗贼炽盛的原因归咎到对方的身上。可谓是辩才无碍了。
哈尔特果然被唬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半天才涩声道:“那只是黑斯汀对官府私自扣留他货物的私人报复,我国从未正式向贵国宣过战。这一点,贵国皇帝也亲口应允不再追究了。”
杨晟轻蔑地笑笑:“已有公论的事,本官不再与你饶舌。”
哈尔特的语气明显软了一些:“无论如何,我们这次损失惨重是事实,如果杨总督你寸步不让,我想东印度公司不会再乐意垫资给舰队采购战舰和火炮,到时候,您的财务状况只会雪上加霜。”
杨晟思考了一会,朗声道:“这样吧,你回去叫那个黑斯汀拟定一份货品清单,本官可以参照清单内容,酌情减免未来三年东印度公司流入我国商品的税率。”
“五年。只要总督大人答应。我保证在半年内补全联合舰队的编制,大屿山一战的细节,也绝不会从我们这里流传出去。”
哈尔特打蛇上棍。
“好,五年就五年。但黑斯汀要答应官府清剿流亡海外的红旗逆匪。”
“这是自然的。”
哈尔特听了补充道:“除此以外,贵国必须落实合约中……”
“……”
两人你来我往,半天才敲定了约定细节。
“还有一桩事。”
哈尔特的神色严肃起来:“在大屿山海难中,有一名随船的宫廷学者不幸失踪。他叫圣沃森,拿过帝国最高荣誉圣女王奖。圣沃森的价值比整个联合战舰加起来还要珍贵。女王亲自授意,一定要找到他。”
“圣女王奖?宫廷学者?”
杨晟对这些西洋名头并不在行。
哈尔特耐心解释道:“好比是你们中国的天子门生,大学士,太子太傅这样的人物。”
“哦~”
杨晟将信将疑:“这可麻烦了,大海茫茫,你说的那位尊贵人物若死在海难中,叫我们到哪里去找?”
“圣沃森阁下绝不会死,杨总督只管各处张贴告示,一定能找到他。”
“好吧。”杨晟点头:“我们一言为定。”
————————————-
翌日。
官街上净水泼道,敲锣打鼓,一众头包红蓝花布,穿白布褂,背挎火枪的兵勇招摇过市,不多时便清理出一条宽敞的大道,只见十六名小厮各自抓住一角,举着一面沾染血渍和破洞的红帆,穿大街越小巷,在广州城中晃悠了一圈又一圈,足足从清晨转到晌午。
茶楼二层,十来个茶客伸着脖子张望,嘴里都是在议论这巡街的官兵。
“年兄,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说话的是个公子哥模样的人,脸上贴着狗皮膏药,脖颈后面插着一截象牙扇骨,一身金钱纹的绸缎长衫,瓜皮帽上还嵌着一颗色泽暗淡的绿翡翠。
旁边桌子是个留山羊胡的学究,又粗又长的辫子许久没有打理,还生出了油垢。正把帽子拿在手里呼扇着,露出青冉冉的头皮,他抬眼瞧了那公子哥一眼,冷哼一声:“这不是黄二爷?气色不错啊,你不是染了肺痨?”
只见这公子哥伸手做了个不伦不类的十字:“我信了福音会,有主的保佑,这病还能不见好?”
“嘿嘿,这天底下要真有神明肯保佑你这种人,只怕是瞎了眼咯。”
话里话外,学究很瞧不上这位黄二爷的为人。
这公子哥也不生气,只是嬉皮笑脸,询问这兵队的根由。
他缠了老半天,学究才老大不乐意地解释:“你还不知道?大屿山让官兵剿了!瞧见那张红帆没有?那就是天保仔船上的。见帆如见人。杨总督亲自的下的命令,各州府县衙都要逛一个遍。好宣传剿匪战果。”
旁边有人听了直嘀咕:“天保仔真死了?六年前我还见过他,坐在高头大马上,威风着呢。听说亲王福灵在龙泉酒楼请他,他都不到,直接带着人马出城了。”
伙计也跟着应和:“我看八九不离十,那血帆可不似作伪。”
学究摇摇头:“我看不对劲。半个人犯都看不见,一大伙官兵举着张破布耀武扬威,脸上也不好看啊。别是唬人的吧?”
“收声,你不要命啦!“
一直打盹的茶馆老板突然睁开眼,瞪了老学究一眼。
“这事我还真有耳闻。”
公子哥把折扇拔出来摊开,露出里头宫装的美人图来:“我有个表兄。是义成行的职员,他跟我说,前几天是剿了匪,官府损失不小。”
“我听人说,大屿山叫新上任的管带杨兴业一把火烧了个干净,那天保仔中炮身亡。剩下徐潮义,赵小乙几个头领作鸟兽散,早就逃之夭夭了。”
“耳听为虚。”
学究摇摇头,还是不信。
爆料那人眼见学究不信,呛声回应“你要是不信,游到大屿山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么?
“我看也是假的。”
“是真的。”
两伙人各执一词,谁也不肯让步。
農 女 醫 香
“砰!”
突然,一声闷响打断了两伙人的争吵,只见茶馆角落,坐着个块头明显比常人高出一截的汉子,肤黑眉重,肩膀上两块斜方肌肉高高隆起,黑蟒般的辫子缠在脖子上,面色愠怒。
“结账!”
说完,他撂下几枚大子,蹬蹬地下楼去了。
“这人谁啊,我怎么没见过。”
公子哥拿扇子瘙痒。
伙计数着大子,头也不抬:“小溪塔洪秀才的弟弟,得有十年没回过家了,前阵子不知怎么回了广州,三十好几也没个媳妇。没准啊,就是海盗嘞。”
妖不成妖,仙不为仙
“别胡说八道,烧水去。”
茶楼老板一把拿过伙计手里的铜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