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690.荒山異常事(元宵節快樂)閲讀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在这座边境荒山之中,徐大再次硬了一把。
他以最拿手的狗拳将满村的糙汉揍了一通,什么黑狗掏心、狗飞鸟舞、老狗舐犊、放狗归山、画狗点睛,等等等等,总之一套狗拳打的很霸道。
甚至最后他还使了一招公狗挺胯——主要是有个小青年长得挺眉清目秀的,徐大练了练活。
总之大白山这群村汉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折磨,他们鬼哭狼嚎、狼奔豕突,被搞的挺惨。
但徐大没有因此而收手,他反而加大了搞活的力度。
山里这些人简直是丧尽天良,他们为了胯下那点事、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些女人可都是被拐卖进来的,被人这么折磨,他徐大绝不答应!
在王七麟带领下,观风卫上下最讨厌的就是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
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连带着他们也讨厌跟人贩子做买卖的人。
所以徐大在大白山里头杀了个七进七出。
王七麟和谢蛤蟆则在盯着白家愣子。
愣子看出他们不是敌人,便不再管他们,竟然自己拖着大刀进入院子,从腰上挂的袋子里头拽出两只兔子扔在地上。
立马有女人捡起兔子跑去收拾。
愣子要进屋,王七麟笑吟吟的问道:“客人已经上门了,你不请人进去坐坐?”
听到他的声音,愣子身影顿了顿。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说:“没有客人。”
声音很中性化,听不出男女之分。
王七麟倚在门口玩味的看着他说道:“我送了你一把大刀,你收下了我的刀,这样我还不算你的客人?”
愣子慢慢的回过身,对两人依然充满警惕:“你们想做什么?”
王七麟没接他的话,悠然说道:“你们村里真没几个好鸟,不过你还不错,竟然有行侠仗义之心。”
愣子冷笑一声。
网游之金庸大江湖 欣欣洛洛
王七麟又问他道:“你既然救下了这些女人,为什么不把她们送出村子?”
愣子硬邦邦的说道:“没有义务。”
韩娱仲夏 石衿
王七麟立马跟进了他这句话:“那你也没有义务去在同村人手中救这些女人,你为了她们可是得罪了满村同族。”
愣子冷笑一声:“呵,同族?我虽然是个阴阳人,可好歹是个人,那些东西也配叫做人?说他们是畜生,怕是还侮辱了畜生!”
他往院子里招招手,几条瘦狗夹着尾巴跑到他跟前。
“这些畜生都比他们强。”愣子一脸厌恶的说道。
王七麟道:“但无论如何,你从他们家里抢了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女人,就是主动招惹他们了,你为什么这么做?”
愣子说道:“我乐意。”
他的话音落下,王七麟陡然一刀劈出。
塞外黯淡的阳光下。
一道寒光划过弯月般的弧线。
弧线尽头,寒意直逼愣子额头。
这是太阴断魂刀,用来对付一个村里蛮汉,理应大杀四方。
愣子不管是天生神力还是天生耳聪目明,他都避不开这刀。
或者说,他脑袋被劈断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就在寒光闪过后,愣子一条手臂挥起,带出一道红芒。
红芒闪耀,猎猎如火焚烧。
这红芒从他手臂一直绵延到他肋下,竟然如大鸟之翼。
火之翼!
在他身后也有一道红芒一闪而逝。
劈出的妖刀被红芒包裹,王七麟顿时感觉有炎炎高温顺着妖刀灼烧他手臂。
阴阳大道神功运转,至阴至寒的太阴真气洪水般走奇经八脉灌入他手臂,他往后收手将妖刀撤回。
此时妖刀已经通红!
愣子站稳的身形顿时踉跄,他趔趄几步后扶着院子中一辆半残的推车站稳,咬牙举起快弩射向王七麟。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弩箭伤不到面前这个男人,可是他依然选择出击。
狭路相逢,我不可能不抽刀!
王七麟伸手捏住了飞来的弩箭,这种武器现在对他来说太不够看了。
谢蛤蟆抚须说道:“明白了,难怪你不将这些女人送出去,你是怕她们将外面的人引进来,你怕外面的人看出你身上的机密。”
愣子目呲欲裂瞪着两人,眼睛中的仇恨恍若实质。
王七麟吃惊的看着他道:“你到底是谁?”
愣子硬挺着不出声。
谢蛤蟆说道:“你恐怕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对么?你只知道自己拥有很厉害的能力,但这能力你控制不了,只有当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它才会自动出现,对么?”
愣子还是不说话。
谢蛤蟆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我们也不会觊觎你的血脉,你应该对我们态度好一些……”
“啊呸!”愣子不屑的向他们吐出一口口水。
边境山民的桀骜,这一刻在他身上得到了清晰展示。
王七麟仔细打量他,心里隐隐猜到了他的血脉。
朱雀!
井木犴要来大白山找的人并不是与五城守将相关,而是与他们监谤卫相关、与他们四圣相关。
南方朱雀有七宿,分别为井、鬼、柳、星、张、翼、轸,井木犴乃是朱雀圣麾下第一将。
可是让王七麟疑惑的是,愣子一个乡野孩子会与朱雀圣有什么关系?
他怎么会有朱雀血脉?
关于监谤卫四圣,听天监的记述并不详实,或者说详实的记述都在天听寺中,寻常人接触不到。
王七麟只知道四圣与血脉相关,四圣血脉相承,这样来看愣子的朱雀血脉是哪里来的?
他琢磨了一下,当代四圣中,青龙圣成为青龙王,管辖听天监。
白虎圣已经被杀,剩下玄武圣与朱雀圣。
其中玄武圣是男人,朱雀圣是女人,而女人的血脉更是无力承受朱雀神威。
朱雀血脉最大的传承是南明离火,女人身躯却天生带玄阴之气,二者相互克制,这导致当代朱雀圣实力不比历代。
元龙 任怨
王七麟回忆白大发的话,他琢磨了一下,愣子的娘不可能是朱雀圣吧?
毕竟按照白大发的话,愣子的娘可是被他爹白壮实打的很惨,多年想要逃跑却总是逃不掉。
可以认为朱雀圣找白壮实借种,但借种成功后她不可能继续留在村里饱受折磨吧?
除非她是个抖M。
或者愣子他亲爹不是白壮实,而是身负朱雀血脉的什么人?
王七麟联想白大发的话,他说愣子娘是在一个冬夜里深入荒山结果没被冻死,回来后一段日子怀孕了,然后有了愣子。
这样来看,或许那一夜愣子娘遇到了一个身负朱雀血脉的人,两人一夜深情有了愣子?
他又忍不住摇头。
这个猜测同样不靠谱。
身负朱雀血脉便注定不是凡人,愣子娘被白壮实折腾了那么久,生过四个孩子了,这样怎么能吸引到朱雀血脉的主人?
而且他们相遇的时候是寒冬深夜的荒山,不管天气还是场合都不适合办事吧?
他在疑惑的看着愣子,谢蛤蟆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愣子。
愣子被他们两人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主动开口了:“你们是江湖侠客,我是荒山里的穷苦人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来找我麻烦?”
王七麟说道:“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是找你们村里这些畜生麻烦的,对你只有好奇……”
“我没有值得你们好奇的地方。”愣子摇头。
王七麟道:“你的血脉是怎么回事?”
愣子又警惕起来。
王七麟说道:“你身上背负的是朱雀血脉,是么?”
愣子愕然问道:“朱雀血脉?这是什么东西?”
他这话是下意识问出口的,脸上表情和眼神都不像作假。
谢蛤蟆对王七麟摇摇头:“他身上的不是朱雀血脉,刚才的火,不是南离明火。”
他又扭头看向愣子:“你身负凤凰血脉——你有时候会在梦里梦见一只大鸟从火焰里飞出,对吗?”
愣子嘴角抖了抖。
没有说话。
但谢蛤蟆猜对了。
谢蛤蟆又对王七麟传声:“七爷,按照老道推断,现在是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监谤卫打探到了愣子血脉消息,误会他拥有朱雀血脉,于是传信井木犴来侦查他的情况。”
“第二个可能,井木犴要来大白山找的人不是愣子!”
王七麟心思急转,第一个可能不好印证,那就得从第二个可能下手。
他看向愣子问道:“你们村子里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
愣子沉默了一下,迷茫反问:“什么异常?”
王七麟无奈的翻白眼。
他说道:“我问你呢,你们村子里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古怪的事?比如有什么外来人来过……”
“有。”愣子点头。
王七麟心里一喜,他正要发问,愣子继续说:“你们三个呀。”
这话说的,绝了弟弟!
王七麟苦笑道:“难怪你们村里人叫你愣子,我看你脑袋瓜子挺机灵,还以为是他们瞎说,现在来看他们说的没什么问题。”
谢蛤蟆耐心问道:“最近村里除了我们三个,再没有外人到来?”
愣子说道:“没有。”
谢蛤蟆还要继续问其他的异常,愣子继续说:“没有外人到来,倒是来了一个鬼。”
一听这话,王七麟来兴趣了:“什么鬼?”
愣子说道:“相传是傻子的鬼魂回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